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中国儿童文学

杜鹃花开/希望树成长书系

  • 定价: ¥22
  • ISBN:9787537979801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希望
  • 页数:157页
  • 作者:韩进
  • 立即节省:
  • 2018-08-01 第1版
  • 2018-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韩进著的《杜鹃花开》是写童年的作品,大孩子和小孩子一起怀念童年,让童年的真善美历经时代的更迭与洗涤仍然历久弥新。
    每个人都有童年,每个人的童年是不相同的,但童心是相通的。把我的童年说给你听,说的是一种情感、一段过往,也许会丰富你的童年,也许会有些启示,让童年的空间更广阔,让童年的意义有了一种历史感和文化味。

内容提要

  

    《杜鹃花开》是希望出版社希望树·成长书系的一册。本书以老家山水空间以及人物为线索,描写了作者韩进的童年时代。山(蛇山、投子山、龙眠山),水(龙眠河境主庙紫来桥)、老屋、父母、亲朋、老师,作者用饱含深情的笔触,娓娓道来,让人感动和唏嘘。本书的特色之处,正在于“情”,无论是对物的情,还是人之情,相对于普通的儿童文学的叙事或者幻想,这本书虽然有虚构之处,但处处包含真情。虽然身处不同的时代,青少年读者可以读到一种特殊的体验,一种历史空间中的真事与真情,这正是童年文学的魅力。

作者简介

    韩进,1962年生,安徽桐城人,儿童文学硕士。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会员,中国图书评论学会会员。
    1988年开始发表儿童文学评论。主要著作有《中国儿童文学源流》《中国儿童文学史》《儿童文学原理》《陈伯吹评传》《高士其评传》《童话之王~安徒生传》等IO余种。另有书评、读书随笔、儿童读物论述等文章发表,约60万字。

目录

引言 童年好,最忆杜鹃花

第一章 生在桐城
山外有山
母亲河
时来运转

第二章 父亲母亲
母爱最无私
仰望父亲

第三章 文学老师
启蒙老师朱玉兰
语文大师叶泽民
最美老师史芸芸

第四章 童年伙伴
四只“小老虎
童年女友
尾声再见,童年
后记又是杜鹃花开时

前言

  

    我的童年是在老家桐城乡下度过的。桐城就是清代文坛“桐城派”的桐城,有个“六尺巷”的故事流传至今。我到省城合肥工作后,小家庭也从县城迁到省会城市,与故乡的距离远了,心里的感情却更浓了。每逢节假日,我们小家庭都会回老家团聚,从未间断,这是桐城人的家风和传统。
    每当清明时节和大年三十,我们都要沿着一条横穿县城的龙眠河西上,到县城西北的龙眠山去祭拜先人。我们将一大束火红的纸杜鹃——用五色纸扎成的杜鹃花——恭敬地摆放在墓台上,表达我们日久更浓的思念。
    桐城人叫杜鹃花为映山红。花开时节,漫山遍野,远远望去,层林尽染。映山红花期月余,集中在春夏之际怒放,非常珍贵,人们习惯用它来表达珍惜、相思、祝愿等美好情感。
    父亲的墓地,在桐城佛教圣地投子寺的南边,与“接官亭”同在一处向阳的高坡上。每当春天来临,满坡的杜鹃花恣意怒放,父亲就在花丛中,享受着日出到日落的阳光。我仿佛看见父亲年轻灿烂的笑脸,不禁想起父母那段“花开红满天”的爱情……
    在投子寺的西边,也有一处向阳的小坡地,每年春天来临,也是满坡的杜鹃花,姹紫嫣红。花丛中淹没了一座小小的坟茔,那里长眠着我童年时代的小姐姐,村里人叫她“春儿”,大家都相信她是在端午节的正午,被王母娘娘招去,在御花园里做了一名护花天使。  在外越久,越眷念故土;人越长大,越想回到童年。我的童年有苦难,也有快乐,它是“杜鹃花开”的色彩,它开在我心灵的深处,那是父亲母亲宛转悠扬的黄梅调:
    四月春风绿龙眠,
    杜鹃花开红满天。

后记

  

