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凤栖宸宫(上下)

  • 定价: ¥75
  • ISBN:9787559424983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页数:586页
  • 作者:转身
  • 立即节省:
  • 2018-11-01 第1版
  • 2018-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转身著的《凤栖宸宫(上下)》讲述了一段乱世中皇帝和帝后从争锋相对到倾心相爱的故事。这是一场关于江山的谋划,这是一段关于爱的算计。睿智霸气的帝王遇到聪慧擅谋的王后,是棋逢对手,铁血争锋?还是并肩天下,相爱缠绵?一对各怀心机的帝后,几番算计,几番猜疑,却双双失落了真心。当爱情跨越连天烽火、刀光剑影,当真情跨越江山社稷、皇权使命——原来美的风景是与你携手看那细水长流……

内容提要

  

    转身著的《凤栖宸宫(上下)》讲述了:路映夕是盟国的和亲公主,慕容宸睿是雄霸一方的帝王。嫁入慕容宸睿的后宫,路映夕如履薄冰,步步惊心。大婚那一夜,慕容宸睿丰神俊朗,笑意温和,仿若一个儒雅淡泊的翩翩君子。当他拥她入怀,路映夕却感受不到一丝暖意。当着她的面,慕容宸睿亲手割破他的指尖,把血渍染在床褥的白缎上。象征她贞洁的艳红,是他的血。
    这个男人,习惯了掌控所有事,睿智深沉,不容任何人挑战他的权威。路映夕浅笑以对,暗藏锋芒,在庙堂下与他周旋,在宫闱中与慕容宸睿斗智。明争暗斗的日子里,两人之间微妙情愫渐生。此时,疆界爆发大战,两国盟约遭撕碎,路映夕却已怀上龙裔。国义和私情之中,她终是选了前者,狠下心来使计令慕容宸睿放她出宫养胎。
    再相见,已在烽火连天的沙场。两军对峙,敌我分明,私人感情该何去何从?

媒体推荐

    文美,字美,文字美;佳人,佳句,作佳篇!
    转身这部《凤栖宸宫》,字字如金,甸甸如宝。或如涓涓溪水,缓缓流入心田,时而暖人心扉,时而寒沁于腑;或似滚滚江水,波澜壮阔映入眼帘,时而惊涛骇浪,时而温婉流畅,叫人欲罢不能。
    ——《楚乔传》作者:潇相冬儿
    当睿智霸气的帝王遇到聪慧擅谋的王后,是棋逢对手,铁血争锋?还是并肩天下,相爱缠绵?一对各怀心机的帝后,几番算计,几番猜疑,却双双失落了真心。当爱情跨越连天烽火、刀光剑影,当真情跨越江山社稷、皇权使命——原来最美的风景是与你携手看那细水长流……
    ——《穹天劫》作者:雨中小妖

作者简介

    转身,原名郑婷婷,80后女作家,现居山明水秀的杭州。新穿越小说八大代表作家之一,高产作家,人气王,文笔以细腻见长,善于在跌宕起伏的情节中寻找爱的真谛。
    代表作:《倾世魔君》《六宫无妃》《情后诱皇》《邪王惑妃》《侍宴女》《残暴将军的小妾》等。
    座右铭:日子应该过得越发寻常,性情应该愈加宽容善良,内心应该真正安静平和,文字应该趋向真诚干净。

