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外国儿童文学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教育部统编7下语文教科书名著导读指定书目)

  • 定价: ¥69
  • ISBN:9787020146765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人民文学
  • 页数:556页
  • 作者:(英)J.K.罗琳|译...
  • 立即节省:
  • 2018-10-01 第2版
  • 2019-03-01 第4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J.K.罗琳著的《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教育部统编7下语文教科书名著导读指定书目)》中,凤凰社的成员精心谋划了秘密转移哈利的计划,以防哈利遭到伏地魔及其追随者食死徒的袭击。与此同时,卷土重来的伏地魔已经染指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占领了魔法部,控制了半个魔法界,形势急转直下……哈利、罗恩和赫敏意外地获悉如果他们能够拥有传说中的三件死亡圣器,伏地魔将必死无疑。但是,伏地魔也早已开始了寻找死亡圣器的行动……

内容提要

  

    J.K.罗琳著的《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教育部统编7下语文教科书名著导读指定书目)》讲述:哈利告别了保护他十七年的女贞路,坐上海格的摩托车飞向天空,他知道伏地魔和食死徒就在他们身后不远处追赶。伏地魔威胁着哈利深爱的一切,为了阻止他,哈利必须找到并毁掉剩下的魂器。
    最后的大战即将开始,哈利除了直面他的敌人,别无选择……

目录

第1章  黑魔头崛起
第2章  回忆
第3章  德思礼一家离开
第4章  七个波特
第5章  坠落的勇士
第6章  穿睡衣的食尸鬼
第7章  阿不思·邓布利多的遗嘱
第8章  婚礼
第9章  藏身之处
第10章  克利切的故事
第11章  贿赂
第12章  魔法即强权
第13章  麻瓜出身登记委员会
第14章  小偷
第15章  妖精的报复
第16章  戈德里克山谷
第17章  巴希达的秘密
第18章  阿不思·邓布利多的生平和谎言
第19章  银色的牝鹿
第20章  谢诺菲留斯·洛夫古德
第21章  三兄弟的传说
第22章  死亡圣器
第23章  马尔福庄园
第24章  魔杖制作人
第25章  贝壳小屋
第26章  古灵阁
第27章  最后的隐藏之处
第28章  丢失的镜子
第29章  失踪的冠冕
第30章  西弗勒斯·斯内普被赶跑
第31章  霍格沃茨的战斗
第32章  老魔杖
第33章  “王子”的故事
第34章  又见禁林
第35章  国王十字车站
第36章  百密一疏
尾声  十九年后

前言

  

