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默读(大结局)

  • 定价: ¥48
  • ISBN:9787559622099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页数:316页
  • 作者:Priest
  • 立即节省:
  • 2018-09-01 第1版
  • 2018-09-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畅销书品牌“默读”系列大结局,增加全新番外!《镇魂》《六爻》后,高人气作家Priest知名口碑爆品,增加全新番外!
    作者构思极其巧妙,单元案件互相串联,组成牵连三代人的惊天大案,穿插轻松幽默的画风,探讨深刻的人性与社会问题。
    “你相信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吗?——我必须得信,因为我是刑警,在追查凶嫌的时候,我就是天理。这句话如果不能成立,就因为我们是废物,因为我们洗不清沉冤!”   《默读(大结局)》是一篇都市推理悬疑长篇小说。

内容提要

  

    《默读(大结局)》由Priest著。
    十三年前著名夜总会失火,警察顾钊在里面殉职,却有人指证他伪造通缉犯指纹,索贿失败,放火自杀。然而当年的通缉犯如今再次作案,被捕后坦白出一条专业暗杀的黑色产业链……庞大的犯罪组织频露马脚,到底是轻率鲁莽导致自取灭亡,还是背后另有阴谋推动?人见人爱的富二代费渡过惯了纸醉金迷的生活,竟跑去市公安局当起了实习生。放荡不羁的外表下,真实目的却直指父辈豢养的地下产业。刑警队长骆闻舟拿到师父的真正遗书,誓要为当年牺牲的干警讨回说法。

作者简介

    Priest,网络超人气作家,笔下作品网站积分均过亿。语言幽默讽刺,文风洒脱,题材多变,涉猎现代、未来、古风等多种类型,深受读者欢迎。
    代表作:《有匪》《镇魂》《默读》等
    其中,“有匪”系列图书2016、2017连续两年荣登豆瓣年度读书“幻想文学类”榜单。

