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谁欲试刀

  • 定价: ¥56
  • ISBN:9787519031848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文联
  • 页数:253页
  • 作者:赵安东
  • 立即节省:
  • 2018-06-01 第1版
  • 2018-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赵安东著的《谁欲试刀》通俗易懂,配有插图,图文并茂。版式轻松,符合小学生的审美意识和阅读习惯。
    通过精彩的故事,向小读者介绍了这些重大发明的过程,表现出了发明家的崇高精神,展现了人类智慧。
    一副描绘我国东南军民抵御倭寇入侵的历史画卷;一部融汇战争、武侠、公案、间谍、悬疑、情感诸元素的警世小说。

内容提要

  

    赵安东著的《谁欲试刀》以明朝中叶为背景,收入六部系列小说。生动描绘了时代风云变幻之际,倭寇疯狂侵扰我国东南沿海,在苏州一地行凶作恶,杀人抢劫,犯罪类类,人神共愤。我国正直的地方官员、智勇捕快及民间侠义人士,为捍卫民族尊严,保卫中华文明,和倭贼殊死抗争,粉碎了犯境贼子形形色色的卑劣伎俩、恶毒手段。
    小说以史为鉴,启人以悟居安思危、枕戈待旦的现实意义。

作者简介

    赵安东:
    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
    中国写作学会会员;
    中国大众文学学会会员;
    中国武侠文学学会会员;
    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
    祖籍山东滕县,生于上海浦东,现居南京。
    原江苏省政府文史研究馆常务副馆长。
    主要文学作品——
    长篇系列小说《无敌神捕》;
    中篇小说集《高手无败局》;
    中篇小说集《生死一诺》;
    长篇小说集《大丈夫》;
    长篇小说集《剑胆琴心》。
    《生死一诺》于2013年获“中国当代小说奖”并编入《中国小说家代表作集》;
    生平条目收入《中国小说家大辞典》;
    创作评析写进《中国武侠文学史》。

目录

代序
深寇
弈僧
剑盗
杀手
仁者
逆徒
后记

前言

  

