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黄土高天

  • 定价: ¥48
  • ISBN:9787545543452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天地
  • 页数:470页
  • 作者:七子
  • 立即节省:
  • 2018-12-01 第1版
  • 2018-12-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作为“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长篇文学作品,七子著的《黄土高天》是一部真正立足于反映改革开放以来国家发展、农村变革、农民富裕的不可多得的佳作。
    本书以农业、农村、农民的“三农”视角为切入点,围绕“活下去、富起来、新农民”三大主题,讲述了以秦学安、赵秀娟、张天顺、秦奋等为代表的三代农民和农村干部,在改革开放四十年的伟大变革中,在“一号文件”的引领下,为追求美好生活而艰辛奋斗的历程。作品真实再现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农村的变迁发展,反映出改革开放带给中国农村空前深刻的变化,进而追寻当代农业发展的崭新道路,探讨、思索中国农业、农村和农民的未来。

内容提要

    七子著的《黄土高天》是一部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三农”题材长篇小说,故事横跨四十年、涉及三代人,讲述了陕西丰源这个省红旗大队如何从失去荣誉到重夺荣誉,中央“一号文件”这条线贯穿始终。以张天顺、秦学安、秦奋为代表的三代人从一开始追求“活下去”“富起来”到建设“新农村”,他们既是改革开放的经历者,又是见证者和践行者。
    1978年,黄土高原尚未完全解冻,整个中国的形势同样如此。改革开放的想法在北京还处于讨论之中,安徽小岗村已经率先施行了“大包干”。机缘巧合目睹小岗村翻天覆地的变化,秦学安不顾大队支书张天顺的阻拦偷偷分地,还因此被关了起来。当“一号文件”的春风吹到丰源,全村人彻底告别“吃不饱”,开始追求过好日子。而当农村人大批进城、大片土地撂荒之时,从美国回来的留学生秦奋决定留下来大干一番,实现他对新农村的设想。这样,他就必须挑战父亲秦学安的权威……

作者简介

    七子,是七位专业作者的笔名,由张强领衔,包括范胜震、张鹏亮、张舵、霍鑫、刘嫣然、王雪娇。长篇文学作品《黄土高天》由七位专业作者共同创作完成。

目录

楔子
第一章  奇遇
第二章  对策
第三章  顶牛
第四章  较量
第五章  逃捕
第六章  选择
第七章  定情
第八章  将军
第九章  麻烦
第十章  困境
第十一章  还债
第十二章  回乡
第十三章  危机
第十四章  关厂
第十五章  撂荒
第十六章  突破
第十七章  评选
第十八章  新村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晨光熹微,天没有亮透。黄土高原被白雪覆盖,绵延辽阔。微明的光线中,山川环抱之下,呈现出的是小城古朴的轮廓。金水县关土墙下行人寥寥,薄雾中影影绰绰闪现着几个小贩的身影。秦学安就在其中,只见他面前摆着几个小板凳,招呼住一个出来买菜的妇人:“大姐,快过年了,家里添置个板凳吧?”妇人蹲下来:“你这是什么材料做的?不是翻新货吧?”秦学安用棉袄袖子擦擦鼻涕,憨厚地笑了:“大姐,放一百个心,我们再穷也不干那缺德事,这都是我大上山砍的木材,我亲手做的,你看这接口,新崭崭的,再闻下,还带着新木头的香味哩!”妇人摆弄两下手中的板凳,直起身来:“多少钱,我带两个走。”秦学安回答道:“两个一块五毛钱,我再送你把我大扎的笤帚,年初一拿来除旧迎新,再好不过了!”
    眼看着买卖要做成了,负责放风的包谷地跑到秦学安跟前,慌里慌张地说道:“学安,学安,快跑,工商局的人来了!”一时间,市场上的小贩都开始收拾东西,四散逃路。几个身穿工商局制服的工作人员呼喊着跑过来:“站住,站住!”见这情形,妇人挎起篮子要走。秦学安飞快地把板凳、笤帚绑成一串,递给妇人:“一块钱都给你。一半粮票,一半钱。”包谷地着急地催促:“学安,别卖了,下次再来!”秦学安推了包谷地一把,嘱咐他道:“把衣服反过来穿,使劲跑,去城西开水铺等我!”
    包谷地知道学安的脾气,一跺脚,头也不回地往城西开水铺跑去。秦学安和妇人迅速完成交易,把板凳、笤帚包进大包袱皮,卷起就跑。工商局工作人员跑近了,堵住了两个小贩:“站住!站住!”两个小贩可怜巴巴地解释着,临近新年,怎么也得拿自己的东西换点零碎好过年。工作人员秉公问道:“你们是哪个大队的,有困难可以找队里解决,你们这样进城,就是破坏扰乱社会主义经济秩序,我们要依规没收你们的东西!”小贩自然不肯,双方拉扯着。秦学安背着大包袱一边跑一边回头看。不远处,包谷地边跑边脱下衣服反穿在身上,成功混入了人群。秦学安向包谷地比了一个方向,扭转身子继续跑,却被稽查队盯上了,追了上来。
    秦学安在前面跑,工商局的稽查队在后面追。眼看就要追上了,秦学安经过旧庙,闪身躲了进去,关上了庙门。直到从缝里看着稽查队跑过去,秦学安才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只听地上有人“哎哟”一声,秦学安立刻弹了起来,原来他坐到了王艳琴脚上。赵秀娟也弹了起来,大声质问秦学安:“我妈脚上有伤!没看见这儿睡着人呢!”秦学安这才顾上回头观察,破旧的庙里尘土飞扬,赵秀娟鼓着两个大眼睛怒视秦学安,王艳琴躺在地上,精神疲惫。秦学安不解地问:“那你们睡这儿干吗?”赵秀娟立刻顶回去:“这庙是你们家的?睡这儿还不行?坐了我妈的脚,你这人怎么连一句对不起都没有!”秦学安怕了这女子,立刻扒着门看外面,生怕把工商局的人引来,让赵秀娟别吵吵。赵秀娟眼睛又是一瞪:“咋啦!还不让人说话了?”王艳琴看眼前这小伙儿凶巴巴的,拉住女儿,不欲惹事。秦学安也懒得理会赵秀娟,看到门外没人,又坐到了地上,从书包里拿出吃剩的半个窝窝头啃。吃着吃着,秦学安突然觉得庙里气氛不对了,扭头一看,赵秀娟和王艳琴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手里的窝头,咽着口水。王艳琴想到女儿已经几天没吃饭,忍不住开口求道:“小兄弟,能不能给俺们娘俩儿两口吃的。”秦学安嚼着,一看,手里就还有一口窝头,他张开嘴,把最后一口窝窝头扔到了嘴里:“嗯?没了。”讨饭的羞辱和被戏耍的愤怒让赵秀娟立刻火冒三丈,拦住母亲道:“妈!你跟这种人要什么饭!我就是饿死了也不吃他的饭!”秦学安反问:“哎?我是哪种人了?”赵秀娟一句话都不想再与这男人多说,索性翻了他一个白眼。秦学安一脸无奈,扑打扑打了裤子上的尘土,径直走出门去。赵秀娟气还未消,站起身对王艳琴说道:“妈,你躺着,我去给你找吃的去!我就不信,没一个好人了。”害怕走散的王艳琴跟着女儿一块儿出了庙门。
    P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