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婆娑行(上下)

  • 定价: ¥69.8
  • ISBN:9787549258444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长江
  • 页数:531页
  • 作者:画骨师
  • 立即节省:
  • 2018-07-01 第1版
  • 2018-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画骨师所著《婆娑行(上下)》是一部长篇小说。
    女主角,狐帝养女幼棠初长成,不肯接受天族婚约,弃婚出逃。幼棠逃跑途中,遇上寻找她一千六百多年的龙神临渊。就在四海权力纷争、两人感情渐笃时,模糊却又莫名熟悉的碎片记忆一直困扰着幼棠。此时,魔君衔怨而归,助她揭开尘封的记忆,新仇旧恨扑面而来。最终,两人历尽劫波,揪出幕后黑手,还天地清明,终成眷属,一同归隐天外。

内容提要

  

    “等我修成了通天彻地的应龙,就让你坐在我的龙角上御风驰骋,从此三界奈何,天地无疆。”
    本书是画骨师所著的长篇小说《婆娑行(上下)》。
    鸿蒙初开,天地以东皇为尊,又以龙、凤、狐三族为大。
    涂山狐帝芜君有幺女云门,天生九尾,惊才绝艳。本是承芜君衣钵的继任狐族女帝,偏一意孤行撕毁与天族的婚约,只为昆仑墟惊鸿一瞥,心系一龙,波澜顿生。熟料花烛成双夜,便是缘尽离分时。一场浩劫天倾地毁,终落得断尽九尾焚身成灰。明明许下白首之盟,偏一刹鹣鲽反目、鸳侣成仇。
    龙狐两族为之交恶,从此水火不容。
    海上碧落,山下桑田。他独守红尘斑白,有心再惹尘埃,却叹伊人不再……
    一千六百年后,狐帝养女幼棠初长成,被族人讥笑为青丘捡来的野狐狸,虽资历浅薄、单尾一条,却独有一身仙脉妖骨。机缘巧合,她再次弃婚出逃。黄泉海之涯,惊涛浪涌再起风波。魔君衔怨而归,揭开尘封的记忆,新仇旧恨扑朔而来。锁心无计,怨念难平,一切爱恨纠葛又将重演,真正的幕后黑手却是……

作者简介

    画骨师
    古风言情作家,曾出版古风权谋小说《天狼书》,市场反响热烈,广受读者追捧。
    画骨师早期作品文风华丽婉约,逾十年来,写作风格不断趋于成熟,国学、历史功底均深厚扎实,字里行间行文考究,以大气磅礴、凝练独特的文笔著称。
    本书《婆娑行》是作者的全新转型之作,一改前期作品沉稳犀利的基调,以诙谐轻松之笔调,于嬉笑怒骂中写意一曲。本书自网络连载以来点击超过千万,反响强烈,广受读者好评。荣获首届“掌阅文学创作大赛”长篇二等奖。

