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环境科学 > 环境科学 > 环境科学基础理论

寂静的春天(精)

  • 定价: ¥42
  • ISBN:9787553674445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浙江教育
  • 页数:290页
  • 作者:(美)蕾切尔·卡森...
  • 立即节省:
  • 2018-10-01 第1版
  • 2018-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寂静的春天》是美国女作家蕾切尔·卡森的代表作。该书以寓言开篇,向读者描绘了一个美丽村庄的突变,接着从陆地到海洋,从海洋到天空,全方位地揭示了化学农药的危害,是一本公认的开启了世界环境运动的奠基之作,它既贯穿着严谨求实的科学理性精神,又充溢着敬畏生命的人文情怀。

内容提要

  

    蕾切尔·卡森著的《寂静的春天》以寓言开头,向我们描绘了一个风景宜人、生机勃勃的村庄像魔咒一般陷入一片死寂,由此引出了以DDT为代表的化学农药对于水源、土壤、动植物甚至人类自身的严重危害。意在唤起公众的环保意识,揭示环境污染的严峻性和紧迫性。
    此版本为麦家、苏童、阿来、马家辉四位知名作家指定推荐版本,茅盾文学奖得主、作家阿来作序深度解读。

媒体推荐

    蕾切尔·卡森以其标志性的著作证明:思想的力量毫无疑问要大于政治家手中的权力。本书初版于1962年。当时,“环境”一词在公共政策词汇表中甚至还毫无踪迹。如果《寂静的春天》没有出版,或许“环保运动”一词至今不会落实为行动。
    ——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美国前副总统阿尔·戈尔
    在出版25年过后,《寂静的春天》依然不只具有历史意义。这样的书,在所谓的两种文化的鸿沟上架起了桥梁。蕾切尔·卡森是一位现实的、受过良好训练的科学家,并且禀有一位诗人的洞察力和敏感性。
    ——保罗·布鲁克斯(美国著名评论家)

作者简介

    蕾切尔·卡森(1907-1964),美国海洋生物学家,曾任职于美国渔业管理局,并逐渐转变为职业博物学作家。她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海洋生物学家,天才的作家、伟大的环保先行者,著有“海洋三部曲”《海风下》《海洋的边缘》和《周边的海洋》;1962年出版《寂静的春天》,引发了美国以至于全世界的环境保护事业。《寂静的春天》被翻译成数十种文字,引发DDT在世界范围内停用。卡森被《生活》杂志选为20世纪100名最重要的美国人之一。

目录

01.明天的寓言
02.忍受的义务
03.死神的特效药
04.地表水与地下水
05.土壤的王国
06.地球的绿幔
07.无谓的浩劫
08.寂静的春天
09.死亡之河
10.无人幸免的天灾
11.超越波吉亚家族的梦想
12.人类的代价
13.透过一扇窄窗
14.每四个中就有一个
15.大自然在反抗
16.雪崩前的隆隆声
17.另一条道路

前言

  

