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我们最好的十年

  • 定价: ¥45
  • ISBN:9787505745131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友谊
  • 页数:1页
  • 作者:苑子豪
  • 立即节省:
  • 2018-10-01 第1版
  • 2018-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继《愿我的世界总有你二分之一》《我们都一样,年轻又彷徨》《不好意思,我也是第一次当大人》等之后,苑子豪首部个人长篇作品,写给颠沛流离的爱情,和永不放弃的梦想。
    苑子豪作品(与苑子文合著)累计销售已突破3000000册,是备受喜爱的90后青年偶像作家。
    《我们最好的十年》讲述了一段意外重启的人生,一个关于青春与梦想、爱与救赎的动人故事。“你相信什么,就去做什么,那种强大的信念,总会指引你到更好的人生领地。”
    内附苑子豪的一封信,信的内容需要你来共同完成。和挣扎的过往正式告别,和不安的自己握手言和,给未完成的青春一次勇敢的机会。
    何炅、七堇年、八月长安、魏大勋、苑子文读后心动推荐!

内容提要

    我还是我,而我们不再是我们。
    苑子豪著的《我们最好的十年》讲述:27岁的方天霖事业步步高升,但生活上却遇到了自己的瓶颈。整日的会议和应酬使他忽略了家人的感受,那些难以背负的秘密更是让他如鲠在喉。当妻子安晓月不堪记者的骚扰和父亲的责备,对生活和爱情彻底失望时,方天霖才意识到婚姻的危机已一触即发。
    为竭力挽回他们的家庭,方天霖决定陪安晓月去土耳其度假,赴自己多年前的约定,却在一次接近失事的航班落地后,倒退回了十年前。可是他的第二次人生,并没有像此前那样按部就班、一帆风顺地进行。一次小小的失误给了他狠命的一击,命运的轮盘开始逆转……

媒体推荐

    成长也许意味着磨平棱角,可是好的自己一定藏好,无论如何也不可以退让。你看,从上一个十年到下一个十年,我们都变得更加通透,更加明亮了。
    ——何炅
    我们总把“如果”挂在嘴边,可时间从未给我们重新选择的机会。总有一些“来不及”,落在时光里,成为一叹气就扬起灰尘的遗憾。但也正是因此,我们才该在此刻更用力地拥抱彼此,拥抱我们好的十年。
    ——七堇年
    撞过几次南墙,吃过几次败仗,转眼你就这样长大了。但我仍愿你记住,你十七岁时天真无畏的样子,别回头,用力跑,不要辜负这美好的年华。
    ——八月长安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它跨过时光的阻碍,把我带回十七岁的夏天。我无比感谢那时的自己,他如此笨拙,又如此勇敢,即便生活给了我们很多下马威,他也一直咬牙坚持,等回过头看时,苦涩都变成了甘甜。
    ——魏大勋
    当夜幕悄悄来临,我摊开他的书稿,小心地、温柔地阅读;当一点点被故事里的情节打动,饶有兴致地随着那些人物生活;当止不住地流泪,心突然变沉重,我都觉得此刻真好。
    ——苑子文

