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冷也好热也好活着就好

  • 定价: ¥45
  • ISBN:9787559421906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页数:289页
  • 作者:池莉
  • 立即节省:
  • 2018-07-01 第1版
  • 2018-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池莉长期生活在武汉,她的作品大部分大都和武汉的风土人情有关,她的写作充分展现了武汉地域特色,而笔触又深入到当下小人物的内心,刻画出无比真实的个体生活状态。
    《冷也好热也好活着就好》收录了作家池莉自己精挑细选了五部中短篇小说,以平民视角,真实再现了武汉的市井生活,精细描绘了市民生活价值观念。

内容提要

    著名作家池莉亲自精挑细选了五部故事背景发生在汉口的中短篇小说,分别为《冷也好热也好活着就好》《你以为你是谁》《汉口永远的浪漫》《生活秀》《她的城》,其中《她的城》为重新修订、并未删节的原木。
    市面上所有的池莉文集中,《冷也好热也好活着就好》《你以为你是谁》等倍受好评之作,仅收录于本书。
    读这些故事时,不自觉便身在其中。故事结束了,生活却从不落幕,你始终是自己人生的主角。

媒体推荐

    池莉的写实风格在读者中大受欢迎,她的不少小说可以卖到几十万册,这是我辈不能望其项背的。
    ——作家  王蒙

作者简介

    池莉,当代著名作家,现任武汉市文联主席,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政协武汉市常委。20世纪80年代开始发表文学作品,80年代末创作的“人生三部曲”(《烦恼人生》《不谈爱情》《太阳出世》)堪称中国小说新写实流派发轫之作。
    历年来获得各种文学奖项七十余项,版权陆续输出到法国、英国、西班牙、日、德、韩、泰、越南等多个国家。《来来往往》《小姐你早》《你以为你是谁》《生活秀》《云破处》等多部作品不断被改编为电影、电视剧、话剧、京剧、楚剧以及法国话剧等。

目录

冷也好热也好活着就
你以为你是谁
汉口永远的浪漫
生活秀
她的城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这天。大约是下午四点钟光景。有个赤膊男子骑辆破自行车,“嗤”地刹在小初开堂门前的马路牙子边,不下车,脚尖蹭在地上,将汗湿透的一张钱揉成一坨,两手指一弹,准确地弹到小初开堂的柜台上。
    “喂。猫子。给支体温表。”
    猫子愉快地应声“呃”,去拿体温表。
    收费的汉珍找了零钱,说:“谁呀?”
    猫子说:“不晓得谁。”
    汉珍说:“不晓得他叫你猫子?”
    猫子说:“江汉路一条街人人都晓得我叫猫子。”
    江珍说:“哟,像蛮大名气一样。”
    猫子说:“我实事求是。”
    汉珍张了张嘴,没想出什么恰当的话来,也就闭了口,将摇头的电扇定向自己的脸,眼光从吹得东倒西歪的睫毛丛中模糊地投向大街。
    猫子走到马路牙子边递体温表给顾客,顷刻间两人都晒得汗滚油流。突然,他们被吓了一大跳,接着他们哈哈大笑,都说:“这个婊子养的!”
    猫子又取出一支体温表给了顾客。汉珍说:“出么事了?”
    猫子只顾津津有味地笑,扔过又一支体温表的钱。
    汉珍说:“出么事了唦?”
    猫子说:“你猜猜?”
    汉珍说:“这么热的天让我猜?你这个人!”
    猫子说:“猜猜有趣些。你死也猜不着。”
    汉珍:“我真是要劝燕华别嫁你。个巴妈一点都不男子汉。”
    猫子说:“么事男子汉?浅薄!告诉你吧,砰——体温表爆了,水银飙出去了!”
    汉珍猛地睁大眼睛,说:“我不信!”
    “不信?这样——砰。”猫子做动作,动作很传神。
    汉珍说:“世界真奇妙。”
    猫子白汉珍一眼,摹仿“正大综艺”节目主持人姜昆的普通话:“世界真奇妙。”
    他们捂着肚皮笑了。这天余下的钟点过得很快。他们没打瞌睡,谈论了许多奇奇怪怪的话题,很有意思。
    下班了。猫子本来是准备回自己家的,现在他改变决定还是去燕华家。今天体温表都爆了,多热的天,他要帮帮燕华。既然他们是在谈恋爱,他就要表现体贴一点儿。
    出了小初开堂,顺着大街直走三分钟,燕华家就到了。旧社会过来的老房子,门面小,里头博大精深,地道战一样复杂,不知住了多少家。进门就是陡峭狭窄的木质楼梯,燕华家住二楼,住二楼其中的两间房。燕华一间,她父亲一间,都有十五个平方米,这种住房条件在武汉市的江汉路一带那是好得没说的了。所以燕华就更有俏皮的资本啦。猫子认为:燕华不俏皮谁俏皮?要长相有长相,要房子有房子,要技术有技术,要钱是个独生女。燕华不俏皮谁俏皮?人嘛。不过,话该这么说,燕华只管俏她的,猫子有猫子的把握。
    住一楼的王老太在楼梯口坐只小板凳剥毛豆。王老太像钟点,每天下午六点钟准坐这儿择菜。
    猫子说:“太。热啊。”
    王老太说:“热啊猫子。”
    猫子给王老太一盒仁丹,说:“太。热不过了就吃点仁丹。”
    王老太说:“咳呀吃么仁丹,这大把年纪了活着害人,只唯愿一口气上不来去了才好。”
    猫子说:“看太说到哪里去了。”
    王老太倒出几粒银光闪烁的仁丹丸子含在舌头上,含糊地说:“猫子啊,燕华今天轮早班了,你小点心。”
    用不着王老太提醒,猫子心中有数。燕华是公共汽车司机,一周一轮班,早班凌晨四点发车,最是睡不好的班次。燕华一轮到上早班就寻着猫子发火。所以猫子今天本来是要回自己家的。(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