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你的名字里藏着一个海(张丽钧作品中学生典藏版)

  • 定价: ¥33
  • ISBN:9787544099424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山西教育
  • 页数:295页
  • 作者:张丽钧
  • 立即节省:
  • 2018-08-01 第1版
  • 2018-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你的名字里藏着一个海》是张丽钧散文作品集,共分五辑:“等着我”“花万岁”“惊喜力”“美人尺”“受与救”,包括《一朵玫瑰的“剧透”》《你抱着花,我抱着你》《在刹那中培植一个千年》《昨天那个我来找今天这个我》《我为什么不给儿子办“高考移民”》等103篇文章。主要供中学生阅读。

内容提要

  

    《你的名字里藏着一个海(张丽钧作品中学生典藏版)》选录张丽钧作品五十多篇,共为5个专辑,分别从“等着我”“花万岁”“惊喜力”“美人尺”“受与救”讲述了作者本人在成长、生活等方面经历的故事与生发的感悟。作者娓娓道来,文字清丽,情感充沛,思想积极,读其文章令人身心愉悦,颇有共鸣。全书充满正能量,对于中学生来说,不失为语文学习与提升修养、陶冶情操的优秀读本。

作者简介

    张丽钧,《读者》《格言》《青年文摘》《格言》等名刊签约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语文特级教师,河北省十佳青年作家。在《读者》《青年文摘》《散文》《青年博览》等各大报刊发表作品200万字,百余篇作品被收入各种选本。
    已出版《看见阳光就微笑》《美丽的冲动》《生命的暗示无处不在》等文集。作品多精短凝练,善于捕捉人们习焉不察的平凡事件,锦心独具,秀笔独运,连缀成立意超拔、启人心智的妙文,使人在会心一笑的同时,得到灵魂的洗涤与精神的升华。有大量文章被选用为全国各省市中、高考语文阅读试题。

目录

第—辑:等着我
  蜚览万物,仿佛初见,仿佛永诀
  一朵玫瑰的“剧透”
  蓝和平
  等着我
  钟情种子
  纸灰飞作白蝴蝶
  我来尘世,不为永生,不为苟活
  藏不住的价值观
  没有一天不值得记述
  开一学生的“戳记”
  你带走了十万朵栗花
  怕它孤寂
  不顾一切地老去
  执虚如盈
  卿卿如晤
  遇到今天的我,你是幸运的
  喜舍
  将你衔走
第二辑:花万岁
  花香拦路
  一湖云
  稼轩稼轩,你开个微信公众号吧
  月下看猫头鹰
  你抱着花,我抱着你
  井底有个天
  幸好迎来了你
  附近有薰衣草
  那一场又一场的艳遇
  花事四帖
  玲珑榴莲心
  叹不如物
  舍我一些花籽
  树先生
  玫瑰为开花而开花
  玉兰凋
  文竹开出小雪花
  精神灿烂
  草木的权利
  花万岁
  海棠花在否
  那满满一竹篮水啊
  摘棉花
  给它一个攀爬的理由
  美丽的力量
  虫唱
第三辑:惊喜力
  一袋盐
  那封叠成燕子状的“情书”
  在刹那中培植一个千年
  又高兴又后悔
  如果你唱得好
  1与1000比邻而居
  惊喜力
  我为什么写“吾儿职场守则21条”
  他们在毕业典礼上说了什么
  负累
  永不卑贱,永不虚伪,永不残忍
  吃愁
  一块豆饼的给予方式
  谁能读懂一只“纯真的越橘”
  我去远方寻找我
  “小港渡者”的忠告
  偷来的巧是致命的拙
  别丢了坎蒂德
  这么“好玩”
第四辑:美人尺
  美人尺
  母亲的“报复”
  昨天那个我来找今天这个我
  你的名字里藏着一个海
  也强悍,也温软
  谁被浪漫宠溺一生
  最是赏心一枝梅
  谁能脱口叫出你的芳名
  生命中的两份手稿
  他紧紧握住那只指戳过他的手
  美丽来过
  哭泣的小鞋子
  谁在那场大雨中泪流满面
  亲爱
  手帕,手帕
  为你,我说过多少颠三倒四的话
  不让兰花知道
  每一只鸟都是我的情敌
  上帝的选手
  这个星球有你
  在微饥中惜福
  那个叫“勺”的女孩
第五辑:受与救
  受与救
  关于读书的五个忠告
  写给谁的情书
  我为什么不给儿子办“高考移民”
  世界上有一种鬼叫“然后鬼”
  你的精神断奶了吗
  逼出自己的羞愧心
  喧噪与沉静
  “猾黠崇拜”是一种病
  分住在三层楼里的“微友”
  不要沦为“数字”的奴隶
  假如我们不崇敬英雄
  你的“精神长相”
  纵宠舌尖欲望=纵宠灵魂沦陷
  假如医院拍卖手术机会
  文学形象之“中国式嫁接”
  “一品老百姓”
  在花生和稻草之外

