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艺 术 > 艺 术 > 绘画理论

日本绘画(精)/东瀛艺术图库

  • 定价: ¥49.8
  • ISBN:9787553513690
  • 开 本:16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上海文化
  • 页数:216页
  • 作者:编者:叶渭渠
  • 立即节省:
  • 2018-10-01 第1版
  • 2018-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日本绘画(精)》一书由著名翻译家、日本文学研究专家叶渭渠先生精心编写。
    本书通过时间顺序,结合影响日本绘画领域的重要人物和重大事件,深入浅出地展示日本绘画的发展,结构清晰,通俗易懂。
    本书图文并茂,知识性与艺术性完美结合,通俗性与学术性兼顾。

内容提要

  

    从早期的日式“垂迹画”到本土的“大和绘”,从深藏禅机的日本水墨到明治维新以后受西方文化影响的“近代日本画”,日本绘画在以对传统文化的眷念为主轴、以外来文化不断刺激为辅线的背景下,以“全盘接受,逐渐吸收”的态度,滋养丰厚了本国文化,并形成独特的体系,构成了具有包容性的绚丽丰富的绘画世界。
    叶渭渠编的《日本绘画(精)》文字自成一格,雅俗共赏,原汁原味地再现了日本艺术之美的审美特质和文化特质。

作者简介

    叶渭渠,原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1956年毕业于国立北京大学东方语言文学系。曾任日本早稻田大学、学习院大学、京都立命馆大学客座研究员及横滨市立大学客座教授。著有《叶渭渠著作集》(三卷:《日本文化通史》《日本小说史》《日本文学思潮史》)、《日本文化史》(图文本)、《冷艳文士川端康成传》,与唐月梅合著《日本文学史》(全四卷六册)、《日本人的美意识》等以及随笔集《樱园拾叶》《扶桑掇琐》《雪国的诱惑》《周游织梦》等四卷。译有川端康成的《雪国》等系列小说、散文约200万字,与唐月梅合译有加藤周一的《日本文学史序说》、山崎丰子的《浮华世家》、紫式部的《源氏物语》等。主编名作家集20套,共约150卷。

目录

慨说
佛画·垂迹画
绘卷
水墨画
隔扇·屏风画
浮世绘
近代日本画·西洋画

前言

  