    写好中国历史故事
    吴达宣
    不久前,习近平总书记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创刊,30周年时指示,要向世界讲述好中国故事。赵安东先生的新作《谁欲试刀》以文学的形式,为我们描绘了发生在明代的六个抗倭故事,展开了一幅东南沿海军民,英勇抗击倭寇,保卫家园,可歌可泣、意蕴深刻的历史画卷。
    《谁欲试刀》写的是抗击日本侵略者的重大历史题材,但安东先生没有用宏大叙事的方式去表现。他以冷静的眼光、老辣的笔法、质朴去雕琢的语言,不动声色地用一批小人物面对财色诱惑和民族大义,面对倭寇凶残和人性坚守做出的选择,具体生动而又举重若轻地实现了自己创作的追求。
    让我们从这部作品结构故事、人物塑造、语言特点、主题立意诸方面做些具体分析。
    一、以大众审美结构故事
    金庸、梁羽生、古龙等老一辈武侠小说大家,以盖世武功的大开大阖,爱恨情仇的悲欢离合,为读者提供了超越时空的想象空间,而读者的情感神经也持续受到小说情节与人物命运的刺激和牵引。正基于此,武侠小说相当长时间得到社会认可和被读者喜爱。
    当生活走进21世纪,老一辈武侠小说宗师离世的离世,封笔的封笔,读者渐渐对曾经令人眼花缭乱的绝世武功,以及让少男少女意乱情迷的爱情童话产生了审美疲劳,终于他们清醒地认识到:那都是虚构的。
    其实,小说就是虚构的。但当大众审美在一个愈加讲求现实的氛围中,再好的虚构也被视作没有实际意义。纯文学的作家们,塑造的人物和讲述的故事,同样遭遇到被漠视的命运,走上一条衰退的道路。
    武侠小说作为通俗文学,它应该顺应大众审美的需求,不能也不应墨守成规,以贵族式的高傲无视生活在这一时期的选择。
    赵安东先生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一变化,所以他在创作中,始终坚持既不背离大众审美,又积极引导大众审美。
    武侠小说讲述的都是历史故事。在中国文学史中,历史故事有两种讲法:一种以司马迁的《史记》为代表,故事和人物都是真实的,表现手法是文学的,这相当于现在的纪实文学。第二种是以《三国演义》和《水浒传》为代表,主要人物和背景是真实的,故事基本是虚构的。安东先生选择了第二种写法。他《谁欲试刀》中的六部小说,在背景选择和敌我双方主要人物设置上,都尽可能忠于历史,尤其是故事发生的年代和地点,都有当地地方志和抗倭历史记载作为佐证。比如,作品中所述倭寇窜扰至金陵城外,历史就有明确的记载。本书中倭寇总头目丰臣秀吉站在地图前窥视中华全境,此人正是历史上日本对华侵略的始作俑者。
    从纯粹虚构到有史可循,这一转变就使年轻的读者有了某种历史的皈依感,使他们正在寻求方向的审美趣味,不再因为厌恶虚构而连同文学本身也一起抛弃。
    安东先生多年的创作都遵奉着一个信条:为自己所处的这个时代写作,为可能读到自己这些作品的读者写作。
    正基于这样的创作态度,所以安东先生在结构故事时,一改他擅长的叙事方式即以情节发展娓娓道来,而是设置悬疑,抽丝剥茧,层层推进,用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人物和情节,紧扣读者的心扉。显然,在《谁欲试刀》这部作品中,作家有意识地借鉴了推理小说的若干结构方式,别开生面,增加了读者的阅读兴趣。这既是对大众阅读兴趣的尊重,也是一种尝试和引导。
    如果说通俗文学还希望被大众喜爱,那一定要学会和善于从大众审美兴趣入手,如安东先生的探索一样,在结构故事时,抛弃一切程式化的教条,首先考虑读者的好恶,更不是一味地随心所欲。
    二、以文学规律塑造人物
    其实,文学是没有规律的。如果作家按照一套清规戒律去创作,如现在若干高校专门设置文学小说创作专业,工业化式地成批制造作家和作品,那文学就必然走进没有出路的死胡同。
    而文学又是有规律的。这个规律就是用生动鲜明的艺术形象,真实地反映时代和生活。在小说创作中,就是要塑造出独特的“这一个”,亦即恩格斯所说:“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如鲁迅笔下的阿Q形象,反映了半封建半殖民地中国农民的愚昧、落后,同时用阿Q的精神胜利法,折射了扭曲的国民性。又如车尔尼雪夫斯基笔下的薇拉和罗普霍夫、吉尔沙诺夫这组俄罗斯革命前的新人形象,以及他们用博爱、自由、平等的方式回答三角恋该“怎么办"的浪漫情节,喻示了新人对人人享有幸福和尊严社会理想的追求。
    文学的规律是从传世的文学作品中总结出来的,而经典绝不是按规律的条条框框去创作的,这是一个朴素显见的道理。
    让我们来解析一下《谁欲试刀》中的六个故事,看看赵安东先生用什么方法,为读者塑造了哪些艺术形象?
    ……
    安东先生在《谁欲试刀》文本中,结构故事时,就把与倭寇相勾结,背叛民族,出卖国家的各种汉奸,作为反面典型形象,加以着力刻画,应该说作家是有着良苦用心的。谁都知道,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
    文本中汉奸从官府、军队,到江湖中人,以至市井百姓,几乎包含了社会的方方面面,这一方面说明倭入已深,另一方面则告诉人们,财色利诱具有极强的腐蚀力量。
    当我们从《谁欲试刀》作品中,认识以上几点再来观照现实,值得玩味的地方就显而易见了。
    作为“二战”战败国的日本,至今仍拒不认错悔罪,相反欲抛弃和平宪法,再次走上穷兵黩武之路。究其根本原因,正如《谁欲试刀》启示我们的,日本对外以战争搞扩张,掠夺资源,这是不可改变的本性决定的。
    面对日益崛起的中国、时刻保持警惕的强大的人民军队,日本再想象十四年抗日战争那样,以工业技术作后盾,靠先进的武器长驱直入中国腹地,建立伪政权,已经没有那种可能了。
    所以,他们的战争形式又会加以改变,即一方面在中国周边构筑岛链封锁,另一方面在中国境内培养代理人。
    内奸问题已经成为敌对势力,对中华民族新的战争形式。正是在这样严峻的现实面前,我们读到了赵安东先生的《谁欲试刀》。他在弘扬讴歌抗倭斗争中关九州、马啸风、老杨等英雄人物的同时,用浓墨重彩的笔触,犀利解剖了各种身份汉奸的卑鄙和无耻,对正处于歌舞升平、和谐一统形势下的国人,不啻是一帖十分及时的清醒剂。战争并未离我们远去,昔日的硝烟尚未散尽,东洋战争的狂人仍在等待时机,以求一逞。国内他们培植的内奸,也在觊觎风向,试图里应外合,兴风作浪,达到分裂国家,变色毁旗的罪恶目的。但在已经从历史硝烟走过来,并正前进在民族伟大复兴征程的中国人民来说,无论是外敌还是内奸,谁胆敢试试我们手中紧握的刀枪,那结果只有一个:更加彻底的失败!
    作为一本通俗读物,《谁欲试刀》不但展现了武侠小说的惊险、有趣、可读,还让我们在阅罢掩卷时,能思考一些家国大事,这已经很不容易了,也足以显示作者在文学创作中追求的艺术思想层次。
    以我了解,作家写好中国历史故事的热情,仍处在激荡发酵期;可以预见,安东先生还会继续为大众奉献更加精彩的“赵氏武侠”新作。
    让我和读者朋友一同期盼!
    2017年2月5日
    于南京苜蓿园山庄
    (注:作者系资深新闻出版工作者、文艺评论家、知名企划专家)

