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盖娅的惩罚

  • 定价: ¥42
  • ISBN:9787520705752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东方
  • 页数:285页
  • 作者:(美)南希·克雷斯...
  • 立即节省:
  • 2019-01-01 第1版
  • 2019-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南希·克雷斯著的《盖娅的惩罚》是一部短篇科幻小说集,包含两个中篇。《盖娅的惩罚》描述地球遭受一场灭顶之灾后,二十多名幸存者被外星人特斯里人关在一座密闭的贝堡里。人类丧失生育能力,只能通过一台跃迁机穿越到过去,夺取婴儿来延续种族。他们认为是特斯里人毁灭了地球,直到幸存者皮特遇到那边调查婴儿失踪案的数学家朱莉才明白真相:正是特斯里人的营救才使人类在盖娅毁灭性的惩罚中幸存。《天幕初启》讲述遗传学者阿伦博士试图创造超共情能力的婴儿,对孩子进行基因改造,使他们患上阿伦综合征。报刊报道引发社会一片哗然,“组织”诱导媒体和人们歧视和围攻这些阿伦综合征者,一时间暗流涌动。然而,基因改造的种子已经种下并开始蔓延,它对人类更不可预测的影响才刚刚拉开序幕。

内容提要

  

    本书包含星云奖“最佳中长篇”《盖娅的惩罚》,以及颇具南希风格的一部雨果奖提名作品《大幕初启》。
    《盖娅的惩罚》是一个不同以往的末世科幻故事。2035年,地球生态系统毁灭,人类面临灭顶之灾。为了延续人类种族,最后的26名幸存者成为从过去窃取重生火种的“普罗米修斯”,在20年前制造了一场轩然大波,却恰好解开了人类几遭灭顶的真正原因。幸存者们能否重燃希望之火?大地女神“盖娅”是否会给她的孩子们第二次机会?
    《大幕初启》探讨了南希最擅长的话题之一——基因改造。过气明星简接到一个新的电影角色,将和一对接受了基因改造后具有“超共情”能力的双胞胎一起出镜。电影准备开机前,基因改造项目的背后操控“组织”突然介入,所谓“超共情儿童”的本来面目逐渐揭开。“组织”认为仅靠人们生育具有共情能力的孩子是不够的,因此他们制造出某种可以促进养育行为的逆转录酶病毒,可通过体液进行广泛传播,最终希望得到“更加善良温和的人类”……
    南希·克雷斯的小说背景一般设在与当代关系密切的近未来,擅长基因改造和人工智能题材。从事科幻写作四十余年的南希·克雷斯非常懂得如何讲好一个故事,行文紧凑、画面感十足。除此之外,南希·克雷斯对技术变革下人性的本质有着深刻的洞见,以优雅的讲述探讨技术大潮之下潜移默化的改变。

媒体推荐

    《盖娅的惩罚》对人类的未来做了一次极其智慧、敏锐的窥视,其主题所带来的冲击力不亚于小沃尔特·M.米勒的《莱博维茨的赞歌》。这部小说拥有海啸般的终极力量:
    ——[美]保罗·艾伦,Barnes&Noble书店

作者简介

    南希·克雷斯Nancy Kress
    美国著名科幻作家,1948年出生,1976年开始从事科幻创作,四十余年笔耕不辍,著有26部长篇小说,数百篇中短篇小说。1990年,她凭借小说《西班牙乞丐》夺得星云奖和雨果奖双项桂冠,此后她共斩获6次星云奖、2次雨果奖,1次西奥多·斯特金纪念奖和1次约翰·W.坎贝尔纪念奖,作品被翻译成24种语言(包括克林贡语)在全球出版。
    南希·克雷斯写作之余经常在全球各地参加科幻写作研讨,是德国莱比锡大学客座教授。她曾为《作家文摘》杂志的小说专栏撰稿长达16年,著有3部与写作相关的书籍。

目录

总序:中国科幻的新起点
盖娅的惩罚:前尘,毁灭,新生
大幕初启

前言

  

