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历史 > 文物考古

骨文(讲述人类遗骸背后的考古故事)

  • 定价: ¥198
  • ISBN:9787030559395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科学
  • 页数:238页
  • 作者:编者:(英)保罗·G...
  • 立即节省:
  • 2017-12-01 第1版
  • 2017-12-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近年来,有不少重大而激动人心的人类遗骸发现为人所知,而我们对祖先的了解程度也在不断提升。保罗·G·巴恩著的《骨文(讲述人类遗骸背后的考古故事)》尽可能涵盖了从智人化石到拿破仑大军等各个历史时期,以及从木乃伊到谋杀事件等各种主题的人类遗骸研究成果,希望能令读者对这一领域的研究有所了解。

内容提要

  

    《骨文(讲述人类遗骸背后的考古故事)》是欧美地区非常经典的一部人类骨骼考古学方面的科普读物,作者是英国著名考古学家保罗·G·巴恩(Paul G.Bahn),曾经撰写过多部有影响力的学术专著及科普作品,如《考古学:理论、方法与实践》(已出版第7版)。该书自出版以来便以其丰富而引人入胜的内容和精美的插图在欧美地区成功吸引了大量忠实的读者,特别是青少年儿童,是各大图书馆乃至社区图书馆必备的科普读物。全书共划分为5个专题,分别介绍了遗骸所揭示的古代人类的生活方式、遗骸上无受伤痕迹的案例、遗骸带有创伤的案例、墓葬中的案例和对木乃伊的研究,是一部不可多得的考古学科普读物。
    本书具有极强的可读性,不仅可作为考古学、人类学及相关领域的学术入门读物,还可以推广给对文物考古感兴趣的大众读者。

媒体推荐

    这本书生动地讲述了古代人骨的故事,图文并茂,引人入胜,无论是从事科学研究的人员还是喜欢科普题材的民众,都能从中学到有益的知识。
    ——袁靖

目录

前言
第一章  一种生活方式
第二章  自然死亡
第三章  蓄意致死
第四章  墓葬
第五章  木乃伊与木乃伊化
后记

前言

  