后记

  

    记忆中,自识字始,我即喜欢阅读。由于年龄增长、文化提高、工作变动,阅读的广度、深度也不断发展。不曾料及的是,30多岁后,接触到新武侠小说,便情有独钟,较长时间将其精彩者选为主要读物之一。
    对新武侠小说的感想、评价,凡读者都能见仁见智谈上一番。我自觉和各位大同小异,在此就不赘言。我只想就文坛、媒体方面时不时出现的新武侠小说褒贬之争,说一句自己的体会:喜欢新武侠小说的读者,可能有诸般原因,但有一点是大多数人共同的,即性格中或多或少蕴有“为人豪爽、快意恩仇、超脱凡尘、富于幻想”的成分。而排斥新武侠小说者,往往难以理解或忽视了读者的此番心理。其实,不同的读者,自有不同的阅读喜好,但很少会局限于只读一类作品的。如果在评价武侠文化时,能考虑到喜爱者的心理、性格、多点阅读方向,不同观点的人就容易沟通了。
    我因爱好和工作关系,青年时期,撰写并发表了不同文体的作品,以人物通讯、报告文学为主,计数十万字。曾获“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荣誉称号。在饶有兴趣地读了十多年新武侠小说后,一时难觅中意之作,便滋生了不妨自己也写一写的念头。自1994年始,我工作之余试着创作新武侠小说。几年后,陆续写出《虎惊》《天决》《命门》《破隐》四部长篇。1997年,新华出版社出版了我的《无敌神捕》系列,收入以上四部作品。接着,《南京日报》又在“作品连载”专栏里,陆续刊出了《命门》《破隐》及另外两部中篇小说。
    2001年,上海、台北文化人士联办的《大侠与名探》丛书问世,给大陆广大新武侠文学爱好者提供了一块难得的阵地,也提高了我写作的积极性。在丛书编辑部鼓励、支持下,我坚持创作新武侠小说,方才有了现今的二十四部中、长篇作品、六本系列小说集。
    本书收入的六部中篇小说,2001年时,由香港语丝出版社冠以《高手无败局》之名结集出版,在海外发行。十六年后,作者对全书作了大幅修订,增补六万余字,扩充篇幅、丰满人物、细化情节;并且更改了各篇名,突出六部小说的一体性;还在文中糅入吴方言,添加吴风俗等元素,尝试强化区域特色,进一步提高可读性,增强趣味性。
    令我高兴的是,老友吴达宣先生为此部小说撰写了评论文章。其鼓励之语,让我汗颜,促我奋进。
    我写武侠小说,一是基于个人爱好;二是深感武侠文化是中国特色传统文化之一,近几十年来,却在海外光大流行。虽然,绝大多数读者在大陆,而大陆作家中创作新武侠小说者甚少、甚少,缺乏有影响的代表作,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其实,一些人的眼中有纯文学、通俗文学之分,实质上,文学本身没有高低贵贱之别。刻意割裂者,只能暴露出心态的狭隘、见识的偏颇。窃以为,纯文学写不好终不是好文学,通俗文学也能出精品。 文明、法制社会,当然不宜轻提“以暴制暴”,但应培育善良人们的血性、烈性;人类倡导“和谐”,社会向往“稳定”,也只有夯实、筑固勇敢、正义的磐石,邪气恶俗才难寻嚣张之隙。 正派、正气、雅俗共赏的新武侠小说,应该担负部分上述责任。 长期阅读的实践,令我有所感悟,文学作品的表现风格,有沉稳,也有奔放;有冷静,也有热情;有清淡,也有浓烈;有简约,也有醇厚;有柔和,也有雄浑…… 文学作品的存在方式,则应当是孤傲、沉潜、静穆、坚毅。她欢迎所有喜爱她的读者,不愿也不能被形形色色的浮躁、喧嚣包围。 同样,一名作者,不论其作品孰优孰劣,他首要自持的立世态度,应和笔下作品的存在方式一样:孤傲、沉潜、静穆、坚毅。在写作道路上,他必须要做的只有两件事——一是尽可能搜捡出作品中存在的不足:二是竭尽思考如何写好下一部…… 作者除了与这二件事有所关系的话语,其余均可不予理睬,不屑计较。