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死灵之书(H.P.洛夫克拉夫特小说全集)(精)

  • 定价: ¥198
  • ISBN:9787569923322
  • 开 本:16开 精装
  • 作者:(美)H.P.洛夫克拉...
  • 立即节省:
  • 2018-07-01 第1版
  • 2018-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洛夫克拉夫特小说全集震撼来袭,国内仅此一版!《死灵之书(H.P.洛夫克拉夫特小说全集)(精)》收录了洛夫克拉夫特自7岁起开始写作至46岁去世期间,创作的近八十部长、中、短篇小说,一本书领略克总作品全貌!弥补市面现有所有中文版本缺憾,骨灰级读者和入坑读者统统必备!
    且本书独家收录履获国际大奖的恐怖奇幻插画艺术大师赖斯·爱德华兹多达50幅的高清插画,中文世界独家引进!最早发表洛夫克拉夫特小说的杂志《诡丽幻谭》(Wired Tales)和《惊骇科幻小说》(Astounding Stories)中的经典插画也尽在书中!另外,还特别收入美国布朗大学馆藏珍品:洛夫克拉夫特本人的40幅手稿,近距离领略大师创作真迹!总插图超过100幅!
    与“哈利·波特”“魔戒”“冰与火之歌”同样精彩、但又完全不同的奇想世界!洛夫克拉夫特开创的“克苏鲁神话”是一个世界观独特、怪奇诡谲、神秘宏大的架空神话体系,然而本书不仅仅是克苏鲁!无论你是克苏鲁神话迷、科幻迷、恐怖迷、哥特迷、外国小说迷、亚文化迷都无所谓,因为这本书涵盖一切,全都能满足你!

内容提要

  

    当你打开这本《死灵之书(H.P.洛夫克拉夫特小说全集)(精)》的时候,一个异世界扑面而来,旧日支配者、邪神、自焚、活死人、复活者、杂交人鱼、外星生物、灵魂互换、食尸鬼……近80篇作品包含了洛夫克拉夫特所有的奇思妙想!其中最令人叹服的是洛夫克拉夫特开创的“克苏鲁神话”体系,几十篇小说一脉相承,营造出了一个宏大、神秘、诡谲的架空世界。
    在那个世界里,精神脆弱的人都在做怪梦,梦里高达数英里的巨物拖着沉重的步伐在四处游荡;美国考古学会议上出现的一尊奇怪雕像,引起了一位考古学家经历恶魔崇拜的恐怖回忆;勒格拉斯探长在沼泽森林中抓获了一群进行渎神祭祀的巫毒教教徒……这些毫无关联的事件,被一只巨兽般的手牵引着,难以言明的恐怖与怪异伸向黑夜的海边,海底那古老神秘的强大力量蠢蠢欲动,妄想再度觉醒,支配一切。“在拉莱耶的宅邸中,死去的克苏鲁等待入梦”,远古的旧日支配者克苏鲁发出沉睡的怒吼,那模糊不清的碎片进入了每个人的梦境,呼唤着它的追随者……

作者简介

    H.P.洛夫克拉夫特,1890年出生于普罗维登斯安格尔街194号。
    一生创作60部中短篇小说,终因内容过于超前,未能为他的人生带来名利回报。
    46岁时被诊断出肠癌。次年,他在疼痛与孤独的阴影中死去。
    今天,洛夫克拉夫特和他笔下的克苏鲁神话,被认为是20世纪影响力最大的古典恐怖小说体系,业已成为无数恐怖电影、游戏、文学作品的根源。