    保罗·巴恩
    人类遗骸一直被认为是探知人类过去的重要信息来源,也是最为人熟知的一种信息来源。在本书的创作期间,英国电视台至少有3个以此为主题的考古系列片正在播放。媒体则铺天盖地地报道着秘鲁贫民区发现了一座埋葬有2000具印加木乃伊的大坟场,美国国家地理协会为此专门摄制了一部纪录片;而在此之前,大量的出版物早已凭借着爆炸性的文章和照片占尽了先机。
    木乃伊总是能上头条。他们被写成畅销书。例如,记者哈瑟尔·普林格尔(Hather Pringle)的《木乃伊代表大会》(The Mummy Congress),这是一本专门介绍那些钻研木乃伊的“怪人”们的娱乐读物。他们成功地激发了小说家的创作激情。从埃德加·爱伦·坡(Edgar Allan Poe),到田纳西·威廉姆斯(Tennessee Williams),再到将一具木乃伊足骨放在自己书桌上的居斯塔夫·福楼拜(Gustave Flaubert)。他们时常引发人们的惊叹。例如2001年,中国发现了两具已有500年历史的明朝木乃伊——其中一位是名60岁左右的男性,他的皮肤仍旧柔软,胡子有1英尺(30厘米)之长;另一位则是老年女性,她周身穿金戴银、还戴着遮盖秃顶的假发。他们为博物馆吸引了大量的观众。当美国国家地理学会展出来自安第斯山脉的木乃伊少女“胡安妮塔”(Juanita)时,10万观众蜂拥而至,围绕着博物馆排起了长龙。他们也被拍成电影,首推近年很火的《木乃伊》和《木乃伊归来》;毫无疑问还有时下最流行的电脑游戏《古墓丽影》。
    木乃伊甚至还成为了不法分子造假的对象,“波斯木乃伊”事件便是一个有名的例子。这具“木乃伊”于2000年10月在巴基斯坦被“发现”,紧接着被以2千万美元的价格在黑市上叫卖。“木乃伊”和随葬的打制金饰一起被放置在装饰华丽的木椁和石棺内,上面的象形文字声称这具躯体的主人名叫罗杜格尼(Rhodugune)或是罗杜娜(Ruduuna),是波斯王薛西斯(Xerxes)的女儿。然而,众所周知,波斯根本没出现过木乃伊制作技术,一切迹象都表明,这是一场由专家和学者带领一群技术高超的工匠精心制造的骗局。实施这一诡计需要一名金匠、一名石匠、一名木匠、一支尸体防腐团队和一位精通波斯历史和古波斯语的专家;而且很显然,这些“艰辛”的工作必然耗资巨大。最后还是碳十四测年拆穿了这出“木乃伊”的把戏——她根本没有2600岁,最多只有45岁。事实上,这具“木乃伊”是一名死于20世纪90年代中叶的女性。她的脖子被折断,背部也有许多创伤。她很可能是被谋杀的,也可能是在死后不久尸体就被人偷走了。
    近日,大英博物馆制造出了第一具虚拟现实化的埃及木乃伊。这具木乃伊的身份是一名公元前800年死于底比斯城的重要祭司,名叫纳斯波仁纳(Nesperennub)。现在,研究者们能够不打开包裹物,而直接看到这具木乃伊细节部分的3D影像了。他们先是运用了医学扫描仪和电影《指环王》中所用的计算机绘图技术对这具木乃伊进行了扫描重建,再通过可视化软件将1500张二维剖面图拼凑起来,在电脑中形成了一幅完整的、可从各个角度观察的3D动画影像。重建所得到的结果就像全息投影一样清晰明了,我们甚至能看到这名祭司眼窝中镶嵌的扁杏仁形的玻璃眼珠。他的头上还戴着一顶未经烧制的奇特陶碗——40年来,博物馆始终无人能通过X光照片识别出这是什么。专家们还打算利用这些照片制作出木乃伊的头骨模型,并通过模型对木乃伊的面部进行精确的复原。与此同时,博物馆的观众也可以通过虚拟现实头盔或偏光眼镜对木乃伊表面的包裹物进行放大观察,甚至通过“他”的眼睛向外看。短短几十年的时间内,科学进步已使得木乃伊研究从最初带有破坏性、必须打开包裹物才能进行,发展到了甚至完全不必碰触就能进行。
    在另一项最近的研究中,科学家在出土于法国圣瑟赛尔(St.Césaire)的一具36000年前的尼安德特人头骨上识别出了一例明显是由锐器造成的已愈合颅顶创伤。这处简单的创伤能为我们反映大量的信息。首先,为了穿透头骨,打击的速度必须很快,可能得借助带柄的石器工具,这就不可能是由意外或动物行为导致的。其次,该个体的头骨创伤有愈合痕迹,因此人群中一定有其他人在其养伤的过程中为其提供食物和庇护地。无独有偶,我们从其他遗址(比如伊拉克沙尼达尔,Shanidar)得到的证据也表明尼安德特人富有同情心,会关照社群中的弱势个体。一系列的发现表明,直到冰川时期晚期,人类这种对待同伴的友好态度在许多文化中都有所表现。
    2002年5月,法国宣布了一项轰动世界的考古发现。在靠近克莱蒙费朗市(Clermont-Ferrand)的一座铁器时代墓葬中出土了8具人类遗骸和8具马骨,而距离墓葬仅有328码(300米)处便是尚未发掘的铁器时代城市奥皮杜姆(Oppidum)那令人印象深刻的堡垒建筑。虽然以往也发现过高卢人多人同葬或数马同葬的祭祀坑,但同一墓穴中同时埋葬多副人骨和马骨的情况却从未出现过,更别说是以这样壮观的排列方式。7名成年男性和1名青少年,以及8匹马的遗骸被有意地分别排列成两行。16具遗骸都头部朝南,向右侧卧,其中人骨仿佛凝视着东方。每具人骨的左手都放在前一具人骨之上。令人困惑的是,墓中没有一件随葬品——不管是武器、饰物、容器、贡品还是马具——此外也无法鉴定死者的死因。因此,迄今还无法判断他们是祭祀的牺牲者,还是部落间冲突或与罗马人交战中的受害者。此外,考古学家还在附近发现了两座与之相似的墓葬。
    近年来,有不少重大而激动人心的人类遗骸发现为人所知,而我们对祖先的了解程度也在不断提升。本书尽可能涵盖了从智人化石到拿破仑大军等各个历史时期,以及从木乃伊到谋杀事件等各种主题的人类遗骸研究成果,希望能令读者对这一领域的研究有所了解。也许再过50年或100年,随着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我们今天所做的哪怕是最细致的分析都会显得幼稚而肤浅。伴随着我们解读骨骼信息能力的不断提升,新的发现也在时刻提醒着我们,未来还有更多的谜题等待着我们去探索。

