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C.S.路易斯写给孩子们的信

  • 定价: ¥20
  • ISBN:9787020137121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人民文学
  • 页数:78页
  • 作者:(英)C.S.路易斯|...
  • 立即节省:
  • 2018-09-01 第1版
  • 2018-09-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C.S.路易斯写给孩子们的信》是书信集。收录了许多C.S.路易斯的回信,他在其中分享了他对写作、学校、动物,当然还有《纳尼亚传奇》的感受。
    C.S.路易斯之所以如此令人注目,是因为他创作了许多引人人胜的小说。他所著的大量神话故事、科幻小说等畅销全球。许多读者就作品向他提问,或致以感谢;有的询问下一卷何时出版,有的描述他的书对他们来说有何意义。
    当路易斯给年轻人写信的时候,展现了他最悲天悯人的一面。他牢记童年时的恐惧、疑问和喜悦,理解与他通信的年轻人。路易斯以“普通人的普通立场”给他们写信,而他们也给予回复。希望读者也能从这些信件中找到自己的“共同点”。

内容提要

  

    C.S.路易斯曾收到数千封来自年轻粉丝的书信,他们渴望加深对《纳尼亚传奇》及作家小人的了解。《C.S.路易斯写给孩子们的信》是C.S.路易斯和读者之间的通信集,在给读者的回信中他不仅分享了自己对写作、学校、动物等问题的看法,当然还有很多关于《纳尼业传奇》的创作感受。路易斯给孩子们写信——就像为他们创作一样——带着理解和尊重,而这正是他成为人们挚爱的儿童文学作家之一的原因。

媒体推荐

    觉得自己脾气暴躁?读一读《C.S.路易斯写给孩子们的信》吧。你可以一口气读完,当你放下书的时候你会觉得好多了。真的好多了!
    ——《巴尔的摩太阳报》
    读《C.S.路易斯写给孩子们的信》会刷新你对一位作家的欣赏……爱心和想象力令他永葆童心。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

作者简介

    C.S.路易斯(C.S.Lewis,1898—1963)是英国奇幻文学经典《纳尼亚传奇》的作者,更是20世纪著名的基督教思想家、学者、杰出的批评家。他毕生研究文学、哲学、神学,对中古及文艺复兴时期的英国文学造诣尤深,堪称英国文学研究的巨擘。相关著作有《爱的寓言》(1936)、《<失乐园>序》(1942)、《十六世纪英国文学史》(1954)、《文学批评的实验》(1961)、《被弃的意象》(1964)。路易斯的文学批评悠闲从容、学养深厚却又平易近人,兼具智者的人生洞见和稚童般的阅读热忱,体现了“牛津”文学批评传统的一面。

目录

正文

前言

  