    这是我的第一部儿童文学创作,讲的是我童年时代的故事。
    我写过20多本书,都是关于儿童文学评论方面的。一个儿童文学作家如果没有给孩子们写一部作品,那是不称职的,会终身遗憾。一个儿童文学作家如果没有一部作品留在孩子心里,也是一种遗憾。我要尽力弥补这两个遗憾。
    童年的苦难是幸福的摇篮。人生有一个苦难的开始,是一笔财富,它教会你珍惜人生前行的每一小步,懂得感恩给你帮助的每一个人,让你在奋斗中自立,在自立中自信,在自信中自尊。在逆境中可以做到自强,在顺境中始终保持清醒。学会往前看,进无止境,起点无法选择,终点在自己脚下。
    我的童年故事,曾经在几位作家朋友间流传,张之路老师鼓励我把它写出来,希望出版社给了我这次机会,感谢张之路老师,感谢希望出版社,没有他们的鼓励和督促,就没有这本书。现在我把这本童年故事作为一份儿童文学作业,呈现在读者面前,虚心接受所有的意见,希望我的儿童文学处女作有个及格的成绩。
    我的童年故事,是那个时代的童年记忆,和今天的孩子世界完全不同。但今天的孩子也应该了解我们那个时代的孩子生活。每个人都有童年,每个人的童年是不相同的,但童心是相通的。把我的童年说给你听,说的是一种情感、一段过往,也许会丰富你的童年,也许会有些启示,让童年的空间更广阔,让童年的意义有了一种历史感和文化味。
    我尝试着写出自己童年的故事,反顾童年的生活,给我最多的是感动,我能活下来,活得越来越好,是在我的生命攸关处,总有好心人的帮助,看似是偶然中的必然,我以为那是人性的善良和社会的进步,我是受益者、幸运者,所以我幸福。我把幸福传递给读者,祝愿所有人都能得到幸福。所谓幸福,是一种自我感觉,和别人无关,就是感觉今天比昨天好,明天比今天会更好。
    创作是一种幸福。它记录生活,又高于生活,它是曾经的生活,更是活在生命里的生活。它让逝去的生活获得重生的灵魂,它让尘封的生活得到艺术的升华,让童年永恒,让童心不老。儿童文学是让人返老还童的文学,是让人直抵人性本质的文学,它追忆过去,却面向未来,是所有人的文学。
    我用三个月的时间写了这个故事。白天我有很多的工作要做,,只有晚上,夜深人静时,窗外漆黑的夜给我灵感,星星和月亮照亮我回到童年的路,我用心灵和童年对话,用笔把它记下来。故事都是真实的,除了父亲、母亲和我,其他的人物都用了化名,但我没有改变他们的姓,名字可以换,姓是不能更改的,这也是一种文化。既然是故事,就有虚构的成分,我把它用到故事的链接和细节的描写上,有的故事是压缩版的,为着在时间跨度上更紧密,有的故事综合了现实中发生在一两个人物身上的事情,以求在人物个性上更突出。总之,故事还是那些故事,都真实地发生在我的身边。这本童年故事,说纪实也行,说自传也行,都没有本质的区别,就是那么一段童年的历史。 童年是儿童文学的根,根深方能叶茂。我的童年是一座文学的富矿,我应该开采出优质的产品。我现在还没有这个能力,我会继续努力。 我的女儿是第一读者,她感动了,或许是因为这是她从未听说的父亲小时候的故事。女儿说应该有一个“尾声”,给整个故事作一个交代,我接受了,谢谢女儿。写作中我也曾数次地停下来,自己感动了自己,含着泪水写完一些故事,也希望能感动读者,分享我童年的苦难、欢乐和成长。 今年的春天来得特别早。去年底合肥下了三场大雪,瑞雪报春来,如今的天鹅湖边,桃花朵朵开,龙眠山的杜鹃花,也已经开放了吧?我把这本童年故事献给今天的孩子们,也一同献给我的父母、我的老师、我的童年伙伴、我的亲人们,还有滋养我长大的桐城文化。 2018年3月12日 植树节于书香苑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有山必有河,有龙眠山就有龙眠河。童年记忆里的龙眠河,犹如牛郎织女故事里的天河,把古桐城分为城里与城外,有龙眠桥相连。同饮一河水,里外两重天。城外的我家是茅屋草舍,男耕女织,一片田园风光。城里是亭台楼阁,商贾云集,一片繁华景象。城外的到城里赶集,还回到城外;城里的到城外踏青,还回到城里。以龙眠河为界,不越雷池,各安其分;像龙眠河那样,蜿蜒向东,永不停歇。