    孩子们喜欢《哈利·波特》的N个理由
    温儒敏
    《哈利波特》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引入我国以后,像有一根“魔杖”一挥,这部书就迅速走红,多年持续荣登畅销书榜首,掀起一波又一波的阅读热潮,其影响之大,是多年来翻译文学出版界所未见的。
    《哈利·波特》以它极大的吸引力让千百万孩子手不释卷,——事实上,这部“大书”已经完全融入中小学生的文学生活。一般人的印象,可能以为现在的中小学生不怎么爱读书,因为他们是被影视、媒体、手机、游戏所包围的一代,这种情况的确存在。但“不爱读书”的孩子一当接触到《哈利·波特》,马上就着迷,变得爱读书了。《哈利·波特》一共7部,中文版3055页,274万字,连这样“大部头”都能“啃”下来,老师和家长应当有些惊奇吧。可以到学校里试试,一说到《哈利·波特》,很多同学就会眼睛一亮,有说不完的话题。哈利·波特这位带着闪电疤痕的巫师,已经成为许多少年的偶像。不少成年人也迷恋上了《哈利·波特》。甚至有很多“哈迷”沉醉在“哈利·波特”奇幻的世界里,起居饮食都在模仿这位偶像。当然,顺便说说,有智慧的读者都会记住书中魔法学校校长邓布利多的那句提醒:“沉湎于虚幻的梦想,而忘记现实的生活,这是毫无益处的。”
    为什么一本外国童话体小说能够赢得如此众多的读者,以致形成社会阅读的兴奋点?这个文化“现象”值得研究。
    我本人接触《哈利·波特》比较晚,是看到孩子们对此书那么入迷才找来读的。因为职业的习惯,读这部书我总习惯用“研究”的眼光,自然也就算不上“理想的读者”。不过我还是极力设想自己还是孩子,设身处地想象孩子们阅读接受的状态。这也挺有意思的。这里我就根据阅读的印象和粗浅的理解,来谈谈如今孩子们为何特别喜欢哈利·波特。
    首先,是神奇的情节激发了天马行空的想象。儿童时期是人的一生中想象力最丰沛的时期,要让想象力尽力挥洒,精神人格才能健全成长。孩子们总是怀着极大的好奇心,睁大眼睛,以他们特有的想象力和理解方式去观看世界。成功的儿童文学,第一要素就是激发孩子的想象力。而《哈利·波特》已经完美地做到了这一点。
    我外孙女今年10岁,也是小“哈迷”。我问她为何喜欢《哈利·波特》?她说因为“神奇”。还说,《西游记》也挺神奇的,也喜欢,但那些妖精的故事有些“重复”,而《哈利·波特》却每一部都让人感到新奇和惊讶。确实,《哈利·波特》7本书,描写主人公哈利波特从上学到走出校门的几年生活,可以说是波澜起伏,高潮迭起,神奇的情节不断诱导和激发孩子们的想象力,让他们享受那种无拘无束的思维的乐趣。现在的孩子受束缚其实挺多的,从幼儿园开始就要面对各种竞争,成年人把生活的紧张投射到他们身上,孩子们的精神发育并不健全,很多孩子想象力并没有得到开发,甚至还受到抑制。像《哈利·波特》这样自由无拘的作品,让孩子摆脱过于约束的生活,真的是可遇而不可求。
    《哈利·波特》是“煌煌巨著”,读完还真不容易。但是很多孩子还是蛮有趣味地“啃”完了,首先就是被那些魔幻的情节所吸引吧。哈利·波特的父亲是个巫师,被伏地魔杀害,小哈利成了孤儿,寄人篱下,生活苦难而压抑。想不到他被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录取了。他在魔法学校经历了青春期的快乐与烦恼,友谊、游戏、争斗、冒险、情窦初开……。哈利结交了两个最好的朋友,魔法日渐长进,出类拔萃,也遇到很多麻烦和恐怖的事情。伏地魔仍威胁要剿杀哈利,而哈利为了阻止伏地魔,尽力去寻找“魂器”。最终经过惨烈的大战,哈利战胜了伏地魔。小说的情节带有很多魔幻色彩,诸如魔杖、猫头鹰信使、飞天扫帚、魔法石、隐形衣、魔镜、幽灵、妖精、咒语、密室、火焰杯、死亡圣器、9又3/4站台,等等,五光十色,神奇而怪异,让人读来感到紧张、刺激。明明知道那是虚构的、超越现实的,但还是喜欢读下去,要看的就是魔幻之中的“合理”与“真实”,是魔幻带来的非凡的体验。这正是作品特殊的魅力所在。
    孩子们喜欢《哈利·波特》,还因为它切合少年成长的生活实际,是“懂”他们的作品。这部魔幻小说尽管写了许多匪夷所思的神怪故事,但又始终未曾脱离实际生活。小说中有我们常见的拥堵的车流、晚间新闻报道、书店、超市、汉堡店、电影院、高尔夫球、穿校服的少年、家庭作业,等等,也有巫师、蛇怪、度角兽、火龙、飞天的摩托、猫头鹰信使,等等,而这一切传奇,不是发生在遥远的古代,而就在当今,在身边的日常生活中。
