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风流图卷(精)

  • 定价: ¥49.9
  • ISBN:9787530218808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十月文艺
  • 页数:440页
  • 作者:叶弥
  • 立即节省:
  • 2018-11-01 第1版
  • 2018-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江南烟水中的历史烟云,寻常巷陌间的风流男女。
    《太阳照常升起》原著作者、鲁迅文学奖得主叶弥长篇小说。
    叶弥著的《风流图卷(精)》一代人在迷惘与激情中长大,最后成为复杂的新人。有情·有趣·有腔调——献给那些思考的灵魂。
    根植于两千五百年的吴地文化深厚内涵,探讨特殊时期的中国,那些被遮蔽被损害的人性、爱与怜悯。孔燕妮的柳爷爷,是最后的贵族。

内容提要

    叶弥著的《风流图卷(精)》讲述了吴郭城的巷子口都是窄小的,但里面藏着的东西很惊人,可能是一条不小的河,也可能是一座小山,或者一个大教堂。这里住着一些有本事的人。
    醉心生活艺术的柳爷爷,有一天怀抱一盆盛开的昙花,坐在火堆上离开荒唐的人世,留下满园珍宝。奶奶高大进大胆任性,抛夫弃子追随革命,却为情所困,神秘归来。父亲一直是全城女性爱慕的对象,终于孤身远走他乡。我因为出生时的一声炸雷,成为家喻户晓的“彩虹仙女”……

媒体推荐

    这二百多页,写了十年。叶弥有本事,她在小说里创造了一个世界,那个世界是你陌生的故地。在你心上,却在她笔下。
    ——姜文
    叶弥的小说,总有妙处。妙在她的人物、故事甚至叙事系统,都是不走寻常路的。
    ——苏童

作者简介

    叶弥,一九六四年六月生于苏州,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苏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累计发表作品两百余万字,出版有中短篇小说集《成长如蜕》《钱币的正反面》《天鹅绒》等,短篇小说《香炉山》荣获第六届鲁迅文学奖。部分作品被译为英、美、法、日、俄、德、韩等国文字。

目录

正文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一
    此处来历不凡,一言难尽。此处繁华绵延,也一言难尽。
    单说这里滨湖临江,水网遍布,江、河、荡、潭……湖、塘、溪、湾……有名的何止千条?水流由西向东流淌。也有一些沿长江的河道,受了潮汐的影响,流水顺逆不定。抓一把土壤,油肥松软,春天来临时,插一根筷子都能成活。大山小岛,养活各类禽鸟树草。城里和乡下,庙、观处处可见,处处香火旺盛。大路小路,铺着石板或石子,平坦洁净。一年四季,时花不断,果蔬不缺。穷人和富人,脸上都平和冲淡,语音糯软,没有戾气。见面时,正话未曾言,寒暄需半天。
    这是吴郭市,古称吴郭。从三千年前建城到现在,气象安详。
    郊外响起了隆隆炮声。炮声浑厚雄壮,在朝霞中震荡,在半空中回旋,一声赶着一声,如天罗地网撒向人间。也像海中之浪拍向沙滩,一浪追着一浪,从汹涌到平静,惊心动魄,余音在心中激荡,久久不散。仔细听,隐隐地带着霹雳,像极了雷声。日出灿烂,半天空的朝霞,锦绣朝霞里洒着太阳的金色光芒,哪里来的雷呢?晴朗天的“雷声”调动起了吴郭人的兴奋激动,我在半醒半梦中听得周围邻居一片欢呼,我还听到我妈那脆生生的嫩梨嗓子说:“礼炮响啦。庆祝吴郭解放九周年啦!落后分子都竖起耳朵来听听吧!”
    她唱起了国歌,她那细尖的嗓音居然憋出了浑厚的中音。我睁开眼睛,看见她站在我的门口,身上裹着我爸的军大衣,两条细白的长腿戳在外面,庄严地看着我,一边唱一边用拳头擂门框,打出有力的节拍。她指着我说:“落后分子,快唱起来。”我没理她,翻了个身。我爸爸的声音飘到我的耳朵里:“你干吗老是要跟孩子过不去?她受到的打击还少吗?”
    我在我妈的歌声里又睡了过去,我用实际行动告诉我妈,她不认可我,我不在乎。虽说外面喧嚣声不断,这一觉,我还是迷迷糊糊地睡到了七点多钟。听得有个乡下口音在我窗外轻轻地唤我名字,急切,但又温柔得像小鸟一样。我心里猛地一荡,人还没醒透,就坐了起来,半跪在床上,把窗户打开。
    张柔和站在窗外,见我开了窗子,伸进手来摸摸我的脸。我妈打小就不爱劳动,那手却不像养尊处优的手,骨节肥大,青筋毕露。张柔和五岁就下地干活,去年到我的柳爷爷家里帮佣后,也是里里外外什么都干,那手,倒是出奇的圆润,指尖纤纤,像小婴儿努起的嘴。
    吴郭的城乡口音差别很大,张柔和聪明好强,早就练出一口标准的城里口音了,只有在她十分着急的时候才会露出马脚。我等着她说话,她却捏着自己的大辫子迟迟不吱声。我跳下床,光着脚跑了出去。我爸端着印有“111”部队医院字样的搪瓷茶缸,在院子里看一株春兰,此花又名“贝氏春一品”,是贝家送给柳爷爷的,贝家人丁兴旺,出了许多人才,贝聿铭是其中的一个。
    我爸说:“慌慌张张的,什么事啊?小姑娘要举止有度。”
    我说:“张家姐姐来找我,不肯进来,我去拉她进来。”
    我爸手上的茶杯一动,我以为它要掉下来碎在地上,这样我妈就会一天不开心。但是我爸比我想得要狡猾,他把茶杯稳稳地放在院里的石凳上,说:“哈,我上班啦。”于是我妈不愉快的一天就这么烟消云散了。他走了,我妈也哼着歌高高兴兴地去市妇联上班了,她在单位人缘不好,可能她太过争强好胜吧。她从不在乎别人对她的意见,她只管每天把自己的工作做得又快又好。她不仅把自己的那份工作做了,还常常把属于别人的那份工作也做了。奇怪的是,从来没人与她当面论个长短,只在私下表达不满。吴郭人温良恭让,多数时候都这么含蓄。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