目录


译序
洞中兽
炼金术士
坟墓  
大衮
回忆塞缪尔?约翰逊博士
北极星
翻越睡梦之墙  
记忆
老臭虫  
胡安?罗梅罗之死  
白船  
斯特里特
降临于萨尔纳斯的厄运
伦道夫·卡特的供述
可怕的老人  
树  
乌撒的猫
神殿  
关于已故的亚瑟?杰明及其家族的事实
塞勒菲斯
自外而来  
奈亚拉托提普  
屋中画  
来自遗忘
甜美的艾门嘉德  
无名之城  
伊拉侬的探索
月之沼  
异乡人  
外神
埃里奇·赞之曲  
赫伯特·韦斯特——尸体复生者  
修普诺斯  
月光下
阿撒托斯  
猎犬  
潜伏的恐惧
墙中鼠
不可名状  
盛宴
金字塔下(或与法老同囚)  
畏避之屋
雷德胡克的恐怖  
他  
地窖中  
寒气  
克苏鲁的呼唤  
皮克曼的模特
银钥匙
雾中怪屋  
梦寻秘境卡达斯
查尔斯·迪克斯特·瓦德事件  
异星之彩
后裔  
《死灵之书》的历史  
远古的民族  
伊比德
敦威治恐怖事件  
暗夜低语者
疯狂山脉
印斯茅斯的阴霾  
魔宅梦魇
穿越银匙之门  
门外之物
邪恶的教士
书  
跨越时间的印记  
夜魔  
附录:少年时期的作品(1897-1902)
小玻璃瓶  
隐秘的洞穴(或约翰·李的冒险)
墓园之谜  
神秘船(短版)  
神秘船(长版)
《印斯茅斯的阴霾》的弃稿  
文学中的超自然恐怖

前言

  