目录

Part 5 埃德蒙·唐泰斯
番外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市局是个很有趣的地方,一条马路之隔,就是市中心最源远流长的商务区,有高档的酒店和几家老牌大商场撑着门面,借着这些“门面”聚拢来的人气,又衍生出了一堆档次各异的小商业街。出了市局过马路,正对大门的停车场里被各色小吃摊围了一圈,越是寒冬腊月天,就越是卖得热火朝天,也不知为什么生意这样兴隆——可能是因为这边的警察同志们都格外馋。
    一辆和周遭环境格格不入的豪华小跑停在露天的停车场里,旁边不远处就是个卖章鱼小丸子的餐车,队伍排了十多米,长龙似的,着实叫人望而生畏。
    费渡探头看了一眼就放弃了,重新升起车窗,跟旁边的陆嘉闲聊:“年终奖到账以后一般是离职高峰期,你明年有什么打算吗?以后是想接着跟我混,还是打算体验一下不一样的生活?”
    骆闻舟这几天一直在市局加班,出来进去的,开自己的车比较方便。费渡是开自己的车过来的,住所没地方停车,只好顺路再让陆嘉开走。跑车的驾驶座对于陆嘉来说略微局促,有点委屈他的肚子,听费渡这么问,陆嘉仰面往后一靠:“费总,你这是嫌我吃得多、排量大,要养不起了吗?”
    “可不是嘛,”费渡往市局的方向扫了一眼,“我自己还要靠人养呢。”
    陆嘉无声地笑了一会儿,初上的华灯透过没关严的车窗缝隙照进来,落到他细长的眼睛里,在眼角处落成了一点针尖似的光。而后他的笑容越来越淡,沉默了一会儿,陆嘉说:“我听人家说,那些吸过毒的,脑子会被毒品改造——总觉得这事听着挺瘆人,你想,要是性格、教养、记忆之类都是软件,那大脑肯定就是硬件了。硬件都变了,等于你从‘超级本’一下变成了‘小霸王’,那这肉体算谁的呢?像不像被另一个魂‘借尸还魂’?”
    费渡并不插嘴,十分有耐心地听着。
    “但其实有时候我觉得,‘创伤’也有点类似,”陆嘉解开安全带,小幅度地伸了个懒腰,“创伤也会把一个人完全变个样,有时候你看看别人,再照照镜子,会觉得心里特别恍惚……会想,我怎么会变成这样呢?我都不认识我自己了。
    “普通人追求的那些东西,房、车、事业、爱情……每天都那么忙,每个人都揣着满肚子的烦心事和高兴事,烦得真情实感,高兴得认认真真,觉得今天和昨天、明天一样。”
    费渡不做评论,撑着头“嗯”了一声,等着他往下说。
    “可是就你不一样,你就跟让炮仗吓秃噜毛的母鸡似的,从此下不了蛋了——你看着别人,觉着他们追求的这些东西都是镜花水月,不能当真,说没就没。你觉得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能‘说没就没’的,你天天做噩梦,满脑子妄想,暴躁,无缘无故就会紧张……有时候别人多看你一眼,你就觉得这人是不是不怀好意,有人在大街上拉住你问路,你就觉得他闹不好有什么阴谋,甚至有时候看见谁摸兜摸包的时间长了,你都怀疑人家身上藏了凶器。”
    陆嘉的声音越来越低。车窗缝隙中传来嘈杂又吵闹的人声,七嘴八舌地与他的声音混在一起,显得他越发格格不入,越发寂寥。
    “安全感,”费渡说,“没有这个,你就只能在长期的应激状态里颠沛流离了,确实很痛苦,即使创伤过去……”
    “过不去,这事永远都过不去,就算抓住了凶手也一样,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凝视深渊的人,深渊也在凝视你’,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这种感觉。”陆嘉摇摇头,“我有时候觉得自己就跟神经病一样,活着都特别没劲。”
    费渡无声地伸手拍了拍他宽厚的肩背。
    陆嘉摆摆手:“我特别喜欢跟你聊天,虽然你坐这儿半天就没说几个字。”
    “按照一般的社交礼仪,我应该安慰你两句,比如‘一切都会过去,时间总有一天会让你失去记忆和智力,当然也会让伤口痊愈’之类,”费渡说到这儿,听见旁边有车短促地鸣了两下笛,他没往窗外看,直接拎起旁边的外套披上,“只不过这些都是胡说八道的废话,你想听我也懒得说。”
    陆嘉失笑:“费总,你这纯粹是颜值歧视吧?跟我就一个字都懒得多说,净是大实话,是不是换个漂亮大姑娘坐这儿,你就该讲究社交礼仪了?”
    “那还是长得朴素一点比较幸运,要听我的大实话可不容易。”费渡煞有介事地说,“不过前一段时间,我正好和一个漂亮小姑娘聊过,有几句现成的,你听不听‘二手话’?”
    惨遭歧视的陆嘉做出无奈的洗耳恭听状。
    “每个人都会被外来的东西塑造,环境、际遇、喜欢的人、讨厌的人……甚至卢国盛这样让你恨不能把他扒皮抽筋的人。杀人犯会通过创伤,塑造你的一部分血肉——这是事实,不管你愿不愿意。”
    陆嘉愣愣地看着他。
    “你知道如果是我,我会怎么样吗?我会削下那块不想要的肉,放出那碗被污染的血,再把下面长畸形的骨头一斧子剁下去砸碎。我不是凝视深渊的人,我就是深渊。”费渡冲他露出一个带着点血气的微笑,不过那微笑还没展开,就被又一声煞风景的车喇叭打碎。费渡无奈地一摇头,转身拉开车门下了车,“催什么——帮我把车开走,我那边车位有点紧张,喜欢它你就随便开出去散散心,新年快乐。”
    陆嘉嘴唇动了动,看着费渡连车牌都没确认,直接拉开旁边那辆临时停靠的车门。骆闻舟懒洋洋地下了车,换到了副驾驶那边,朝陆嘉挥挥手,两人很快扬长而去了。
    骆闻舟不是第一次连续几天在值班室住,以前住就住,除了要找人喂猫之外,也没别的牵挂,哪回都没有跟这次一样,他感觉自己简直是在值班室睡了半辈子,每天都惦记着费渡那个残废能不能照顾自己。
    他按第一声喇叭的时候,就看见费渡应声开始穿外套,知道对方是听见了,可是骆闻舟眼看他一件破衣服穿了一分钟,还在那儿磨磨蹭蹭地和那胖子说话,终于忍不住很没素质地又按了一声喇叭。
    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