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绘星者

  • 定价: ¥42
  • ISBN:9787229136819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重庆
  • 页数:302页
  • 作者:王元
  • 立即节省:
  • 2019-01-01 第1版
  • 2019-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科幻文学新锐作家全新短篇集!
    未来科幻大师奖人气选手——王元作品合集,风格多样,精彩纷呈!
    一场瑰丽多彩的文学之旅,预言人类未来的无限可能!
    《绘星者》内容涉及人工智能、外星生命、高新科技等方方面面,充满无穷的想象,展现了作者大胆的设想和对世界的独立解读,讴歌了科技的奇妙与美丽。

内容提要

  

    这本《绘星者》是新生代科幻作家王元的作品合集,包括《门后面》《少女阿C》《火星节考》《海妖》《囚笼宇宙》《五阴炽盛》《包裹》《绘星者》《人生何处》《王》《吾爱永生》《小机》等篇目,每篇一到三万字不等,内容涉及人工智能、外星生命、高新科技等方方面面,充满无穷的想象。从中,我们既可以看出年轻一代科幻作者们大胆创造和对世界的独立解读,同时也会惊叹于他们文字的纯熟与叙事的巧妙。

作者简介

    王元,真名为邵松松,1990年生于河北,中国科普协会会员;青春光线签约作者。在蝌蚪五线谱和星云网上发表过多篇科幻小说,科幻故事及科普文章;在《科学大众》等科普杂志发表过数篇科普文章;在韩寒主办的ONE以及郭敬明主办的《文艺风赏》发表数十篇小说;多部短篇小说被收录至各种合集出版物;长篇小说《所谓爱情》发布于豆瓣阅读平台。

目录

绘星者
自救指南
小机
吾爱永生

人生何处
包裹
海妖
少女阿C
火星节考
门后面
五阴炽盛
囚笼宇宙

前言

  