    总序    中国科幻的新起点
    韩松
    方舟文库的科幻系列中,第一个吸引我的作者是双翅目。2017年,我与她在一场科幻活动中相识,那时我首次看到她的作品,惊为天人,后来又陆续看了她另外一些作品,成为她的粉丝。以前我评论刘慈欣的《三体》,说《三体》把我们写的科幻碾得粉碎,如今看双翅目的科幻,又有了这种感觉。我觉得她的一些作品担当得起“伟大”这样的词。她的小说像迷宫一样让人深深陷入。读完后我头脑里翻腾着星星般的无数想法,却始终无法整理出完整的语言来归纳。它们是太可言说了,却又充满无尽的解释,阅读的愉悦和绝望同时升起。后来又看到翼走的小说,同样深感震撼,佩服不已。为拥有这样的作者和作品的一套书写序,我感到十分荣幸。
    我觉得中国科幻可以分为两个流派。不是硬科幻和软科幻,而是模仿西方、向西方科幻致敬的流派,和拥有更多本土价值、个人趣味的流派。我们这一批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成长起来的作者,有时被称作所谓的“新生代”,其实主要还是在做第一种科幻,在模仿,在向黄金时代的西方大师们学习,从主题立意到内容风格,都明显有这样的痕迹。有时写出了一些较有影响的作品,其实也都不离这个路数。但是新的一代人,比如方舟文库的年轻科幻作者们,我觉得很难归类。他们的出现代表了一种新样式的冲击,更有自己的东西。我觉得这可能就是中国现代科幻真正的新起点,而之前的科幻多少有那么一点“前现代”。
    这批新作者风格奇异,很个人化,跨界感突出。双翅目擅长哲学思辨和技术反思,能够把各种学科的奇思妙想无缝衔接在一起,成为一件美妙的艺术品;翼走擅长用故事打动人心,把科幻最浪漫的一面带给读者;武夫刚注重制造冲突,体现科幻小说所具有的社会介入价值和思想实验价值;石黑曜的幻想作品,在冷漠荒芜的外表下藏着乐观与对生命本身的热爱……
    在他们的作品里看不到太多传统的主题和画面,却能把传统的元素推入新的境界。比如读到双翅目的《公鸡王子》,你会想“机器人”这个写烂的题材,竟然还可以这样写!比如读到翼走的《追逐太阳的男人》,你会想“时间”这个写烂的题材,竟然还可以这样写!他们写的是真正的科幻。他们追求不羁的想象力和严格的科学背景,却不再拘泥于软硬科幻之分,挥洒自如,转换灵动。他们追求文字的繁复精妙,更关注入的内心、人的命运,以及人在政治、经济和技术大背景下的悲欢离合。从他们的文风和表达中看不出作者的性别。他们探讨的问题相当前沿和先锋,涉及深层的精神世界和认知领域,触及人的灵魂,创造了一些全新的艺术形象。他们不再仅仅是写一个点子,而是在自酿一种趣味,写自己思考或玩味中的东西,品味人类心灵的深邃、复杂与别致。他们的作品更有艺术性,更有美感,甚至带有宗教感。这是从模仿世界到拥有世界的转变,或许这就是中国的新浪潮。他们让我重新看到了阅读科幻的意义,那就是可以借此与人类中伟大的天才相遇,与那些远远超越你我的大脑相遇。不,这些作者或许甚至不是人类,而是从未来或者天外驾临的访客——看看他们给自己起的名字吧!
    我很羡慕这些作者的成长环境。从前整个中国就只有一家《科幻世界》,现在有了多种多样的专业写作平台,让科幻爱好者可以尽情释放写作才华,在丰富多样的环境中展开脑力激荡。豆瓣阅读征文大赛、科幻文汇征文大赛、银河奖、星云奖,还有蝌蚪五线谱“光年奖”、晨星晋康奖等,给他们带来更多崭露头角的机会。豆瓣阅读征文大赛现在设有专门的科幻类型组别,每一次赛事奖项的出炉,都意味着一大批青年科幻写作者脱颖而出。我为科幻骄傲,也为发掘和推出这些优秀作者和作品的人和机构骄傲。这次豆瓣阅读推出的科幻系列,是中国科幻向多元化发展的证明。在如今的中国,能够有那么多的社会力量参与到科幻创造中来,是很了不起的。科幻则借此进一步拓展它的空间,激励探索和冒险精神,增加新的审美体验,创造未来和新世界。我把这视作民族的盛事,但更是写作者个人的幸事。
    这个系列中还有一些西方科幻的佳作,既有新人和新风格,也有一些重量级的人物和获奖作品。其中包括荷兰近年的科幻新星托马斯·赫维尔特的短篇集、《时间回旋》的作者罗伯特·威尔森的一部新作,以及写出“西班牙乞丐”三部曲的科幻元老南希·克雷斯的作品集等。我把它们看作一个标尺或一面镜子,来对比或映射我们中国科幻如今的发展进程。
    2018年是世界现代科幻诞生两百周年。中国在此时迎来了一次本土科幻的爆发,这在我们的现代文明史上,无疑刻写着极其重要的意义。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这里,这里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全新的。此前,他从未跃迁到大海附近,虽然他也曾在凯蒂的书里看到过大海的图片,可在皮特生活的时代里,特斯里人毁掉了一切,大海已经永远消失了。
