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莽荒诡境(Ⅳ)

  • 定价: ¥35
  • ISBN:9787568252942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理工大学
  • 页数:293页
  • 作者:无意归
  • 立即节省:
  • 2018-04-01 第1版
  • 2018-04-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无意归著的《莽荒诡境(Ⅳ)》是一部本土原创虚构探险小说。
    在地球45亿年历史中,外星文明曾经多次光临地球,并留下许多他们到达地球的证据。外星文明甚至数次出手干涉过人类的进化过程,也因此,在世界各地,才有大同小异的关于鬼神的传说……
    但起初,当一个由国民党特工、日本特高课、美国间谍、江洋大盗、江湖飞贼等成员组成的奇特探险队进入神农架的莽荒丛林时,他们并不知道自己会发现什么,更没想到在神农架内,不但会发现野人,还会发现与玛雅文明,埃及金字塔以及百慕大小三角有关的神秘线索。
    沿着这些线索一路走下去,进秘洞、游地府、探诡墓,九死一生,一部有关地球历史的恐怖真相逐渐被揭开……

内容提要

  

    在地球45亿年的漫长历史中,我们人类是否真的是这个星球上的第一个高级文明?
    玛雅历法揭示,地球经历过五世毁灭与重生,是否真有其事?
    柏拉图提及,文明高度发展的亚特兰蒂斯沉没于大西洋底;《拾遗记》记载,秦始皇接见过乘坐着“螺舟”潜入海底的“宛渠之民”。这是古人的臆想,还是真实的历史?
    “摸金”“倒斗”或许有点小儿科——走向莽荒诡境,跟随探险者的脚步近距离触摸那些泛着幽冷光芒的古老文明,感受心灵的颤栗……
    《莽荒诡境(Ⅳ)》是由无意归著的。

作者简介

    无意归,本名杨林清,男,1980年生于福建,毕业于南开大学。已出版《602噬人公寓》《荒宅迷兆》《杀梦》等多部小说,其中《602噬人公寓》一度登上全国畅销图书百强榜。另有短篇小说、散文、评论等数十万字,散见于《新京报》《新闻晨报》《海峡都市报》《山东文学》等传统报刊。

目录

正文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一
    行走在空荡荡的采矿场中,大家都产生了一种微妙的感觉。这是数千年前的古人留下来的宏伟遗存,在一座大山里掏出了这么大的一个矿场,就地取材、就地淬炼,再输出到神农架这片神奇土地的其他山头,或者埋入地下、或者沉入江底,总之,不为世人所知道。数千年的时光过去了,冷寒铁他们是第一批重新踏临此地的人。于是他们所面对的是——历史与科技重大断裂产生的强烈空白感。
    王微奕扶住微微发眩的头,喃喃道:“真是不可思议,难以置信。这么浩大的工程。老夫要是能够破解出此间的奥秘,死而无憾。”众人听到王微奕的话,不觉都泄了气。他们原本指望着学识最为渊博的王微奕可以洞悉这里面的奥秘,为大家找到答案,可是他也跟大家一样目瞪口呆,说明这只是个妄想。
    不过无解也有一个好处,那便是短时间内大家全都放空头脑,只想好好地睡上一觉,让先前始终绷得紧紧的神经得到彻底的放松、让筋疲力尽的身体得到完全的休息。
    巴库勒强撑着,收拾出一处较为干净的平地,将依然处于昏迷状态的冷寒铁小心翼翼地放在地上,再从罐头瓶中倒出一点内丹粉末,用水灌入他的腹中。见冷寒铁呼吸平缓下来,他才略微安心了点。
    另外一边,林从熙、陈枕流等打开从金字塔中抢出的罐头,分给每人一个。大家囫囵吞枣地吃完后,不顾地上的灰尘,一个个和衣躺下。不多时,鼾声四起。所有人全都进入酣甜的梦乡中了。
    第一个醒来的依然是花染尘。她灵敏的耳力成了她进入深度睡眠的最大障碍。在睡眠中,她混沌的灵台里依稀听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天崩地裂的声音,中间夹杂着魔鬼的号叫。一阵心悸传来,她刹那间惊醒。四周一片沉寂,除了此起彼伏的鼾声,什么动静都没有。
    花染尘下意识地扭头去看冷寒铁,只见他鼻息沉沉,面容憔悴,眉峰即便在梦中依然紧锁,无法解开,心头不觉微微抽动了一下。她轻微地叹息了一声,坐将起来。心头间慌乱不已,仿佛有一头野猪在心田里乱拱,狼藉不堪。她花了几分钟时间,让自己静下心来,凝聚起心力,侧耳倾听。她听到了石头从高处掉落的声响、听到了流水的淙淙声音,甚至听到了风的声音。这些声音都无法验证她心头的恐慌感。于是她更加努力地倾听,终于她听到了风所带来的信息:黄色。
    “黄色”两个字就像两个小精灵在她的脑海中跳跃。她竭力地平复心绪,就像端着一把笊篱在大海里筛着目标信息。终于,她感觉笊篱下沉,新的两个字浮现了出来:毒烟!
    她惊得一下子跳了起来,用力地推了推睡在一旁的林从熙。可是他睡得像头猪一般。无奈之下,她只好又伸手推了推巴库勒。
    巴库勒一下子警醒过来,定睛看清眼前的人是花染尘,骤然蹦至嗓子眼间的心重新回落了下去,“怎么了?”他问道。
    花染尘忽然感觉不知道该如何组织语言了,只好结结巴巴地说道:“毒烟……”
    巴库勒如同被丢进冰窟里一般,陡然清醒过来:“你说什么?”他下意识地朝着来时的方向望去,心头不由得一震——一阵黄烟正像不屈的冤魂一般,从石壁拐弯处涌了出来。
    巴库勒一把抓起身边的防毒面具戴上,又提起一个背囊,同时踢了一脚仍然在昏睡状态的楚天开,大叫道:“有毒烟,快起来!”说完,他如踩着风火轮一般朝着冒黄烟的地方飞奔而去。
    P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