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爵迹(第3卷冷血狂宴)

  • 定价: ¥42.8
  • ISBN:9787540476731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湖南文艺
  • 页数:327页
  • 作者:郭敬明
  • 立即节省:
  • 2018-07-01 第1版
  • 2018-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郭敬明著的《爵迹(第3卷冷血狂宴)》讲述了水源亚斯蓝帝国王爵和使徒们的终极一战,奏响最后的狂想曲。
    腥风开荆,血雨斩棘,所有狂热和激烈的战斗,所有埋下的伏笔隐线——多年前囚禁吉尔伽美什的真相,皇室家族血脉的秘密,白银祭司下达杀戮和囚禁指令的目的……将在此部中一一展开。
    在气势磅礴、勾魂摄魄的永生岛之战后,新的闪耀人物登陆亚斯蓝帝国,随着情节的深入,引发新一轮的矛盾和冲突,呈现出变幻莫测的剧情走向。那么接下来,就是真正的冷血狂宴的开始了。
    错综复杂的情感、鲜明生动的人物、奇特百变的魂器,以及柔韧精准的写作手法、浓稠深厚的文字底蕴,带来震撼感官的阅读体验。

内容提要

    郭敬明著的《爵迹(第3卷冷血狂宴)》讲述了和银尘再度相逢的麒零,再次坚定了追随他的决心。他们和双身王爵鬼山莲泉、郡主天束幽花一起组成了营救吉尔伽美什小分队……
    这群热血正义的少年,启动尤图尔遗迹的鲜血祭坛,进入比死亡更恐怖的白色地狱……
    这群热血正义的少年,能否救出吉尔伽美什?能否挽救正在崩落的亚斯蓝帝国?一切,尚且未知……
    与此同时,皇血的秘密、囚禁的真相、白银祭司的终极目标逐渐显现出轮廓。一场侵蚀和收割的大屠杀正在谋划,鲜血和阴谋交织的血腥风暴即将展开……

作者简介

    郭敬明,作家,编剧,导演,国际版权出品人。
    《最小说》杂志主编,《文艺风象》《文艺风赏》杂志出品人,长江文艺出版社北京图书中心副总编辑。
    “80后”作家群的代表人物,青春文学市场领头人物。
    已出版作品:《幻城》《悲伤逆流成河》《1995——2005夏至未至》《愿风裁尘》《怀石逾沙》《守岁白驹》《小时代》系列、《爵迹》系列等。
    导演作品:《小时代1》《小时代2:青木时代》《小时代3:刺金时代》《小时代4:灵魂尽头》。

目录

Chapter 01 恐怖沙漏
Chapter 02 寒鸦初现
Chapter 03 新血渗痕
Chapter 04 皇血衰败
Chapter 05 猜忌战域
Chapter 06 冷血狂宴·先手
Chapter 07 冷血狂宴·鏖战
Chapter 08 冷血狂宴·收割
Chapter 09 (最后的)连锁筹码
Chapter 10 尾声:幽灵防御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西之亚斯蓝帝国·雷恩】
    除了雷恩城里几座最高的建筑之外,此刻,整座城市都被笼罩在铅灰色的厚重云海之下。
    饱含水汽的云层翻滚撞击着,激起剧烈的电闪雷鸣,在季候风从内陆朝大海吹去的干燥冬季里,实属罕见。
    一只黑色的寒鸦从云层上飞过,它的羽毛被沉甸甸的水汽沾湿,因此飞行起来有些吃力。
    它飞过仅剩的几座依然还屹立在云层之上的尖塔后,终于疲惫地朝云层之下降落下去。
    常年闪烁着白色光芒的富饶渔港,此刻看起来如同被灰色墨水浸泡着的萧条城镇,宽阔的街道空空荡荡,离人还未归来。
    轰隆的雷声滚过头顶,不断地有居民将木头窗户用力关上。
    麒零顶着风,吃力地走在风雨欲来的空旷街道上。
    黑压压的乌云让天空显得很低,像是快要塌下来压到他的头发上。鼻子里都是带着海水腥味的寒冷潮气。
    街道上几乎没有行人,只剩下零星的一些摊贩,但他们也在着急地收拾着摊位,匆忙地将货物胡乱塞上小推车,以便在寒雨降下之前赶回家中。
    地面滚动着集市上散落的枯草和废弃的杂物。
    雷恩啊。
    多么壮丽的海港,多么富饶的都市,都抵挡不过天地无情的洗礼。
    早上,麒零在驿站苏醒过来的时候,天虽然很阴,但也还没有此刻这么狂风大作。他看了看窗外灰蒙蒙的天空,又望了望空荡荡的房间,心里感觉到非常失落。
    其实仔细算来,跟随银尘的时间也并没有很长,就算此刻孤身一人,那也只是回到和以前一样而已。从小到大的自己,早就习惯了无依无靠,不是吗?但不知道为什么,却总是感觉胸膛有个地方像是被挖走了一块,如同窗户破了个洞,一直往里面漏风,把整颗心都吹凉了,似乎在血管里吹出了冰碴儿,让心跳的时候,发出微弱的刺痛来。
    房间里的炉火燃烧了一晚上,此刻只剩下星星点点的余烬燃烧着,整个房间里热烘烘的,散发着让人疲倦的燥热感,年代久远的厚重木墙被热气烤出沉甸甸的木香来。
    麒零爬起床,推开窗户,冬日冷冽的风立刻涌进房间,吹到他赤裸的胸膛上,冰凉的感觉仿佛泉水流过,这股凉意在他的肌肤上吹起了细小的疙瘩,让他觉得惬意,同时也渐渐清醒了过来。
    少年的成长总是飞快而迅猛。麒零发现自己又长高了,胸膛和手臂的肌肉也越来越结实,不过这多半得归功于那把又大又重的巨剑,他为了尽早和魂器混熟,所以基本都不把魂器收进自己的爵印里,没事就带在身边,赶路也扛着,挥舞来挥舞去,不知不觉间肌肉就被练得越来越壮了。
    但麒零一直觉得应该让银尘和自己换一下兵器,他那么多兵器,其中好多都又小巧又精致,上面的雕花又漂亮又华贵,一看就是厉害的人用的东西,更别说还有一条女人的裙子了。麒零总觉得应该让银尘拿这把重剑,因为他看起来太瘦弱了,随时都能被风吹走的样子,再加上他皮肤苍白,头发银灰,就更显得孱弱纤细,如果不是现在他还比自己稍微高一点点个头的话,麒零都觉得自己看起来像他哥哥了。
    “银尘到底多少岁了啊?按道理应该比我老很多啊,怎么看起来感觉他的皮肤白嫩白嫩的,而我反倒这么沧桑呢?难道是我从小端盘子的问题?被油烟熏太多了……还是他没事就鼓捣那些花花草草,感觉看起来很养生的样子……”麒零一边在心里嘀咕着,一边穿好上衣和裤子,把腰带系上,然后下楼去了。
    他今天要去做一件重要的事情。
    麒零琢磨着,等到事情做完,估计已经差不多快要天黑了。(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