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中国儿童文学

我的同桌是电子人/翌平新阳刚少年科幻小说

  • 定价: ¥25
  • ISBN:9787547731666
  • 开 本:28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日报
  • 页数:251页
  • 作者:翌平
  • 立即节省:
  • 2018-10-01 第1版
  • 2018-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翌平著的《我的同桌是电子人/翌平新阳刚少年科幻小说》描述了各色少年在不同生活境遇中经历波澜起伏的成长。少年的人生经验场域私密而微小,作者通过作品见证了他们一次次遭遇孤独、困惑时的心路历程,呈现出人性内在的胆怯、懦弱与和解的心灵印迹。
    当少年男女以一颗颗赤子之心去理解历史、当下和人性的复杂性时,成长必然在一个现代性维度上赋予儿童更多的主体性成长。

内容提要

  

    《我的同桌是电子人/翌平新阳刚少年科幻小说》是新阳刚主义代表作家翌平的科幻小说作品合集。作家用一篇篇想象力奇特、情节扣人心弦、极具未来时代感的科幻小说作品,向读者描绘出善恶相争的古老主题下,富有时代特质的奇妙科幻世界。文章设定新奇,内容积极向上,十分适合青少年读者阅读。

媒体推荐

    翌平的作品有着儿童文学的灵魂。在那些严峻凶险的未来世界,人类并不颓废,他们用勇气和智慧无畏地迎接所有的挑战,他们和智能机器并肩在铁血的战斗中,彰显英雄主义的力量。这样的未来是严酷的,但也充满着童心和青春的活力。
    ——著名作家  刘慈欣
    翌平的小说关注儿童身心成长的深度和广度,体现阳刚而内敛的精神情感意蕴,从而在美善的意义上赋予中国儿童成长更多的内在性、丰富性和生长性。
    ——著名文学评论家  郭艳

作者简介

    翌平,本名赵易平,北京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曾入选新闻出版总署第二届“三个一百”原创图书出版工程,获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第三届中国出版政府奖图书奖、北京市庆祝建国60周年文学作品优秀奖、儿童文学金近奖、上海优秀儿童图书奖、金风车奖、上海好童书奖等。被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评为“十大青年金作家”。
    著有长篇、中短篇小说,童话共二百四十多万字。主要作品有:《少年摔跤王》《早安,跆拳道》《冬天里的小号》《猫王》《云狐和她的村庄》《月亮上的鱼》《骑狼的小兔》《种太阳花的小猪》《吹口哨的猫》,科幻作品《燃烧的星球》《流浪的方舟》等,译作《一个孩子的诗园》《小熊维尼》等百余种图书。

目录

我的同桌是电子人
燃烧的云彩
空天猛隼的奇袭
1O点57分12秒
蓝色死光下的天劫
追捕
地球伏击战
纳西亚侉奇

前言

  