后记

  

    本书的英文版编者是著名考古学家、作家保罗·G·巴恩(Paul G.Bahn)先生。1979年在剑桥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后,他曾先后在利物浦、伦敦等地的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数年后,他开始以自由作家的身份致力于考古学著作的撰写、编辑和翻译工作。与此同时,他还是英国古物协会(the Society of Antiquaries)、美国考古学协会(the Archaeological Institute of America)、法国史前史协会(Societe Prehistorique Francaise)等国际考古学与历史学专业研究机构的成员,  《考古》(Archaeology)杂志的特约编辑,长期担任欧美各大广播电视台考古纪录片的顾问,并在史前艺术(尤其是岩画)和复活节岛考古等领域发表过多篇具有重要学术影响的研究论文。
    保罗·G·巴恩先生在考古学史研究和考古学知识的普及方面也做出了重大的贡献。他与英国著名考古学家科林·伦福儒(Colin Renfrew)主笔的《Archaeology: Theories, Methods and Practice》是一本近20年来风靡全球的考古学经典教科书,因其世界性的关注范围、包容性的内容和前沿性的介绍而广受好评,1991年间世至今已发行至第七版;2004年,该书中文版《考古学:理论、方法与实践》亦由文物出版社隆重推出,迄今已经历了多次版本更新。此外,由他担任主笔的考古学通俗读物《100 Great Archaeological Discoveries》(1995,中译本《考古的故事:世界100次考古大发现》)、《The Cambridge Illustrated History of Archaeology》(1996,中译本《剑桥插图考古史》)、《Archaeology: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1997,中译本《当代学术入门:考古学》)等为中国公众了解和认识考古学提供了极佳的视角。2012年,由保罗·G·巴恩先生担任特约编辑的人类骨骼考古学通俗读物《Written in Bones: How Human Remains Unlock the Secrets of the Dead》由北美地区Firefly Books出版社出版。该书由该领域的众多顶尖专家参与编写,丰富的彩页插图和引人入胜的内容将为对该领域感兴趣的读者和有志于从事该领域研究的初学者提供科学普及。有鉴于此,我们决定对本书进行翻译和出版。
    本文由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张全超博士、公共外语教育学院夏文静博士主持翻译,硕士研究生张雯欣、杨诗雨、王安琦、廖雪竹和满星妤参加了该书的翻译。其中,前言、第一章由张雯欣翻译,第二章由杨诗雨翻译,第三章由王安琦翻译,第四章由廖雪竹翻译,第五章由满星妤翻译。本书的翻译及出版工作得到了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主任朱泓教授、刘艳女士及有关专家的大力支持和帮助。科学出版社编辑王琳玮女士为本书的出版付出了很多心血。在此,谨向支持和帮助本书翻译工作的学者表示诚挚的谢意。 鉴于翻译水平有限,本书难免存在不确切及错误之处,恳请读者批评指正。 2017年12月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莫亨佐-达罗“大屠杀”
    20世纪20年代,巴基斯坦古代城邦莫亨佐-达罗(Mohenjo Daro)和哈拉帕(Harappa)的发现首次向我们呈现了一支存在于印度河流域长达4000多年的文明,它曾经是古埃及和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的竞争对手。两座城市遗址超乎寻常的规划布局和公共设施使发掘者们受到了极大的震撼。房屋普遍建有砖砌的盥洗室,不少还带有厕所;污水从这些地方排进砖砌的下水道(下水道上面还覆盖着带有检查盖的砖石板),并顺着城市的中心街道流走。收集固体废物的垃圾坑也会定时清空。楔形砖搭建而成的精致的蓄水池和水井则满足了公众的饮水需求。莫亨佐-达罗城里的水井数量甚至达到了700多个,由此可见,除公用水井外,大多数房屋还配有私人水井。