    这和读《西游记》《封神演义》,或者某些神话、民间故事之类作品的感觉显然不一样,《哈利·波特》的“魔幻”就生成于“现实”之中,和“现实”打成一片。小哈利天生就是巫师,身怀绝技(自己并不知道),却也要寄人篱下,受顽劣的小表哥欺负。魔法学校也和一般中学一样,有各种快乐的游戏,亦有让人腻味的课程、并不讨人喜欢的老师,还有同学之间的矛盾与争斗。在很多情况下,哈利和一般孩子没有什么区别,他不乐意受学校规章的约束,也“翘课”,闯“禁区”,冒险。在结交朋友、初恋等事情上,既有青春的欢乐,也有成长的烦恼。孩子们读神奇的《哈利·波特》,总能感觉到“真实”的一面,“荒诞”就交织在“真实”之中。正因为有这种贴近少年人生活的“真实”的描写,孩子们才能找到“生活在别处”的乐趣,那些神奇的故事才能成为想象力喷发的“出口”。
    当我们年少之时,谁没有想过要摆脱繁杂腻人功课?谁没有过“魔杖一挥”的幻想?谁没过“飞天扫帚”的美梦?……《哈利·波特》尽量满足了这些愿望。原本平淡的生活也因为阅读而闪现耀眼的光辉。
    《哈利·波特》其实可以看作是“成长小说”,在魔幻而又现实的世界里,有孩子们成长的烦恼,也有叛逆和冒险,友情与爱情。特别是写到哈利的初恋,那种青春萌动的朦胧而又美好的感觉,着墨不多,也会给小读者留下深深的印象,让他们心动。而这可能是国内儿童文学描写的“禁忌”。小读者会认为《哈利·波特》是独一无二的,这部外国人写的书毫不做作,反而很“懂”他们。
    《哈利·波特》虽然是魔幻小说,读来却也能让人感动。哈利从小受尽苦难,并没有被苦难压倒,而有志气做一名本事高强的巫师。他的善良、上进、毅力与勇气,都是非常可宝贵的,他要“惩恶扬善”,斗垮伏地魔,报杀父之仇,除奸佞恶霸,也让人振奋与崇敬。“巫师”这个词在我们通常的印象中是怪异的,多少带贬义,但读了《哈利·波特》,我们在小巫师哈利身上看到的是正义与勇敢的亮色。不过,作者并没有把哈利塑造成高大上的神一般的英雄,这个孩子也有缺点,比如不太喜欢学习,有时会偷懒,有成长中的各种问题。这种“不完满”却能赢得小读者的认可,他们在哈利身上看到了自己。
    最值得一提的是,《哈利·波特》让读者在这个过分物质化的时代感受到道德的力量。《哈利波特》的主题是多义的,写到了生、死、爱、恨、贫穷、财富、命运、奋斗、正义、阴谋、邪恶,等等,也写到了人性的阴暗。阅读7本书,读者跟着哈利一块儿长大,会从最初倾心于奇幻,到逐渐体会人生的复杂,最后和哈利一起面对成人世界。对于这样丰富复杂的内容,如果用语文课惯常的那种刻板的思路方法,是难于理解和归纳的。毫无疑问,《哈利·波特》有教化的意义,甚至有些哲理,不同层次的阅读都会各有所获。但和许多儿童文学不同,它《哈利·波特》一点也不说教,这当然会让小读者喜欢。
    《哈利·波特》的可读性很强,还在于它独创的文学性。在书中可以看到许多西方文学经典的元素,从罗马史诗、希腊神话,到狄更斯小说,某些精彩的故事原型和描写素材,都创造性地“转化”为这部小说的组合件。作者显然还借鉴了好莱坞电影的某些技巧,包括魔戒三部曲、星际大战等电影,更让这部小说形成雅俗交融的当代艺术特质。有人认为作者罗琳创作哈利·波特系列故事,意在塑造一个邻家少年与史诗英雄的结合体,哈利波特就像年轻的亚瑟王、蜘蛛人与星际大战中的主角天行者路克。的确是这样的,《哈利·波特》是流行读物,但有高超的艺术品格。难怪读者会爱不释卷。
    孩子们喜欢《哈利·波特》可能还有n个理由吧。但不要忘了,这个理由也很重要,就是“自由阅读”。绝大多数孩子喜欢这部“大书”,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完全出于好奇。这部魔幻小说一般不会进入老师和家长指定的书单。孩子们读这部书的“姿态”,和读其他指定的书是不一样的。他们用不着边读边想着要完成什么“任务”,读的过程也没有烦人的提问,读完了不用写什么心得体会,完全是“无负担”的“自由阅读”。现如今,孩子们的“自由阅读”太稀罕了。想想看,如果阅读功利性太强,一边读一边想着作业和考试,多么煞风景呀,阅读的兴味肯定会大减。若要让孩子喜欢读书,不能太功利了,这也是《哈利·波特》阅读现象给我们的启示吧。
    2018年11月2日
    (温儒敏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山东大学文科一级教授,部编本中小学语文教科书总主编)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1章黑魔头崛起
    两个男人从虚空中突然现身,在月光映照的窄巷里相隔几米。他们一动不动地站立了一秒钟,用魔杖指着对方的胸口。接着,两人互相认了出来,便把魔杖塞进斗篷下面,朝同一方向快步走去。
    “有消息吗?”个子高一些的那人问。
    “再好不过了。”西弗勒斯·斯内普回答。
    小巷左边是胡乱生长的低矮的荆棘丛,右边是修剪得整整齐齐的高高的树篱。两人大步行走,长长的斗篷拍打着他们的脚脖子。