    最近十多年以来,与“克苏鲁神话”相关的作品及概念在中国迅速传播。直到2005年前后,市面上还只能找到寥寥一两本粗制滥造、印刷恶劣的洛夫克拉夫特小说节译本,除了奇幻小圈子里的一部分人之外,也没有人听说过“克苏鲁”是什么;如今,随着各种译著的推出,以及克苏鲁神话题材的电脑游戏、桌面游戏的助推,对国内的读者来说,洛夫克拉夫特的小说已经不再陌生,“克苏鲁”三个字虽不能说随处可见,但也逐渐变得广为人知。
    本书自然也会成为“克苏鲁神话”大厦上的一块重要砖瓦。洛夫克拉夫特小说的翻译难度较高,因为译者不仅要了解“克苏鲁神话”的设定,还要了解洛夫克拉夫特本人的风格、心态,甚至个人经历;可以说,译本的出版时间越早,译者对这两个方面的了解程度越低。只要对其中任何一个方面不甚明晰,最终的译作都难说把握了原作的调子,遑论神髓。
    幸运的是,在本书的译者中,竹子和setarium均在这两个方面有着非常深厚的积累,这不仅来自笔者对他们的了解,更来自笔者与他们合作中的深刻体会。他们对作品内外的各种典故十分熟稔,其译文也确实能够反映洛夫克拉夫特笔下的那个黑暗而虚无的宇宙。
    笔者希望借这篇序强调一个概念:洛夫克拉夫特是一位坚定的、有科学精神的唯物主义者,对科学和幻想的热爱在他身上并行不悖、完美融合,在童年和少年时代,他尤为热爱天文学,这让他比同时代人更早地意识到,宇宙的实质冷峻无情,其宽广和奥秘也许穷尽人类的智慧也无法理解。正如他的那句名言所说:“我所有的作品全部构建于一个最基本的前提之上——人类共有的律法、利益以及情感,在广阔的宇宙面前,既毫无效力,也毫无意义。”
    不要误以为洛夫克拉夫特拥有一个病态的精神世界,甚至像某些介绍文章中所讲的那样,有意无意地把他想象为巫师一样的人物。那些作品完全是这个世界的产物,正如他本人所说:“从八岁以后,我就完全不信宗教或任何超自然事物了。”终其一生,洛夫克拉夫特一直嘲笑神秘学,并坚定地反对伪科学。就算作品中必须出现涉及魔法和巫术的部分,他也毫不关心,甚至可以说是漫不经心,他的那些关于“魔法理论”的段落几乎全都摘自其他恐怖说,甚至包括《不列颠百科全书》中的相关条目。
    洛夫克拉夫特的宇宙是一个机械唯物主义的冰冷宇宙,它辽阔而深邃,人类的感官根本无法认知,理性根本无法理解;洛夫克拉夫特所做的,仅仅是向主人公——向读者——揭示出这一点。在他笔下,那些神话中的专有名词、怪物,甚至旧日支配者,并不是吓唬人的道具,而是类似某种论据——它们的出现只有一个目的,便是让主人公彻底明白,在这黑暗而虚无的宇宙中,人类文明只是一种转瞬即逝的假象,日常生活只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幻觉。
    但是,与此同时,也应当记住,洛夫克拉夫特还是一位彻底的唯美主义者。虽然他的绝大多数作品都属于通俗小说,但他一直希望基于纯粹的美学标准创作作品。这种唯美主义倾向潜藏在他的笔触之后,为他的那些恐怖而无可名状的造物赋予了勾魂摄魄的魅力。在从古至今浩如烟海的恐怖小说中,洛夫克拉夫特的作品显得独树一帜,令众多读者倾倒,这应当是重要的原因之一。
    本书的选篇一应俱全,既包括《敦威治恐怖事件》《印斯茅斯的阴霾》等重要的名作,也包括《老臭虫》《甜美的艾门嘉德》等几乎不为人知的短篇,甚至还收录了作者幼年时期的习作,可说是全面覆盖了洛夫克拉夫特小说创作的每一个阶段与主题。
    尤为值得一提的是,本书收入了《文学中的超自然恐怖》,这篇论文不仅对于理解洛夫克拉夫特的创作理念和思想积累至关重要,同时更在关于恐怖小说的文学理论中拥有不可忽视的地位。只要纵观这一系列作品,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这个人物的精神世界无疑就会栩栩如生地出现在读者眼前。
    玖羽