    在莫亨佐-达罗的高地(也就是城堡里)还有一座大浴池,从这里可以俯瞰整座城市的居民区。浴池是用红砖、石膏灰浆和防水沥青精心建成的,在古代,这里很可能被用来举行宗教活动中的洗礼仪式。大浴池北侧还坐落着一排盥洗室。在通往城堡的阶梯的另一头也有一间盥洗室,这意味着人们在踏入管辖区前也需要经过沐浴和净化。对这座城市的居民而言,俗世的沐浴和宗教的净化仪式并行不悖,都是他们的头等大事,就像今天的印度一样。
    与整洁有序的居民区形成鲜明和戏剧性对比的是莫亨佐-达罗高处的房屋和街道。这里到处是肮脏的临时居所。住宅和工业建筑被漫不经心地混杂在一起,一具又一具的人类遗骸横七竖八地倒卧在街道和房屋里。在一处带公用水井的房屋中,两具人骨仿佛用尽了生前最后的力气,绝望地想要通过屋内的台阶爬向外面的街道;就在距离他们不远处另有两具滚作一团的尸体。在另一处地方,考古学家还发现了9具保存不完整但“奇怪地扭曲着”的人类遗骸,他们可能是被胡乱扔进了一个匆匆挖就的坑里。还有一处小巷,巷子里的6具尸体显然是被人草草地掩埋了。
    另有3组人骨则被发现于城市的另一端。第一组位于一条被夸张地命名为“死人巷”(Deadman's Lane)的小巷里。考古学家在这里发现了一具遗骸的胸部、上肢和破碎的头骨。他背部朝下,似乎仰面倒在了狭窄的小巷中。在另一处小巷中,另有5具人类遗骸被掩埋在厚厚的碎石、灰烬和杂物之中。在遗址的5号房屋中还发现了13具人类遗骸,以扭曲的姿势诉说着被暴力致死的痛苦。其中一具遗骸的头部有一道长长的伤口,可能是挥剑砍杀所造成的。
    这些令人触目惊心的遗骸无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他们都死于暴力伤害吗?早期的发掘者认为他们是一场谋杀或武装袭击的受害者,1950年参与发掘莫亨佐-达罗的莫蒂默·惠勒(Mortimer Wheeler)先生则进一步认为,他们是一起大屠杀的遇难者。他轻描淡写地声明道,战神因陀罗(Indra)就是这场大屠杀的罪魁祸首。根据他的看法,印度河文明(关于其消亡的原因至今还没有合理的解释)落入了武装入侵的雅利安人(Indo-Aryans)手中——这是一支来自于西北方,且被认为在公元前2000年至前1000年期间定居于印度的游牧民族。惠勒先生认为以上6组非正常死亡的人类遗骸都是这座城市最后关头的保卫者,也是这座城市惨遭入侵者摧毁时的见证人。这个有关印度河文明命运的解释非常具有说服力,因此成为了人们普遍接受的版本。
    这个故事依然存在许多漏洞。没过多久,以乔治·戴尔斯(George Dales)为首的考古学家纷纷对此提出了质疑。一些学者怀疑雅利安人对次大陆的入侵是否真的存在;其他人则认为,雅利安人的到来发生在印度河城邦衰亡之后,而且可能只有很小的规模。如果用更具批判性的眼光来看待所谓的“莫亨佐-达罗大屠杀”,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些遇难者是为保卫这座城市而死。首先,他们身边没有发现武器。其次,他们被发现于居民区而不是城堡中,而后者才应该是这座城市的最后一道防线。其三,他们周围并没有暴力摧毁房屋的迹象,整座城市的其他地方也一样。最后,他们并不是在逃跑的过程中被砍倒的。细致的检查表明,所有遗骸中只有2具有暴力导致的创伤,并且均已愈合。例如,那具头骨上有砍伤的遗骸,在死者去世前至少6个月,创伤便已开始愈合。
    而且,如果这些人类遗骸能够代表这座城市在毁灭前的最后一刻所发生的大屠杀的话,他们应该都存活到了莫亨佐-达罗被占领的最后阶段。但事实并不是这样。虽然所有的遗骸都来自莫亨佐-达罗“被占领”的末期,他们却分别死于其中的不同阶段。不过,他们还是具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身处社会衰败的时期。巷道和庭院里堆满了垃圾,许多建筑物被故意填满,上面搭建起了简陋的临时居所。这些骨骼所代表的就是住在这种贫民窟里的穷人——他们的遗骸被埋葬在房屋的地板下,或者扔进了废弃的街道和房屋中。(P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