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半寸农庄

  • 定价: ¥42
  • ISBN:9787201142432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天津人民
  • 页数:278页
  • 作者:盛林
  • 立即节省:
  • 2019-01-01 第1版
  • 2019-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曾经与三毛对谈过的盛林,没想到有一天也会经历着三毛的经历。两个人,一处异国乡间野林,一方半寸农庄。盛林从繁华都市撤退,远离城市喧嚣,和她的美国丈夫菲里普隐居在美国乡间十年。
    《半寸农庄》作者盛林全程亲手建造农庄,建鸡舍鸭院,砍柴种菜,栽花钓鱼,养蜜蜂,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里有你向往的田园文艺,也有意想不到的惊险刺激。看盛林如何养孔雀养火鸡,也看她如何在野林中跟毒蛇和猛兽,如黑熊对抗……返璞归真,真实再现原始的田园生活,让读者暂时跳脱纷繁复杂的周遭,沉浸于诗和远方。
    盛林在亲自建造农庄的过程中学习了许多关于土地、时令、自然的信息,跟随盛林敏感细腻的心思一起感受乡村中独特的美好与魅力,以及当地有趣的风土人情。

内容提要

  

    《半寸农庄》记录了盛林的十年隐居岁月。
    远离城市喧嚣,盛林和她的丈夫菲里普在美国一个叫沃顿镇的地方,拥有一座半寸农庄。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隐居野林的乡间生活。砍柴,种菜,钓鱼,栽花,养蜜蜂,养鸡鸭鹅……野林四季更迭,各种小动物和野兽出没,听一晌午鸟鸣,躲起来看浣熊散步,打野猪,养孔雀,日子每天都不一样,这里的花鸟虫兽每天都有新鲜事。
    像三毛一样,盛林也是为爱流浪异乡,爱也是她的归宿。没有高楼林立,没有锦衣华服,只有山野田园,返璞归真。在林中的日子,简单而清静,俭朴而原味,知足而欢喜,日子不需要太满,能活出自己本来的样子就够了。

媒体推荐

    盛林的《半寸农庄》告诉我们,农庄不需要太大,半寸足够。生活不需要太繁琐,简单就好。追求不需要太高远,回归自然本真。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 张抗抗
    《半寸农庄》中描述的是一个现代版的桃花源,并且盛林亲历其打造全过程。恬静的文字,细腻的描述,盛林期待的农庄生活又何尝不是我们每个人心中的诗和远方,在纷繁复杂的现实生活中无法自拔,那不妨跟随盛林来一次自由自在的思想之旅。
    ——有书创始人 雷文涛
    盛林,是一个当今的传奇。她像三毛一样为爱远走他乡,她像陶渊明一样热爱田园生活,她像梭罗一样亲近大自然,她表面上从喧嚣的城市退却,其实她才是这个时代真正的前卫者。
    ——著名文学评论家、北美中文作家协会副会长 陈瑞琳

作者简介

    盛林,浙江杭州人,浙江作家协会会员,北美作家协会会员,休斯敦华文作协理事,原为《杭州日报》高级编辑。她2009年赴美,与丈夫菲里普一起远离喧嚣,隐居密林。
    他们夫妇二人亲手建立了一个小农庄,有一片菜地、一片果园、一片竹林、三个简单的小花园……从此沉浸于此,享受孤独,过着简朴、原汁原味的生活,一晃十年。
    此外,只要有空闲,盛林就写书,隐居林中的十年间,她出版了七部作品,如《奇怪的美国人》《生活本就是田园》等。

目录

第一章  隐入沃顿野林
第二章  亲手建造一个田园农庄
  开辟野林
  砍伐大树
  翻土播种,建菜园
  鸡鸭鹅我们都要养
第三章  竹林深处的桃花园
第四章  争奇斗艳的春夏
  花儿开满整个春天
  黄花是夏天的记号
第五章  与野生动物同林而居
  那些可爱的同林伙伴
  令人胆战心惊的侵略者
  百鸟朝圣
第六章  鸡院事务
  鸡并不好养
  亲手孵小鸭
  和鹅打架
  “我的男朋友”孔雀
  世界上最丑的鸡
  我也会孵蛋
第七章  菜园和虫
第八章  野林四季
  春天割野草收冬蜜
  夏天打野猪也钓鱼
  秋天收核桃赏秋花
  冬天赏雪等春来
第九章  美国乡下的邻居
  乡下格局
  邻人素描
  前尘往事
  与三毛的两次深谈
  与菲里普的情缘

前言

  