    2018年5月22日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这是一片高耸着、长满杂草的坟堆,四周围绕着原始森林里生长的多瘤树。就在这片荒凉的地方,矗立着我的祖先们曾经居住过的城堡。几个世纪以来,那些高高的城垛俯视着荒凉破败的乡村,也守护着贵族们的家族,那些房子甚至比爬满苔藓的古堡围墙还要古老。经历了历代战争洗礼的陈旧炮台,亦抵挡不住岁月的冲刷,变得斑驳陆离。这些炮台是封建社会时期建造的,在那时是整个法国最令人畏惧和坚不可摧的堡垒。贵族和伯爵们,甚至是历代的君王,都在这里打过很多场战役,最终所有对这里的非分之想全都化作了泡影,从没有任何一个侵略者踏入过城堡那宽敞明亮的大厅,护墙见证着这一切。
    这么多年过去了,曾经的光辉岁月已经一去不复返,取而代之的是极度的贫穷,渺茫的希望,以及与曾经的傲人名声不相符的物质生活。这些后世的子孙再也无法享有曾经的显赫地位和财产。祖先留给我们的只剩下那不时有石块玻璃滚落的墙壁,因疏于管理而杂草丛生的花园,早已干涸了的尘土飞扬的护城河,以及乱石堆积的庭院。几个炮塔已是摇摇欲坠,里面的地板都已经下沉塌陷了,护壁板被虫蛀得破烂不堪,地毯和挂毯也褪去了昔日的色彩,这所有的一切都向我们讲述着一个辉煌不再的落魄故事。随着时光的流逝,高大的炮塔开始相继坍塌,先是第一个,随后是其他四个。最后,只剩下一个炮塔还勉强矗立着,给这些没落的贵族提供一个遮风避雨的住所。
    就在这个仅存的塔楼里,在它巨大又阴暗的内庭里,我,安东尼,最后一个被诅咒的伯爵,在九十年前第一次睁开双眼来到这个世界。在我麻烦不断的一生中,整个幼年时光都是在这里度过的,面对着斑驳的墙壁,看着外面黑压压的森林,山坡下面隐藏着的山沟和山洞,它们吸引着我,让我既神往又充满了恐惧。我从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我的父亲在我出生前一个月的时候就死了,是被一块从废弃的城堡护墙上掉下来的石头砸死的,那年他才三十二岁;而我的母亲在生我的时候难产而死。我是在仅存的唯一一个仆人的照看和教育下长大的,过得很孤独。在我的印象里,这个仆人的名字叫皮埃尔,虽然上了年纪,但依然特别值得信任,并且十分博学。我是家中唯一的孩子,从小就孤身一人,年迈的仆人一直用一种奇怪的方式照顾着我,他不允许我跟外面的其他孩子接触,因为那些孩子是零星居住在周围平原地区的农村人。那时候,皮埃尔解释说,把我跟农村社会隔离开来.是因为我与生俱来的尊贵身份是高于那些庸俗的凡人的。现在我才知道,皮埃尔这么做是为了保护我免于知道家族被诅咒的可怕真相。那些佃农们会在夜里聚集在家中微弱的炉火旁,低声地谈论这件事。
    孤独如我,儿时的大部分时光都是在古堡的陈旧图书馆里度过的,我一边阅读古卷一边沉思着,时而漫无目的地在山脚下的树林里像个幽灵一般游荡。阳光无法穿透层层的树枝和树叶,所以森林里不分昼夜,被永恒的昏暗笼罩。或许是受到这里环境和氛围的影响,我从小就表现出忧郁的性格特征,我的注意力总会被对黑暗的研究和追寻自然界的神秘力量吸引。
    我的家族规定,我只能在极有限的知识领域中学习,这一点点有限的知识令我感到失望。从一开始,老仆人皮埃尔就不情愿告诉我关于父辈和祖先们的事情,我发现每次我一提起那栋大宅,他就很害怕。随着我慢慢长大成人,我逐渐从皮埃尔杂乱无章的只言片语中拼凑出一些信息,毕竟偶尔他也有说漏嘴的时候,我都留心记下了。他年事已高,意识也没有那么清醒了。从这些拼凑出的信息中我意识到,之前觉得奇怪的事情,其实很可怕。这件事情我之前曾略微提及,那就是我们家族所有的伯爵都在很年轻的时候去世了。有时候我也会猜想,或许这是因为我们家族里天生都有寿命短的基因。思考了很久之后,我开始把这些过早死亡的故事跟老皮埃尔口中的胡言乱语联系起来,他常常说起一个对我们家族长达几个世纪的诅咒,那就是所有伯爵爵位的继承者都将活不过三十二岁。在我二十一岁生日那天,老皮埃尔给了我一份关于我家族的文件,他告诉我,这份文件父传子、子传后,被伯爵世袭者们世世代代地传递下去。里面的内容是关于最不可思议的自然力量,而直到我看过时才发现,原来我一直以来的所有恐惧都在这里得到了证实。直到那时,我对于超能力的疑虑才终于坐实,我必须严肃地对待这件事情。接下来,文件里面令人难以置信的叙述在我的眼前一一展开。