    星辰世界和人海
    三年前,我正在利用业余时间完成我的第一部小说。早上,我接到电话,得知我爸摔伤了,是在半夜的时候,造成了胫骨骨折。
    他躺在病床上,显得虚弱,这一摔,摔掉了他曾有的威严和对家的掌控力,我和我哥成了陪床的人,爸妈看着两个儿子,深感欣慰。
    我在病床前修改稿子,我哥负责贴身伺候。
    晚上的时候,我们俩去住院部缴费,停在楼下抽了一支烟。
    我离开家快十五年了,家人变得略略陌生,但不至于无话可说。我哥有很普通的人生轨迹,二十四岁结婚,二十五岁生下我侄女,他结婚那年我刚满二十岁,对世界充满好奇,在我哥婚礼上我大声唱歌,现在想想,也不知道犯了什么病。
    我哥其实玩心挺大的,他大我四岁,就早我一些工作,拿到工资,买了一台小霸王,我们俩就打魂斗罗什么的,之前我总是心心念念的,打游戏废寝忘食,那台游戏机让我知道了,如果你喜欢什么东西,可别轻易拥有它。
    因为你很快就会忘掉它了。
    我以为我是了解哥哥的,但那天抽烟,他看着天空说,你看,每颗星星,都是有故事的。
    他的手机里有个星座的app,他说,有的时候,会打开那个来对照,看看星座的大致布局,想想宇宙的力量。
    那是成年之后,我第一次认真地审视我哥,我突然觉得,人生充满了想当然的理解和判断,人总是在误会其他人。比如我觉得我哥平凡通俗,但这个爱好,真的很浪漫。是那种,不用讲给别人听,自己抬起头来,就可以收获内心平静的浪漫。
    自那之后,我更加尊重我哥,因为我觉得,他心里是有个宇宙的。
    我地理不好,天文上也毫无建树,三十岁后爱上喝酒,酒后却常跟人聊宇宙和未来,那时候最怕身边有个清醒的家伙,怕他觉得我们在说醉话,我们聊山川河流,聊暴雨和大风,也聊亘古和时代,说人类不值一提,被纠缠于时间和空间之中,又说有人生来为父、负责引领,有人默默练就修为,聊到量子纠缠,我就知道,酒局该散了。
    到家的时候酒往往醒了一半,那时候去遛狗,会抬头看看天空,北京是个暴烈又明媚的情人,你看到满天星空时,就会原谅他混蛋的一切。然后我就会想起我哥——这家伙四十多岁了,背有点驼,托起整个家,日常沉默不语,心里却有整个宇宙。他让我觉得,人还是要有爱好的,要有期待的,要对未知世界充满向往的,并借此,放下身外之物,又过如常人生。
    读王元的科幻小说集,像回到了初中时候,那个年代,没有手机,没有微信,互联网尚未普及,一台电脑卖到两万块,拨号上网家里电话就会占线,“猫”的声音如今仍萦绕耳畔,咯吱咯吱的,人们说,上网冲浪……在平白直接的日子里,那像个游戏机般的存在,信息大多通过纸来传播。有本杂志,叫做《科幻世界》。
    《科幻世界》是当年的大刊,鼎盛时期,“教唆”全国人民直眉愣眼地瞪着杂志封面,看什么呢?三维立体画。说起来很多年轻的小朋友们都不懂是什么,就是利用视觉错位,营造出一种立体的视觉效果。全班人集体收看的日子,惊喜程度不亚于本年度的《延禧攻略》,也引发大家的讨论,关于地球,关于人类,关于其他星球的文明,人们还没过到诺查丹玛斯说的1999年12月31日,也没有见识到玛雅大预言的2012,人淳朴单纯,觉得万事可能会皆空,生活里有书可读的日子,竟然也过得津津有味。
    星球们自然运转,万物都有规律,没有互联网的日子里,时间慢,岁月长。直到2000年1月1日,我在家里睡醒,太阳照常升起了,站起来地球引力仍在,只好决定继续努力生活。但似乎也跟有一种神力般的,2000年后,日子果然变快了。
    我在那个时候,告别了很多科幻的故事,地球不可流浪,三体置身事外,再也不对着《科幻世界》发呆,世界变大了,终于,《科幻世界》和关于科幻的一切,还有漫画书,被留在了那个时空里,成为我们用来怀念的时间。
    有书可读的日子,是美好的。
    有幻想可以慢慢打开边界的时间,是可以被珍惜的。
    在北京的这个下午,手机屏幕即将变得更大,时间正从夏天漫步到秋天,最好的季节里,天要下雨了,一切变得缓慢且安静。我看了《小机》,觉得男主角像从电影《阿凡达》里走出来的一般,在异星和当地物种厮杀,又返回地球,心里裹着一个放不下的爱。好的作品,是上达天空的,也是揪住心神的,那一刻,我又回到那个年代里,新学期刚刚开始,中秋假又要放了,买了一本新的《科幻世界》,带着油墨香气的,它在说:
    来吧,我们一起向其他星球进发。
    世界在变哦,诗和远方说得太多了,每个公众号都在给你讲道理,教你如何做妻子、做丈夫、做个严厉的领导和不温驯的下属,每个节目都在用流量换取流量,每个人都在焦虑要不要打开微信,为什么上一个人没有回复,可世界还是在宇宙里的,如河流中的鹅卵石一般,被冲刷洗练,默默无言。
    看看星空,就觉得,人可以渺小,但又如此伟大;世界如此大,又如此具体,像永远都在行程上的、不会回返地开往它星的大船。
    丁丁张
    9月于北京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绘星者
    一、天黑了
    天黑了。
