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默读(Ⅱ)

  • 定价: ¥48
  • ISBN:9787559621931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页数:378页
  • 作者:Priest
  • 立即节省:
  • 2018-07-01 第1版
  • 2018-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镇魂》《大英雄时代》后,高人气畅销书作家Priest口碑爆品,增加全新舟渡日常番外!
    文章4,601,643,520超高积分,千万网友鼎力推荐,已成为微博现象级话题,掀起一大片表白P大的热潮!入选豆瓣最受关注榜作品,评分高达8.6分!
      作者构思极其巧妙,单元案件互相串联,组成牵连三代人的惊天大案;探讨最深刻的人性与社会问题,穿插轻松幽默的画风。
    午夜电台的神秘用户“朗诵者”,总用名著内容预告重大案情,有人策划推动多起惨案,有人另有所图揭露真凶——“你以心默读,我一生为舟,渡你过这魑魅魍魉之河!”
    “你相信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吗?——我必须得信,因为我是刑警,在追查凶嫌的时候,我就是天理。这句话如果不能成立,就因为我们是废物,因为我们洗不清沉冤!”
    随书赠送P大手写骆一锅语录萌宠书签1组。
    《默读(Ⅱ)》由Priest著。

内容提要

    童年,成长经历,家庭背景,社会关系,创伤……我们不断追溯与求索犯罪者的动机,探寻其中最幽微的喜怒哀乐,不是为了设身处地地同情、乃至于原谅他们,不是为了给罪行以开脱的理由,不是为了跪服于所谓人性的复杂,更不是为了把自己也异化成怪物——我们只是在给自己、给仍然对这个世界抱有期望的人——寻找一个公正的交代。
    《默读(Ⅱ)》由Priest著。

作者简介

    Priest,晋江文学城大神级作者之一,位于晋江超级别积分排行榜作者行列。文风粗犷洒脱,语言幽默讽刺,但笑过之后,能让人感受到“微笑中的眼泪”。自称:一个牙口不好的“汉子”。
    代表作:《杀破狼》《大英雄时代》《镇魂》《坏道》《天涯客》等。

目录

麦克白
什么!魔鬼居然会说真话吗?一一(麦克白)
韦尔霍文斯基
“到处都是欢声笑语,再也看不到在笑声掩盖下为世人看不到
的任何眼泪了。”一一《群魔》
番外
“喂,你作业写完了吗?期中考试排多少名?”一一骆闻舟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骆闻舟刚调到市局的时候,经常跟在他身后跑现场,曾广陵生性严谨,很看不惯当年骆闻舟那种小玩闹,三天两头把他数落得落水狗一样,骆闻舟早就在他面前练就了金刚不坏之脸皮,丝毫不在意,嬉皮笑脸地往曾主任办公室里一钻:“可不是吗,就因为我有一颗为人民服务的心,忍痛放弃了两千万美金的年薪,多么值得歌颂的精神——我听说来的是老熟……”
    “人”字还没来得及出口,骆闻舟就愣住了。
    曾广陵办公室里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是他意料之中的肖海洋,肖海洋见他进来,规规矩矩地站起来跟他打招呼:“骆队。”
    至于他旁边那位,就显得不那么规矩了。
    “确实是老熟人,”费渡的目光愉快地在骆闻舟的胸口以下、膝盖以上扫了一圈,免费欣赏完毕,微笑着说,“上个月我还去骆队家蹭过饭,承蒙款待。”
    曾广陵说:“既然都认识,我就不废话了——去年咱们市局和燕公大的研究生院不是打算做个联合调研项目吗?还是老张局牵的头,就是要从实践中摸索理论,再拿理论支持实践,就拿这回这起横跨二十年的少女绑架谋杀案来说,这就很有研究价值,燕公大那边已经成立了专门的研究小组,小费是联系人。”
    骆闻舟:什么不靠谱的研究小组找这么个货当联系人!母校研究生院的人都死光了?
    曾广陵又说:“小肖刚来,一会儿先去队里认认人,现在不像前几年,咱们市局刑侦队年轻人也多了,好融人。费渡……”
    费渡把二郎腿放下来,在骆闻舟牙疼般的表情下,又文静又无害地叫了一声:“曾老师。”
    “哎哎,不用那么客气。”曾广陵明显被这个称呼取悦了,冰雕似的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一点微笑,语气至少柔和了三度,“我其实也就教过两年课,算是你们大师兄吧,你们潘老师给我打过电话了,有什么需要尽管提,随时到我办公室来就行,先去忙吧——骆闻舟留下。”
    骆闻舟摸了摸鼻子留下了,先是单独接受了曾主任的一番训话,随后又被拎到陆局办公室,针对那个什么狗屁研究项目开了一场上升到政治觉悟的会,等他拖着心累的脚步回到刑侦队,霍然发现,这里已经不是他认识的办公室了!
    骆闻舟看着自己办公室里多出来的桌子,一手撑在门上,沉默地等陶然给他一个解释。
    “外边实在腾不出两张桌子的位置,”陶然小心翼翼地跟在骆闻舟身后说,“不过,你放心,我方才问过费渡了,他说他一个礼拜也就过来一两次,不是每天都在。等这个调研项目做完,他们那边就撤了,也不会久留,就是临时在你这儿待几天……”
    骆闻舟的目光扫过墙角一台巨大的空气净化器,又落在原本堆杂物的地方,杂物已经清理干净了,换上了一个功能齐全的咖啡机和一个一米来高的小冰箱,冰箱里被写着各国文字包装的冷饮零食塞得满满当当,门上还贴了个字条“自取,不用客气”。
    这个阵仗实在不像是“临时待几天”的。
    陶副队词穷,干笑一声,伸手把自己的自来卷抓得更加狂野,脑袋摘下来能当刷碗的钢丝球用。他觑着骆闻舟的脸色,心虚地说:“再说我昨天看你坐他的车,感觉你俩关系还挺好……”
    骆闻舟面无表情地回过头来盯着他。
    陶然:“……的。”
    骆闻舟从鼻子里喷了股气。
    陶然憋了一会儿,忍不住地问:“那你俩现在什么情况?”
    “我哪知道他吃错什么药了?”趁这会儿是午休时间,办公室里没人,骆闻舟叹了口气,“最近倒是不找碴儿了,就是三天两头在我这儿撩闲。”
    陶然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骆闻舟:“干吗?有话就说。”
    “这个,费渡吧,”陶然努力琢磨了一下措辞,“我总觉得这种在比较复杂的环境里长大的孩子,从小就是人精,分寸感都很强,如果他不想和你有什么牵扯,嘴甜就是场面上的嘴甜,除非……”
    骆闻舟听明白了陶然的言外之意——要么是自己少年时期就开始犯的自恋癌已经扩散了,要么是费渡在不动声色地接近他。
    P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