这也是作者在金钱、名声、价值、褒贬等诸般世俗观念前,保持初衷,八风难移的不二法门。 当我手抚已经出版的六部小说,虽知拙作资质平平,不能尽如人意:但也敝帚自珍,胸中竟升“有了这几本书,天下万物皆可抛”的痴气。 当下,舆论侧重经济,民众注意力转换、分散;又及,生活节奏加快,压力日增,人们的阅读方式趋于多样化、新颖化,纸质文学作品的市场遭到瓜分。 金庸搁笔,梁羽生、古龙逝世,少了扛鼎、领军人物,十数年罕见“大作品”出现,新武侠小说这一文学种类日渐式微,难觅多年前的“红火”盛况。 然而,怀揣信仰、不忘追求的文学爱好者、创作者,不会被诸般“表象”遮蔽目光、因时思迁。“风物长宜放眼量”,是一种修养,是一番气度,是一得见识,是一类品行,更是一项智慧。吾向往之! 精益求精,呕心沥血,方可写出好作品;义无反顾,坚韧不拔,才能开创大事业。 人类的进化、成熟、发展,即与文化的萌生、壮大、丰富息息相关,浑然一体,不可分离。 我们正处在舒心岁月中。只要沉稳心神,仔细瞧一瞧,公允评一评,今天的社会,多彩多姿,重音重响。耳濡目染者,均可感知:中国的文化艺术,前所未有地普及、兴旺——多少人在著书立说,多少人在绘画习字;多少人在摄影篆刻,多少人在编剧排戏;多少人在捏泥塑像,多少人在琢玉雕石;多少人在翩舞放腔,多少人在品藏鉴古;多少人在进修深读,多少人在寄情山水……无所事事、脱离社会、游戏度日、虚掷生命者,日渐稀少。全民族的学习兴趣、人文追求提升到崭新的高度;各种文化态势,应运而热,繁荣绽放;人民群众的精神生活、兴趣爱好,焕发出旷世之盛。 继《剑胆琴心》之后,不过一年,我又出版了这部《谁欲试刀》。愉悦的心情里,也藏着隐约的遗憾:生活中对我帮助、教诲最多的亲人、我写作道路上的严师益友——亲爱的父亲大人,逝世已近六年了。老人家再不能翻开这两本书,对我耳提面命、评析指导。但冥冥之中,我深切地感应到,亲爱的父亲仍在遥远的天国,默默关注我的一切。 此时此刻,我向父亲大人倾诉衷肠:儿初心不改,笔耕不辍;意念如磐,不愧余生! 春风暖雨中,埋首耕耘吧;秋晖玉露时,才是喜拥收获的日子。 抬望眼,弹指二十年、五十年、一百年…… 人类航船,遵循自然规律,在历史长河中鼓浪前行。哦,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 我心畅慰,满怀欣然…… 作者 2017.11.16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深寇
    一
    月明星稀,夜寒人静。白天热闹喧嚣的长街,在黑暗中渐渐归于沉寂。
    苏州府衙门副总捕头项天立巡哨归家,摘下腰刀,用热水净了脸、烫了脚,正欲入寝,有衙役叩门传话:知府关大人要项副总捕立即前往大堂议事!
    已过三更,若非情急,上司不会此时来唤。项天立睡意全消,重新披挂,关照娘子一声,匆匆赶往府衙。
    踏入前堂,只见知府关九州眉头紧锁,双手后负,慢步踱着;同知大人张苏生、通判达荣常、兵马指挥李副将及另一副总捕头俞念培均已在座,均疑惑不解地默默看着关九州。
    府衙主要官员大都在场,项天立紧走几步,拱手道:“叩见关大人、各位大人,卑职来迟了!”
    关九州止步,微微点头:“坐吧。”
    项天立在右席末位坐下,见上首总捕头马啸风惯坐的位子空着,便看看对面的俞念培。俞副总捕哑然一笑,也示不解地摇了摇头。
    关知府落座正中太师椅,环视众人,平静开言:“哦,人都到齐了。半夜三更劳驾诸位,只因刚刚发生了一件大事!”