    人类保护自然,是为了保护人类自己
    中国有很多文学类型,比如武侠小说、言情小说、玄幻小说等,但我们一直缺少另一种文学类型,这种文学在美国叫“自然文学”——反映人类对大自然的观察,在观察的基础上建立对大自然的理解与尊重,因而化育出环境保护的观念与行动。现在我们就来讲一部美国自然文学代表性作品——《寂静的春天》。
    环境保护问题一直都是美国自然主义文学的一项重要内容,出现过利奥波德和约翰·缪尔这样的杰出作家,用自己的作品宣扬环保主义观念,用自己的实践倡导环境保护运动。女性作家蕾切尔·卡森也是这样一个人物。
    卡森的《寂静的春天》很早就被介绍到中国来,现在我手中的这一本应该是20世纪80年代的版本或者是20世纪90年代初的版本,但是这样的书对于中国读者好像没有什么影响。
    今天的中国,某些地区面临着自然环境不断被破坏、生态问题目益严重的局面,我们自己身处的环境也越来越糟糕。如果树少一点、花少一点,大家勉强可以忍受。但是,如果已经到了没有干净的水喝、没有干净的空气呼吸的程度,大家还在心安理得地忍受,并且不准备做一些改变,我认为有点匪夷所思。
    我读美国自然文学的书是从很早就开始的,因为我喜欢他们与自然相处的友好态度。我读得最早的一本书就是卡森的《寂静的春天》。
    其实《寂静的春天》,不应该称为“寂静的春天”。因为在中文里,将‘寂静”这个词赋予了比较美好的意义。要是按照意义来译,我觉得它叫“死寂的春天”更合适。那这本书说的是什么呢?
    蕾切尔·卡森是个科学家,不是一个文学家。
    我们知道,每当春天来临时,万物就会萌发,百鸟会歌唱。因为鸟要繁殖,鸟的异性之间要互相吸引,需要靠叫声来完成。春天来了,天气转好,它们也会感到兴奋,所以春天的鸟叫会比其他季节要多得多。
    可是在一个又一个春天,卡森发现鸟的叫声越来越少了,她就开始追踪观察。鸟的叫声少了意味着鸟少了,而鸟的数量减少就意味着自然界中一定已经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这些精灵一样的生命突然在原野当中、森林当中、河岸当中、田野当中消失不见了。这引起了她的关注与思考。
    这个时候,她开始做科学调查工作。后来发现鸟类减少的原因是人类大量使用农药。鸟的主要食物是昆虫,而农药的主要功能就是把昆虫杀死以保护农作物,理由很正当。但鸟吃下这些被毒死的昆虫后,自己也死掉了。
    当她发现了这个问题以后,提出了观点:农药与化肥,对我们提高农作物的产量是有帮助,但是我们必须认识到,地球不是只给人类居住的,地球也是给其他生命生存的。上帝创造了世界。上帝在创造人之前就已创造了其他生命,其他生命和我们一样平等,都是上帝的造物。基督教是这么看的,佛教也是这么看的,佛教说众生平等,不只讲的是人跟人——穷人跟富人、高智商的人跟低智商的人、有权的人跟没权的人都是平等的。
    其实佛教里说的“众生”,说人也好,一株草也好,一条虫也好,大家都是平等的生命,佛经《妙法莲华经》里就说,地上的生命“一云所雨,一雨所孕”。
    什么意思?就是说一朵云下下来的雨滋润的这些生命,不管是这个雨落在人的身上还是落在一株草的身上,都体现了上天的意志,使万物成长。所以说,只要这个雨水落到的地方,所滋润的生命就没有高下,没有贵贱。在佛的眼里都是平等的,这才是真正的众生平等,而不只是我们今天讲的人与人的平等。
    ……
    利奥波德自己买了一个别人已经不要的农场。这个农场因为土壤的肥力耗尽,不能再种庄稼,已经变威了沙地。他把这个农场买下来后,进行了一个实验,目的是验证能否让这片土地再恢复生机。他一点一点地去种树种草,这有点像我们今天阪复一片沙漠的生态一样。
    然后他把整个过程和感受记录下来。因此,利奥波德就有了一本非常美好的书叫《沙乡年鉴》。过去我在别的地方也谈过,沙乡就是他租的那个农场的名字,台湾翻译成沙郡。
    《沙乡年鉴》就是写了这个农场在1月是什么样,2月是什么样,3月是什么样……按12个月记录,记录完物象以后,他再对这些问题进行总结与思考,最后他成功了。
