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山海经瀛图纪之河藏之战

  • 定价: ¥49.8
  • ISBN:9787536087170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花城
  • 页数:327页
  • 作者:半鱼磐
  • 立即节省:
  • 2018-11-01 第1版
  • 2018-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山海经·瀛图纪》系列是一部在咪咕阅读上连载的、以《山海经》世界为背景的小说,以平行世界理论切入,讲述主人公陆离俞由现实世界穿越至古本山海经世界,为寻找恋人的身世之谜并获得使女友复活重回现实世界的通道,在这样一个人、神、怪混杂的乱世之中,所经历的一系列战争、友情、爱情故事……这套系列书根植于中国传统文化,构筑了一个全新的古本山海经世界,将人、神、怪三大阵营的几次战争写得荡气回肠,叙事宏大,情节生动,是一部媲美《指环王》的东方奇幻小说。
    半鱼磐著的《山海经瀛图纪之河藏之战》是《山海经·瀛图纪》的第二部。苍梧城失守之后,陆离俞随着女汩等人前往河藏国搬救兵,在消灭了天婴嫫母之流的妖邪后,他们进入了河藏密都。与此同时,在现实世界调查陆离俞失踪之谜的小李成为一起神秘案件的对象,身份为方秘书的人开始介入这个案件,他的出现使得这起案件越来越扑朔迷离……

内容提要

  

    一个我们所处的现实世界,一个平行于我们的瀛图世界,它们只有一次相逢……人、神、怪,一切爱恨情仇,一切厮杀缠斗,全都会结束干这次相逢。
    究竟谁才能真正赢得一盏悬灯,一盏引领我们走向最终的重生的悬灯?!
    陆离俞,一个平庸浑噩的大学教师,只是为了寻找失踪的爱人,穿越到了远古瀛图大陆,但在那个人、神、魔、怪混杂的瀛图之中,他却被赋予了更为险峻的使命,一个承担这两个世界的最终劫难之谜——“云门悬灯”之谜,止在等待着他……
    半鱼磐著的《山海经瀛图纪之河藏之战》情节恢奇诡怪,语言意境深邃,古典的文风与现代的玄想,在此深度结合。第一部一经问世,即荣获2016中国网络小说年度排行榜十强,咪咕幻想文征文大赛大奖,更已入选2017年度中国作协重点作品扶持选题。

媒体推荐

    纸电联动与线上线下深度运营,让网络文学作品在中华民族文学传统资源中充分寻根。《山海经·瀛图纪》正以此磅礴大气之笔,描绘出奇绝壮丽的全新世界,现实和异域、现代与古代环环相扣,草蛇灰线。与中国文学的血脉传统和精神气场相承,是网络文学良性发展的要义;作为新媒体国家队的咪咕,有幸也有信心有所承载与作为!
    ——咪咕数字传媒有限公司CEO 张燕鹏
    平行宇宙中宏大的世界构架,源于上古神话地理的万物系谱与众妙之门——半鱼磐做《山海经·瀛图纪》,是有存续典范之用心的,他也重拾了通俗类型小说中难得的文学性。小说的魔力从语言就开始了,翻开本书前,记得查询回程,否则,你会在文字中迷途忘返……
    ——杭州师范大学教授、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委员 夏烈
    在平行的世界里,能有的一切,似乎也只有不测。身入其中的,再也找不到开始的置身事外。因为始终都有这样的不测与意外吊着你,所以这本书只好一口气看完。
    ——资深媒体人、《小别离》作者 鲁引弓
    穿越小说,还能这样写——在两个时间上同时、空间上平行的世界,因为互相拯救,令人备感温暖。
    ——《麻雀》《旗袍》编剧、人民文学奖得主 海飞
    看了此书,仿佛我们民族的远古山海经世界,一直没有远去,一直与我们同在。现在,此刻,在另一个空间,神、人、怪、兽在奇异的瀛图世界里共舞。
    ——仙侠开山作家,《仙剑奇侠传》、《血歌行》作者 管平潮
    《山海经》是一个亦真亦幻的神奇世界。半鱼磐在《山海经·瀛图纪》里构筑出了一个观感真实的平行世界,作者在其中花费的功夫极大,穷尽心思编织成这本小说,一定值得你翻开。
    ——知名作家,《山海经密码》作者 阿菩