    道格拉斯·H.格雷沙姆
    我第一次见到C.S.路易斯是在一九五三年岁末。当时我年仅八岁,却依然对那次见面记忆犹新。我母亲像大人们通常会做的那样把我们介绍给彼此:“杰克,这是道格;道格,这是杰克。”然后我们握了握手。你瞧,杰克是他的小名,所有朋友都那么叫他。他的真名是克莱夫·斯特普尔斯·路易斯。我觉得杰克更好听。
    杰克和我马上就成为了朋友。他带着我和哥哥参观牛津大学,我们登上著名的默顿塔顶,踏上一条似乎永无止境的、狭窄的黑色螺旋阶梯,最后爬过一段短梯子,登上牛津大学的屋顶,置身于明媚的阳光之中。我们登高眺远。一九五六年,杰克和我母亲喜结连理,而我则开始了在“窑居”里的生活,那是杰克家的名字。英格兰的许多房子都有自己的名字,而杰克的家则位于一个八英亩花园的中央,那里林木葱郁,还有一条湖泊。
    杰克同神话故事中的“继母们”截然相反,他善良、幽默、慷慨。他为我们买了一匹小马,当我对独木舟产生兴趣的时候,他又为我买了一艘小划艇。他甚至让我载着他在湖上泛舟。我们一起探索丛林,也结伴散步。有时杰克会给我几页他正在写的作品,问我是否喜欢。一般而言我喜欢他的文字,可要是不合我意,他也会耐心聆听我的意见。
    我十四岁时,母亲去世了,杰克和我变得十分亲密。你瞧,母亲爱杰克,母亲也爱我,因此对杰克和我而言,母亲依然活在我们彼此的生命中。对于杰克,我印象最深的是母亲死后的那晚。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一个大男人哭泣。我们互相依偎,努力抚慰彼此心中的悲伤。
    现在杰克也离我而去。于我而言,他一直活在我的记忆中;于世界而言,他一直活在他的作品中;于你而言,他就活在这本书里。
    像搭建一座教堂似的将我所有的书本一一摆放是件十分有趣的事。就我个人而言,我更乐意将《奇迹》和其他“专著”当作教堂学校:我的孩子们的故事是名副其实的小礼拜堂,每一座都有一个专属的小圣坛。
    ——-C.S.路易斯
    (一九五三年三月二十八日致威廉·金特教授的信件,未出版)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亲爱的菲莉达:
    尽管你的信写于一个月前,可我今天才收到,因为我离家去了爱尔兰的多尼戈尔(那里真是美极了)。非常感谢:能清楚地知道人们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是十分有意思的事,成年读者们从来不告诉我。
    好了,现在来说说“小朋友”的事。我也不喜欢这个词。不过要是你指的是《凯斯宾王子》第八章中出现的那处,我得说埃德蒙也像你我一样讨厌这个词。他为了说脏话而口出恶言;他尽可能地贬低自己,因为他要蒙蔽小矮人——就像当你深知自己弹奏钢琴的水平像别人一样高超的时候,会说“我只是随便弹弹的”一样。可要是我还在别的地方用到了“小朋友”(我希望没有),那我真的很抱歉:你提出反对是正确的。另外,关于大部队在森林里变成石头的情节,你说得对。我原以为人们理所应当会觉得阿斯兰将妥善解决这件事。可我现在发现我应该写明白才对。
    对了,你会不会觉得黑暗岛对小孩来说太恐怖了?你弟弟读了以后觉得害怕吗?我挺担心的,可是我还是保留了这个情节,因为我想没人知道究竟什么东西会让人们感到害怕。
    《纳尼亚传奇》一共有七个故事。很抱歉书价那么高:决定定价的是出版社,而不是我。随信寄来的是最新一本《银椅》。
    如我所说,我觉得你在其他方面的观点都对,可我十分确定让他们在纳尼亚王国长大成人的决定是正确的。就算他们生活在我们的世界中,一样也会长大。你会明白的。你瞧,我觉得年龄并非人们以为的那么重要。我内心的一部分依然只有十二岁,而当我十二岁的时候,我觉得内心的有些部分已经五十高龄了:所以对于他们在纳尼亚王国长大,在英国却还是孩子这件事我并不觉得十分奇怪。
    你真诚的C.S.路易斯
    一九五三年九月十四日
    亲爱的菲莉达:
    我有种感觉,就好像一个人“展示”自己的成绩以后意识到竟然又犯了上个星期才为此挨过骂的错误!我是说,把书寄走后,我自己读了一遍,又发现“小朋友”出现了两次。我一定会小心下不为例。由猫头鹰讲述的瑞廉故事的开头,是故意营造一种年代久远的感觉,更像是一个寻常的神话传说,好让它与以我的口吻开篇的章节区分开来。我想制造一些区别的想法是正确的:可是当然了,想法有多少并不重要,要紧的是如何将它们在书中一一落实。
    致以最美好的祝愿,爱你们俩。
    你的C.S.路易斯
    一九五三年九月十九日
    亲爱的菲莉达:
    谢谢你给我寄来那么有意思的卡片。你是怎么把金色涂得那么漂亮的?我每次尝试的时候,无论它看上去多么金光灿灿,落在纸上从来都是粗褐色。难道你在画笔上玩了什么我不知道的小把戏?还是如今金色颜料的质量胜过我小时候用的那些?这些“风俗画”(我想艺术评论家会这样称呼你的这组画作)画得极好,而且很有意思。要不是你告诉我你父亲在颜料中混合了油灰,我还以为他是在调色板上调的色呢。不过凡事自有其道理,我还从未见过一户人家人人都长得像母亲的。
    我不太清楚你说“没有我的观点在其中的愚蠢的冒险故事”是什么意思。要是它们确实愚蠢,那么所谓的观点也拯救不了它们。不过要是故事本身不错,而你说的“观点”是指可以从故事中去除的某些存在于真实世界的真理,恐怕我无法苟同。至少,我认为从那个意义上寻找一个“观点”有时会妨碍读者领会故事的真谛——就好像想要努力听懂一首歌里的词,而那根本不是正确的聆听方式(好比合唱队表演的赞美诗)。我对这些事并不确定:我们一起想想吧。现在家里住着两个美国男孩,一个八岁,一个六岁。都是好孩子。他们使用的词汇的长度似乎远胜于同龄的英国男孩:不是为了显摆,只是因为他们似乎不认识短词。不过他们的餐桌礼仪不及差不多大小的英国男孩。
    好了——向你们大家致以圣诞节最美好的祝愿,万分感谢。
    你的C.S.路易斯
    一九五三年十二月十八日附言:你说《纳尼亚传奇》比宣传手册写得好多了,这种说法完全正确。至少书里的插图比地图好看。
    亲爱的莎拉:
    谢谢你写来那么有趣的信。看来你的学校时光比我们大多数人记忆中度过的更美好,要是你回答“我也希望如此”,好吧,我完全同意。我特别羡慕你能跟另一个同学共同拥有一匹小马,还能学习骑马。我可不行,可是我热爱马匹,也喜欢它的声音、味道和手感,真希望自己也能像你一样。我更想要一匹漂亮、结实、稳健的短腿马,它了解我,我也熟悉它,而且比起驾驶汽车和开飞机,我更擅长骑马。
    我断断续续地一直在读《傲慢与偏见》,但依然觉得津津有味。还有兰姆的书。你会发现他的书信写得跟散文一样好,甚至比散文略胜一筹。
    我不相信语言有好坏之分。如果你渴望阅读一些找不到英语文本的东西,你会发现自己能学会一门外语。我喜欢你在信中提到的“第十二夜派对”,我对这个仪式一无所知。在我长大的地方,圣日前夜(万圣节)是最盛大的节日。伴随着游戏、活动和各种各样的占卜,总会产生一种略微有些怪异和毛骨悚然的感觉——这可不是一个适合穿过教堂墓地的夜晚(然而事实上,对于精灵和鬼魂,爱尔兰人两个都信,却更害怕精灵)。
    我的后颈上长了一个皮脂囊肿(不,不是深绿色的),最严重的结果就是我现在洗澡的时候再也不能把整个脑袋和肩膀浸到水下了(我喜欢像河马似的潜到水下,只露出鼻孔)。把我的爱传达给大家,希望你能拥有一个完美的一九五四年。
    你的C.S.路易斯
    一九五四年一月十六日
    【这封信是写给住在华盛顿、有八个兄弟姐妹的一个美国家庭的。他们在“玛丽·威利斯姨妈”的鼓励下第一次给路易斯写信。她是他们一家的朋友,也是《C.S.路易斯写给一位美国女士的信》中的那位女士。此书由克莱德·S.基尔比编写,于一九六七年由密歇根州大溪市威廉·B.伊尔德曼斯出版公司出版。】
    亲爱的休、安妮、莱尔利(这个名字我以前从未听说过,这是什么语言?是与奥利、米利、凯利、厄尔利或者特鲁利同韵吗?)、尼古拉斯、马丁、罗莎蒙德、马修和米里亚姆:
    谢谢你们可爱的来信和图画。你们没告诉我那幅兰塞姆被贺洛斯揍的彩图是谁画的。贺洛斯画得栩栩如生,就是胖了点儿。我也不知道王子激战毒蛇是谁画的,不过这条蛇画得可真够阴险的(我出生在爱尔兰,那里根本就没有蛇,因为,如你们所知,圣帕特里克把它们都赶走了)。我觉得尼古拉斯笔下的王子、吉尔和椅子画得很好——尤其是王子的腿,要把腿画好可不容易,是不是?莱尔利的白女巫画得棒极了!跟我所设想的骄傲、邪恶的模样如出一辙。还有尼古拉斯画的《狮子、女巫和魔衣橱》既漂亮又富有深意,让人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谢谢你们。
    闲暇时我洗了不少碗碟,也常有人读书给我听,可我从未想过同时做这两件事。真是个好主意。你们一个月要砸碎多少盘子呢?
    这里还没有下雪,天气暖和极了,于是笨笨的雪花莲和白屈菜(一种黄色小花,不知道你们那儿有没有)长了出来,好像现在是春天似的。就连松鼠(我们学院里有成百上千只)也压根儿不冬眠了。我一直警告它们应该去睡觉,否则到了六月它们一定会困死的(哈欠连天),可它们根本不听。
    你们真是一个大家庭!我有时候觉得你们的母亲就像住在一只鞋里的那个老婆婆(你们知道那首诗)。很高兴你们喜欢我的书。下一部《会说话的马与男孩》很快就要出版了。一共会有七部作品。很爱很爱你们。
    你们永远的朋友:C.S.路易斯
    一九五四年一月二十四日
    P1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