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软刺

  • 定价: ¥39.8
  • ISBN:9787541151217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四川文艺
  • 页数:280页
  • 作者:(美)艾米丽·福里...
  • 立即节省:
  • 2018-09-01 第1版
  • 2018-09-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艾米丽·福里德伦德著的《软刺》是和《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伯德小姐》一样,触动千万读者的成长物语!
    小说不仅对于女性成长过程中情感与认知有着独到的见解和动人的讲述,同时还触及社会正义、青少年成长、家庭关系等多个热点问题。
    福里德伦德是一个兼具古典美和现代性的作家,情感细腻,思想深刻,BBC赞其为“难得一见的天才作家”。译者刘韶馨有丰富翻译经验,语言流畅,意境精准,为本书增色不少。

内容提要

  

    艾米丽·福里德伦德著的《软刺》讲述了十四岁的少女琳达和父母生活在明尼苏达州北部森林的湖边小屋里。为了逃离孤独的生活,她为自己起了个新名字“玛德琳”。但从前与世隔绝的生活环境,使得她在学校里依然显得格格不入。
    但命运关上了一扇门一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琳达的生活似乎出现了转机——在一位新来的历史老师的鼓励下,她参加了“历史之旅”竞赛,并以《狼的历史》为题做了一次演讲;另一方面,新搬来的年轻夫妇热情好客,也向琳达敞开了“家庭”的温馨之门。
    正当她感觉自己可以顺利“融入”人群之时,却发现成人世界远非看上去那么简单——刚熟悉起来的历史老师被指控品行不端,而看似热心善良的新邻居却有着令人捉摸不透的家庭关系。善良与歹念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的。在目睹这一切后,琳达终于学会了用自己的方式观察这个世界,但也因此走向了更深的孤独。
    也许,穿越荆棘就是成长,而伤口,恰恰代表足够坚强。

媒体推荐

    这部小说探讨了女性性别意识的觉醒和白栽认同的形成,狡黠而充满紧张感,对于情感有着极其精准的描述。
    ——《纽约时报》
    这部小说用童话般纯真而又充满神秘的语言与结构,探讨了思想与行动之间道德的灰色地带。
    ——《科克斯评论》
    古典派的写法,莎翁的笔触,生存与权力的焦灼透过一个十四岁少女生活来呈现,异常精彩。
    ——《卫报》
    优雅而扣人,心弦,自然世界的生存与现实世界的权力,交相呼应。一个少女的成长背后承载着成人世界的复杂与挣扎。
    ——《洛杉矶时报》
    这是一本一流的小说:每一个悬念都像是扎入融雪的冰柱,挪地有声。
    ——《泰晤士报》

目录

科学
健康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这并不是说我从未想起过保罗。有些清晨,在我半梦半醒之际,他会到梦里来看我,虽然我几乎记不起他说了什么,我对他做了或没做什么。但我记得,在我的梦中,这孩子倏地扑到我腿上,扑通一声。我知道是他——因为他对我毫无兴趣,连一丝迟疑都没有。我们就像平常那样,傍晚时分坐在自然馆里,他的身体不自觉地靠向我——并非出于爱或尊敬,只是因为他心智尚未完全开启,不知道该如何控制自己的身体。他四岁了,正在拼猫头鹰拼图,这时不要跟他说话。我也不会打扰他。窗外雪花一般的杨树绒毛缓缓飘落,如空气般静谧而轻盈。日光变换,拼成猫头鹰的拼图又零落成碎片。我戳了戳保罗让他起身——该走了,时间到了。前一刻他还靠在我的怀里打呵欠,下一秒他就呜咽着抗议,想要多待一会。我说不出话来。因为你知道,那种感觉很奇妙,有个人有些不讲理地想要独占你,这种感觉好得不可思议,但同时也让人悲伤。
    在保罗之前,我只见证过一个人的死亡。那是我八年级的历史老师,阿德勒先生。他总是穿着棕色灯芯绒西装,白色棒球鞋。虽然他的课是美国历史,但他更喜欢讲沙皇。有一次,他向我们展示最后一任沙皇的照片,现在那幅照片就是我对他的印象——蓄着海盗黑胡子,肩上挂着流苏——不过其实阿德勒先生的脸上并无胡须,并且行动迟缓。我记得当时我还在上英语课,他教的四年级学生冲进来说阿德勒先生晕倒了。我们一大群人匆忙穿过走廊,发现他面朝下躺在地上,双目紧闭,发乌的嘴唇贴在地毯上,用力地喘着粗气。“他有癫痫症吗?”有人问道。“他身上带着药吗?”我们都给出了否定的答案。这群“多才多艺”的童子军一边争论着心肺复苏术的正确做法,一边情绪激动地对他的症状窃窃私语。我逼着自己走到他身边去,蹲下身来,握住他干瘪的手。那时候还是十一月上旬。他的口水浸湿了地毯,呼吸的间隔越来越长。我记得当时从远处飘来烧焦的气味,有人正在焚烧装在塑料袋里的垃圾,大概是守门人想在第一场大雪之前把落叶和南瓜皮处理干净。
    终于,医护人员赶来将阿德勒先生的身体抬上担架,童子军就像小狗一样跟在后面,期待医护人员下达任务。医护人员表示希望有人能开一下门,手里的担架太沉腾不出手来。走廊里,女孩子们抽泣着挨在一起;几位老师用手按着胸口,并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或做什么。
    “被吓到了吗?”一位医护人员问道。他留下来给头晕眼花的学生们分发苏打饼干。我耸了耸肩。当时我肯定哼唧得很大声。他给了我一纸杯橙子味的佳得乐,对我说:“现在慢慢喝下它,小口小口地喝。”那语气听起来好像我才是那个需要救助的人,而根治所有生物体的疾病都是他的责任似的。
    那时候我们被称为“玻璃梭鲈之都”,10号公路上还专门为此设有特殊的指向路标,路边饭店的墙上还有一幅壁画,上面画着三条留着莫西干发型的鱼,它们挥着鱼鳍打招呼——眉飞色舞,咧嘴大笑,甚至能看到全部牙齿和牙龈。不过一到十一月,湖面结冰,就几乎没人会从外地跑来看它们。那时我们那里还没什么观光景点,只有一家脏兮兮的汽车旅馆。商业区萧条得很:一家餐厅,一家五金店,一家鱼饵渔具店,一家银行,便是所有了。那时候,漫河上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地方,大概就是老木材厂了,但那也多半是因为它一半都被烧毁了,烧焦的黑色木板就那样矗立在河岸上。几乎一切都是官方运营,医院、车管局、汉堡王和警察局都位于二十多英里开外的怀特伍德。
    那天,怀特伍德的医护人员带走阿德勒先生,救护车在驶离学校停车场时发出特有的鸣笛声。我们都站在窗边望着,没有什么能转移我们的视线,哪怕是戴着象征荣誉的黄色帽子的冰球球员,或是刘海起了静电的啦啦队队长。之后便下起了大雪。救护车要拐过街角时,前灯的亮光穿透疾风飞雪,射入街对面的我们的眼中。“不是应该鸣笛行驶吗?”有人问道,我掂量着杯中最后一口佳得乐,心想人可以愚蠢到什么地步?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