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中国儿童文学

嘭嘭嘭

  • 定价: ¥32
  • ISBN:9787559619082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页数:200页
  • 作者:童喜喜|绘画:含含
  • 立即节省:
  • 2018-05-01 第1版
  • 2018-05-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童喜喜著,含含绘的《嘭嘭嘭》是第二届“三个一百”原创出版工程文艺少儿类图书终评入选书目,获得2008年新闻出版总署向全国青少年推荐的百种优秀图书奖,入选清华附小推荐阅读书单。
    送给努力沟通、理解和热爱这个世界的可爱的你!
    这是个多么奇妙的世界呵!有的人希望能长生不老,而有的人却绝望得想放弃一切。也许,所有的人都曾经感受过孤独与绝望。但这本小书,或许能让你感到来自同伴的温暖。

内容提要

    童喜喜著,含含绘的《嘭嘭嘭》讲述的是自从认识了隐形人朋友宝宝树,童喜喜就希望自己变成隐形人,逃离充满烦恼的现实世界。然而,当她终于如愿以偿时,却发现看似完美无瑕的隐形世界,隐藏着巨大的秘密……

作者简介

    童喜喜,儿童文学作家。著有儿童文学《嘭嘭嘭》《影之翼》《网侠龙天天》《百变王卡卡》等。其中“嘭嘭嘭”系列获得第二届“三个一百”原创出版工程文艺少儿类图书终评入选图书、2008年冰心儿童图书奖、2008年新闻出版总署向全国青少年推荐的百种优 秀图书奖等多种奖项。

目录

引子  潜伏在大人世界里的特务
一  小树说话
二  看不见的客人溜进我家
三  交出一样东西就能隐形
四  课堂上爆炸的大炸弹
五  隐形人的模样
六  我尝到了“嘭嘭嘭”的厉害
七  隐形世界在哪里
八  “嘭嘭嘭”的真相
九  好特务的小秘密
后记一  嘭嘭嘭!我爱!我爱!
后记二  和亲爱的特务们相遇