目录

上册
第一卷  万里江山一局棋
  第一章  皇后之名
  第二章  帝心莫测
  第三章  师徒情深
  第四章  蠢蠢欲动
  第五章  龙颜暗怒
  第六章  争锋相斗
  第七章  神秘刺客
  第八章  借故搜宫
  第九章  赠吾发妻
  第十章  昔日情人
  第十一章  攻心为上
  第十二章  寒毒难解
  第十三章  静夜初吻
  第十四章  斗智斗勇
  第十五章  惊闻喜脉
  第十六章  共枕缘分
  第十七章  旧爱不再
  第十八章  一年之毒
  第十九章  吻如攻城
  第二十章  舍命相救
第二卷  九重城阙烟尘生
  第二十一章  缠绵病榻
  第二十二章  勾起回忆
  第二十三章  撩拨心弦
  第二十四章  嫉妒之心
  第二十五章  痛心疾首
  第二十六章  谁无过往
  第二十七章  怒气爆发
  第二十八章  煮酒谈判
  第二十九章  暗流涌动
  第三十章  七夕夜宴
  第三十一章  一波又起
  第三十二章  女扮男装
  第三十三章  夜闯龙潭
  第三十四章  诱情攻势
  第三十五章  春色撩人
  第三十六章  疑似告白
  第三十七章  受人要挟
  第三十八章  皇室秘辛
  第三十九章  春宵迟来
  第四十章  初夜如斯
下册
第三卷  半壁晴天半壁阴
  第四十一章  冷宫忆旧
  第四十二章  帝姬之死
  第四十三章  罪加一等
  第四十四章  皇帝亲审
  第四十五章  拼凑真相
  第四十六章  爱恨两难
  第四十七章  霍乱突起
  第四十八章  晖城瘟疫
  第四十九章  情愫无形
  第五十章  临别承欢
  第五十一章  御笔家书
  第五十二章  邻国皇族
  第五十三章  连夜探病
  第五十四章  重返皇宫
  第五十五章  情深不觉
  第五十六章  一夜缱绻
  第五十七章  迷失方向
  第五十八章  花开荼蘼
  第五十九章  生辰之舞
  第六十章  与君别离
第四卷  胡颉颃兮共翱翔
  第六十一章  天各一方
  第六十二章  战火熊熊
  第六十三章  沙场重逢
  第六十四章  红颜倾城
  第六十五章  患难真情
  第六十六章  生离死别
  第六十七章  近在咫尺
  第六十八章  危机四伏
  第六十九章  蛇蝎美人
  第七十章  爱意深藏
  第七十一章  缘深份浅
  第七十二章  风起云涌
  第七十三章  男人之战
  第七十四章  悲欢离合
  第七十五章  告别过去
  第七十六章  风雨飘摇
  第七十七章  濒临失忆
  第七十八章  帝后诈死
  第七十九章  忌星陨落
  第八十章  凤栖宸宫
结局
后记  龙凤斗
番外一  南宫渊
番外二  慕容极

后记

  