    十年前,我根本没想到,有一天,我会出版一本书,名为《半寸农庄》。
    十年前,我住在灯红酒绿的城市。
    十年前,我每天出入二十一层的高楼,和很多人一起,做一份叫《杭州日报》的报纸。策划报道,头脑风暴,撰写文章,编稿,看样,跑校对,请领导签字。
    十年前,我的日子烦琐而火热。
    但真相是,我并不想做这一类的事。或者说,我很不适合这一类的事。
    我生性安静,不擅长凑热闹。我喜欢待在没人的角落,享受自由而执着的孤独。
    终于有一天,我离开了,离开了原有的一切,背上一副简单的行装,来到了美国。
    我去了一个地方,这儿只有树木,还有一个孤独的男人。
    我与他结为了夫妻。他名叫菲里普·卡特。
    我们静静地蛰伏在这里,很少出去见人,也很少有人来见我们。
    我们亲手建了一个农庄,它很小,但很实用,有鸡院、菜地、竹林、果园、花园、蜂房。
    这个小小农庄,我们称之为半寸农庄。
    我们守候着农庄,已经十年了。
    这十年,我每天被鸡鸭们叫醒。晚上要做的最后一件事,是为小动物锁好院门,并向它们道晚安。我每天能收获一小篮鸡蛋、鸭蛋、孔雀蛋、火鸡蛋。
    人和动物相处和睦,其乐融融。
    现在,在我的半寸农庄里,共有10只鸭子、34只鸡、2只火鸡、4只孔雀。
    之前我还有4只鹅,以及更多的火鸡和鸡鸭,但它们不断被林兽夺去性命。去年,我们还遭受了洪灾,丢失了大部分小动物。洪灾后,农庄遭受了野狗的袭击,小动物全军覆没。
    它们以为我可以保护它们,但我没能做到。
    那天,我和丈夫流着泪水,抱起死去的鸡鸭,为它们施行火葬。
    那天,我捡回它们留下的蛋,全部放进了孵化箱。
    二十几天后,小鸡和小鸭出壳了。看着它们,我又哭了。我想到了它们的父母。
    但我的小动物们,都是天生的乐天派,虽然野林里危机四伏,它们不断遭到袭击,但它们依然渴望离开鸡院,去林中自由奔跑。它们的记忆力很差,记不住昨天的苦难,也不考虑明天的事情,因而它们没有死的恐惧,它们只活在当下。在这点上,人与它们不一样,人不但牢记昨天的苦难,还惦记未来的苦难。
    所以,人活得惶恐、纠结,幸福感就会打折。
    这十年中,我除了养鸡种菜,还出版了6本书,《半寸农庄》是第7本。
    其实,我早就想写这样一本书,写我的林中生活。但我一直在思考如何表现。有时最熟悉的东西,最想写的东西,反而无从下手。我曾经想用童话的方式,写本《乡下人童话》,我也想写本诗集,就叫《野心》。有一次,我遇到好友陈瑞琳,和她谈了我的想法,她听了鼓励我。“写吧,写一本只能属于盛林的书,超越滚滚红尘,回归心灵的大自然,站在云端上,俯瞰人类及人类的命运!”她说。
    陈瑞琳几句话,点破了我的心思。
    后来,我碰到了高连兴。
    高连兴读过我所有作品,他关注了我很久。
    有一天,高连兴对我说:“盛林,我想请你写一本书,写你的小农庄,写你的菜地、鸡鸭、野花、林兽,写你原汁原味的生活,越原本越好。”他提到了《瓦尔登湖》。
    于是,我认真读了一遍《瓦尔登湖》。
    读后的体会是,我不具有梭罗的思想高度、知识高度。
    但是,我与梭罗有相近的境遇。《瓦尔登湖》的精华,是梭罗的观点、逻辑、认知、理念、思想,更是他生活的本身,也就是他的境遇。他逗留在他的境遇,握住了他的境遇,就像握住了一根藤蔓。然后顺藤摸瓜,找到他想要的真理的真相。
    《瓦尔登湖》,是一个真相。
    那么,什么是我的真相?
    我住进野林后,成为一个乡下人,在这里劳动,与林兽周旋,看林鸟飞翔,听花开花落,感受春去春来,体会乡人的淳朴。我为小事欢笑,也为小事哭泣。我这十年,是笑容最多的十年,也是眼泪最多的十年,我哭泣时,如同回到单纯的童年时代。
    我记得我住在城里时,很少哭泣。有时想哭,却没有眼泪。我仿佛丢失了哭的能力。也许因为城市变硬了,世界变硬了,心变硬了,让眼泪也变硬了,它流不出来了。
    现在,我为自己庆幸,我的眼泪又回来了。我把我丢掉的东西,又捡了回来。我回到了我本来的样子,就像刮净油彩的画板,又看到了底色。
    我拥有了梦寐以求的孤独。
    这,就是我的真相。
    于是,我对高连兴说,关于你想要的书,我可以试一试。
    我试写了三章,就像用孵化箱孵小鸡一样,投入了全部情感。
    我把它们交给了高连兴。
    写完这三章,我有了欲罢不能的感觉。
    我有很强烈的写下去的冲动。
    当然,在等待高连兴答复时,我心里并没有底,我不知道,仅仅凭借三个章节,他就能看出端倪,产生共鸣。有时候,在同一件事情上,人的想法大相径庭,甚至彼此排斥。