作者简介

    半鱼磐,本名吴海浩,是一名教广告学的大学教师。阅读涉猎广泛,偏爱杂书野史,中西文化皆有关注。《山海经·瀛图纪之悬泽之战》是作者的首部作品,笔名半鱼磐是专门为创作该作品起的。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一
    G局小李推开车门,跳下吉普车,扶着半开的车门,朝周围望了几眼。车子的前方,远远映入眼帘的是一派废弃工厂的景象。它半靠着一个巨大的山坳,沿着山坳前的平地四下展开。几根巨大的烟囱静静地矗立在天际之下,背靠着半残的山坳,彼此之间隔着高低不平的低矮厂房。
    一阵风从小李的周围刮过,吹向那些低矮的厂房。好像吹动了积木吊件一样,远处的厂房似乎摇摇欲坠,还在发出哗哗的响声。小李收回了目光,紧了紧身上的衣服,钻进了车厢后座,随手带上了门。
    老张坐在车厢后座里,看到小李进来,就把自己臃肿的身体朝着另外一侧移了移。
    吉普车慢慢地开动了,开上一条通向厂房的道路。
    “看到了吧,那个垃圾处理厂?”老张笑着问。小李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几年以前,”老张慢慢地说,“本地的一个环保组织,曾经向市政府提交过一份抗议书,要求拆除这个垃圾处理厂。据他们说,这个垃圾处理厂经常会发出一股特殊的气味,气味浓烈,周边的居民出门都得戴上口罩。本地的环保组织还说风势强烈的时候,城市上空会出现阴霾之类的东西,连市中心的居民都能看到。
    “这次抗议闹得动静很大,闹到最后,本地的媒体好像都参与了。
    “有些媒体想要采访厂区,但是到了门口就被拦住了。拦住他们的还不是厂区里的人,是市政府的人。市政府的人说,要采访可以,但是要相关的申请和证明。接下来就难住了本地的媒体,市政府的人说,这个垃圾处理厂不是市政府直属的企业,而是国务院直属的企业,相关的申请只能去国务院相关部门办理。具体的流程,他们只能告知,不能代劳。事情到了这一步,本地的媒体只好放手了。”
    老张说到这里,就像断了电一样,闭上了嘴,意味深长的把目光投向前面的那些厂房。
    小李已经习惯了老张的说话方式,知道这个时候老张等的是什么,便赶忙问了一句:“后来呢?”
    老张满意地点点头,又开口了:“后来,以市政府的名义发了一份通告。通告的要点只有一个:气味阴霾之类的说法是谣传。市政府一向关心市民的生命安全,非常重视市民的投诉,为此专门成立了一个专案组,深入垃圾处理厂进行了深入的调研。经调研,垃圾处理厂里的所有装置都是全封闭的,一般情况下,不会出现气味泄漏以及阴霾雾结之类事件,除非有重大爆破发生。但到目前为止,厂区内部及周边地区都没有发现任何可见的爆破痕迹。”
    吉普车离那些废弃的厂房越来越近了,小李感觉自己即将进入一个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老电影才有的场景。他等了一会儿,老张还是没有开口,只好接着问了一句:“谣言就此消失了?”
    老张不屑地笑了一声:“不消失也不行。市政府那份通告的最后就成了警告:任何继续传播类似谣言的人,都有危害社会公共秩序之嫌,相关部门会进行追查,视其情节轻重,追究其应该承担的法律责任。事件就这样慢慢平息下来。”
    说到这里,老张靠近了小李,好像要告诉对方一个秘密一样:“更重要的是,通告发出的时候,市政府和周边的居民其实已经达成了一个协议,以拆迁的方式,将周边的居民迁到了本城的另一端。市政府的协议方案一出,周边的居民高兴得要死,哪有心思再去抗议。本城的另一端是高新产业密集区,寸土寸金。结果,自从城市改建以来,没有哪次拆迁像这一次这么顺利。几个月之后,垃圾处理厂周边二十多平方公里都是空地。
