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我走在这活泼泼的人间(精)

  • 定价: ¥56
  • ISBN:9787540486815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湖南文艺
  • 页数:314页
  • 作者:陈忠实
  • 立即节省:
  • 2018-07-01 第1版
  • 2018-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我走在这活泼泼的人间(精)》其中精选了44篇陈忠实先生的优秀散文作品,主题涵盖地方风土、亲情友情、人生感悟等方面,展现了作者丰富的精神世界和深厚的文学造诣。
    陈忠实以《白鹿原》等优秀的小说作品为广大读者熟知,他的散文也同样具有强烈的感染力,文字朴实热情,情感真挚动人,洋溢着蓬勃的生命力,别有一番韵味。

内容提要

    《我走在这活泼泼的人间(精)》是陈忠实先生的散文选集,由他的家人授权编选,共收录了44篇经典散文作品,展现了作家丰富的情感世界和深厚的文学造诣。
    文字里有不一样的人生百味,日常的琐细在作家的艺术加工下,焕发出别样的光彩。
    文字里也有一样的烟火人间,悲欢离合中最大的共同点,是一颗与你我同样炽热的赤子之心。

作者简介

    陈忠实,1942年生于西安市灞桥区,1965年初发表散文处女作,197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已出版《陈忠实小说自选集》三卷、《陈忠实文集》七卷及散文集《告别白鸽》等40余种作品。《信任》获1979年全国短篇小说奖,《渭北高原,关于一个人的记忆》获1990-1991全国报告文学奖,长篇小说《白鹿原》获第四届茅盾文学奖(1998),在日本、韩国、越南翻译出版。曾十余次获得《当代》、《人民文学》、《长城》、《求是》、《长江文艺》等各大刊物奖。现任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

目录

第一章  万物有灵,万物温柔
  又见鹭鸶
  告别白鸽
  一株柳叭
  家有斑鸠
  种菊小记
  遇合燕子,还有麻雀
  拜见朱鹮
第二章  一遇复一别,相逢即故人
  父亲的树
  秦人白烨
  别路遥
  虽九死其犹未悔
  释疑者
  何谓良师
  何谓益友
  一九八〇年夏天的一顿午餐
  陪一个人上原
第三章  路已远,酒尚温
  第一次投稿
  晶莹的泪珠
  与军徽擦肩而过
  汽笛·布鞋·红腰带
  最初的晚餐
  拥有一方绿荫
  皮鞋·鳝丝·花点衬衫
  三九的雨
  原下的日子
  家之脉
  旦旦记趣
第四章  关山千重,遮不住归途
  在河之洲
  关山小记
  俏了西安
  回家折枣
  娲氏庄杏黄
  麦饭
  漕渠三月三
  关于一条河的记忆和想象
第五章  江湖万里,走不完远方
  鲁镇记行
  追寻貂蝉
  沉重之尘
  伊犁有条渠
  天之池
  威海三章
  柴达木掠影
  那边的世界静悄悄
  北桥,北桥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又见鹭鸶
    那是春天的一个惯常的傍晚,我沿着水边的沙滩漫不经意地悠步。旱草和水草都已经蓬勃起来,河川里满眼都是盎然生机,野艾、苦蒿、薄荷和鱼腹草的气味混合着弥漫在空气里,风轻柔而又湿润。在桌椅间蜷窝了一天的四肢和绷紧的神经,渐渐舒展开来松弛开来。
    绕过一道河石垒堆的防洪坝,我突然瞅见了鹭鸶,两只,当下竟不敢再挪动一步,生怕冲撞了它们惊飞了它们,便蹑手蹑脚悄悄在沙地上坐下来,压抑着冲到唇边的惊叹,哦!鹭鸶又飞回来了!
    在顺流而下大约三十米处,河水从那儿朝南拐了个大弯,弯拐得不急不直随心所欲,便拐出一大片生动的绿洲,靠近水流的沙滩上水草尤其茂密。两只雪白的鹭鸶就在那个弯头上踯躅,在那一片生机盎然的绿草中悠然漫步;曲线优美到无与伦比的脖颈迅捷地探入水中,倏忽又在草丛里扬起头来;两只峭拔的长腿淹没在水里,举止移步悠然雅然;一会儿此前彼后,此左彼右,一会儿又此后彼前此右彼左;断定是一对没有雄尊雌卑或阴盛阳衰的纯粹靠感情维系的平等夫妻……
    于是,小河的这一方便呈现出别开生面令人陶醉的风景,清澈透碧的河水哗哗吟唱着在河滩里蜿蜒,两个穿着艳丽的女子在对岸的水边倚石搓洗衣裳,三头紫红毛色的牛和一头乳毛嫩黄的牛犊在沙滩草地上吃草,三个放牛娃三对角坐在草地上玩扑克,蓝天上只有一缕游丝似的白云凝而不动,落日正渲染出即将告别时的热烈和辉煌……这些时常见惯的景致,全都因为一双鹭鸶的出现而生动起来。
    不见鹭鸶,少说也有二十多年了。小时候在河里耍水在河边割草,鹭鸶就在头前或身后的浅水里,有时竟在草笼旁边停立;上学和放学涉过河水时,鹭鸶在头顶翩翩飞翔,我曾经妄想把一只鸽哨儿戴到它的尾毛上;大了时在稻田里插秧或是给稻畦里放水,鹭鸶又在稻田圪梁上悠然踱步,丝毫也不戒备我手中的铁锨……难以泯灭的永远鲜活的鹭鸶的倩影,现在就从心里扑飞出来,化成活泼的生灵,在眼前的河湾里。
    至今我也搞不清鹭鸶突然离去突然绝迹的因由,鸟类神秘的生活习性和生存选择难以揣摩。岂止鹭鸶这样的小河流域鸟类中的贵族,乡民们视作报喜的喜鹊也绝迹了,张着大翅膀盘旋在村庄上空窥伺母鸡的恶老鹰彻底销声匿迹了,连丑陋不堪猥琐笨拙的斑鸠也再不复现了,甚至连飞起来遮天蔽日的丧婆黑乌鸦都见不着一只,只有麻雀种族旺盛,村庄和田野处处都只能听到麻雀的叽叽喳喳。到底发生了什么灾变,使鸟类王国土崩瓦解灭族灭种留下一片大地静悄悄?
    单说鹭鸶。许是水流逐年衰枯、稻田消失、绿地锐减,这鸟儿瞧不上越来越僵硬的小河川道了?许是乡民滥施化肥农药污染了流水也污染了空气,鹭鸶感到窒息而逃逸了?许是沿河两岸频频敲打的庆贺“指示”发表的锣鼓和震天撼地的炮铳,使这喜欢悠闲的贵族阶级心惊肉跳恐惧不安,抑或是不屑于这一方地域上人类的愚蠢可笑拂尾而去?许是那些隐蔽在树后的猎手暗施的冷枪,击中了鹭鸶夫妻双方中的雌的或雄的,剩下的一个鳏夫或寡妇悲怆遁逃?
    又见鹭鸶!又见鹭鸶!
    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