目录

上册
楔子
第一章  飞上凤凰变枝头
第二章  明珠委地付东流
第三章  悠悠陌上初薰处
第四章  “狐”如一夜春风来
第五章  潜龙临渊
第六章  穷奇英招
第七章  与君明珠
第八章  君无戏言
第九章  太虚黄泉
第十章  投桃报李
第十一章  前尘遗往
第十二章  月迷津渡
第十三章  平地劫波
第十四章  天地一炉
第十五章  旧影蹁跹
第十六章  莲步孤行
第十七章  龙狐迤逦
第十八章  夜来幽梦
第十九章  兵临城下
第二十章  针锋初对
第二十一章  蜃中镜影
第二十二章  冤家路窄
第二十三章  暗箭难防
第二十四章  金樽漫醉芙蓉帐
第二十五章  紫螺明珰照新妆
第二十六章  春思鸣廊到晓悬
第二十七章  等闲平地起争风
第二十八章  四海劫波杯中藏
第二十九章  素手翻云英气长
第三十章  双姝反目
第三十一章  津门破壁
第三十二章  嫁祸
第三十三章  双城迷踪
第三十四章  空城遗梦
第三十五章  一劫一缘
第三十六章  鸳俦之盟
第三十七章  替罪
第三十八章  扫宫
第三十九章  移星陆
下册
第四十章  论战
第四十一章  拟诏
第四十二章  鱼腹密书
第四十三章  潜别离
第四十四章  霜满天
第四十五章  琴心妖魄
第四十六章  独闯阗星
第四十七章  两难抉择
第四十八章  围城
第四十九章  诡计
第五十章  玄机
第五十一章  紫衣重楼
第五十二章  龙祖伏泽
第五十三章  孔雀大明
第五十四章  权斗
第五十五章  同心劫
第五十六章  迦楼罗
第五十七章  两脚踏翻尘世路
第五十八章  承君一诺不相负
第五十九章  三尺秋水尘不染
第六十章  落翅影
第六十一章  河妖
第六十二章  连环局
第六十三章  鬼胎
第六十四章  生死棋
第六十五章  参商
第六十六章  太微垠
第六十七章  有情皆孽
第六十八章  黄泉弥渡
第六十九章  余情画尽
第七十章  累世孑途风雪负
第七十一章  何惧红尘罢离辜
第七十二章  余恨难偿
第七十三章  空琴醉生
第七十四章  离弦再续
第七十五章  曾盼岁月须臾驻
第七十六章  千秋岁
番外  画棠春晓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这么胡思乱想着,惴惴不安的小心肝逐渐平定不少,脚步也变得轻松起来。我是一头多么治愈的狐啊,简直是身残志坚乐观向上的活体教材。
    俗话说久病成医,这么会自我安慰,大抵是因为从小饱受各种打击。
    每次同父兄一道出现在族众面前,长老们都会摇头晃脑地在背后掩着袖子窃窃议论:长得倒还真是……唉……可惜了。拿出得道高狐那种特有的冷淡倨傲,像在交流什么彼此心知肚明的丑闻,偏又自矜身份,半个字也不肯再多吐露,翻来覆去就这么几旬,指指点点一番,再抚须露出心照不宣的微笑。
    我没有真正明白过那微笑的意义,但在心里没来由地厌恶。从那些绵绵不绝的隐晦私语里,七拼八凑出一个不得不面对的事实:我长得很可惜。
    瘦骨伶仃一只狐,毛不光来也不滑,颜色也是毫不起眼的纯白,好在没什么杂毛。但那些都不重要,最最要命的是——我只有一条尾巴!身为涂山狐族,这简直是个致命缺陷,好比先天残疾。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实乃不解之谜。
    小时候着实为此难过了很久,哭哭啼啼缠着父君追问,我究竟是不是青丘捡来的野狐狸?为什么连尾巴都只有一条?族中这一辈资质最差的狐狸涂大垂,痴长到六百岁时都立不起耳朵,也能拖着九条打卷的细尾巴在我面前招摇来去,出言讥笑。他拔高尖细的嗓子指着我大叫:你有什么资格做我们涂山的少主,还好意思叫涂灵?你知不知道这个名字……
    我尚来不及打听这名字究竟饱含多少深意,大垂就被哥哥一记分花拂叶的扫堂腿踹上云头。浑圆身躯从我头顶划过一道令人赞叹的饱满弧线,翻滚如雪球,骨碌碌直往东陵丘旁的碧水寒潭砸去。那次以后,大垂见了我总是臊眉耷眼溜边儿走。其实他心眼儿并不坏,大概身为弱者,心气先自矮了半截,自卑又没安全感,需得找个更弱的来平衡一下受伤的心。然而机缘不够凑巧,万物造化除了拼强弱,还得讲究些许运气。我虽不才,奈何靠山巍峨。大垂这下子被搞得身心俱伤,恢复起来恐怕遥遥无期。
    但愿我走以后,折耳狐涂大垂能忘掉这段短暂屈辱的插曲,多把心思放在怎么把耳朵修炼得直立起来上。我这个垫底儿的不见了,涂山最没出息、功课一塌糊涂的就得数他,前景不堪设想。
    至于我曾耿耿于怀的那个问题,则始终没有得到答案。父君半眯着眼,温和笃定地告诉我:“你确实是我们涂山的狐,与青丘那一支并无半点干系。闲言碎语俱属无稽之谈,不必放在心上。不过尾巴这种事,就像修为一样,不可强求。”
    世上无解的谜题太多,说来无非因果。但这么不堪的果,反倒令我不敢过分探究前因,生怕受不住刺激。文殊菩萨也说,求知是万千烦恼之源。既成事实,只得接受。
    狐尾的渊源说来话长,其实也简单。涂山狐是娲皇之后,开辟鸿蒙以来与天地同寿的上古灵物,天生九尾。而青丘狐是山林走兽修炼化生,尾巴要一条一条修,除非有莫大的造化机缘,能得九尾之尊的灵狐屈指可数。因此虽同为狐兽,秉性却南辕北辙。
    涂山氏生来便是高等狐族,骨子里矜傲非凡,自谓具绝代之容姿,盖世之灵慧。亿万年间皆避世于清净福地幽林深谷,向来不屑与异族为伍。青丘狐则生来烟火尘心炽盛,品性奔放不羁,动不动就私奔到凡间发展出一段天雷勾动地火般的孽恋,且有愈挫愈勇的趋势,前仆后继无穷尽。那些流传于世的狐妖志怪话本,皆是多情的青丘狐女们惹出的风流桃花债。年深日久,从此坐实了狐族妖行媚色、举止浮浪的名声。天性贞纯的涂山氏被殃及池鱼,众口铄金再也洗之不去。为着这缘故,我们涂山的狐和青丘的狐一向不大对付。
    身后那条可怜巴巴的单尾,自然成了族人攻击的最佳借口,流言蜚语从未止息。不记得哪位颇具争议的先辈说了,万箭穿心么,习惯就好。
    习惯是习惯了,后遗症不容小觑。再顽强的心脏被戳那么多个窟窿,心眼得缺成什么样可想而知。
    P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