    龙凤斗
    四年后。
    凤栖宫已非当初清寂的样子,大清晨便是一派热闹景象。
    只见两名年轻宫婢拎着裙摆碎步小跑,追在一个小男娃身后。那小男娃脚步不快,但机灵得很,绕着梁柱跑来跑去,一时倒叫宫婢们跟不上。
    “太子!太子!当心些,可别跌着了!”宫婢不放心地喊。
    那小男娃头也不回,口中嘻嘻笑着,直跑向宫门。
    “放肆!”冷不防,一道威严喝声响起,宫门外出现一个身穿帝袍的挺俊男子。
    “父皇!”那小男娃脚下一顿,仰起小脸来,露出讨好的笑容,撒着娇道,“昊儿不放肆,昊儿很乖!”
    男子半蹲下身,两道浓眉微皱,对着小娃教训道:“慕容昊,你还敢说你不放肆?昨儿是谁跑得不见踪影,害得宫婢们差点将整座凤栖宫翻过来找你?”
    小男娃眨眨眼,表情无辜,稚声稚气地回道:“每次躲猫猫她们都找不到我,那怎么能怪我呢?”
    男子单手抱起小男娃,另一只手在他粉嫩的脸蛋上掐了掐,没好气道:“牙尖嘴利!”
    小男娃不依地扭开脸,嘟囔道:“才不是牙尖嘴利,母后说这叫天资聪颖。”
    男子哼了一声,不与小男娃斗嘴,转身望向白玉石阶那方。
    明媚的晨曦下,一个女子盈盈站立,阳光洒落在她身上,漾起一圈金光,远看犹如落尘的仙子,清美得不可方物。
    小男娃随着男子的眼光看过去,咧嘴绽开大大的笑容,脆声叫道:“母后!母后!”
    女子微微弯唇,颊边露出一双梨窝,明眸中透着怜爱之色,举步靠近,边道:“昊儿,你又惹你父皇生气了?”
    小男娃扭动小身子,从男子的臂弯里挣扎下地,咚咚跑到女子身旁,奶声奶气地道:“母后,抱!”
    女子笑着看他,摇头道:“昊儿已经四岁了,是小小男子汉了,应该要学着自己的事自己做。”
    小男娃乌黑晶亮的眼睛里闪着活泼明耀的光,狡黠回道:“母后抱昊儿,是母后应该做的事,不是昊儿的事。”
    女子莞尔,弯腰轻轻捏了捏小男娃的脸蛋,然后抱起他。
    小男娃呵呵笑起来,啾地亲了女子一下,甜甜说道:“母后最好了,昊儿最爱母后!”
    一旁的男子不悦地咳了声,沉声开口:“慕容昊,朕说了多少次,只准亲你母后的脸,不准亲嘴唇!” 小男娃不以为意,腻在女子的怀抱里,甚至还示威似的蹭了几下。 男子微愠,手臂一伸,捉住小男娃的衣领,利落的将他揪下地面来,再揽住女子的纤腰,带入怀中。 小男娃瘪嘴,却也不哭不闹,只是嘴里哼哼唧唧地自言自语:“父皇不也常亲母后的嘴唇吗?太傅说,有其父必有其子,虎父无犬子。昊儿才不要做犬子!” 女子听着扑哧笑出声,转眸看向男子。男子大恼,瞪她一眼,以唇型无声道:“看你教了个好儿子!” 女子笑靥嫣然,无声回道:“儿子可是在学你。” 男子手掌收紧,暗暗使力.摩挲她的腰部,暗示今晚要她好看。 女子只作不知,轻盈旋身,躲开他的魔掌.牵起边上小男娃的手,径自往宫殿内走去。 男子凝望她窈窕的背影,薄唇扬起,眸底闪动温柔笑意。有妻如此明慧,有子如此聪颖,他慕容宸睿今生夫复何求! 入了寝居,小男娃爬上凤床,嘻嘻哈哈的在软被上滚来滚去。 路映夕在床沿坐下,含笑看着,脑中思绪渐渐飘远。当年她的身子本就不宜怀孕,临盆之际又听闻师父身亡的噩耗,如果最后连昊儿都失去,她不知道心中的伤痛还能否抚平。如今温馨宁和的日子,来之不易,种种艰辛不足为外人道。 “朕一直很好奇,昊儿独爱凤栖宫,到底原因何在。”醇厚的嗓音在寝门外响起,慕容宸睿负手而立,似笑非笑。 路映夕牵唇一笑,站起身迎向他,回道:“皇上,并不是每件事都需要原因。” 慕容宸睿微微眯起眸子,眼中精光闪过,复又敛去。 路映夕也只当不察,懒懒的偎入他胸膛。 相拥良久,慕容宸睿忽然低声叹道:“四年了。” “时光荏苒。”