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小说周边(精)

  • 定价: ¥56
  • ISBN:9787544770675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译林
  • 页数:300页
  • 作者:(日本)藤泽周平|...
  • 立即节省:
  • 2018-08-01 第1版
  • 2018-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藤泽周平书写真正的日本,更吟咏“平凡人的傲骨”——绝技傍身却无意弄潮,只为保有抗拒潮流的力量。
    《小说周边(精)》是藤泽最好的散文集。书中分三个部分,八十多篇各色珠玉小文,藤泽回忆了自己的童年和创作经历,披露了经典武士小说故事发生的舞台“海坂藩”的原型,作者的故乡。可以说是揭示了藤泽小说创作灵感的源泉,藤泽周平粉丝必读书。

内容提要

  

    容貌仿佛可敬可爱的中学语文老师,又仿佛他作品中一身傲骨的剑客,作为“日本寥寥无几值得迻译其全集的作家之一”,藤泽周平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在那些耐人寻味的作品背后,他过着怎样的生活?他如何观察生活,如何获得创作素材和灵感?一篇篇平淡随笔,作家将私人的生活风景娓娓道来,为人为文的品格,跃然纸上;也透露出小说的创作动机、舞台原型的秘密。
    藤泽作品爱好者的必读之书,资深出版人竺祖慈暌违多年,《小说周边(精)》是他的新译著。

媒体推荐

    藤泽周平出道比较晚,获得新人奖已经是四十三岁,此后二十余年,创作量惊人……却没有一篇粗制滥造,我觉得他是日本寥寥无几值得迻译其全集的作家之一。
    ——李长声

作者简介

    藤泽周平(1927—1997),日本时代小说巨匠,曾获菊池宽奖、吉川英治文学奖、紫绶勋章等荣誉,大量作品改编为影视剧。藤泽周平一生低调严谨,“平静有力,平凡至真”概括了他的为人和作品。
    藤泽周平生于日本东北地区山形县鹤冈市的一户农家,他半生坎坷,斗病、丧妻,四十六岁才以《暗杀的年轮》获直木奖,开始专事写作。所幸他勤于笔耕,二十来载创作生涯给读者留下众多名作,如短篇小说集《黄昏清兵卫》《隐剑孤影抄》《隐剑秋风抄》《桥物语》,短篇连作《浪客日月抄》四部曲,长篇小说《蝉时雨》《三屋清左卫门残日录》《密谋》《市尘》等。

目录

吊钟花
歌赛风景

暑夜
冬眠
无所事事的新年
围棋的个性
活生生的语言
小川镇
剩余价值
牙疼和运动
野口昂明的棋
站前旅馆
森林浴
第三家医院
照片上的笑
屋顶的雪
邮局拐角
山谷之路
岁末杂记
江户崎之行
关于爱伦·坡
冬天的散步道
《长冢节·生活与作品》
《北区旅馆》
耿津的《秋日》
格雷厄姆·格林
读书日记
推理小说读书日记
我的青春影院
影视与原作
戏剧与我
混沌的世界
德川家康的德
大石内藏助随想
寺坂传说的周边
《溟海》的背景
一张照片有感
转型的作品
《密谋》结语
《海啸》搁笔之际
难写的事实
错误
小说《一茶》的背景
一茶和他的妻子们
关于《海坂》、长冢节种种
留存心中的秀句
稀有的俳句世界
青春与成熟——鉴赏·森澄雄的风景
小说《白瓶》的周围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围棋的个性
    这两三年我很少下围棋,顶多就是看看报纸或周刊上的棋谱。其实去地铁站前便有围棋会所,家里的来客中也有会下棋的,我却难以打起精神抓住别人切磋一盘。真是孤寂。
    造成这种孤寂状况多半是因为工作,写作任务比以前多了起来,我总是被一种莫名其妙的忙碌感纠缠,这莫名其妙的忙碌感是个怪怪的家伙,偶尔有个下棋的机会,它就会在旁边冒出“现在下棋好吗”或“这好像不是下棋的场合”之类的话,让我无法定心下棋。
    其实我写东西并没忙到下棋的工夫都没有,即便说忙,自己的工作量也还是有数的,无所事事地发呆比写作的时问反倒多出许多。
    尤其因为我是低血压,上午完全无法工作,看报、读信、体操日课、晴天去附近的吃茶店,这样就结束了一个上午。半天完全是游手好闲,可那个叫作“莫名其妙的忙碌感”的家伙这时却啥都不说了,看来它知道上午督策我是没用的。
    因为知道上午下棋不会有什么东西从旁干涉,所以如果上午有棋友过来,我也乐得相陪,可是没人一早就来下棋。
    “忙碌感”那东西一到午后就突然而至,催促我开始工作。“因为低血压而荒废了一个上午,不能一直这样姑息自己,别想着去围棋会所什么的,一去半天就没了!”——那东西冲着我嚷嚷。话虽难听,却是正论。我即使不情愿,也不得不在书桌前坐下。
    于是,说起下棋,我能想起的就是四五年前的事了。当时参加了《周刊邮报》主办的围棋名人战,与我对局的有江崎诚致、富岛健夫、近藤启太郎、星新一等。他们四位段位都高于我,因此对局时都与我有二子到四子的差距。
    比赛中,与江崎和富岛先生的对局是锦标赛,我全无招架之力,两战皆负;与近藤和星先生的对局是公开赛,我一胜一负。
    与江崎之间是相差四子甚至五子的对局,结果是显而易见的,不过中盘的形势也曾让我有过希望,我怦然心动,但我对打入我方大空的白子应对有误,这种希望顷刻化为乌有。
    那盘棋中,我飞的子有毛病,下子时己感该薄处非补一手不可,但江崎直到最后都没下那个子。他是强者。江崎的棋讲究平衡,特别在关键之处,无论是攻是守,都让我见识其独特功力的发挥。
    富岛的棋也厉害。他的强处在于使人觉得隐藏着一种深不见底的弹力,我对此深感兴趣。这盘对局的开盘和中盘我都处于下风,到了终盘,曾出现过我几乎能够翻盘的惊险局面,但最后我还是完败。我觉得富岛今后还大有潜力——并非因为我输了才说这话。
    对于近藤我毫无还手之力。他的棋风强势,我稍微留点不干净的手筋,他便强行攻入,吃掉我的子,就像疾驱于草原的大盗。我畏惧这类强势的对手,眼看着自己这劫后荒芜的阵地,唯有茫然以对。要想战胜近藤,必须再经一番修罗场的锻炼才行。
    与近藤相比,星新一的棋则给人来路清楚的正统派的印象。这盘对局,我的子追击他打入的子,棋子一直往上延伸,形成两根竹子似的怪异棋形。最后我一目胜。
    这都是很久以前下过的棋局,之所以仍留在记忆中,大概是因为对局的各位棋风各有个性而让我觉得有意思。围棋的理论,从根本上说归于一宗,但在盘面上的体现却因人而异,这也正是围棋的魅力所在。将来也许计算机也会下棋,但即便计算机下出最好的棋,大概也是下不出玄妙的个性。
    (《围棋俱乐部》1982年4月号)
    P2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