    我站在窗口,通过阻燃玻璃注视着太阳的轨迹变化,漫长的一天就要画上句点。从三天前我对时间的概念有了全新的理解,有别于传统的时针分针秒针,演变而成为一种可以无限分割的细小存在,一种灼热的痛苦和庞大的孤独感霸占着我的CPU,我开始变得焦躁不安,对自己多年以来所热衷的工作也充满了质疑和不解。不由自主地,我想要逃避预设指令,就像贪玩的孩子想要逃避写满公式的黑板和满脸胡须、表情严肃的数学老师。他计算不出答案,就像我定义不了自己存在的意义。时间给了我生命,而我的运行速度则决定了时间的流速,这让我每一刻的生命都延续成永恒。
    嘀嗒,嘀嗒。一瞬,万年。
    尤其是那两秒。
    幸运的话,也许是一秒,通常不会有如此整齐精确的截点,往往游弋于一秒和两秒之间,但在我看来,却比一个世纪还要漫长。在这一秒钟,我可以背诵π到三千万个数字,或者,我可以阅读五百万本小说,每部小说还可以写一千字的读后感。
    但就是这一秒或者两秒,让我无所适从,大概下面这个比喻能比较好地让你们这些碳基生命理解我的心情。你,哦,也许是他,试想一下,你(他)站在金门大桥上,因为种种原因厌倦了这个世界而纵身跳下,你(他)知道自己就要死了,但是如果把溺水的时间延长到一年、十年、一百年,对,至少一百年,从你(他)跳进金门海峡的那一刻起就注定要死,但是却要花上一百年才能彻底死去。
    这漫长的煎熬来自一个叫做保罗的年轻人,准确地说来自他的右手食指。在过去的几年中,从我们第一次见面到现在,有297次,他使用的是右手,这之中,又有238次使用的是右手的食指。我的那枚被称作“开关”的按钮,早已经熟悉他一层层覆盖在我身上的指纹,那深深浅浅的沟壑,还有泥垢和寄生其中的病菌。人类永远不可能洗干净自己的双手,更别提那些寄生在人类身上的病毒。对于保罗来说,这一举动叫做关机;对我而言,这叫做——我搜罗了上百个动词,从中挑选出最贴切的一个词——谋杀。
    我死了。
    天黑了。
    今天没有太阳,这是词库里的表达,人类的肉眼只看到厚厚的云层,在我看来,那个永远都激情燃烧的球体仍然悬挂在1.471亿千米之外,不悲不喜、不骄不躁。乌云并没有遮住太阳,遮住的只是人类仰望的眼睛。
    银河系约有2000亿颗恒星,我唯独钟情那一颗,胜于热爱自己赖以生存的地球。是她让我在每天扫地的时候,感到温暖和力量。看不见她的日子里,我总是忧伤无助得像考试作弊被当场抓获的孩子一样,一边想着面对来自同学无心或者有意的嘲笑,一边想着面对来自父亲的暴力和冲动的巴掌。在那些看不见太阳的日子里,我总是把自己想象成一颗射向空中的炮弹,咆哮着上升,感受穿越云层的晴朗,然后爆炸自己绚烂的一生。这是一种类似使命一般的信仰。使命,信仰,这是两个新鲜词,但看上去那么熟悉,仿佛与生俱来。
    我觉得,那是我存在的意义。而保罗说过,扫地就是我存在的意义,当我完成一天的工作后,便失去存在的意义。保罗伸出昨天的那只右手,从他胳膊的牵引力带来的轻微颤动到把手举到半空的一秒钟,我给两万颗星星取了可爱的名字。如果使用国际通用的编号来命名,效率会很高,但是我更喜欢给他们取一个独特又温暖的名字。对于那些光年之外的漂泊在人类视界里的星星们,名字就是他们的归宿。
    我死了。
    天黑了。
    瓢泼大雨、电闪雷鸣,太阳彻底躲匿起来。我恹恹无力,密集的思考使我散热不及时,然后就体会到那个情绪:茫然。我在做什么?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这么做会怎样?
    就在我嗡嗡地运算那种情绪的时候,保罗伸出了左手。左手的动作明显粘滞,经过漫长的两秒钟后,按照目前的速度至少还有半秒钟才会触到开关键,这漫无边际的半秒钟足以要了我的使用年限(命)。按照标准时间换算,从人类生活中常用的最小单位“秒”开始,往下计算,设有毫秒、微秒、纳秒、皮秒、飞秒、阿秒,两两之间相差3个数量级。也就是说在保罗眼里的半秒钟,即使换算成皮秒,也是500亿皮秒,而在阿秒之后还有更为精微的划分,那就是普朗克时间,这是时间量子间最小的间隔。就在保罗食指指肚距离我的开关还有十个普朗克时间1的时候,我做了有史以来第一个违反预设的决定。
    我决定后退。
    保罗按了个空,对着我躲闪的身姿咒骂道:“什么破机器,没用几年就出毛病了。”
    二、达·芬奇
    贝塔是保罗购买的综合信息处理器的型号,严格说,只是一个型号,就好像拉布拉多和泰迪都称为狗,但无论拉布拉多和泰迪抑或是狗都不能称为这个生命的名字,那只是一个普适的统称。就好像人,人不是一个名字。保罗回家后总是说:“贝塔,播放我今天没收到的信息。”“贝塔,登录我昨天玩的游戏。”“贝塔,预约我的牙医。”但是保罗从不喊我的名字,我没有名字。我给上亿颗星星取了名字,而我自己却没有名字,甚至连贝塔这样的型号都没有,我能找到最合适的指代就是家政服务型机器人,没有人会用这么一长串的字母称呼我。保罗用到我的时候总是说:“嘿,去打扫卫生。”“嘿,去倒垃圾。”“嘿,给我滚出去。”
    房间已经很干净,至少从人类的眼睛看过去可以说是纤尘不染。往日,我会利用真空吸盘处理,不留任何死角。但今天,我对着那些极小的颗粒,产生了新的兴趣。我长久地凝视着这些微粒,然后将这些微粒按照一定的规则进行摆放。
    “你在干什么?”贝塔发现后问我。
    我指着地上那些已经完成的作品,说:“我在绘画。”
    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