    龙眠河
    龙眠河发源于龙眠山,西起颂嘉湖,东至嬉子湖,全长约四十八公里,其后宛若游龙潜水,直通长江。龙眠河自西北往东南,斗折蛇行,将古桐城分为东南、西北两半,东南面的叫东大街,西北面的叫北大街,中间有龙眠河上的“紫来桥”相通。
    东大街是商业中心,保存有一条明清建筑老街。西大街为行政中心,有元朝始建的桐城文庙,清朝父子宰相张英、张廷玉的故居宰相府,传承和谐精神的六尺巷和晚清大教育家吴汝纶创办的桐城中学。
    龙眠河是桐城文化的长廊,沿河两岸布满名胜古迹,何仙姑修炼成仙的仙姑井,吕洞宾坐岩垂钓的钓鱼台,张县令为民求雨的境主庙,李公麟归乡隐居的龙眠山庄,还有张英、张廷玉两位大清相国的园林墓葬,  “铁打桐城”的东作门,张廷玉捐建的紫来桥……龙眠紫气,生发万千气象;人文与自然交相辉映,宛若串串珍珠嵌缀其间。桐城有史(公元757年设立桐城县)一千两百多年来,每一次重大变革,龙眠河都是默默的见证者,至清朝统治文坛三百年的桐城派,集中华文化之大成,成为中华龙文化的缩影。  龙眠河是桐城人的母亲河,如果将龙眠河的源头颂嘉湖比作人的大脑,龙眠河就像人的脊梁,两岸汇聚到龙眠河的溪流,就像人的血脉,而沿河向两边延伸的街巷便是人的骨骼,在河、桥、巷划分的格子里,自然形成一个个街区、村庄、田野。龙眠河水不仅是桐城人的饮用水,还是庄稼地的灌溉水,与桐城人的生活息息相关。  水是生命之源。桐城历史上遭遇过(颂嘉)湖干(龙眠)河裂的特大旱灾,流传着为民求雨的“境主庙”故事,也见证了新中国拦湖筑坝修建水库的人间奇迹。
    境主庙
    现土J田
    龙眠河源头的颂嘉湖,又叫“境主庙水库”。湖面的形状曲折有致,宛若游龙戏水。1958年,桐城县政府响应国家“兴修水利”的号召,在龙眠河口拦湖筑坝修建了境主庙水库。  父亲自豪地对我说,你要记住,你的父母都是当年兴修水库的光荣劳动者,我和你妈妈就是在水库工地的青年突击队认识的。
    我问父亲,你和妈妈怎么认识的?
    父亲说,给你讲一段“境主庙”的故事吧。
    境主,就是“一境之主”,当时的桐城县令。境主庙,就是当地百姓为纪念境主修建的庙。相传唐朝贞观年间,桐城遭遇特大干旱,从开春到盛夏,滴雨未下,塘塥见底,河水断流,田地龟裂,草木皆枯。春麦颗粒无收,夏粮无水栽插,饮用水无法保障,加之瘟疫肆虐,民不聊生,社会治安每况愈下。
    时任县令张孚卿,为官清正,体恤民情,为寻找抗旱良策,茶饭不思,心急如焚。夫人王氏劝他何不亲自为百姓求雨,张县令恍然大悟,马上在西郊的龙眠山下设坛作法,每天布衣芒鞋,头顶烈日,跪拜在前,为民求雨,如此连求七七四十九天,仍然是有云无雨,望天长叹。
    这时有人建言,龙眠山深处有两口龙井,一口为风井,一口为火井,下火井求之则天晴,下风井求之则降雨。张县令若真心为民求雨,就要单身独骑,前往深山风井求雨。张县令不及多想,只要能快快降雨,纵有火海刀山,也在所不辞,当即上马,赶往风井。
    张县令的虔诚之心,感动了雷公电母。雷公问道:
    “张县令,念你爱民心诚,求雨心切,决定赐雨,你是要上马雨,还是要下马雨?要多大雨占?”
    张县令问:“何为上马雨?何为下马雨?”
    电母回答:“上马雨即你上马就行雨,下马雨是等你回到县衙后再行雨。”
    张县令早已将自己的危险置之度外,不假思索地说:  “我要上马雨,雨点要梨子那样大。”P1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