前言

  

    样
    张丽钧
    亲爱的同学们,今天,我们在这里为你们2018届学生举办高中毕业典礼暨高考壮行会。想跟你们说的话有千句万句,但是,在这千万句话语当中,我选中了一个字,那就是——样。
    “样”,原本是指柞木的果实,后来引申为“可以做标准的东西”。例如:样板、样本、榜样。
    自居易曾在《缭绫》这首诗中写道:“去年中使宣口敕,天上取样人间织。”所谓“天上取样人间织”,极言花样之繁丽,操作之繁难。
    明代袁崇焕有一副对联,是他的家训,道是:“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要留好样与儿孙。”袁崇焕的用意很明显,无非就是警戒自己要心存善念、谨言慎行,做子孙表率。
    “好样儿”,是个含金量极高的词,也是我在开滦一中九十周年校庆时发言的题目。我由衷地喜爱“好样儿”这个词,也希望这所学校的师生都能活出好样儿。
    你们这一届学生,用你们年级主任韦海芳老师的话说就是:“越是临近毕业,可爱指数越是与日俱增!”我理解,在她眼中,你们的样子是越来越好了。
    说到“好样儿”,我还要提一提开滦一中2017届毕业生带给我的感动与惊喜。他们在临毕业前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将同学们的零用钱收集到一起,最后一次为“开滦一中西部珍珠班”捐款。要知道,他们在读高二时已经捐过一次了,但离校前,他们再一次自行策划了这次爱心行动。唐山多家媒体闻风而动,纷纷报道我校毕业生的这一暖心之举。在所有的报道文字当中,我最欣赏的是《燕赵都市报》拟定的题目——《进考场前,唐山开滦一中的孩子们默默做了这件事》。这是个“吊胃口”的好题目,同时也饱含着对我校毕业生此番“醒世抗俗”之举的盛赞!我在朋友圈转发了这条消息后,许多人留言,说某某学校撕书了,某某学校吼楼了。我览后欢慰良久。我想,我大“开一”的宝贝们定力十足,岂能被卷入这种恶劣的时尚?
    亲爱的同学们,你们想想看,那离校前的一饭盒一饭盒的硬币与那为人不齿的发泄式狂欢,是不是有着霄壤之别呢?你们,也是要为下一届同学“打样儿”的呀!你们离校前所做的一切,应该值得下一届毕业生仿效与彰扬,就像我们认为2017届毕业生的爱心创意值得我们仿效与彰扬一样!
    不仅如此,我还希望你们读大学时也能活出“好样儿”,像鲁航文学姐那样,在高处永怀拿云之心;像王志童学哥那样,处低处不坠青云之志。
    当你们走向职场,也要竭力活出“好样儿”!像你们的张广厚学长那样,将自己的名字写进世界数学发展史,写进供人类恒久仰望的星空!
    有一天,你们做了父母,更应该活出“好样儿”,既要“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更要“励操于当下以率儿孙”。
    样,不是一个轻松的汉字。好样儿抑或坏样儿,全凭我们心灵的选择。有时,我们要做个好样儿,比白居易所谓“天上取样人间织”都要繁难,但即便如此,我们也绝不轻言放弃!
    走出这所学校后,我希望我的凤娃们都能仰慕好样儿、创造好样儿、永葆好样儿、光大好样儿!精神有光,灵魂有香!让母校在任何一个时刻都能底气十足地说:你们,个个都是好样儿的!
    2018年6月5日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钟情种子
    喜欢繁体字“种”的写法——“禾”加“重”,禾之能重(重复)者,为“种”。这个字,是否隐含着这样的金玉之言:一粒麦子,若不落在地里死去,仍旧是一粒;若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
