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历史 > 世界史

缅甸1942--从仰光到曼德勒

  • 定价: ¥65
  • ISBN:9787229113322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重庆
  • 页数:341页
  • 作者:(澳)阿兰·沃伦|...
  • 立即节省:
  • 2019-03-01 第1版
  • 2019-03-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BBC世界历史专访作者,专题重磅推荐!每一个二战迷不应错过之书!
    阿兰·沃伦著的《缅甸1942--从仰光到曼德勒》全面收集多方史料,聚焦1942这个关键的节点,以中立立场再现中、英、日三国对抗、博弈的二战景象。
    百余种书籍及众多报刊杂志的丰富史料,将1942年分割成十四个时间节点,用十八章串联而成,在纵横交错的时光长河中,窥破帝国主义的险恶用心,敦刻尔克大撤退背后的阴暗昭然若揭!

内容提要

  

    阿兰·沃伦著的《缅甸1942--从仰光到曼德勒》是一部以二战中缅甸和太平洋战役为背景的军事社科图书。
    本书首先讲述了缅甸的殖民历史以及缅甸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缅甸在世界经济体系中的位置和作用,同时介绍了日本崛起的背景和影响后,对南亚战争爆发前的南亚局势和世界变幻的风云作了简要的介绍。在此基础上,日本在夏威夷的珍珠港袭击了美国太平洋舰队,发动了太平洋战争的几天之后,就将战火烧到缅甸,这不是偶然的事情。紧接着珍珠港袭击之后,日本着手控制东南亚和西太平洋地区,它要完成建立一个自给自足的帝国。它优先考虑要占领英国的重要堡垒新加坡。日本的陆军已经占领了中国的大片领土,在中国,战争已经肆虐了好几年的时间了。
    日本计划将缅甸纳入到“大东亚共荣圈”里,缅甸的大米行业和其他原材料对日本很有价值。日本要征服东南亚其他地区,必须占领缅甸为其侧翼做掩护,而且这样也可以切断外界对中国境内军队抵抗日军的外援。通往中国西南的滇缅公路已经成为最后一条补给线了,美国只能通过这条线路向蒋介石的国民党政权提供援助。
    缅甸沦陷的后果是深远的。本书试图对1942年缅甸战争中的一系列战斗做一个新的研究。战争者,通过陆上、海上、空中的战斗,或输或赢,决定着东南亚的战争进程和战争走向。某些战争的成败,的确能够改变战争的轨迹,给很多人带来利益,也可能带来厄运。

媒体推荐

    阿伦·沃伦在对马来亚/新加坡战役精彩讲述之后,又对缅甸1942年的战役进行了一番高水准的实效研究。日军作战的水平和英军的蹩脚指挥都写得栩栩如生。这是一本有意义的书。
    ——杰里米·布莱克,埃克塞特大学教授

目录

前言
第一章  英国统治下的缅甸和日本帝国
第二章  备战
第三章  东南亚战争爆发
第四章  入侵缅甸
第五章  毛淡棉之战
第六章  萨尔温江保卫战
第七章  碧琳河之战
第八章  斋托的乱局
第九章  锡当河大桥
第十章  炸毁锡当桥
第十一章  战争前线仰光
第十二章  韦维尔掌权
第十三章  仰光撤军
第十四章  日本帝国海军与印度洋
第十五章  海军上将南云忠一突袭锡兰
第十六章  仁安羌的油田
第十七章  撤军至印度
第十八章  战败的后果

前言

  