    即使这深深的恨意由来已久,正如田地里熟透的大豆般亟待收割,此刻也并不是怨恨的时候,因为时间十分紧迫。麦卡利斯特的指示一遍又一遍地在皮特的脑海中回响:“你只有十分钟。不要在任何地方多作停留。”
    脚下的沙粒从鞋子的缝隙里钻了进来。虽然对皮特来说,鞋子是稀罕物,可为了节省时间,他不得不忍痛丢下它们。他一边咒骂着,一边赤着脚,沿着海滩迈着笨拙的步子,朝雾气中显现出来的那座孤零零的房子跑去。他疲惫的膝盖早就疼得厉害,细长的脖子上顶着的那颗歪斜的脑袋也变得昏昏沉沉。冰冷的空气渗入了他的肺部,每呼吸一次,两片肺就刺痛起来,呼出的白气也看得一清二楚。
    计时器上的时间还剩七分钟。
    那座房子坐落在沙丘上一小块凸起的石脊上,有一部分延伸到了水面。窗户里没有一丝灯光。房子的后门上了锁,不过,麦卡利斯特事先在皮特的腕带上安装了宝贵的激光锯。出发前,她还警告皮特说:“如果你把它搞丢了,我就宰了你。”皮特用激光锯在门上悄无声息、干净利落地切出一个口子,伸手进去打开了门锁。
    还剩五分钟。
    门内是黑漆漆的楼梯。走廊里只有一盏夜灯。一间卧室里躺着两个熟睡的人,男人的胳膊环在女人身上,卧室的窗户敞开着,清新的夜风吹了进来。另一间卧室里有一张单人床,床上的毯子下面躺着一个个子很高的人,地上散落着衣服。不过,走廊尽头的那个房间,才是皮特此行的真正目的。
    这次交了好运,一下碰到两个。
    还剩四分钟。
    一个婴儿仰面躺在床上,光溜溜的小脑袋上,一双小眼睛紧紧地闭着,粉嘟嘟的小嘴在睡梦中咂咂作响。小家伙蹬开了盖在身上的毯子,小上衣和纸尿裤之间露出一块光滑无比的皮肤。皮特花了宝贵的几秒钟,轻轻地解开纸尿裤的一角,其实,皮特早已爱上了这个小家伙,如果发现是个男孩,他一定会伤心欲绝的。幸好,是个女孩。他轻轻地把她从婴儿床里抱起来,靠在他一侧的肩膀上,用他那只扭曲的胳膊,
    费力地把她抱在怀里。她仍旧睡得很香。
    另外那个更大些的孩子无疑也是个女孩。满头的棕色卷发散发着光泽,粉色的睡衣上印着小兔子,一只圆乎乎的小手抱着个洋娃娃。皮特刚想抱起她,她就醒了,眨了眨眼睛; 立马尖叫起来。
    “不要!妈妈!爸爸!快来!不要啊!”
    真是个机灵的小鬼头!
    皮特抓起她的一只手,把她从小床上拖下来。这个动作扭到了他畸形的那边肩膀,疼得他差点叫出声来。小女孩拼命抵抗,放声大哭。他怀里的婴儿被惊醒了,也开始尖叫。走廊里传来沉重的脚步声。
    还剩九十秒。
    “麦卡利斯特!”皮特大喊道,虽然这样根本无济于事。麦卡利斯特不可能听到他的喊声。特斯里人的设备已经定时为十分钟,分秒不差。即使她听到了,也帮不一12忙。
    两个孩子的父母冲进了房间。皮特不能放开任何一个孩子。他提高嗓门,把达莲教他的那句话喊了出来,喊声盖过两个女孩的尖叫:“别过来!我有炸弹!”事实上,除了喊叫,他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去做其他的事情了,可女孩们的父母却不知情。
    他们刚走进卧室门,就立马停下脚步,撞在了一起。女人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她或许是被眼前的突发状况惊到了,又或许是被皮特的样子吓到了。他很清楚,在这对夫妻眼里,自己是个身体畸形、外貌丑陋的十五岁男孩。
    “妈——妈——妈咪!”那个大些的女孩号哭道。
    “炸弹!我有炸弹!”皮特喊道。
    还剩四十五秒。
    男人很勇敢。他继续快步向这边走来。皮特抱着啼哭不止的婴儿,踉踉跄跄地朝一边躲闪,可他仍旧没有放开另一个女孩的手。男人一把拉住女儿的身体不放,皮特护腕上的激光锯朝男人射出一道光。由于男人一直在动,激光只射中了他胳膊的一侧。空气中传来生肉烧焦时发出的嘶嘶声,男人痛苦地放开了女儿。
    还有最后的几秒了。
    女人见状也冲了过来。皮特闪身躲到小床后面,差点被掉在地上的一个枕头绊倒。夫妻俩再次冲到他的面前,伸出手想要夺回他们的孩子,男人的脸因疼痛变得扭曲。皮特准备再次发射激光,但由于怀里抱着个婴儿,手腕稍稍偏了一点,还没瞄准方向,激光就射了出去。光束落在墙壁上,又反射回来,射中皮特自己的脚。那感觉简直痛不欲生……
    P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