    “我还以为迟到了呢,”亚克斯利说,头顶上低悬的树枝不时地遮挡住月光,他愚钝的五官显得忽明忽暗,“没想到事情这么棘手,不过我希望他会满意。听你的口气,你好像相信自己会受到欢迎?”
    斯内普点点头,但没有细说。他们往右一转,离开小巷,进入一条宽宽的汽车道。高高的树篱也跟着拐了个弯,向远处延伸,两扇气派非凡的锻铁大门挡住了两人的去路。他们谁也没有停住脚步,而是像行礼一样默默地抬起左臂,径直穿了过去,就好像那黑色的锻铁不过是烟雾一般。
    紫杉树篱使两人的脚步声听上去发闷。右边什么地方传来沙沙的响声,亚克斯利又抽出魔杖,举过同伴的头顶,结果发现弄出声音的是一只白孔雀,在树篱顶上仪态万方地走着。
    “这个卢修斯,总是搞得这么讲究。孔雀……”亚克斯利哼了一声,把魔杖塞回斗篷下面。
    笔直的车道尽头,一幢非常体面的宅邸赫然出现在黑暗中,底层窗户的菱形玻璃射出闪亮的灯光。在树篱后面黑黢黢的花园里,什么地方有个喷泉在喷水。斯内普和亚克斯利吱嘎吱嘎地踩着砂砾路朝正门走去,刚走到跟前,不见有人开门,门却自动朝里打开了。
    门厅很大,光线昏暗,布置得十分豪华,一条华贵的地毯几乎覆盖了整个石头地面。斯内普和亚克斯利大步走过时,墙上那些脸色苍白的肖像用目光跟随着他们。两人在一扇通向另一房间的沉重的木门前停下脚步,迟疑了一下,斯内普转动了青铜把手。
    客厅里满是沉默不语的人,都坐在一张装潢考究的长桌旁边。房间里平常用的家具被胡乱地推到墙边。华丽的大理石壁炉里燃着熊熊旺火,火光照着屋子,壁炉上方是一面镀金的镜子。斯内普和亚克斯利在门口停留了一会儿,等适应了昏暗的光线后,他们的目光被长桌上方一幕最奇怪的景象吸引住了:一具神志似乎不清的人体头朝下悬在桌子上方,像是被一根无形的绳子吊着,慢慢旋转,身影映在镜子里,映在空荡荡的、擦得铮亮的桌面上。在座的那些人谁也没去看这幕奇异的景象,只有一个差不多正好位于它下方的脸色惨白的年轻人除外。他似乎无法克制自己,不时地往上扫一眼。
    “亚克斯利,斯内普,”桌首响起一个高亢、清晰的声音,“你们差点就迟到了。”
    说话的人坐在壁炉正前方,亚克斯利和斯内普一开始只能隐约分辨出他的轮廓。等他们走近了,那人的脸才从阴影里闪现出来:没有头发,像蛇一样,两道细长的鼻孔,一双闪闪发亮的红眼睛,瞳孔是垂直的。他的肤色十分苍白,似乎发出一种珍珠般的光。
    “西弗勒斯,坐在这里吧,”伏地魔指了指紧挨他右边的那个座位,“亚克斯利——坐在多洛霍夫旁边。”
    两人在指定的位置上坐了下来。桌旁大多数人的目光都跟着斯内普,伏地魔也首先对他说话:
    “怎么样?”
    “主人,凤凰社打算下个星期六傍晚把哈利·波特从现在的安全住所转移出去。”
    桌旁的人明显地来了兴趣:有的挺直了身子,有的好像坐不住了,都用眼睛盯着斯内普和伏地魔。
    “星期六……傍晚。”伏地魔重复了一句。他的红眼睛死死盯着斯内普的黑眼睛,目光如此锐利,旁边有几个人赶紧望向别处,似乎担心那凶残的目光会灼伤自己。斯内普却不动声色地望着伏地魔的脸,片刻之后,伏地魔那没有唇的嘴扭曲成一个古怪的笑容。
    “好,很好。这个情报来自——”
    “来自我们谈论过的那个出处。”斯内普说。
    “主人。”
    亚克斯利探身望着长桌那头的伏地魔和斯内普。大家都把脸转向了他。
    “主人,我听到了不同的情报。”
    亚克斯利等了等,但伏地魔没有说话,他就继续往下说道:“德力士,就是那个傲罗,据他透露,波特要到30号,也就是他满十七岁前的那个晚上才转移呢。”
    斯内普微微一笑。
    “向我提供消息的人告诉我,他们计划散布一些虚假情报,这肯定就是了。毫无疑问,德力士中了混淆咒。这不是第一次了,他立场不稳是出了名的。”
    “我向您保证,主人,德力士看上去很有把握。”亚克斯利说。
    “如果中了混淆咒,他自然很有把握,”斯内普说,“我向你保证,亚克斯利,傲罗办公室在掩护哈利·波特的行动中将不再起任何作用。凤凰社相信我们的人已经打入魔法部。”
    “如此看来,凤凰社总算弄对了一件事,嗯?”坐在离亚克斯利不远处的一个矮胖的男人说。他呼哧带喘地笑了几声,长桌旁有几个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伏地魔没有笑。他将目光转向头顶上那具慢慢旋转的人体,似乎陷入了沉思。
    “主人,”亚克斯利继续说,“德力士相信所有的傲罗都要参加转移那个男孩——”
    伏地魔举起一只苍白的大手,亚克斯利立刻不做声了,怨恨地看着伏地魔把目光又转向了斯内普。
    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