    直面现实,直面未来
    刘慈欣
    在幻想类的少儿文学中,科幻小说是一个独特的不可替代的体裁,它以一种与传统的少儿文学不同的方式,激发小读者的想象力,拓展他们看世界的视野。随着年龄的增长,童话带给我们的是一个不断幻灭的过程。童话曾经给世界蒙上一层奇丽的幻彩,但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这层幻彩不可避免地渐渐褪去,我们终将知道动物不会说话,树木和石头也没有灵魂,世界渐渐变得平淡无奇。这倒很像翌平作品中那篇名为《眼见为实》的小说里的“视觉添加剂”,人们用现实增强技术透过虚拟现实的眼镜看世界,一旦这种眼镜被摘掉,真实的世界将显示出它令人失望的原貌。但科幻小说不会带给人们这种幻灭感。与童话不同,科幻小说的想象是有真实的科学依据的,读者明白,它向我们展示的未来有可能变为现实,科幻小说使孩子们意i只到,现实是在不断发展变化的,未来有着丰富的可能性,世界可能变得比童话描写的更神奇。
    在少儿科幻中,翌平的作品是一个很独特的存在,与我们对少儿科幻形成的习惯性印象有很大的不同。他昕创造的未来世界具有严峻和冷酷的金属质感,由超级技术所驱动的战争、恐怖行动、生化灾难、AI失控等,使那个未来充满了危机和危险,充满了人与人、人与智能机器,以及机器间的冲突和生死搏杀。在那样的未来中,人们只有依靠非凡的勇敢和智慧才能生存下去,并实现自己的价值。一场场惊心动魄的战斗和冒险,构成了充满张力的科幻世界。
    翌平的科幻小说像直面现实一样直面未来。少儿文学常有一种“保险箱效应”,无论主人公的经历多么险恶,最后总能迎来圆满美好的结局,这在以往的少儿科幻小说中尤为明显。但“保险箱效应”在翌平的未来世界中是不存在的,比如在《万圣节的灯火》中,城市在末目的诗意中走向毁灭,直到最后也没有发生奇迹,城市中的所有居民真的死去了。
    在这些科幻小说中,也常常出现一些在少儿文学中显得更为深刻复杂的东西,比如前面提到的因虚拟现实的消失而对破败的真实世界产生的幻灭感,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还有人对机器的背叛,智能机器人为了人类浴血奋战,到最后却仅仅被人们当成工具,被无情地抛弃。
    正如曹文轩先生所说,儿童文学应该让孩子们面对现实生活的苦难,同样,翌平的科幻小说也让小读者们意识到,未来不一定就是白胡子科学家老爷爷领着他们去逛的天堂,未来有多种可能性,这些科幻小说中所展示的充满挑战和危险的严酷未来,也是他们必须面对的一种可能。
    但这并不是说翌平的科幻小说就等同于那些热衷于描写黑暗未来的成人科幻小说。翌平的作品有着儿童文学的灵魂。在那些严峻凶险的未来世界,人类并不颓废,他们用勇气和智慧无畏地迎接所有的挑战,他们和智能机器并肩在铁血的战斗中彰显英雄主义的力量。这样的未来是严酷的,但也充满着童心和青春的活力。
    在文学叙事方面,翌平的小说故事节奏明快利索,语言简洁透明、刚劲有力,彰显出一种在目前的儿童文学中少见的阳刚风范,以至于有时候我们不得不猜测,他的书是不是专写给男孩子看的。
    在国内,少儿科幻是一个有待开发的领域,目前无论是作家的数量,还是受众的规模都很有限。其实,少儿科幻在中国曾经有过一段繁荣期,那是20世纪50年代。那时,中国的科幻小说几乎全部是少儿科幻。《小灵通漫游未来》曾是国内科幻小说少有的畅销书,虽然发表于20世纪80年代,但也是那一时期创作的。但那个时期中国的少儿科幻只是作为科普的工具而存在,题材狭窄,在文学上也十分简单。后来的国内科幻作家们力图纠正科幻是少儿文学的印象,结果矫枉过正,以至于主流的科幻作家们患上了少儿文学恐惧症,直到形成今天的萧条局面。少儿科幻是儿童文学和科幻文学重要的组成部分,也拥有巨大的潜在读者群和市场,在面向未来的中国文学中,它的意义怎样高估都不过分。我们期待少儿科幻在中国的再次繁荣,而翌平的科幻小说给我们带来了这样的希望。
    2018年3月27日
    于阳泉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我的同桌是电子人
    我是二十二世纪小学六年级的学生,名字叫熊一豪,个头中等吧,在班里只能排到第十几名,可我智力超群。
    现在,很多人都安装了机械翅膀,可以在天上飞翔。古老的汽车已经绝迹,满大街跑的是飞车,使用的是从月球开采来的清洁能源——氦3。人们可以通过地球管理网络系统,足不出户地完成一天的工作,也可以沉浸在网络中休闲,享受虚拟世界带来的种种娱乐。不过小学一年级,多数小孩就已经修完一百年前高中学生的全部课程。这些都要感谢超级智能电脑DMAX,它设计出地球管理网络系统,管理着人们的日常生活。
    生活在今天的我们很快乐,不用像一百年前的小学生那样,每天有做不完的功课,还要掌握成堆的知识,因为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在大脑后部植入了一块电子芯片,通过生物电子接口,我们的大脑可以同整个DMAX主控的地球管理网络系统联为一体。
    我们这类人,在早期被称为“电子人”。最初只是一部分人出于个人兴趣,好奇地将自己连入地球管理网络系统。可没过多久,人类就开始争先恐后地将自己改造成电子人,原因很简单——不变成电子人就落伍,很快会被淘汰掉。
    举个简单的例子:改造后的电子人儿童,可以在四年内完成从小学到大学的学业,知识和技能已经不需要学习,只要通过后脑上的电子接口,就可以直接将信息输入大脑。原来花费几年时间才可能掌握的外语,现在只需要几分钟就能录入到大脑里。大脑里的信息也可以随时升级。在过去的三十年里,电子人逐渐取代了“生物人”,成了这个地球的主人。
    我应该算是第三代电子人,同多数人不一样的是,经过三代的自然进化,我的后脑上天生就拥有一个可以连接网络的生物端口。像我们这样的人可以直接和网络融为一体,而不像一般电子人那样,需要安装转换电子芯片,在输入网络信息时还要对其进行转译工作。我们的反应速度更快,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可以不借助外部工具直接连接到网络上。
    我这样的“生物电子人”为数不多,在班上只有梅子和我。
    梅子的学习成绩比我优秀,我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来的。
    记得那天,她出现在班上,学校里正在举办运动会。当时我报名参加了一千米长跑,凭我的实力,参加这个项目很轻松,当然,并不是因为我跑得快,而是因为我有个聪明的大脑。担任裁判的体育老师是个老式机器人,见到他时我总想笑。他发起跑令的时候从来不用信号枪,而是用嘴模仿开枪的响声。班里的几个同学暗地里给他起了个绰号,叫“老砰”。
    老砰可以用自己的眼睛扫描跑圈的同学,记录他们经过的次数,但他大脑里的计算器实在太简陋了,我在一年前就已经将其破解了。所以,每次经过老砰的时候,我都会遥控他大脑中的计算程序,使他误认为我已经多跑了两圈,这样,我的体育成绩一直保持优秀。
    梅子是我们班新来的转校生,她也报名参加了这项长跑比赛,还加入了我们男生的方队。那天,她穿着一套紧身的红色高领运动装,一下子吸引了那些宅男们的注意。不知道为什么,她和我擦肩而过的时候,我们彼此都感觉到对方是生物电子人。
    老砰嘴里发出类似开汽水瓶的响声后,大家开始奔跑如飞,我的步伐稳健,心里一点也不着急。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当我满头大汗地经过表情木讷的老砰时,他朝我大声喊道:“加油,你慢了一圈!”真不可思议,我忽然发现自己对老砰的遥控失灵了,这对我来说还是第一次。我渐渐落在大家后面,只好迈开步子汗流浃背地奋力追赶。那个穿红色高领衫的梅子一次又一次地从我身边超过,不时地瞥我一眼,我知道是她捣的鬼。
    当老砰按下秒表宣布长跑结束时,我瘫倒在离终点还有一百米的跑道上,几个同学费了好大劲才把我从操场抬回教室。那个梅子热情地为我拧开一瓶矿泉水,还找了把扇子殷勤地替我扇风。
    “你……你太过分了。”我用手指着梅子,表情有些失态,心里在说:“你怎么可以用黑客的方式剥夺我对老砰的操控权呢?”
    P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