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你坏

  • 定价: ¥39.6
  • ISBN:9787540487669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湖南文艺
  • 页数:441页
  • 作者:大冰
  • 立即节省:
  • 2018-07-01 第1版
  • 2018-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你坏》是一部短篇小说集。也是大冰的第一本书《他们最幸福》的精修版。曾经的“小姑娘心心”“茶者成子”“路平”“白玛央宗”……都在各自的世界里有了新的命运、新的发展和新的故事。同时,大冰还在本书中新加入了3个故事,有关于遗憾、有关于怀念,也有关于坚持和理想。这些故事,写尽爱的坚持与守护,有的是你我不曾尝试却跃跃欲试的生活。这些真实的故事,折射出年轻人追求梦想与未来的不屈精神,带给读者认真生活、努力拼搏的不懈力量。

内容提要

    如果你和众人不一样。
    那就不一样。
    如果你和世界不一样。
    那就不一样吧。
    《你坏》——百万级畅销书作家大冰2018年作品。
    脱胎于2013年的《他们蕞幸福》,加料回炉后,不留遗憾的完整版!
    为了她真正的淬火重生,大冰对她进行了大量重写和复原。
    复原了最初的文字结构和文字尺度,复原了最初的分段、标点、篇章排版,复原了他的原意、本意、诚意、心意,也复原了初稿里的大段删减。
    最重要的是,终于找回并复原了她原本该是的那个名字——《你坏》。
    大冰用田野调查的方式记述、正在进行时的方式描述、口语化的方式讲述那些弥足珍贵的、没有血缘关系的家人——那些“坏坏的”他们:
    坏得特别特别地萌的小姑娘心心,坏得特别特别地暖的YOYO、月月,坏得特别特别地怪的路平,坏得特别特别地执着的小南京,坏得特别特别地飒的白玛央宗,坏得特别特别地好的成子,坏得特别特别地深情的王博和甜菜,坏的特别特别让人心疼的不用手机的女孩……
    其中有些小坏蛋和他们正在进行时的故事,在5年多的时光、近2000天里,有了新的格局和新的进展,从1.0升级为2.0版。
    他们和他们的故事,与恒河沙数的普通人和普通事一起,红尘历劫,构成有情人间。
    不是所有的故事都能改变你的生活。
    不过它一旦做到了,就是一辈子。
    除此之外,《你坏》还是一本超超超超超超超值的书。

作者简介

    大冰,野生作家,说书人。
    百万级畅销书《乖,摸摸头》《阿弥陀佛么么哒》《好吗好的》《我不》作者。
    中国作家榜“年度畅销作家金奖”得主。
    新京报“年度致敬作家”。
    “年度畅销作家”。
    “年度作家榜华人作家”。
    ……
    作为横空出世的畅销书作者,大冰是个传奇。
    当下的文学圈,没有人比他的身份更跨界,没人比他的人生更多元,没人比他的故事更丰富。
    他曾是山东卫视的首席主持人,在《阳光快车道》中陪伴你长大。
    他曾是浪荡天涯的流浪歌手,一人一鼓,十余年间,边走边唱,行遍天涯。如今,他是民谣推手,把原创民谣和民谣音乐人送上更光亮的舞台。
    他是科班出身的油画师,也是一个业余皮匠、业余银匠。
    他玩民谣、玩手鼓,也玩命,是一个数度大难不死的老背包客。
    他在拉萨、厦门、西安、丽江、大理、成都、重庆、西塘、济南开酒吧,收留过数以百计的底层歌手,是资深西藏拉漂,资深滇西北游侠,不靠谱的酒吧掌柜。
    ……
    他是个野生作家,也是个说书人,继超级畅销书《乖,摸摸头》《阿弥陀佛么么哒》之后,他漂到了南极,写下了《好吗好的》;2017年,他又带着他的亲生读者大梦,一路北上邂逅北极光,写下了《我不》,今年,他又带着他淬火重生的大姑娘——《你坏》向你说声:你好!她有一张圆圆的脸,因为重写和复原,她比从前胖乎了很多,是不留遗憾的完整版。
    大冰是个孩子气的老男孩。他会自费摆流水席请读者吃饭,会自费包场请读者看电影,会在签名时动不动就给读者签“酒吧免单”,他会背着吉他忽然间出现在某一个城市的某一个读者身边,请他吃一顿烛光晚餐。2018年,他还要任性地把送你的1000场免费音乐会变成1300场!
    他说:纸价飞涨,关于书的定价,我尽力了,望理解。
    他说:当读者就好,别当粉丝,喜欢书就好,没必要喜欢叔。
    他说:如果这所有一切的故事全都没有遗憾的话,那这一场青春还有什么意思呢。
    他说:过不去的就搁着,忘不了的就记着。又能怎样,还能怎样,就这样吧,总要接着活。
    他说:如果你和众人不一样,那就不一样。如果你和世界不一样,那就不一样吧。
    他说:嘴是你的,命是我的。我若自洽,你奈我何。