路映夕接言,抬眸凝睇他棱角分明的英气脸庞,“宸,你变了很多。” “哦?”慕容宸睿勾唇,戏谑道,“皇后莫非暗指朕是容易变心之人?” 路映夕轻轻摇头,面色认真,缓缓道:“相识之初。你锋芒锐利,虽然多番忍让于我,但心底终有戾气。如今,你的宽厚包容,才是真正叫我感动。” 慕容宸睿抿了抿嘴角,没有作声,只是眸光渐柔,仿佛一汪深海起了细微涟漪。当初彼此的针锋相对、明争暗斗,现在想来犹令人唏嘘。可是如果没有共同经历过那一段坎坷的路,今日他们不会这样懂得珍惜。 路映夕亦不再多言,静静地凝视他。这座凤栖宫的秘密,其实他未必不知,这几年却没有追根究底。他愿意给她留一条后路,这份心意她又怎会不懂。皇朝与邬国的五年盟约将至,她知道无论到时她做何选择,他都不会陉她。这一份底气,是他给她的。 气氛正温馨,一串咳嗽声从床上传来。 “昊儿?”路映夕闻声转头,俯身将慕容昊抱起,轻拍他的背。 小男娃咳得满脸通红,小手扯着脖间系着的香囊,发脾气道:“这味道好难闻,昊儿不喜欢!” 路映夕心头不禁发酸,好声哄道:“昊儿乖,香囊里是冶你心疾的草药,你要每天戴着。” 小男娃似懂非懂,不情愿的继续嚷嚷:“不戴!不戴!” 慕容宸睿抱过小男娃,俊容微沉,严厉道:“若是不戴香囊,就会病发,你是不是要再试试心绞痛的滋味?” 见父亲面有厉色,小男娃识相的噤了声,一双大眼睛骨碌碌转向旁边的娘亲。 路映夕不由好笑:“宸,昊儿还小,你和他说这些他哪里会明白。” 慕容宸睿还未接话,小男娃已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说道:“昊儿明白。心绞痛就是很痛很痛的感觉,昊儿不要痛。” 路映夕啼笑皆非,心底却隐隐生疼。自她生下昊儿,她自身的心疾便再也没有发作过,昊儿却遗传了她的宿疾。若不是师父在昊儿百日时遣人送来这份珍贵的礼物,只怕昊儿要像她幼时一样,时不时承受心绞之苦。 慕容宸睿见路映夕难掩心疼之色,温软了语气:“夕,每个人的人生都不会尽善尽美,昊儿出身尊贵,且天资甚佳,上苍便要给他小小考验,你无须过于痛心。” 路映夕颔首。小男娃又嘴快地抢话:“父皇说的话和师祖一样。” 他此话一出,路映夕和慕容宸睿皆都沉默了一瞬。 慕容宸睿慢慢眯起眼,不疾不徐地问道:“昊儿,你何时见过师祖?” 小男娃毫不设防,天真回答:“昨天见过呀。” 慕容宸睿的眸子逐渐眯成一条线,眼底暗芒乍现,口中若无其事的循循善诱:“昨天在哪儿见过?” “昊儿!”路映夕突然出声。 小男娃一愣,然后捂起嘴来,摇着脑袋含糊地说:“唔……昊儿什么也不知道,不知道呀不知道……” 慕容宸睿侧头,看向路映夕,深眸中浮现一层薄怒。 路映夕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对上他敏锐的眼神,无奈道:“昨天我并没有见过师父。” 慕容宸睿冷哼,不语。 小男娃眼看形势不对,自己跳下地面,嘿嘿道:“昊儿该去太傅那儿了,父皇母后你们别吵架,太傅说与人吵架是不对的!”话刚说完,人就一溜烟地跑了。 偌大的寝居里只剩下帝后两人,一人面如冷霜,一人扶额轻叹。 沉寂许久,路映夕叹息一声,启口道:“宸,我已有许久不曾见过师父。”并非她不想见师父,而是师父避忌。他总是这般为她着想,多年如一日。 “朕倒是知道南宫渊的近况。”慕容宸睿斜挑长眉,语气喜怒难辨。 “嗯?”路映夕诧异。师父早已避世,除了偶尔会通过密道来看看昊儿之外,极少在外露面。 “自从朕把龙朝和霖国收服之后,交由四皇弟管治,四皇弟与南宫渊偶有往来。”慕容宸睿淡淡一笑,带着几分玩味,“他们二人,脾陛相近,会成为莫逆之交也不叫人意外。” “那么……”路映夕稍稍一顿,温声问,“师父身体可还好?” “他既能时常来看昊儿,自然是身体无恙。”