    你看他们都是一方面写作,一方面揭露社会问题,同时付诸行动,所以自然主义文学在今天,还是不断地有新的东西出现。
    今年,我在上海还见过一位美国的自然文学作家,她从事的事业就是一边记录一个湖泊的生态恶化过程,一边投入对湖泊的保护。可见很多人都在做这样的工作。
    所以,我们应该多读一点这样的书,学会尊重自然,从而激发我们保护自然的愿望。因为当我们都不了解大自然的时候,声称要去保护它一定是一种空谈。人不可能对陌生的事物产生尊重与珍爱的情感。
    虽然我们现在说“尊重自然,爱护环境”,但是当一个人对自然毫无认知的时候,他会真正地尊重自然吗?我是不相信的。
    所以,我觉得大家可以读一读卡森的《寂静的春天》。后来她还在—个地方描述一片海。为了写这片海,她还专门住到海边,在海边建了一栋小房子,来观察并描绘这片海。他们是真正设身处地地进行书写。
    不光是卡森的书,还有利奥波德的《沙乡年鉴》、约翰·缪尔的《夏日走过山间》等,这些都是非常好的文学读本。因为这些书教会我们尊重自然,认识自然,保护自然。
    阿来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众所周知,这些昆虫对农业非常重要,它们值得我们加以保护,而不是无情地摧毁它们的栖息地。蜜蜂和野蜂可以给麒麟草、芥菜和蒲公英授粉,同时它们也依赖这些野草——它们的幼虫以这些植物的花粉为食。在苜蓿开花之前,紫豌豆花给野蜜蜂提供了必不可少的春季饲料,帮它们熬过这一难熬的季节,这样它们才能为苜蓿授粉。到了秋天,没有什么其他食物了,它们便把麒麟草囤积起来,以备过冬。由于自然本身具有准确又精密的控时功能,一种野蜜蜂恰恰会在柳树开花的第一天出现。明白这一情况的人不少,但是下令要求把整片土地都浸泡在化学物质中的人却不是他们。
    那些懂得合适的栖息地对于保护野生动物的意义何在的人在哪儿昵?他们中有许多人站在了捍卫除草剂的行列中,因为他们认为除草剂比杀虫剂毒性要弱,不会造成危害,能够使用。当除草剂喷洒在森林里、田野里、沼泽里和牧场上时,它们给这些地方带来的变化显而易见,甚至永久性地摧毁了野生动物的栖息之所。从长远来看,对于野生动物家园和食物的摧毁比直接杀戮它们或许来得更加严重。
    这种对道路两旁以及公路两旁植物进行不遗余力的化学攻击所带来的讽刺是双重的。他们试图解决的问题可能永久存在——经验已经明确表明,地毯式地使用除草剂并不能永久性地控制路边的灌木丛,因此每年还要喷洒农药。更为讽刺的是,尽管我们已经了解到有其他方法比这种喷药方法更可靠,既可以长期控制植被的生长状况,又能避免对大多数植物重复用药,但是我们依旧坚持喷洒农药。
    控制路边和公路沿线灌木丛的目标并不是将土地上除了草以外的所有植物都扫荡一空,而是要清除那些由于过高过大而遮挡司机视线或干扰路标区的路线的植物,也就是说,主要目标是树木。大部分灌木都非常低矮,不会有危险,野花就更是如此了。
    选择性喷洒法的发明人是弗兰克·艾格勒博士。当时他正担任美国自然与历史博物馆公路区灌木管控推荐委员会主任。大部分灌木丛都会顽强抵抗乔木的侵入,选择性喷洒法正是利用了这一自然规律。选择性喷洒法的目标并非在道路和公路沿线培植草地,而是通过直接治理的方法清除高大的木本植物,同时保护其他植被。对于那些比较顽强的植物,再行处理就可以了。这样,既控制了灌木生长,乔木也不会再生。树木管控中收效最好、价格最低的,是植被控制法,并非化学控制法。
    这个方法已经在美国东部地区进行研究实验,结果表明,一旦进行治理,该地区的情况就趋于稳定,至少20年不需要再进行药物治理。这种喷洒一般由人背着喷雾器进行,有时也需要在卡车底盘上装压缩泵和药物,但不需要进行地毯式喷洒,仅直接给乔木和一些尤其高大的需要清理的灌木进行药物喷洒即可。因此,环境的完整性得到了保护,野生动物栖息地丝毫未被损坏,而灌木、蕨类和野花也未被牺牲。
    P7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