目录

我的小姑娘
不用手机的女孩
伴我行天涯
送你一颗糖
谢谢你
梦游人
某个普通人的选择
南京女人
越狱者
小自洽
茶者前传
来日纵使千千阕歌
一生何求
一百年前的爱情
小坏蛋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走的路越多,越喜欢宅着。
    见的人越多,越喜欢孩子。
    (一)
    如果说路平是个无色无味的坏人,那我一定也是个坏人,坏得咕嘟咕嘟冒泡泡的那种。
    我和路平的性格属于两个极端,一个是地底火,一个是峰顶冰,彼此都不是多么能接受对方性格中有棱角的一面,按理说,本不太可能成为至交。
    我后来回忆,真正拉近我和路平之间距离的,是一个小姑娘。
    小姑娘叫心心,苹果一样鼓的脸蛋,又乖又好玩儿。
    她从长春来,妈妈爱她,怕她遭遇感冒打喷嚏流鼻涕然后命丧云南,于是用东三省娘亲之心度云南昼夜温差之腹,秋衣毛衣保暖衣羽绒衣……把她包裹成了只粽子。
    里三层外三层再捆上一根羊毛围脖。
    她胳膊根本放不下来,只好整天像只鸭子一样挖挲着翅膀,踉踉跄跄的,用两条小细腿捣来捣去地跑。
    孩子还在不知冷热的岁数,也还没学会自己脱衣服,一出汗满头腾腾的热气,微型空气加湿器一样,毛茸茸的刘海儿下面满是细细密密的汗珠。
    一般的小孩子只会用手背横着擦汗,她却早早地学会了像老农民一样地,摊开手掌从上到下地胡噜满脸的汗水。
    胡噜完了还知道往后腰上抹抹。
    妈妈爱她,怕她喝可乐等饮料患上糟尿病命丧云南。只喂她喝矿泉水。
    她不爱喝,口渴了就自己偷大人的普洱茶喝去,那么酽的茶,咕嘟咕嘟两声就吞下去了,还知道咂吧咂吧嘴。
    这么点点大的孩子喝了浓茶后,立马精神成了猴儿,眉飞色舞地撵鸡逗猫,还满大街地骑哈士奇,吓得半条街的狗慌慌张张地找掩体。
    她蹦到打银店里跳舞,陀螺一样地转着圈蹦跶,惊得鹤庆小老板一锤子砸在自己手上。她叉去找纳西族老太太聊天,话说得又密叉快,快得几乎口吃,路过的大人担心她咬着自己的舌头,一脸问号的纳西老太太冲她摆着手说:
    不会不会,我听不会外国话嘎。
    这孩子对普洱上瘾,喝了茶以后是个货真价实的响马。
    见我第一面时,她刚通过自己的搏斗,从一家茶舍的品茶桌上生抢了一壶紫鹃普洱,对着嘴儿灌了下去。老板都快哭了,说:我不心疼这壶茶,喝就喝了,可你不能把我的茶壶盖儿也给捏着拿跑了啊……
    她逃跑的时候一脑袋撞在我肚子上,让我给逮住了脖子。
    我逗她,让她喊我爸爸,她犹豫了几秒钟然后扑上来抱着我的大腿往上爬,一边揪我的胡子一边喊粑粑巴巴粑粑……还拽我的耳朵往里塞草棍儿,叉从兜里掏出那个茶壶盖儿送给我当礼物。
    我是真惊着了,这个满身奶糖味儿的小东西,猴儿一样的小姑娘,大眼睛长睫毛扑闪扑闪地看着我,一下子就把我的心给看化了。
    这不是个长得多么漂亮的孩子,我做过七八年的少儿节目,粉嫩乖巧的小演员小童星见得海了去,有些比他爹妈还聪明,有些比洋娃娃还漂亮,但哪一个也没给我这种心里融化的感觉。
    我和她妈妈说:礼都收了,认个千女儿好了。
    话一出口,自己都吓了一跳。
    妈妈爱她,怕不征求她的意见冒昧做决定会让她苦恼抑郁命丧云南。
    但她妈妈也是个奇葩,把她提溜起来问:这个哥哥帅不帅,给你当干爹好不好?
    旁边的人笑喷茶,我抬手摸了摸早上刚刚刮青的下巴。
    小东西扭过头来很认真地问我:……那你疼我不?
    我心里软了一下,说:疼啊……
    于是我在二十啷当岁的时候,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有了个六岁的女儿。
    (二)
    女儿叫心心,一头卷毛小四方脸儿,家住长春南湖边。
    心心的妈妈叫娜娜,雕塑家,孩子生得早,身材阪复得好,怎么看都只像个大三大四的文科大学生。
    那时候小喆、苗苗、铁成和我在古城组威了个小家族,长幼有序姊妹相称,娜娜带着心心加入后,称谓骤变,孩子她姑、孩儿她姨地乱叫,铁成是孩儿他舅,我是孩儿他爹,大家相亲相爱,认认真真地过家家。
    娜娜几个姐妹淘酷爱闺密间的小酌,彼此之间有聊不完的小娘们儿话题。她们怕吵着孩子睡觉,就抓我来带孩子。
    我说我没经验啊,她们说反正你长期失眠,闲着也是闲着。
    于是我,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负责哄孩子睡觉。
    我发觉现在的孩子也太强『旱了,讲小猫小狗小兔子的故事根本哄不出睡意,讲变形金刚黑猫警长葫芦娃反被鄙视。逼得没办法,我把《指月录》翻出来给她讲公案,德山棒临济喝赵州茶地胡讲一通。
    佛法到底是无边,随便一讲就能给整睡着了。
    讲着讲着,我自己也趴在床头睡着了,半夜冻醒过来,帮她擦擦口水掖掖被角,夹着书摸着黑回自己的客栈。
    月光如洗,漫天童话里的星斗。
    娜娜觉得我带孩子有方,当男阿姨的潜力无限,于是趁我每天早上睡得最香的时候,咣咣咣地砸门。
    在古城,中午12点前喊人起床是件惨无人道的事情,我每次都满载一腔怨气冲下床去猛拽开门,每次都逮不住她,每次都只剩个粽子一样的小人儿乖乖坐在门口等我,说:干爹,你带我吃油条去吧。
    P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