慕容宸睿勾动唇角,笑得意味深长,“不过,他出入朕的皇宫仿若入无人之地,这番能耐,真令朕心惊。” 路映夕觑他一眼,心中又好气又好笑。看来密道不封,他终究心难安。 “夕。”慕容宸睿忽然唤她的名。 “怎么?” “朕与你玩一个游戏如何?” 路映夕怔了怔,不解地望他。 “皇朝与邬国,迟早要开战。”慕容宸睿敛容,徐缓道,“当年朕念在霖国皇帝是你生父,放他一马。他带着几万残兵逃去邬国,来日必会寻机对皇朝报复,到时你难免两难。” “所以?”路映夕接腔,静待他的下文。 “如若开战,朕允许你为邬国出谋策划。但是,你必须将密道掩埋。”慕容宸睿神色正经,定定地盯着她,“朕希望与你明斗,而非暗争。” “宸……”路映夕没有回话,只是柔声唤他。 “如何?这个游戏,你可有兴趣?”慕容宸睿直勾勾地看着她,深眸中闪耀明朗的光芒,“最初你我互斗,未有输赢。这次朕给你一个机会,让它有一个彻底的结果。” 路映夕浅浅微笑,欠身揖了一个礼:“臣妾多谢皇上的用心良苦。” “但是朕有底线。”慕容宸睿并不与她客气,直言要求,“你不可离开皇宫,只能派曦卫快马送信。你熟知皇朝地形与兵力,这些已经足够你襄助邬国。倘若如此邬国都没有能力与我皇朝抗衡,那也莫怪朕赶尽杀绝。” 路映夕抿嘴,似恼似嗔。就知他不可能放她离开。不过,这已是最好的办法,虽未能两全,至少她能无愧。 慕容宸睿缓了脸色,双目含着淡笑,伸手揽她入怀,凑近她耳畔,故意厮磨半晌,才低低地吐出一句话来:“如果,你在两国开战之前怀上身孕,那朕就不许你太过费神了。” “你——”路映夕闻言大悟,羞怒地推开他。 慕容宸睿耸肩,闲闲道:“这可不是朕玩弄心机,一切都要看天意。” 路映夕跺脚,鼓起腮,闷不吭声。 看她面色绯红,娇艳更胜从前,慕容宸睿放声大笑,霸气和惬意之色飞上眉宇。 路映夕垂下眼帘,眸底狡黠的流光暗转,过了须臾,抬起头来,大声道:“从今日起,臣妾要从宸宫搬回凤栖宫!” 话一说完,不待他反应,她提裙飞奔出寝门,只留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路映夕!你敢一” 只听身后随即响起一声恼火的暴喝。 她头也不回,跑得欢快。他有他的张良计,她有她的过墙梯!谁更技高一筹,还是个未知数! 如若今生能够与他一直这般斗下去,她甘之如饴。输或赢,早已不是那么重要。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皇后之名
    凤栖宫里一贯寂静,清冷得一点不似六宫之首的皇后正殿。
    路映夕倚在窗棂旁,纤长的手指漫不经心地拂着窗前的珠帘,带起一阵悦耳的玎玲脆响。这珠帘上串的每一颗都是拇指大的东海珍珠,光泽圆润,贵气逼人。此等奢华,仿佛说明她深受君宠,但事实上,她嫁入皇朝半年,皇帝只在她的寝宫里留宿过一夜。
    路映夕淡淡地扬唇,绝美的容颜漾出夺目的光华。皇朝的帝王——慕容宸睿,比她预料的更加深沉莫测。大婚那一夜,他丰神俊朗,笑意温和,身上不显丝毫的凛冽之气,就像是一个儒雅淡泊的翩翩公子,但他拥她入怀的时候,她感受不到一丝暖意。果然,他并没有占有她。当着她的面,他亲手割破他的指尖,把血渍染在床褥的白缎上。
    想到此,路映夕唇畔的笑容不由加深,笑得有几分嘲意。象征她贞洁的艳红,是他的血,而非她的。这个男人,习惯了掌控所有事,睿智深沉,不容任何人挑战他的权威。要在这样的男子眼皮底下玩花样,那一定是自寻死路。可是,她已无路可退。
    “公主。”低低唤声响起,那是她的陪嫁侍女,晴沁。