    众人面露惊讶。项天立也生不解:既是大事,却不等马总捕头到场就开讲,以往不是这样的。不能说“人都到齐了”呀?
    关九州神情严峻,径自道:“近几年,东瀛倭寇屡屡窜犯大明疆域,本府所辖太仓、昆山等县更是盗患频生。倭贼烧杀奸淫,百姓苦不堪言。这些情况,你等都是知道的。”
    听关九州不提猝发“大事”,却讲起倭患,大伙虽觉纳闷,仍纷纷点头应诺:“是……是。”“大人说得对。”
    “官兵在江浙两地多番抗击围剿,挫了贼焰,倭寇肆无忌惮、随意上岸杀抢之事确有收敛,入侵手法却更加狡诈奸猾。出没之地,专选大明军队不设防处,或是驻军前脚迁寨,他们后脚即到,对我乡镇守卫部署甚清,显是潜有细作。我军防不胜防,疲于奔命,斩获甚微;百姓则提心吊胆,惶恐度日。”
    关九州见众人听得专注,便一气说道:“近期,有一股倭贼,从浙江钱塘湾荒僻处登岸,昼伏夜行,直插内陆,十多日间,窜至江南金陵府以东二十里远。据报,这伙盗匪不过五十人许,却都是剽悍之徒,颇具江湖道行,又有国人中的败类为他们引路,沿途大肆抢劫民众财物;还避开了我军戍守要塞,待官府闻讯,已是防堵不及。大军本欲在金陵东郊布阵阻击,谁知,盗贼倏忽失去了踪影。官府推测倭寇可能往句容山区流窜,只得动用大批军力人力,将绵延几十里的丘陵地带包围一紧,严密搜捕。五天过去,一无所获。上峰研判:这股倭匪掠夺已丰,故匿迹潜行,寻思逃遁。其行有三:返窜回头路或偷渡长江北去,最有可能远奔此地,从浏河镇借船入海。巡抚大人已有令到,各级官员守土有责,不得让倭贼出海遁逃。若有疏漏,走了盗匪,查办三级责任官吏。唉,寇人深矣!大家千万不要神知乌知(吴方言,意不知轻重,不识厉害)。”
    关九州停下话头,缓缓端起茶盅,呷了口汁水,显是心绪沉重。一干听者以为这即是知府大人所谓的“大事”,悬着的心反而放了下来。倭寇猖獗、朝廷严谕,毕竟有带兵作战的将领、有巡抚知府等主官顶着;不至于,一旦有所差池,将所有地方官吏都治了罪吧?
    项天立仍惦着总捕头马啸风,他知道今夜捕房没有行动,马总捕头怎的外出不归,会议开了许久,仍不到来?关知府也半句不提他缺席之事?这有悖常情。项天立看似与他人一样洗耳恭听,心里却小鼓敲个不停。
    与寻常读书做官的文士不同,年届五旬的关九州,脸廓方正,不怒而威;双眼亮泽有神,不近视、不老花,目光流转,似能洞透他人腑脏。此时,堂上明烛煌煌,关知府借端盅喝茶之机,将各人神色看个一清二楚,搁下茶盅,方道:“巡抚大人另有一番话语,着实令我吃惊。大人说,从几次剿寇失利可以推断,在我内部有倭人耳目,并直言本府衙门里就藏伏奸细!”
    此话一出,在座之人勃然变色。职为关九州副手的同知张苏生半张着嘴愣住了;通判达荣常双目在他人脸上溜了又溜,仿佛想看出面前中人可有通倭奸贼;李副将则喃喃骂道:“娘咯!查出是谁吃里扒外,非杀了不可!”俞念培、项天立身为捕快头领,历练丰富,深沉机敏,座中职位又低,所以,虽也吃惊,但俱不动神色,仅对望一眼即错开了目光。
    关九州慢声道:“起始,我也不怎么相信。岂料,真被巡抚大人说中。”
    堂上静得只闻各人呼吸声。
    “今日晚饭后,本官留总捕头马啸风到后堂,交代派遣捕快沿江巡查一事。正谈间,李副将前来报说,兵马都指挥使何将军派人送到一份沿江各段地域兵力配置复制图。当时,因正与马总捕头议事,我便将图卷锁入后壁暗柜里,不曾开看。”
    李副将连连点头,印证关九州所说不假。
    “本官因有两件税案卷宗亟待处理,不留马总捕头久坐,吩咐他先去找项、俞二位商议捕快行动的方案。”
    项天立与俞念培均心中一动:马总捕头今晚没有与我见面呀?(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