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玫瑰战争

  • 定价: ¥72
  • ISBN:9787308181044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浙江大学
  • 页数:497页
  • 作者:(英)艾莉森·威尔...
  • 立即节省:
  • 2018-09-01 第1版
  • 2018-09-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玫瑰战争”这个故事始于1400年一位国王的被害,止于1471年另一位国王的被杀。可以说,前者的被害,是后者被杀的直接原因。艾莉森·威尔著的长篇小说《玫瑰战争》讲述的是英国在1400年与1471年之间发生的故事,并将回答这个问题: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书中,作者用大胆的笔触挑战这段历史,不仅成功再现了当年的壮观背景,还塑造出了一个个鲜明的人物,为读者们展示了那个虽然遥远却波澜壮阔的世界。

内容提要

  

    15世纪的英国,以兰开斯特家族与约克家族为首,贵族们分为两派展开对权力的追逐:老王被谋杀,新君又被废;大军逼近伦敦,新王朝最终彻底摧毁了旧时代。那些参与其中的贵族大名鼎鼎,他们手染鲜血冲上云霄,又丢盔弃甲跌入谷底。有人戴过纸王冠,含羞而死;有人扶起一位位国王,人称造王者;也有人横渡海峡,蛰伏他乡,一刻不忘复国旧梦。人们称1455年到147下年的纷争为玫瑰战争。或许,这是英国历史上最复杂也最迷人的时代之一。
    精彩内容,请看由艾莉森·威尔著的长篇小说《玫瑰战争》。

目录

  1.美丽富饶的英格兰
第一部分  冲突的起因
  2.权贵一族
  3.篡位的王朝
  4.基督教骑士精神之花
  5.幼童国王
  6.一个简单而正直的人
  7.“不值10马克的王后”
  8.雏菊花
  9.海上谋杀
  10.杰克·凯德事件
  11.约克与兰开斯特家族之间的巨大裂痕
  12.“突然而莫名的恐慌”
第二部分  玫瑰战争
  13.玫瑰战争
  14.局促不安的平静局面
  15.“伟大而顽强的女人”
  16.纸王冠
  17.灿日
  18.血腥的草地
  19.“当之无愧的国王”
  20.逃亡者
  21.出于爱情的婚姻
  22.秘密谈判
  23.王后与沃里克
  24.亨利六世复辟
  25.“完美的胜仗”
  26.时间冥冥有定数
译名对照表

前言

  