    几天后,高连兴回复了,给我一句话:“盛林,我们签约吧。”于是,就有了今天的《半寸农庄》。
    《半寸农庄》是这样的一本书:十年的岁月,十年的农庄,十年的简约生活。
    我撰写这本书的过程,也是磨砺意志、磨砺文笔的过程。
    在《半寸农庄》出版之际,我要感谢高连兴对本书的厚爱,你是个敏锐并且敬业的文化人,谢谢你。同时感谢本书的编辑和美工。感谢陈瑞琳、张婴音的一路鼓励。感谢沈洁的摄影作品。感谢我的先生菲里普,他给予我的理解,令我感激涕零。我全心写作时,常常披头散发,家里比鸡窝更乱一些,有时还让他饿肚子。
    另外,我要借此机会,感谢前六本书的出版人,因为你们,我的写书事业一路顺风。我记住了你们每一个人。我也感谢所有奋斗在图书行业的编辑、作家、出版人,因为你们的坚持,才有我今天的成绩。
    感谢所有读者,你们是我最强劲的支持者。
    感谢家人和朋友,你们是我继续写下去的动力。
    盛林
    2018年10月23日于沃顿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宁静和危机并存,美丽和野性同辉。
    这就是我的林子。
    但我觉得它还少点东西。什么东西呢?
    有一天傍晚,我和菲里普在狼道散步。他突然说,他最近在想一件事,想在林子里搞建设,建个精致的杭州园,有曲院风荷,有花港观鱼,有小桥流水,有红桃绿柳,还有小西湖,他老婆住在这里,就像住在杭州,每天在杭州园林散步。
    听了菲里普的描述,我抿嘴一笑。我的心思像放风筝一样,放回了杭州,浮在西湖的上空,看到了芳草如茵的公园,水泽清秀的湖水,一桃一柳的白堤,想到白居易的诗:“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阴里白沙堤。”我从白堤西望,看到了长虹般的苏堤②,那儿花枝丛集,桥影入水,游人如织。
    西湖是永远看不厌的镜头,这个镜头很长、很生动、很完美。
    但是我对菲里普说,谢谢你,亲爱的,杭州园林太好了,但我并不需要它,我现在住在野林,我只要野林本来的样子,不过林子里还少两样东西:一样是鸡棚,一样是菜园。我想养几只鸡,吃新鲜鸡蛋;种几排菜,吃自己种的菜。
    菲里普看着我惊讶地问:“你不要杭州园,你要农庄?”
    我说:“是,不过,小小的农庄就可以了。”
    他再问:“你确定,你不要做杭州人,要做乡下农妇?”
    我说:“我确定。”
    他哈哈一笑,突然一把将我抱起来。
    过了几天,菲里普下班回来,手里捧着一卷纸,他拉着我坐到露台上,打开那卷纸,那是一张工程图,他自己画的。图上,画满了他的农庄计划。
    他要在我们房子前面,建一百平方米的花园。
    他要在我们房子后面,建两百平方米的菜地。
    他要在我们房子左边,建五百平方米的鸡院。
    他要在我们房子右边,建一片果园和竹园。
    他还要造船库,放一条钓鱼船。
    他还要造露台,正面对着鸡院。
    盯着菲里普的农庄计划,我惊讶地问,我们要建这么大的农庄?他竟说,不大不大,比起邻居的农庄,只能算半寸农庄。我再问,我们有钱建这个农庄吗?他说,我们没有很多钱,但是自己动手,就省去了人工费,最花钱的是人工,材料费就不用担心了,从现在开始,他经常加班,为多挣点钱。还有,他会精打细算,不少买一个钉子,也不多买一个钉子,这样就不会浪费。我们没有的工具,比如翻斗车、铲土机、拖拉机,可以向父亲借。
    我瞪大了眼睛:“半寸农庄,要动用翻斗车、铲土机?”
    菲里普说:“当然了,建设农庄,第一件事就是开荒!”
    我又瞪大眼睛:“开荒?像电影上?”
    菲里普拍拍身上的肌肉说:“电影算什么,电影都是假的,我们才是真的!老婆,老公有力气,老公会努力劳动,要给老婆一个农庄!”
    我说:“老婆也有力气,就是比老公小一点。老婆要和老公一起劳动。”
    他再次仰天大笑,然后说:“好,一言为定,你和我,一起建一个农庄。”
    农庄计划就这样确定了。
    我为将要参与的事业兴奋不已。
    但我对建农庄的事一无所知,这么大的计划,从哪里开始?先做什么?后做什么?再做什么?我能做什么?我什么都不会,我的动手能力基本上是零分!于是,在我的想象中,我们要进行的不是建设,而是变魔术,工具是哈利·波特的魔术棍。这么大的计划,必须用魔术变出来。我不是对自己缺乏信心,是完全没有信心。
    但菲里普对我很有信心。P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