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春闱

  • 定价: ¥56
  • ISBN:9787519032388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文联
  • 页数:266页
  • 作者:张艺皎
  • 立即节省:
  • 2018-06-01 第1版
  • 2018-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张艺皎著的《春闱》是一部当地校园文学长篇小说,写的是主人公蓝伊和她的同学雪娇、丹薇、云婷、秋果、郭超、王浩等同学的高中生活。他们来自不同的家庭,有着不同的背景,但他们又是同学,有着共同的学习生活,在学校这个共同的天地里一同成长。这期间经历的学业、家庭、友情等,语言生动优美,勾起读者对自己中学时代的回忆。
    每个人的青春都是美丽的,每个人的高中都是难忘的。

内容提要

  

    张艺皎著的《春闱》所记者,乃当代之少男少女之故往事也。斯时青春,正值长身体、驱蒙昧、明智慧、博学识,且又情窦初开、春花烂漫之际,本当逐天性,铸广基之时,然临高考之大关,学皆扭曲,求则错位,贻害无穷。乃人自落地始,甚而在胎,已以未来之高考可否佳之为第一衡器,于是万事以此重,乃生诸多敝病,产诸多恶果。其苦其涩,已远非古之科举可比也。作者以其同龄人之亲身经历,将其一代人之高考悲喜浓情化就,形成文字,编成书册,引发数代人之返照回思,已属可取,甚而能彰未来之明以寸许,犹善而不敢过冀也。一代人有一代人之责任,一代人有一代人之悲喜。若能以喜见喜,以悲化喜,亦大善之举也。若是,不亦幸哉,不亦乐乎!

作者简介

    生于西安,长于西安,求学于西安,工作于西安。
    西安的秦砖汉瓦,大唐雄风孕育了我。丝绸之路、西域边关感召着我。
    自少年起便热爱文学,痴迷文字幻化的艺术。横睹风云,纵览历史。一头担道义,一头挑翰墨。
    浐灞北去,泾渭西来。秦岭摩云,雄立天边。
    诗言志:
    轩辕大旆号中华,吾祖文章锦绣霞。
    誓为春秋添异彩,再拾珠玉吹蒹葭。

目录

第一章
  长安紫陌  红颜鸾镜
  秦岭翠媚  春风和煦
  东方吐白  戎装溢彩
  一枝花话  千里雪唱
  彼去汉化  吾迎韩流
  施政亲民  颁策暖心
第二章
  寒窗书卷  绿雨芭蕉
  英气逼人  花容翩仙
  远岫含窗  近月横霜
  日本寿司  韩国料理
  父母青春  三线工厂
  黑黝深渊  夜阑噩梦
第三章
  民族经典  文化自信
  街市摩肩  专店接踵
  腐败猖獗  乌云遮日
  明星演唱  光球旋转
  豺狼血口  饕餮碎骨
  春风掠地  柳色驱寒
第四章
  苦难孤支  信念双守
  巢暖未久  世寒已隆
  寄人篱下  伤心屋前
  理想丰满  现实骨感
  独坐公交  寂看旧巢
  屋漏霪雨  花残噩霜
  再居民房  复叙亲情
第五章
  少男少女  长歌长舞
  月考排名  语笑忘情
  官僚做事  唯利是图
  春闱拼命  生死赴考
  伸张正义  敢于斗争
  湘妃椽笔  斑斓春秋
  天都长安  浐灞丽人
第六章
  高考将临  利剑已悬
  中国文字  环宇屋脊
  黑暗势力  最惧光明
  科考独径  成败一举
  禽兽逻辑  衡权人类
第七章
  科举高考  学子酷毒
  高三末考  模拟试题
  见卷睹分  咏歌顿足
  钟南崇峦  瀑练叠涧
  秋果跳楼  诔文哭祭
  大比重压  时日凄数
  酷考将临  大敌即至
第八章
  炎阳催命  高考夺魂
  填报志愿  颤闯鬼关
  考分本科  伤心莫论
  称羡名校  莫慕虚华
  死亡对话  秋果复见
  曲终人散  水荡月摇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突然,蓝伊大呼道:“爸妈,钟楼!”爸妈抬头望去,只见人行道上槐荫浓密,横柯交织,远处枝丫稀疏处,隐约可辨一青灰色的古老建筑,立于道中,雄于路头。走近观之,蔚为壮观——绿瓦红柱,金顶瑞兽,重檐绕廊,阔门鸿钟。只是墙体上的青色大砖因为年代久远有些已经剥蚀了。
    他们一家三口,绕钟楼一周,在钟楼饭店门前驻步。饭店顶上有英文一行。爸爸问:“蓝蓝,那英文怎读?”蓝伊一抬头,便用流利而标准的美式英语高声诵读出来,正在旁边驻足嘹望的两个外国高个男青年,猛回头相看,以为遇到了本国女子,可看到竟是一位中国少女时,顿时惊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蓝伊和她爸妈看到他们的异常举动,也迅速回望他们,他们立马眼神慌乱,胡乱地看往别处,脸也迅速地扭到一边。此时,只见其一脸赧颜,浑身不自在。斯时人行道上,仍然人流如织。
    蓝伊爸妈为女儿纯正的美式英语竟让外国人都搞错了的事兴奋异常。蓝伊问:“爸爸,我们什么时候能把家搬到大都市来?”爸爸道:“春节后。”
    捻指,春节将至。门前,一向陈旧的砖墙上贴上了火红春联。孩童们不时地燃放着炮仗,空气中飘荡着缭缭绕绕的硝烟轻香。这是中国大年的除夕夜,蓝伊与全家人尽享着新年的欢乐。斯夜,蓝伊爸爸又说起他们一家三口过了年要搬到大都市生活的话,一家人格外高兴,蓝伊也兴奋得一夜未睡。
    蓝伊。她是这个家的独生女儿,被爸爸妈妈当作宝贝来疼,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到了大都长安,他们先住到租来的破败民房,蓝伊见此,虽早有心理准备,仍觉失落甚多,脸色不悦。妈妈道:“新房子还未装修好,咱们暂且先住于此。你爸爸也不容易,就是租这所房子也费了不少力气。”蓝伊再细看房间,只见外有一大间,内有一小间,房间整洁干净,心也逐渐平复。安慰之余,她又想着在大都市新学校上学的事,因环境陌生,充满未知,自己能否适应,心下又忐忑不安。
    彼夜,房子甚冷,无火。蓝伊爸妈虽然把所有被子和衣服悉数盖上,但蓝伊仍觉寒彻。露在外面的脸蛋非常冰凉,手摸上去如摸冰碴。门窗缝中进来的丁点小风吹在脸上,如同刀割,人仿佛睡在风吼雪飘的旷野里。正是:
    那年天冷寒彻骨,蚂蚁搬家到旧都。
    房冰无火亦无床,两块木板一岁除。这段艰苦的日子终于过去。半年后蓝伊顺利地考上高中,也搬进了已经装修好的新家。“双喜临门”使她喜笑颜开。
    某日,是高中开学报名之日。蓝伊至校,悉觉新鲜。以前,她从未来过这所中学。当其看到新生报名榜时,竞看到班主任名字与以前女英语老师同名,心骤然一震,忙指于父母看,父母观后亦甚兴奋,然不敢断定,道:“是否同名同姓呢?”至班主任办公室,果见其乃以前女英语老师,心下骤喜。彼时,满屋皆新生,围其问此问彼,叽叽喳喳,无一时闲歇。蓝伊与爸妈互望,道:“果为以前女英语老师。”于是,忙挤入问好。女英语老师也看见蓝伊,忙转身,热情询问别后之况。(P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