    在写前一部书《塔中王子》(The Princes in the Tower)时,我便清楚地意识到,从某些方面来说,有关的故事只讲了一半。我现在着手写的是这场从1455年至1487年持续了30多年的武力冲突的最后阶段,它被生动形象地称为“玫瑰战争”。实际上,这场冲突包含了两个阶段的“玫瑰战争”:第一阶段从1455年到1471年,为兰开斯特家族与约克家族之间的战争;第二阶段从1483年到1487年,为约克家族与都铎家族之间的战争。由于在《塔中王子》里只是比较简要地触及前一阶段,相对详细讲述的是后一阶段的战争,所以,我觉得以前书作为先导,以现在这本书作为补充,相关的故事会变得更加完整一丰满和生趣盎然。那么,眼下这本书的内容重点,就落在了兰开斯特家族与约克家族之间的恩怨以及第一阶段的“玫瑰战争”上面。
    在写作的过程中,我研读了许多古代和现代历史资料。就现代资料而言,我的着眼点几乎全部集中在与主题密切相关而且实用有效的,以及军事方面的内容上。本书自然涉及这些内容,而且在有些章节中做了非常具体的描述,但我的主要用意还是着力于刻画历史人物形象——在英国历史长河中这段最为惊心动魄、旷日持久的纷争中牵涉的主要角色及其个性。
    这场血腥的派系纷争围绕着亨利六世这个精神失常的可怜人物而展开。他治国无方并有心理障碍,这带来了政治动荡、民众的不满和手握重要土地的权贵间的相互倾轧,最后导致战争以及为争夺王权而进行的残酷战斗。亨利的首要竞争对手是约克公爵理查·金雀花,依据当时人们认可的长子继承法,约克本该成为国王。约克死后,他的儿子,也就是后来的爱德华四世继承了他理应得到的王位。爱德华乃是一位冷酷无情且善用魅力的人,他最终摧毁了兰开斯特家族而登上国王的宝座。
    本书也是关于一个女人为儿子获得王位继承权所坚持的艰苦卓绝和顽强不息的抗争的故事。亨利六世的妻子,安茹的玛格丽特王后,被她的敌手们攻讦为将私生子移花接木带进王家产房,顶替王子。她为了兰开斯特家族的事业,以及丈夫和儿子那了无胜算的权利,组织武装奋战多年。这件事本身就非同寻常,因为她是尚武的男性世界中的一介女子,在这样的世界里,女人往往只能成为男人的动产和附庸、政治上无足轻重的角色。
    在这场冲突中牵涉的人物还有很多:玛格丽特的儿子,兰开斯特的爱德华在年少时就醉心于暴力,他早熟的冷酷无情让同时代人为之震惊;享有“造王者沃里克”之称的沃里克伯爵理查.内维尔,是中世纪晚期典型的超级强悍的臣民,具有扶植或废黜国王的能力,其忠诚归根到底只是针对自己。“玫瑰战争”不仅促使一个王朝终结,也导致了诸如沃里克这样的权贵的消亡.
    我尽力从真实人物的个性及癖好着墨,而不只是罗列他们那盘根错节的家谱中的名录,并清晰可辨地勾画兰开斯特王室和约克王室成员的形象。好比博福特家族,他们是冈特的约翰的后代,原本是私生子,在宫廷中——有人说还在王后的床上——作威作福。至于都铎家族,尽管血统备受质疑,但像博福特家族一样,他们坚定不移地效忠于兰开斯特家族,后来更主张自己是兰开斯特家族的继承人。故事中所涉及的国王有:神经质而穷奢极侈的理查二世、篡位者亨利四世(统治时期与叛乱和造成严重后果的疾病结下不解之缘)、冷酷好战的亨利五世(被民众视为英雄,但误判的对外政策却给他的儿子亨利六世酿成了灾难)等等。其中的王后有:时尚而不顾道德的瓦卢瓦的凯瑟琳——她在丈夫亨利五世死后爱上了一位威尔士乡绅——和伊丽莎白-韦德维尔(冰冷的美貌下隐藏着贪婪与无情)等。除此之外,我们的故事中还包括其他多彩多姿、神秘莫测或可怜悲惨的人物形象:从声名狼藉的叛乱领袖杰克·凯德到具有虐待狂倾向的伍斯特伯爵约翰·蒂普托夫特,从一大群位高权重的贵族到沃里克那脆弱且注定倒霉的女儿们伊莎贝尔和安妮·内维尔……所有这些人均以不同的方式卷入了这场纷争。玫瑰战争是内部派系斗争的历史,而构成对立派系的这些活生生的人物,则为我们带来一个引人入胜的故事。
    玫瑰战争已被历史学家们叙述过无数遍。都铎王朝时期的观点认为,距玫瑰战争爆发50多年前,理查二世被废黜是随后这一系列战争的起因,如今这种论点已经变得不合时宜了。不过,我们的确可以从那个时代追溯这场冲突的根源。为了便于了解玫瑰战争的历程以及主要人物的王族传承关系,我们甚至需要追溯到更久远的年代,直至金雀花王朝诸王中最多子多孙的爱德华三世所繁衍的王家血统的权贵一族之由来。所以,本书讲述的不仅是玫瑰战争的故事,也是截至1471年,兰开斯特家族和约克家族的历史。
    关于这个时期的史料十分匮乏,而且往往模棱两可。近百年来的大量研究,也似乎没有为我们讲清楚这个时常被誉为15世纪的“朦胧世界”的时代。尽管一些错误概念已经得以澄清,但即便如此,王朝冲突仍让许多人混淆并感到困惑。我的目标在于消除这种疑惑和混乱,力求阐明在那个没有确定继承章法可循的时代中的王位继承问题,并按年代的顺序来呈现这个故事。我试图在有限篇幅中通过引证同时代人的细节描述,来使主题贴近任何学术性的或非学术性的读者。总而言之,我将用心去讲述的,是一个震撼人心而难免有些残忍的、一些英国历史上具有超凡魅力的人物牵涉其中的高层权力斗争的故事。
