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北窗之外

  • 定价: ¥56
  • ISBN:9787519034085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文联
  • 页数:252页
  • 作者:曹华鹏
  • 立即节省:
  • 2018-06-01 第1版
  • 2018-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曹华鹏著的《北窗之外》是一部以故土乡愁为主题的叙事散文,语言清新流畅,文笔洒脱飘逸,情感丰富,能让读者深深沉浸在作者的回忆里,并产生共鸣。全书由14篇叙事散文组成,是一部以故土乡愁为主题,以乡土风俗人情的真实记录与往昔追忆为主要构建方式,以岁月沧桑与心灵救赎为主要文脉演绎的散文作品集。

内容提要

    曹华鹏著的《北窗之外》通过对儿时故乡的追忆和现实生活的记述,凭借清新的文本语言、娴熟的写作技巧、圆润的起承转合、过往与现实的映衬交融、复杂人性在特定环境里的碰撞呈现,组成了一幅幅原汁原味的乡村风俗画卷。作品以其独特的乡野视角、诚挚的感恩基调、浑厚的文本容量、深刻的思想内涵、冷峻流畅的文笔,把乡土风情与乡愁情感紧密交织在一起。文本层次鲜明,结构清晰;语言清新流畅,文笔洒脱飘逸;情感丰富,直击人性痛处。关于乡村复杂的人性与现实的人生感悟,作品圆融地把诸种因素整合为一个整体,充满了艺术张力。关于一片土地的感情,始终都是关于那片土地上的人。

媒体推荐

    《故乡记忆》一连串事物串起了作者对于故乡一连串记忆,有儿时游戏,有儿时吃食。时而语言如诗,时而活灵活现。关于一片土地的感情,始终都是关于那片土地上的人。
    ——朱德泉
    《那个叫纹儿的女孩》作品是一个复杂的文本。人物丰富,组成了一幅乡村风俗画。情感丰富,初更事少年的朦胧情感,乡村生活复杂的人情,作者圆融地把诸种因素整合为一个整体,充满了艺术张力。
    ——孙书文
    《又是一年月圆时》是一篇望月怀远的散文,作品文笔清新,将过往与现实交织在一处,起承转合间满蕴着深情。
    ——青果

作者简介

    曹华鹏,笔名北国长风。山东省莒南人,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发表、出版文学作品100多万字,著有长篇小说《遍地杏黄》《一个人的远山》、散文诗集《风中漫步》等。其中.98万字长篇小说《遍地杏黄》(上下卷)分获山东省第11届“文艺精品工程”奖、临沂市第3届“沂蒙文艺奖”一等奖、济南市第10届“文艺精品工程”特别奖,《一个人的远山》获第三届广西网络文学大赛一等奖。

目录

故乡记忆
老家的北窗
那个叫纹儿的女孩
露天电影
怀念雪国
童年伙伴
又是一年月圆时
回家过年
山里人家
那就是我
仰望马?山
我短暂的教书生涯
怀念金明善先生
附:一地哭声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一到春天,榆树上便结满了一串串榆钱。树干是深褐色,叶子碧绿。榆钱却是浅黄色,随风摇曳在枝繁叶茂的绿荫里,惹得满校园里的孩子垂涎欲滴。
    要想吃到清香的榆钱,就得猴子般攀树折枝地上去。先撸一把榆钱塞进嘴里,待喂好了肚内的馋虫后,方才折下结满榆钱的枝叶,凌空抛到树下,去喂树下那些早已急得抓耳挠腮乱窜乱蹦的大馋虫们。
    树又高,有的能达到一二十米的样子;干又粗,最粗的一个人搂抱不过来。因了这种冒险举动,经常有人从树干上滑落下来,或是戳破了手掌,或是划破了肚皮。有的干脆从树上一个跟头跌落下来,跌瘸了狗腿或跌烂了屁股,并不是什么稀奇事。
    每到榆钱季节,校园里都会发生几起受伤事件。
    榆树长在学校里,老师就是这些馋虫们的唯一监护人。无论谁受了伤,也不管伤势大小,家长都要找到学校,跟老师理论一番。甚或,还要闹到大队部去,让大队干部给个说法。最后的结局,基本是互有责任,各打五十大板,最终不了了之。
    因为那个时候是计划经济时期,所有村民的看病就医都要到大队卫生室去,且都是免费的,不用自家掏腰包。只有相当严重了,才转到山外八面通小镇上的大医院里去治疗。不过,真要到了转院治疗的程度,那个倒霉蛋也就离小命呜呼不远了。
    为减少这些不必要的意外麻烦,每到榆钱成熟季节,学校都要在大会小会上讲明规定,严禁学生攀树偷摘榆钱。一旦发现了,学生要停课几天或是几周,班级老师要检讨处分,以示惩戒。
    如是这般,也难以止住馋虫们肚里时时蠢蠢欲动的馋瘾。每年还是有划破肚子或戳破爪子的现象发生,且屡禁不止。因此,家长跟学校简直是一对冤家对头,每年都相互纠缠不清,大多要通过大队干部出面撕扯了事。
    在这个有些破旧的学校里,我们一般都活得挺滋润的。
    除了在老师检查作业或发放考试卷子那一小段受难时光外.终日里,我们就活蹦乱跳在校园里的每一角落,享受着既无劳累活计困扰又免遭家长嫌烦责骂的幸福光阴。
    最让我们感到开心的,是学校经常组织的校外劳动。
    虽是大集体年代,学校的办公经费都由大队供给,但仅靠这些,很难维持学校的一应大小开支。特别是遇到节假日搞活动的时候,要有彩纸刷写标语、裁剪小旗,还要买红绸子轧制大红花什么的,光想着跟大队要,是不能完全解决问题的。要的次数多了,大队肯定烦,要么耍赖不给,要么讨价还价。
    在弄得双方烦恼透顶的时候,大队大笔一挥,在学校北面的山套里划出了几十亩山地,直接划拨给学校,叫作勤工俭学基地。既为填补学校的额外开支费用,又能响应上级号召,培养出一批批爱劳动守纪律的革命事业接班人来。
    校外劳动一般都在下午进行。由大大小小的学生崽子自带锨镐锄镰等,列队到学校负责的山地里劳动。每到这时,老师们一般不用动手,像监工一样监督着我们劳动就行。不仅劳动工具要由学生自带,有时急需的一些种子,也要由学生从自家的仓房里偷出来,白白贡献给学校。
    那时,我们的劳动热情都很高涨。特别是那些身体强壮,惯于下地劳作,又平时学习不好的家伙们。
    P1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