    路映夕转过身,笑道:“小沁,我们已不在邬国,你该叫我娘娘,以免落人口实。”
    晴沁露出甜甜的笑容,微微屈身:“是,娘娘,奴婢又忘记了,真该罚。”
    路映夕漫不经心地笑着,忽地敛了神色,目光掠过晴沁,然后收回视线,低了嗓音:“说吧。”
    晴沁跪下,声音很低,面容上却已浮起凌厉之色:“公主,您已经浪费了半年时间。”
    “我心里有数。”路映夕低垂明眸,掩住眼中的憎恶,再抬眼时只剩一片清明无波,“你退下吧。”
    “是,娘娘。”晴沁恭敬应道,站起身退了出去。
    寝居内恢复了原来的安静,路映夕无声地叹息。每当晴沁称呼她为“公主”,就是在提醒她,她并非自由人,她有重大任务在身。而这个任务的第一步,就是争得君宠。呵,那个慕容宸睿的宠爱,其实她打心底不想要。
    “启禀皇后娘娘,皇贵妃在外求见。”寝居外,一道清脆的宫女声音传来。
    “请她进来。”路映夕扬声回应,清眸轻微眯起。在这后宫之中,如今荣宠最甚的就是这位皇贵妃贺如霜。因她身怀龙嗣,皇帝特赐她无须到中宫请安,今日无端上门来,颇令人深思。
    须臾,身穿一袭粉紫色宫装的柔美女子袅袅而来,屈膝行礼:“皇后娘娘凤安。”
    “妹妹有孕在身,不必多礼,坐。”路映夕微笑着上前,轻拉她的手,一同在榻座上坐下。
    “如霜唐突,扰了皇后姐姐的清净。”贺如霜柔柔一笑,也换了亲切的称谓。
    路映夕但笑不语。宫女奉上热茶,而后侍立在旁,便见贺如霜的神情有了几许为难。
    “都下去吧。”路映夕挥了挥手,心中清明如镜。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
    果不其然,待到无人时,贺如霜才幽幽地开了口:“姐姐,若非事关重大,如霜也不愿意惊动姐姐凤驾。”
    “何事让妹妹烦忧?”路映夕温声问,不着痕迹地打量她。容颜柔弱,风姿楚楚,娇小婀娜,虽不是绝色,不过也别有一番韵味。
    贺如霜的眉眼一黯,氤氲上凄楚之情,低声道:“不怕姐姐笑话,如霜自怀有身孕以来,一直处处小心,对于汤药和饮食更是谨慎,必定经过贴身侍女试饮之后才会入口。”
    路映夕点了点头:“小心谨慎,是应该的。”在深宫之中,每个人都如履薄冰,因为危险无处不在,只是难得贺如霜说得这样坦白。
    “今早……”贺如霜犹疑了片刻,很轻地道,“早膳里有毒,试吃的那个侍婢死了。”
    路映夕凝视着她,直看入她的眼底:“你一点也不怀疑是本宫下的毒?”她身为皇后却有名无实,而贺如霜的份位仅在她之下,且又怀有皇嗣,照常理来说,贺如霜第一个要怀疑的人就应该是她。
    只听贺如霜叹息着回道:“皇后姐姐一向无争无求,这是整个后宫都知道的事。何况,女人都有直觉,如霜能感觉得出来,姐姐对如霜并无嫉妒之意。”
    路映夕不禁莞尔。这个看似柔柔弱弱的小女子,倒是个伶俐人儿,一来就开诚布公,反叫人讨厌不起来。
    “兹事体大,为何不向皇上禀告?”路映夕收了笑容,正色问道。
    “皇上近来忙于和司徒将军商讨征伐龙朝之事,如霜不想给皇上增添烦扰,而此事终是后宫家事,如霜认为应该先告知姐姐。”贺如霜有条不紊地解释。
    路映夕站起身,边行边道:“且去你宫中看看。那份膳食可还在?侍女尸首可有人动过?”
    “如霜已宣了太医,此外,没有其他人敢动。”贺如霜跟在她身后,唇角微微一勾,旋即又抿了去。
    路映夕没有回头,唇边亦浮起似有若无的淡笑。贺如霜此次借题发挥,想要借她之手铲除绊脚石,但对她来说,又何尝不是一次机会呢?P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