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珠山玫瑰

  • 定价: ¥32
  • ISBN:9787559430755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页数:156页
  • 作者:(柬)涅·泰姆//努...
  • 立即节省:
  • 2018-12-01 第1版
  • 2018-12-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涅·泰姆、努·哈奇著的《珠山玫瑰》介绍:1863年柬埔寨沦为法国殖民地,柬埔寨民族文化面临着毁灭的危险。然而,西方文化的传入,也从另一个方面促使柬埔寨文学起了新的变化。首先,是现代小说的出现,《苏帕特》和《珠山玫瑰》都是当时具有代表性的作品。《珠山玫瑰》主人公泽特是拜林的矿工,由于他勤劳、诚实、勇敢,两次救矿主父母脱险,博得了赏识,最后继承了矿主的产业。虽然这两部作品存在着缺点,但它们体现了民族化的精神,被认为“高棉化文学运动”中的优秀作品。

内容提要

  

    涅·泰姆、努·哈奇著的《珠山玫瑰》是柬埔寨两部经典文学作品的合集。
    《珠山玫瑰》描写了贫苦人家出身的青年吉德拉和宝石矿主的女儿琨娜莉在劳动和患难中结成美满姻缘的故事,是柬埔寨现代文学初期白话小说的开篇之作,被誉为“高棉文学运动”中的优秀作品。1961年结集出版,深受读者欢迎。1965年被拍成电影。这部小说从上个世纪60年代至今被列为柬埔寨高等学校文学课必修教材。
    《枯萎的花》描写了在柬埔寨被法国殖民统治时期的二十世纪40年代,柬埔寨一对男女青年本腾和维梯韦的凄惨的爱情故事。该小说最初发表于《柬埔寨报》周六小说专栏连载,之后汇集成册,曾多次再版。1958年收于柬埔寨中学文学课本。

目录

珠山玫瑰
枯萎的花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珠山玫瑰
    十二月的一天傍晚,北风呼啸,夕阳斜照,不一会儿,大地被夜幕笼罩。一弯冷月挂在空中,惨淡的月光照在马德望市圆形市场西边的一座破旧的高脚屋上。这幢两层的高脚屋是木结构的瓦房,有圆形立柱、板墙,墙上刻有天狗吃月的图案,下面写着“吉祥之家”,一看便知这是一幢有久远历史的典型老屋。屋里幽暗的煤油灯光下,躺着一个生命垂危的老人,他身旁坐着一个面目清秀的小伙子,他就是老人的儿子,叫吉德拉。吉德拉已三天三夜未曾合眼,但仍强打精神,照顾病中的父亲。
    疾病折磨着老人,使他不时发出痛苦的呻吟。他吃力地睁开眼睛,凝视着儿子。老人满是皱纹的脸上掠过一丝苦笑,声音颤抖地说:
    “孩子,夜深了,怎么还不去睡觉呀?快去睡吧!”他担心儿子因接连几天熬夜而病倒。
    吉德拉缓缓地摇摇头,轻声答道:
    “爸爸,我不困。您还没有吃药呢!大夫要您按时服药。”
    老人叹了口气说道:
    “唉!这汤药我不知喝过多少回了,但总不见好。我知道,我得的是不治之症,这汤药并不比河水强!”老人心里明白,对他的病来说,那些药已没有任何效验了。
    吉德拉正想安慰父亲几句,一个中年男子突然出现在门口。吉德拉一看,原来是给父亲看病的斯阿特大夫。大夫凑到老人跟前,问道:
    “大伯,今天好些吗?”
    “啊!阿弥陀佛!”老人听出是大夫的声音,感激地说:“先生,真对不起,我的眼睛都花啦,看不见您坐在什么地方。”
    吉德拉听着,不由得泪如雨下,转过脸来,以恳切的目光注视着大夫,央求他想方设法挽救父亲的生命。然而,这个曾从死神手中夺回过许多生命的大夫,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低声对吉德拉说:
    “看来,你父亲熬不过今夜了。”
    老人嘴唇发紫,气喘吁吁地说:
    “我知道,我活不到明天了。但我并不遗憾,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死后转世投胎,就让老天爷去安排吧!”他转过脸对儿子说道:
    “孩子,我苦命的孩子,可怜你妈死得太早。我死后,你就会像河里的木头,顺水漂浮、无依无靠了。”
    吉德拉心里一酸,喉咙哽咽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大夫看到这情景,转身看着窗外,抑制不住流下同情的眼泪。
    老人断断续续地说:
    “孩子,你一定要牢记,世上最珍贵的是一颗纯洁的心和一双勤劳的手。你要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要是你能做到,我在九泉之下也会感到欣慰的……”
    这时,大夫打断老人的话,安慰说:
    “大伯,您不要太难过了。您的病虽说很重,但还是有希望好起来的。”
    老人对大夫说:
    “能好吗?大夫,我知道只有死路一条,也许明天、今晚或现在都说不定。”停了一会儿,又对儿子说:“我可怜的孩子啊!父亲很穷,没有给你留下什么遗产。我死后,只有一具遗体和要交代的话。孩子啊!要努力学习,拿到中学文凭。唉,从今往后,父亲再也不能帮你了。”
    吉德拉泪如泉涌,泣不成声地说:
    “爸爸,您的每一句嘱咐我都记在心里,我一定照您的话去做,请放心吧!只要我活着,我一定为家族的兴旺而努力。”
    老人的呼吸更加急促,极端痛苦地挣扎着,他再次转向好心的大夫,微微翕动着嘴唇,似乎在说:“先生,您为我治病,分文不收,您的好意,我永远牢记,可我这一世不能报答您了。”
    老人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道:“先生,孩子,我走了!阿弥陀佛……”老人骤然停止了呼吸。这时,窗外的残月也变得黯淡无光,最后消失在西边的天际。
    吉德拉扑倒在父亲身上,号啕痛哭,使劲地摇动着父亲,仿佛要把他摇醒过来,但一切都无济于事了。因为世上所有的生灵都无一例外地遵循这个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就连成仙的佛祖释迦牟尼也有涅槃的一天。
    吉德拉料理完父亲的丧事后,突然意识到:“我确实像河里的一段木头,随波漂流,没有依靠了,但不管怎样,我要忍受一切艰难困苦,顽强地活下去。”
    对别人来说,世界是广阔的、欢乐的;然而对吉德拉来说,天地就变得狭小而悲伤了。现在他孤苦伶仃,举目无亲,但不愿低三下四地乞求人家帮自己找出路,况且别人也不会轻易发善心帮忙的。他想,作为一个男子汉大丈夫,应该人穷志不短。
    吉德拉站在家门口,默默地沉思着,仰望深邃的夜空,感到天涯茫茫,何处是自己的生路啊?一阵阵凉风吹拂,传来远处寺庙里僧侣们时断时续的诵经声。他转身看见那盏飘忽不定的煤油灯,往日父亲经常坐在那里卷着烟叶,现在却只剩下自己了,不觉又想起刚刚去世的父亲,不知道该依靠谁,止不住落下辛酸的泪水。P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