    单位聘请的园丁是一位地道的“庄稼把式”。那天,他在春阳下撒播油菜花籽,边播种边自语:“有钱买种,无钱买苗哇!”我好奇地问他为什么。回答说:“从种到苗,不光要看老天爷的脸色,还要看土地爷的脸色,更要看种子的心劲儿大小。”我恍悟。仿佛是要印证他的话,我仔细点数了格桑花、旱金莲、虞美人的种子,在花盆里播下。若干天后,有嫩芽破土,点数那稀稀拉拉的小苗时,忍不住服膺地一再点头——果真被那位老园丁言中了呀。
    相比于购买成年植株而言,我以为播种更为有趣。那见证了盆中物从死到生、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的人儿,对生命的体悟亦随之丰富起来、细腻起来,甚至是,跟着那植物,自己也重生了一回。
    我朋友张玉江,是一名水稻研究专家。他得意地告诉我说,有一种名叫“黑条隆膈飞虱”的稻田害虫就是他首次发现的,所以,此害虫的拉丁文名称中含有他的姓“zhang”。我跟他开玩笑说:“让一种虫虫随了你的姓,你真是牛翻天了!”就是这个张玉江,曾送给我一小袋他种植的大米。怕我不珍惜,郑重嘱我道:“这一粒粒的,可都是稻种啊,金不换的,你可要用心吃!”结果,我吃得太用心了——煮粥的时候,舍不得全用“张氏稻种”,只掺一小把;吃的时候,试图靠舌尖区分哪粒是普通大米,哪粒是“金不换”,吃得这个辛苦啊!一想到自己吃的本是可以掀起“千重浪”的珍贵稻种,竟有一种卸不掉的压力。因而,当玉江再次表示要送我“稻种”的时候,我断然拒绝了。
    种子,是个神圣的词。非子粒中之特别卓异者、幸运者不可以成为种子。傲慢的忽略,如影随形地跟定每一颗可能成为种子的子粒。土地的呼唤再急切,也抵不过亿万个焦灼的味蕾对它念诵的魔咒。
    季羡林先生写的《清塘荷韵》让人百读不厌——他朝燕园的池塘里投下五六颗洪湖莲子,但那莲子狠心地辜负了他。两年了,他已将心交付绝望。可到了第三年,忽见水面浮起伶仃的几片荷叶;第四年,那荷叶惊人地扩展蔓延,且开出了绝不同于燕园其他荷花的“红艳耀目”的、“十六个复瓣”的荷花!面对朋友“季荷”的赐名,老先生的欣悦是不可言喻的。“难道我这个人将以荷而传吗?”他如是问。我知道,这问中是满满的自得、满满的自矜。
    想那洪湖莲子,究竟是怀抱了怎样一种不死的愿望,方能在沉寂了一千多个日子之后慢慢醒来?它定然于小小的心中,藏匿了一个暖暖的太阳,自我照耀着,在黑色的淤泥中执着泅渡,不挣脱,不甘休。
    美国作家凯伊·麦克格拉什在其《歌唱的种子》中讲过这样一个在达尼人中流传甚广的故事:鸟和蛇曾经有过一场战争,决定人类是会同鸟一样死去还是同蛇一样蜕皮永生。鸟赢了战争,所以决定了人类会死亡,而不是永生。但是,达尼人认为,人又绝不同于其他动物——人有灵魂。人的灵魂在心脏附近,它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歌唱的种子”。“歌唱的种子”是人与人之间联结的纽带,假如族群中一个人“歌唱的种子”死去,那族群中所有“歌唱的种子”就会受到伤害。
    你心脏近旁那颗“歌唱的种子”还好吗?即使心脏停跳了,你“歌唱的种子”也依然可以无恙呀。古人云“薪尽火传”,那超越了柴薪得以传继的,不就是“火之种子”吗?
    ——埋没,是一个让种子们欢呼雀跃的词吧?太多的生命惊悚地拒斥着黄土,唯有种子,相思般地苦念着春泥。那就让它在春泥中隐身吧,让它娓娓告诉你,什么叫向死而生。
    P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