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沙棘结

  • 定价: ¥39.8
  • ISBN:9787537857093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岳文艺
  • 页数:200页
  • 作者:袁永海
  • 立即节省:
  • 2019-01-01 第1版
  • 2019-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沙含千界,滴水藏海。
    一个故事,一段旅程,一种人生。
    《沙棘结》是天津市作家协会文学院签约作家袁永海的一部中篇小说集,收录了作者5部小说,分别为“漂浮物”“墨西哥‘白娘子’”“爱在加蓬”“最后一头驴”“沙棘结”。精彩的故事,鲜明的形象,在反映生活的深刻和人性的复杂等方面,展示出优秀的品质。

内容提要

  

    《沙棘结》为一部中篇小说集。本书收录了作者袁永海近年创作的均发表于各种文学期刊的5篇中篇小说,分别为“漂浮物”“墨西哥‘白娘子’”“爱在加蓬”“最后一头驴”“沙棘结”。作者文笔细腻,构思巧妙,立意深刻。每篇小说后,那些平凡的人和事,都能浮现出生命很底色的东西,如亲情、爱情、友情,故乡等。

作者简介

    袁永海,曾用笔名小土、晶迪。天津市宝坻区作家协会副主席。天津作协文学院签约(2010年一2012年)作家。1996年鲁院作家研修班学员。新实力小说家园成员。迄今已在多家报、刊发表小说及其他文体近二百万字。主要代表作:《罹伤80祭》《隐居温哥华》(台湾繁体版)、《越夜越诡异》(与人合集)等。曾获首届《延安文学》奖·中篇小说奖。

目录

漂浮物
最后一头驴
墨西哥“白娘子”
爱在加蓬
沙棘结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漂浮物
    那块船形的漂浮物,漂在肮脏的水面上已经有些日子了,校园内似乎没什么人留意过它。它是一块极普通的红松质的木板,成年男子鞋子大小,约两公分厚,底部嵌有两根磨平的锈迹斑斑的粗铁丝。秋天时节,这里的风总是很多,风向又总是富于变化,因而这块漂浮物便在湖面上终日漂来荡去,这就让它感到了足够的孤独和寂寞,闲散的时光也不知不觉间在它身上覆满一层黛青色的苔藓——稍远望去,跟肮脏的水的颜色一般无二,根本无法看清它。
    现在我们来推测一下它的心理,大约是从夏天的时候或者更早一些吧,它开始念念不忘发生在去年冬天和今年春天的两件事情,可能正是因为这两件事情,才使它本来很快活的心绪渐渐滋生出一丝无法宣泄的抑郁和怨恨,后来日积月累,终于凝成那种恶毒的非要报复一下某些人的想法。
    去年冬天,它被体育老师大冯从主人佟冬那里残暴地夺去,被随随便便地扔在了器械房里的窗台上。今年春天发生的事情就更惨了,它当了主人佟冬的替罪羊,因为佟冬的过失,气急败坏的大冯竟然像疯狗一样一把把它抓起来——于是从那个细雨萧瑟的傍晚开始,它就成了一块无人问津的可怜兮兮的水上漂浮物了。
    暑期一过,主人佟冬倒是来过几次塘边,不过佟冬并不是来找它的,佟冬早已把它忘到九霄云外了,这一点它相当清楚。佟冬的肩上每次都搭着那双新购置的旱冰鞋,它看见他瘦削得像一根撑杆立在东南方的岸上,他兴奋的双眸总是有些焦急地扫视着波光粼粼的水面,它能猜出他在想些什么,一定是在盼望冬季的到来,因为那个时候他就可以穿上一双真正的冰鞋而在上面潇洒地飞来飞去了。它因此开始恨旱冰鞋和冰鞋,它忌妒它们了,它恼恨佟冬,它有些乞怜似的向他呼喊:“佟冬,你看看我,你再看我一眼吧。”可是它发现佟冬从来都不看它,佟冬仿佛根本没有听到它的话,总是嘭嘭地踹几脚遗弃在那里的一只朽漏的木船,然后匆匆离去。望着他无情的背影,它愤怒了,它大骂佟冬,骂他是个忘恩负义的小人。
    男孩小峰的出现立刻给它濒临死亡的命运带来了一线生机,这是它从他闪烁不定的眼睛里捕捉到的。初见到小峰的那一瞬间,它狂喜得一下子从水面上跳跃起来,它感觉它发出的声音像箭一样沿着水面冲刺过去。小峰,快救救我,快把我捞上来,我们才是好朋友,我们才能互相给予快乐。可是它随后就发现了小峰身后的女人,它认出了这个女人,知道她是小峰的母亲,而且它还知道她是众多老师中最无聊、最讨厌的一个。它脆弱的灵魂这时突然被吓了一跳,但它还是很快就镇定了自己,并给自己鼓足了勇气和信心,冥冥之中,它听到内心的渴望与坚持,不断地劝慰自己,不要怕,不要沮丧气馁,千万要抓住这次难得的机会。于是它开始不断地大声呼唤小峰的名字。
    现在,我们先来了解一下男孩小峰的近况。
    皇亲镇的人都知道五岁的男孩小峰一直跟着他的母亲洪英老师。洪英上班时,他便抓着母亲的袄后襟坐在电动车后架上,慢悠悠地穿过皇亲镇的大街小巷。母亲没课时,他便待在英语教研室里学字母与绘画;母亲有课时,他就独自在教学楼下的花圃园里玩。小峰经常看见母亲那张圆且白皙的脸从三楼教室的窗口探出来,母亲或微笑或向他招手,有时候,母亲还把纸叠的彩飞机飘飘忽忽地掷向楼下。
    小峰越来越厌恨那些字母了,他无法搞懂那些小饼干似的东西为何到了母亲、阿姨或叔叔们的嘴里,就会变成古怪而难听的声音!他感觉它们像无数只跳蚤一样,一路拥挤着蹦进他的耳朵里,让他浑身瘙痒,无法忍受。小峰后来也逐渐憎恨起了纸飞机,纸飞机由楼上飘下来,母亲总是喊那几句类似的话,小峰快看呐,是新型的,是American-X47B无人机。小峰听了就不屑地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哼,而后把新近学来的一句脏话不耐烦地讲出来。大爷的!纸飞机有什么好的!不过小峰最终还是会懒洋洋地走过去,把它捡起来,这似乎是出于对母亲的一份尊敬吧。等到纸飞机被小峰带到一丛茂密的塔松后面,很快便变成一些纷纷扬扬的雪片。
    男孩小峰在学校最后的那段日子,也就是在他出事前的那段日子,他莫名其妙地爱上了水和一切与水有关的事物,人们普遍认为这孩子的偏爱已经到了如痴如醉的地步。稍不留神,花圃园里的水龙头就会被拧开,此举也曾三番五次引起校方的不满,可是这孩子好像是中了某种魔法,他把园艺工和母亲的怒目呵斥转眼就抛到脑后。他不顾一切地拧开水龙头,站在淙淙流淌的水边,一把一把朝上面撒落各种树叶,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些排列整齐的树叶,看着它们随着水流上翻下涌,随波逐流,便高兴得手舞足蹈,为它们哼唱轻快的进行曲,当然有时候他也为它们设置各种障碍。一次,有人注意到小峰竟然朝着一只徐徐流动的纸船慢吞吞地坐了下去,结果当然是弄得满身水渍、泥污了。
    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