    日本艺术美的魅力
    在研究日本文学、文化、美学的过程中,我深深地被日本艺术之美所感动。在完成了《日本文学史》《日本文化史》《日本人的美意识》三书的写作计划和主编了“日本古典名著图读书系”之后,我的心身完全融入了日本艺术美之中,抱着一种探索日本艺术的昂扬激情,急不可待地要编著一套日本艺术图库,呈献给我国读者,以共享这种艺术美的愉悦。
    也许人们会问:日本艺术美在哪里?日本艺术为什么有这样大的魅力?
    翻开这套“东瀛艺术图库”,日本艺术之美就会从简单的文字里明晰地透露出来,就会从多彩的图片中形象地映现出来。无论是从日本建筑、绘画、工艺美术,还是从日本文学、戏剧,都可以发现在它们的发展历史进程中,将根深深地扎在岛国的土壤中,在外来的新风吹拂下绽开古朴美的花。它们的美,既来自日本本土文化之源,也得自日本文化与外来文化“杂交”之果,明显地表现出日本民族艺术的特质。
    从日本建筑卷中,我们可以看到具有浓厚日本色彩的原始神社建筑,以及接受大陆佛教建筑的影响后建筑起来的诸多佛寺。可以看到从模仿我国书院式茶室到构筑纯日本式的草庵式茶室,或者中国式辉煌的如日光东照宫,日本式简素的如桂离宫、修学院离宫,两者并存于同一个时代。还可以看到庭园建筑从亭台楼阁到实现日本化,出现了“枯山水”石庭园c日本建筑艺术的最大特色,就是吸收外来建筑艺术的精华,又坚持在本国风土中酿造出来的美,即将素材置于自然中再组合,在至纯的自然、至大的简素中,展现其臻于极致的美。
    从日本绘画卷中,我们既可以看到原始时代的土器、铜铎的线画和古坟装饰性壁画,从中寻找到日本绘画的源流,也可以发现学习中国大陆佛画,实现佛教与神道融合后出现的“本地垂迹”,又产生了日本式的“垂迹画”。还可以看到学习中国的“唐绘”,发展为纯本土的“大和绘”,其中“隔扇·屏风画”和“绘卷”成为日本民族绘画艺术的独特形式。日本水墨画,无疑是受到中国宋元水墨画的深刻影响,却又与中国宋元水墨画审美情趣相异,独创了深藏禅机的日本水墨画风格,即融会了日本“空寂”的艺术精神,追求一种恬淡的美。在引进西方的版画后,又开辟了纯曰本式版画的新天地,产生了“浮世绘”。明治维新后,流行的“近代西洋画”,演化为“近代日本画”,形成两者并存的局面。
    同样地,从日本工艺美术卷、日本戏剧卷、日本文学卷中,我们都可以看到日本艺术这样的发展历程。我在一篇文章中说过:“日本文明创造性的发展,坚持了两个基本点:一是坚持本土文明的主体作用;一是坚持多层次引进及消化外来的文明。可以说,在世界文明史上,没有任何一种文明像日本文明如此热烈执著于本土文明的传统,又如此广泛摄取外来的文明,如此曲折的反复,又如此艺术地调适和保持两者的平衡,从而创造出具有自己民族特质的新的文明体系。”
    作为日本文明重要组成部分的日本艺术也是如此,我们从这五卷本的“东瀛艺术图库”里,不是也可以发现日本艺术不断以对传统文化的眷恋为主轴,以外来文化的刺激为辅线创造出来的吗?这是一条日本艺术发展的规律,这是一个具有日本民族特质的艺术体系。
    也许日本艺术美就存在这里,也许日本艺术美的魅力也就表现在这里!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法隆寺内的《金花虫佛龛》是飞鸟时代末期有代表性的佛画,它由《二天王像》《菩萨像》《施身闻偈图》《须弥山世界图》《鹫头山图》《舍身饲虎图》等组成,立体式地展现了一幅释迦“生灭灭已,寂灭为乐”的佛世界图景。这一佛画在墨绿的色漆上,用黑、朱、黄、绿等四种色,绘制在佛殿的门扉和须弥座上,不单纯是绘上佛像,也绘制了花木鸟兽的模样,在表现宗教教化性的同时,也显现了一定的鉴赏性。比如,《舍身饲虎图》上图画了山岳与林中飞翔的快乐天人,下图右角画了躺卧着的舍身饲虎者,与《施身闻偈图》是相对应的,图解生前的慈悲心和舍身业,最后作为释迦成佛的本生故事。
    飞鸟时代现存唯一的佛画,是于公元700年前后绘制的法隆寺金堂壁画。这些壁画是遵照释迦佛天界、阿弥陀佛天界、弥勒佛天界、药师佛天界的佛教说话,在金堂四面大壁和八面小壁共十二面壁上绘制而成的,这是日本最古老、规模最大的佛画群。在四大壁中,东面的《释迦净土图》、西面的《阿弥陀净土图》、北面东侧的《药师净土图》、北面西侧的《弥勒净土图》等壁画,其构图之庄严宏伟,朱丹色或墨色线描之纤细,天人花草配置之精巧,尤其以绿青、朱丹的明快对比,加上群青和土黄,取得了很好的色彩效果,成为这些壁画力度美的一种表现因素。金堂八面的小壁,是左右对称的四组相对菩萨像。其中《阿弥陀净土图》和《药师净土图》表现了丰富的技法。《阿弥陀净土图》描绘了阿弥陀三尊和二十余新生小菩萨。画面的中尊阿弥陀盘腿而坐,左右两侧是势至菩萨和观音菩萨,他们的神态之和善慈祥,线条之纤细流畅,意境之高尚深邃,闻名遐迩。《药师净土图》中尊为药师,是一尊在佛像中鲜见的下垂两腿脚的坐像,两侧侍像为月光等四菩萨,围绕的二罗汉和六神将等,其眉目口鼻的线条勾勒清晰,描绘出了颇具个性的表情。下方有狮子,天盖上有两飞天,天人花草配置精巧,洒落自如。这些壁画显示出日本的佛教艺术开始渐趋成熟。在法隆寺金堂壁画中,还有日光菩萨、观音菩萨、文殊菩萨、普贤菩萨、十一面观音菩萨等,其构图之庄严宏伟、线条之流畅、色彩之亮丽,实为当时日本佛画的一流杰作。
    这时期,著名的佛画还有《过去现在因果经》和《吉祥天像》。《过去现在因果经》是八卷本《绘因果经》的最终卷,描绘了释尊进入王合城,在竹林中说法,天空飞舞着飞天,两侧有群青、绿青的山与水,底色古拙,配以人物和飞天的鲜艳色彩,以及道劲的书法,显示出一种古朴的画风。传说《吉祥天像》是称德女皇殁后,由光仁天皇根据女皇生前笃信福德女神而敕令制作的,女神丰腴的淡红脸庞,用纤细的墨线描成的眉目和红唇,显示出其从容自若的神态,她手持珠宝,丰盈的身上披上唐代贵族女性的正装,下摆轻飘,似是踏着轻盈的脚步而来,恍如一张唐代的美人画。这两张画为发展佛画的艺术美打下了基础。
    日本佛画开始阶段,主要是以忠实临摹外来的唐代佛画为主,甚少自己创作。关于创作佛画的目的,正如空海的中国师傅惠果(慧果)所强调:“真言密教的秘法,不借助绘画是难以弘布的。”空海从唐朝归国时,惠果曾给他两幅曼荼罗彩色佛画;他还带回唐代宫廷著名画家李真所绘的《真言五祖像》,这是唐代最优秀的肖像画。值得一提的是,空海回国后动员十余名画工,根据他带回的《真言五祖像》中的善无畏和金刚智二祖像,新创作了《二祖像》。它开始摆脱唐代佛画的写实性和理知性,用细致的线描和浓重的暗影技法,刻画出二祖富有个性的面貌,显示了一种理想化的倾向。
    P3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