    这个故事始于1400年一位国王的被害,止于1471年另一位国王的被杀。可以说,前者的被害,是后者被杀的直接原因。本书讲述的是英国在1400年与1471年之间发生的故事,并将回答这个问题: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
    艾莉森·威尔(Alison Weir)
    1995年2月于萨里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因为理查小时候由皇家负责监护,所以,塞西莉的父亲只得花费3000马克的本钱从皇家购买理查的婚姻。1423年12月,理查来到雷比城堡,与威斯特摩兰伯爵几个年幼的孩子生活在一起,从此熟识了他的新娘。伯爵每年付出200马克给他做生活费用,大概认为这些钱花得很值:鉴于理查的出身以及将来有希望得到的遗产继承,他具有巨大的联姻价值。枢密院无疑认为,威斯特摩兰伯爵是约克公爵理查可以托付其抚育的合适人选,因为自1399年以来,他一直都是兰开斯特家族的忠实支持者,而且,以这样一种抚养方式可以防范理查长大以后产生有关其王朝身份的任何想法。
    1425年4月,太后再次把国王带往伦敦。当他们一行停留在圣保罗大教堂时,格洛斯特将亨利从轿上抱了下来,然后与埃克塞特二起领着3岁的国王来到圣坛前。国王一本正经地做了祷告,并严肃庄重地环顾了四周。祷告结束后,他被带进众人聚集的教堂院落。为了让民众开心,他又被放在马背上,“骑”着马与游行队伍一道穿过这座城市。两天后,他与母亲一起参加议会。亨利极其引人瞩目,以至于观望的人群大声地呼喊着他们对于国王的祝福,人们都说亨利活似他伟大的父亲,并希望小国王长大以后也能彰显犹如其父一般的战争热情。
    大约在这段时间,枢密院认为,国王需要一些同龄的伙伴,于是下令把所有在皇家监护下的贵族男孩与亨利一起带进宫廷。1426年5月19日,贝德福德授予国王骑士爵位,他还将骑士身份授予国王的一些少年同伴们,其中包括剑桥的理查,且在同一天正式恢复了他的约克公爵爵位。同年晚些时候,负责养育国王的埃克塞特公爵去世了。
    1427年,枢密院为亨利指派了第一任“导师”,他名叫约翰.萨默塞特,是为格洛斯特服务的一位神职人员,但在亨利9岁时,他就离世了。萨默塞特教会亨利法语和英语,激发了亨利对于基督教信仰的热爱,以至于他能够背诵所有祈祷文。萨默塞特为亨利购置了许多书籍,其中包括信仰方面的专论、比得(Bede)的《英国教会史》和一本《君王的守则》——此书阐述了作为国王所应遵循的行为准则以及如何成为臣民们的道德楷模。亨利不是唯一受益于这种教导的男孩,皇家监护的每一个孩子都各有一位指派的导师,从而形成了一种专属而独特的教育形式。
    1427年,当年幼的国王将近6岁的时候,他脱离了女人们的照料,开始轮流居住于温莎城堡、伯克翰斯德城堡、瓦林福德城堡或赫特福德城堡等地,见到母亲的机会也就很少了,尽管他们之间关系亲密。亨利从来不会忘记在新年时送给母亲漂亮的礼物,比如,1428年他把贝德福德赠予自己的红宝石戒指当礼物送给了母亲。
    1428年6月1日,国王的监护人沃里克伯爵也被指定为他的管理者和导师,专门负责少年君王的日常事务,并按照枢密院的要求培养亨利优良的礼仪与举止,教他字母和语言。像之前的爱丽丝·巴特勒一样,沃里克被授权“可以根据自己的建议和灵活性不时地惩罚我们的君主”。沃里克可不会溺爱孩子,而亨利六世因此拥有了接受当时最优秀人物之一的良好教育的有利条件。
    沃里克的父亲是一位“上议院申诉人”——他曾于1388年反叛理查二世。在诺曼底战役中,沃里克曾是亨利五世手下最重要的将领之一。亨利五世死后,他留在法国,以同样的忠诚和才智辅佐贝德福德。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西吉斯蒙德(TheEmperorSigismund)在英格兰见过沃里克,他的骑士精神给皇帝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至于皇帝称他为“礼仪之父”。有礼貌当然是做人的行为准则之一,还有仁慈和虔诚,沃里克把这些点点滴滴地灌输给了年少的亨利六世。正因为此,沃里克伯爵享有崇高的声誉,他还实现了富有挑战性的耶路撒冷朝圣之旅。
    P8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