目录

Chapter 1  爱情在冬季死去
Chapter 2  回到秋天以前
Chapter 3  你知道夏天的秘密吗
Chapter 4  春眠不觉晓
尾声
番外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这个婚你想离也得离,不想离也得离!”
    光线昏暗的房间里,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声嘶力竭地哭喊着离婚,她手里握着一份离婚协议书,眼神里都是决绝。
    在女人的斜侧方,她的丈夫正双手拉住她,“我不同意!”
    他企图让她冷静下来,可是布满红血丝的双眼和微微颤抖的唇角还是出卖了他的慌乱。
    女人冷笑一声,挣开被缚住的手,抄起窗台上的花瓶,狠狠砸在地上。
    玻璃噼里啪啦碎了一地,之后是长久的沉默与对峙。在男人以为这场闹剧终于平息的时候,女人却不知从哪儿拿到了一个打火机,抓住被角毫不犹豫地点燃了。
    只一瞬间,铺天的火光燃起,凶猛的火势立刻侵占了大半个房间。烈火熊熊,女人在烟雾与热浪中肆意哭喊,她就站在大火中间,没多久就被吞没了。
    男人跪在地上,无力地哭着,声音像是真空了一般发不出来。他的双手似乎也失去了力量,想捶打地面,却死死抬不起来。
    “腾”的一声,方天霖从这个糟糕的噩梦中醒来。
    他一个人躺在沙发上,头痛欲裂,发觉刚刚只是做了个噩梦后长舒一口气,然后擦了擦脸上的汗。接着,他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眉头无意识地紧了紧。
    大抵是没有开空调的缘故,客厅里的闷热让他在短暂的小睡中做了一个关于着火的梦。
    现在是凌晨3点,投影钟冷白色的光映在墙壁上。
    方天霖从沙发上起身,借着光走向餐厅的吧台。
    他拿出储存的冰块,轻声放进玻璃杯,兑入Whisky和苏打水,一杯Highball就这样动作熟练地调好了。其实他睡前已经是醉酒状态,只是想起刚才的噩梦,胸腔里持续扩散的躁郁感只有这股凉意能压下来。
    即使已经清醒地意识到那不过是一场梦,他也忍不住在醒后咒骂了一句,“至少做点什么啊!”
    解释也好,哄一哄也好,强势一点阻止一下也好,出了问题不应该及时解决吗?为什么要僵在原地?
    好像是忽然想通了什么,他像下定决心一般,转身将杯子放入水槽,轻手轻脚朝卧室走去。
    门紧闭着,因为昨晚他又被妻子“隔离”了。
    他太讨厌这种“隔离”了,这种冷战似的结了冰的状况,已经发生过不止一次了,还不如直接吵架来得痛快。
    这些天,他除了应酬就是在武馆跟着教练疯狂练拳流汗,似乎只有这样,心中的压力才有可能被排出去。
    然而每一次回到家,每一次踏进公司,那些令人窒息的紧迫感与躁郁又无孔不入地紧紧控制住他。
    走廊拐角处有一盏小夜灯,是一个简单的笑脸图案,此刻好像在嘲笑他。
    这个家里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是安晓月选的,从装修风格到家具,但都是依照他的喜好。
    她太了解自己了,LED投影钟,制冰机,酒杯和家里的香薰……
    是啊,她太依着他了,所以不会哭不会闹,不会像梦里那个女人一样失控。
    而他,也不会像那个男人一样毫不作为。
    他把手放在金属的门把手上,他知道门从里面锁上了,但他也知道自己拿了钥匙就能打开。
    第一次,他主动打破这种“隔离”,用钥匙拧开了房间的门。
    “晓月?”方天霖试探性叫了一声,话说出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这么沙哑。
    她侧躺着,睡得还算安稳。
    方天霖在她身边坐下来,看着她的眉眼出神。
    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被这双眼睛惊艳到的时刻。
    他们是成大校友。
    那时候,方天霖刚刚入学,从在成大赫赫有名的话剧社招新会上见到安晓月的第一眼开始,他就再也无法把目光从她的身上移开了。
    那个词是怎么说的来着?
    一眼万年。
    是了,这个词就是用来形容他们的初次相遇的。
    方天霖有点想笑,工作以后很少有时间这样忆起学生时代,每日在商战里摸爬滚打,他都要忘记自己也曾经是个有点文艺的青年了。
    可安晓月还是一点没变,妻子和妈妈的角色从来没有剥夺她身上的少女感,她依然是那个坐在画板前就能完全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姑娘。
    他伸手拂上她的脸,也难怪她总是生闷气,自己确实忙工作太多,陪她太少,越来越没了从前的影子。
    他无意扰她睡眠,她却睁开了眼。
    迷糊了一瞬间,那双他爱极了的眼睛就恢复了清明,她刚想开口跟他说话,随即想起来好像还在生气中,于是果断翻了个身。
    P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