后记

    后记二  和亲爱的特务们相遇
    藏在大人世界里的特务——这是《嘭嘭嘭》诞生时,我写下的第一句话。
    回忆起来,这本书问世的过程,也就是和执行各种任务的特务们一路悄悄相遇的过程。
    比如,第一个遇到的特务,就是书中的宝宝树。在这本书还只是我口头讲的一个故事时,宝宝树就是第一个听众。这些年来,生活中的宝宝树一直和我在一起,我们以各种各样的身份,共同做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
    比如,这本书中的单笑,其实是为了纪念另一个特务——这本书的第一位责任编辑单瑛琪。“小布老虎”丛书只出名家名作,当年我却是从没写过任何儿童文学作品的新人。单老师从自由来稿中,选中了这部新作。是这位特务,第一次让我见识:一个人只要认真工作,就可以改变另一个人的一生。
    比如,这本书后来逐渐“成长”为一套七本,尤其是用五年写完、又用五年修订的《影之翼》的出版,是因为我遇到了另一个特务——编辑薛晓哲。他不仅出版我的书,更敦促我成长,从不见外界的自闭的我,成长为嬉笑怒骂的自如的我。尽管他不太愿意看见我一口气奔赴一百个乡村做讲座的疯狂,但是,成长的力量往往会这样摧枯拉朽,无法阻挡。
    比如,近两年我才发现了一位神秘特务丁筱青。当年《嘭嘭嘭》在江苏扬州备受好评,出版十几年后我到扬州签售,还有多年前的小学生、现在出国留学的大孩子,专程委托家人买一本我亲笔签名的《嘭嘭嘭》,其中关键一环就是:2004年在扬州举办的第一届“亲近母语”读写比赛上,刚诞生的《嘭嘭嘭》和其他世界名著一起,被这位“毛毛丁”和她的伙伴们作为必读书目推出,作为考题出现在考试里。
    还有无数隐姓埋名的特务,他们拿着《嘭嘭嘭》作为接头暗号,出现在我面前,冲我微笑,轻声说上几句话,就转身离开……
    就这样,一个又一个大人世界里的特务,我们悄悄碰面,交换情报,然后,消失在茫茫人海,只会偶尔有一点儿联系。
    我也知道,总有一天,我们都会分离的啊。可是,活着一天,我就想永远记取这些相聚。
    因为正是遇见过这些特务,当我在人海中看见那种特别冷、特别硬的脸庞时,我才会想:这面具背后,可能是一个隐藏得很深的特务吧。
    就像我一直坚信,生活中,除了看得见的世界,还存在隐形世界一样。
    你呢,信吗?
    2017年9月17日于北京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引子  潜伏在大人世界里的特务
    后来,我假装随着时间流逝,从孩子变成了大人。这个过程真辛苦呀!嗨,我可不是个喜欢叫苦的孩子,所以也就不再多说。我的努力当然没有白费—我终于获得了名叫“大人”的面具。
    可不要小瞧这“大人”面具!要知道,大人是不屑于和小孩子说话的。虽然我的个子够高,但只有戴上这个面具,大人才会承认你和他们是一伙儿的。有了面具,我这个实际上的小孩子才能装成大人的样子,才有了与大人平等交谈的权利,才能了解他们的真实想法。
    为了获得“大人”面具,我吃了很多苦。想要戴上“大人”面具,我还得吃苦。这“大人”面具硬得像块金刚石,冷得像块北极的冰。为了避免冻伤,每次戴面具之前,我都得把脸搓上至少二十七分钟,把脸搓得滚烫。为了防止面具划伤脸,我还得把脸板起来,板得和面具一样僵硬,再抓着面具使劲儿往脸上按。
    事实上,大人们认为,即使不戴面具,脸也要板得越紧越好。大人们把这种表情称为“严肃”。这些大人可不管这样有多么难受,反而认为这是“做正经事”的大人最好的表情。
    有一次,我马马虎虎地把脸只搓了二十六分钟,就把“大人”面具戴上了。就因为少搓了一分钟,我的脸不够热,迅速和面具冻到了一起。我感觉情形不妙,瞬间把面具撕下来。结果,脸皮还是被撕破了一小块。
    为了工作,我在伤口上涂点儿红药水,又坚持把面具戴上了。因为伤口很痛,面具下我的脸板得不像平时那样紧。谁知道,就因为我面具下的脸板得不够紧,那天几乎没有大人肯理睬我!只有一个大人对我开口,还是教训我。那个大人说:“你今天怎么这副模样?嬉皮笑脸的!”
    ——看见了吧?到大人的世界里做一个特务,是多么危险的任务!
    没错,我就是至今潜伏在大人世界里的特务!我的任务就是为世界上所有的孩子窃取情报,在可能的情况下,把一些有希望的大人领回我们孩子的世界。
    我的第一个任务完成得不错:因为我的情报,现在孩子的生活越来越好了。我的第二个任务就完成得不太好了:迄今为止,我只把三个大人带回了我们的世界。
    唉!要怪只能怪那些面具实在是太冷太硬,很多大人的脸因此就和面具冻在一起,连睡觉时都无法摘下来啦!要想让这样的大人把面具摘下来,需要非常大的热量——这种热量只有他们的孩子,还得是好孩子才能释放出来。对这点,我是无能为力了。
    辛辛苦苦做特务的日子里,我发现大人的世界看起来很大,其实却很小很小,而且很没趣。
    比如,大人不仅把自己称为“大”,而且觉得自己实在是很大哦,比狮子、老虎还厉害,他们说自己世界第一大,是万物的老大。没过几天,大人又不满足了。他们觉得自己大得不能再与动物放在一起比较,于是,他们把动物称为“禽兽”,他们说一个大人很坏,就说这个大人“禽兽不如”。(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