    “至此,谣言彻底消失了,整个事件的真正获利者也浮出了水面。虽然表面上看,真正的获利者就是垃圾处理厂周边的居民,但事情没那么简单……”
    小李听到这里,好像明白了什么,便问道:“真正的获利者,应该就是负责承办拆迁工程的那个开发商?”
    老张点点头:“对,开发商应该是获利者之一。这人,你应该有印象,海洋工程二所的那个接盘人,后来跳了楼的。还记得吗?”
    小李苦笑了一声:“怎么不记得?我们到今天还在打转的这件悬案,就开始于这个叫海洋工程二所的地方。不过,我对这个人倒真没怎么注意。”
    他的确没怎么注意到这个人,他注意的是死在海洋工程二所的两个邪教分子,一个叫王旭,一个叫钱小莉。只是在调查这件死亡迷案的时候,他才了解到一个事实。
    在王和钱进入海洋工程二所之前,已经有过一次死亡事件。死者是海洋工程二所最早的接盘人,也就是老张现在提到的房地产开发商。他在接盘之后,由于投资失败,跳楼自杀,跳楼的地点就是海洋工程二所。自杀之后,他名下的资产开始转让。
    海洋工程二所就转到了王旭和钱小莉的手里。
    几年之后,王旭和钱小莉就神秘地死在里面,小李和老张开始接手这件悬案。随后,抓住了唯一的嫌疑人,叫陆离俞。这个人被判刑,然后在新疆罗布泊旁边的一所监狱里神秘失踪,现在还不知道下落。
    现在想来,整个过程中,有一个人是不能忽略的,就是这个房地产开发商。
    小李想到这里,问道:“这个房地产开发商还算不上整个事件的最大获利方?”
    老张叹了口气,整个案件的神秘难解,他跟小李一样,深有体会:“算不上,一个接盘不久就跳楼自杀的人,怎么称得上最大的获利方?真正的获利方是一个我们一直在追查的人。整个环保抗议事件,连同此后的开发商跳楼事件,都和这个人密切相关。这个人,你应该知道是谁?”
    “刘鼎铭。”小李若有所思地说,“天鼎律师事务所的那个律师,后来失踪了,现在也没踪迹。”
    在调查陆离俞从监狱里失踪的神秘事件时,小李第一次知道刘鼎铭这个名字。
    此人是陆离俞的辩护律师,也是陆离俞在进入监狱之前,唯一频繁接触过的人,所以,很自然地,小李主动接触了刘鼎铭。他的本意是想从刘鼎铭那里得到更多的关于陆离俞的线索。
    在和刘鼎铭见面之前,他查阅过一些关于刘鼎铭的材料。当时,他就注意到了这一点,刘鼎铭好像对本地房产业涉入很深。当时,他只将把这些当作一种暗箱化的商业行为,并没有多想。现在听老张的意思,光是涉入的动机,好像就远远超出了暗箱之类的商业框架……
    在和刘鼎铭接触的过程中,刘鼎铭向他引见了一个叫虚博生的人。此后不久,虚博生也死了,死亡地点也是在海洋工程二所。随后,刘鼎铭就失去了踪影。从那时起,刘鼎铭开始正式成为追查的对象。但是至今为止,还没有关于这个人的任何消息。
    想到这里,小李好像明白了一点,老张带他来到这里的真正意图,好像跟出发之前局长交代的不太一样:“我们这次的任务,真正的目的是到这里来收集线索,追查刘鼎铭?可是,出发之前,局长说的好像是另外一回事……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老张点了点头:“这两者之间,好像是有点关系。具体是什么,我也说不清楚。只好等到了那里,看看会不会有人跟我们解释一下。”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