    这份文件把我带回到十三世纪,在那时,我现在居住的城堡还是铜墙铁壁,坚不可摧,令人望而却步。里面讲到一个曾经觊觎这座城堡已久的老人,虽然一生一事无成,但是身份比农民的地位要高一点。他的名字叫米歇尔·莫韦,他为了自己邪恶的名声,甘愿做魔鬼。他研究的东西超出了人类的范围,一直想要炼制出哲人之石和长生不老药,并且对黑魔法和炼金术这些巫术深信不疑。米歇尔·莫韦有一个儿子——查尔斯,虽然年少,但也像他父亲那样精通黑暗魔法,后来他就被称为大巫师。这对父子故意避开淳朴的农民们,暗中做着最恐怖的勾当。据大家的传言,老米歇尔为了祭祀魔鬼,甚至不惜将自己的妻子活活烧死。而且,许多农民家的小孩子莫名其妙地相继失踪,最后尸体都躺在米歇尔的家门口!然而,尽管这对父子的本性是如此黑暗,但他们还是存在着一丝良知的:老米歇尔极度疼爱自己的孩子,同时查尔斯也非常孝顺他的父亲。
    有一天夜里,山上的整个城堡都陷入了极度的混乱之中,因为年幼的戈弗雷,亨利伯爵的儿子失踪了!暴怒的亨利伯爵率领一批巫师到处搜索孩子的行踪,最后他们径直闯入了老米歇尔的家。大家看到年迈的米歇尔·莫韦正守在一口热气腾腾的大锅前,忙着煮东西。‘亨利伯爵完全被愤怒与绝望冲昏了头脑,他不由老米歇尔分辩,就认定是他蓄意谋杀了自己的孩子。亨利伯爵狠狠地掐住老米歇尔的脖子,越掐越用力,直到他握着亨利伯爵的手慢慢松了下去,断气了。然而就在这时,另一个搜救孩子的小分队却欢呼雀跃着跑来报喜讯。原来,他们在远处一栋城堡中一问闲置无用的屋子里找到了戈弗雷。然而他们还是来得太迟了,老米歇尔已经死了,白送了性命。就在亨利伯爵和随从们从老皮埃尔的家中走出来时,查尔斯从森林里走了出来。队伍里的一些下人兴奋地谈论着刚才发生的事情,以及老米歇尔是怎么白白死掉的。查尔斯在听到父亲的死讯之后,一开始并没有作出任何反应。过了一会儿,他缓缓走到亨利伯爵跟前,用极其可怕的口音说出了那句后来一直回荡在古堡里的咒语:    
    “我诅咒这伯爵和他的后代们,
    永世不得活过三十二岁!”
    他一边说着咒语,一边开始迅速地往身后黑暗的丛林方向撤退。就在这时,他从自己的长袍里掏出一瓶无色的液体,向着杀害父亲的凶手——亨利伯爵脸上泼去,然后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亨利伯爵应声倒下,他被毒死了!第二天,人们埋葬了亨利伯爵,细心的人发现,他被埋葬的时间,几乎就是他出生之后的三十二年整!诡异的是,亨利伯爵被杀害的现场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证据,而附近山上的农民其实只清洗了附近的森林和草地。
    过去了一年又一年,已故伯爵的家人们几乎都快要忘记当初的那句诅咒了。然而这时,当初年幼的戈弗雷——整个悲剧的无辜起源——如今已经长大成人并且世袭了伯爵之位。他三十二岁那年在一次打猎中被无名乱箭射死,连一句遗嘱都没来得及留下便咽气了。然后,戈弗雷的爵位继承人——他的儿子罗伯特伯爵在野外的荒地上毫无征兆地死去,农民们都窃窃私语道,他死时恰恰也是刚过了三十二岁生日。随后,罗伯特伯爵的儿子路易斯伯爵也在自己三十二岁时溺死。接下来的世代继续应验着这种宿命般的可怕诅咒,亨瑞斯伯爵、罗伯茨伯爵、安托万伯爵以及阿曼德伯爵,他们都是在相仿的年纪被夺走了鲜活又善良的生命,他们从未久活于亨利伯爵。
    当我读到这些悲惨的故事时,正是我二十一岁那年。如果诅咒应验,那么我将只剩下十一年可活了。在那之前,我觉得自己的生活了无生气,整日无所事事,度日如年。然而那一刻之后,我觉得自己余生之中的每一天都愈发珍贵!我开始争分夺秒地研究黑暗魔法世界里蕴藏着的神秘力量。因为我自幼便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所以对现代科技一无所知。我需要深入中世纪时期,将老米歇尔和查尔斯研究的魔法世界层层揭开,去研究鬼神学与炼金术的奥秘。我费尽心力地研究,却发现无论如何都难以解释我的家族所遭受的奇怪诅咒。有时候我试着用正常的原因去解释,比如,我的祖先们相继去世是因为老米歇尔和查尔斯的继承者们为了复仇而将他们杀死……
    P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