    缅甸的首府仰光,坐落在江面宽阔、江水浑浊的伊洛瓦底江北岸,距离大海有25英里。城市中流淌的那条阳光下闪闪发光的大河一直通向孟加拉湾。仰光市布满了码头、仓库和成排的钢吊车。
    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缅甸是世界上最大的大米出口国。数以百万计的人们——人口比缅甸的总人口还要多——依赖于这儿的大米供应作为谋生职业,印度劳工在船舶代理商和商家代表的注视下将大米装上货船。码头上河的两岸到处是锯木厂,在缅甸北部的森林里,柚树原木在工厂里加工后,绑成木筏状顺河漂流而下。
    在码头之外,是一个繁荣的商业区,这里有火车站和政府的办公楼。仰光是一个繁华的大都市,和中国半殖民地时期的上海很相似。在1852年,英国在决定永久性兼并缅甸之后,就在这里建设了空阔笔直、纵横交错的街道。在各主要街道上都建有结实坚固的银行大楼;街道上各式的美国汽车、巴士、牛车还有人力黄包车和赶路的行人交织在一起;集市上的摊位上摆放着五颜六色的商品。女人们盘着黑发,头上顶着篮子,穿着色彩鲜艳的衣服,从街上走过。大部分印度人和缅甸人都住在城市中心之外的拥挤的居民区里。在锡里安的下游,伯白石油公司的炼油厂里的高大烟囱冒着烟,使这里的天空也因此变得灰蒙蒙的。
    在总督府的附近,仰光大金塔的金色神殿耸入天际,金碧辉煌。大宝塔是佛教界最受尊敬的朝圣地之一,也是仰光这个城市能够获得如此地位的重要原因。宝塔下有基座,塔尖镀金,塔高300英尺,矗立在小山之上,周围有众多小塔和神龛环绕簇拥。沿塔基台阶拾阶而上,可以看到宝塔周围的神龛错落有致,众多鲜花——万寿菊、莲花和茉莉花——使空气中弥漫着迷人的香味。塔基上的石雕图案各式各样,有守护神巨魔王,有带翅膀的女妖和其他传说中的魔兽。宝塔由身穿僧袍的光头僧侣照管。夜幕下,高耸的大金塔在黑暗中若隐若现,充满着神秘。
    1941年12月23日,欧洲蔓延的战火似乎离缅甸仍然是那么遥远。法国沦陷在纳粹德国人的铁蹄下之后,英国的群岛就被封锁起来,英国与纳粹占领下的欧洲仅有英吉利海峡相隔。最近日本袭击珍珠港,入侵英属马来西亚,让缅甸的殖民统治者感到震惊。当地的社会看似平静,到访这个殖民地国家的外界记者甚至将这种平静误认为这是一种自满。但其实焦虑的情绪却在这里蔓延。
    仰光离日军在泰国和印度支那的空军基地很近,只有一个雷达站保护,而且和泰缅边境丛林中密布的观察站联系不多。哨兵团也主要依赖于民用电话系统和皇家空军总部联络。仰光城没有防空炮火,也没有为平民建立庇护设施。
    在仰光北面15英里的明格拉东空军基地,盟军有一支战斗机力量随时准备对日本向缅甸南部领空的入侵做出反击。英国皇家空军67中队装备水牛战机,大多数中队的飞行员都是新西兰人。明格拉东空军基地的两个战斗机中队中有一个属于美国飞虎队,配备有P-40B战斧式战机。这个中队是抗日战争时期帮助中国人民抗日的一支“飞虎队”编队。天亮之前战机就发动引擎,装弹、加油,准备战斗。黎明巡逻飞行就开始,然后飞行员吃早餐,之后在砾石跑道不远处树荫下的帐篷里休息。
    太平洋战争初期,日本空军很少关注缅甸南部的战事。但日本指挥官决定打破仰光的平静。12月23日天气晴朗,10点还没到,明格拉东机场的作战室就接到报告,前方有敌方飞机正飞过来。整个仰光市中心警报声响成一片,但是许多市民不以为然,认为这不过又是一次警报演习。此时的天空中飘着几朵白云,微风从海面上吹了过来。
    日本轰炸机和战斗机编队从泰国和印度支那的空军基地升空,加速向西穿行,抵达仰光。战机编队呈“V”字形,下面是波光粼粼的马达班海湾。大部分轰炸机都是双引擎Ki-21三菱战机。双引擎轰炸机的两翼安装在机身的正中央,看起来很像老鹰的形状。2200磅重的载弹量足以对一个拥挤的东方城市造成极大的破坏。轰炸机机肚被漆成浅灰色,机身上方漆成棕色和绿色,两翼和机身上涂有红色太阳的形状,表明这是日本的战机。仰光城和明格拉东机场是轰炸的既定目标。码头的仓库里装满了美国援助的军用物资,准备经由缅甸公路运往中国,援助中国军队。
    明格拉东基地的飞行员连忙跑向战机,爬进狭小的驾驶舱,戴上无线耳机,调整降落伞的卡带,打开无线电设备。引擎开始发动,战机呼啸起来。飞行员加足油门,跑完起飞跑道,急速升空。12架战斧战机、15架水牛战机穿过乌云,升上天空。飞行员收回起落架,在刺眼的阳光下向20000英尺的高度螺旋式爬升。战斗机螺旋桨急速地扇动着气流。从空中看下去,明格拉东基地上的跑道形成了一个浅色的三角形,周围是一块块绿色植物覆盖的土地,还有绿油油的稻田。
    由英国皇家空军飞行员C· V·巴格和G·威廉姆斯驾驶的两架水牛战机已经在仰光上空巡逻。这两个年轻人首先看到接近的日本战机。当水牛在空中盘旋时,地面上的控制人员听到电台里新西兰人兴奋的声音:“他妈的!这么多战机。看,威利,战机真多!”[1]明格拉东的一位美国飞机机械师回忆道:
    一阵混乱之后,我们也组织起了攻击,然后就像一群游客,抬起头朝天上看。我们听到发动机的轰鸣声,接着就看到了银色的“V”字形轰炸机编队,有人开始数,当数到27时,他喊道:“那不是我们的战机,我们的没有那么多。”我跳进最近的战壕,也几乎是在同时,我听见空中有“嘶嘶”的声音,接着就是炸弹的声音了。
    在仰光,印度人、缅甸人、中国人、英裔印度人、英裔缅甸人、克伦人,还有欧洲人都涌上街头,他们不是寻找避难所,而是好奇地观望天空中的战机编队。
    从地面上看,战机就在头顶,清晰可见,让人印象深刻。成群的码头工人聚集在海滨公路上,根本没有意识到他们有多危险,货摊旁的妇女和儿童也停了下来注视着天空。炮弹带着呼啸声纷纷下落,爆炸的声音很快就让仰头凝视的人群惊慌失措。因为之前几乎没有采取什么措施警告民众有空袭危险,街道上很快就布满了尸体,伤者尽可能挣扎着涌向医院,医院里很快就人满为患了。炮弹和炸药使拥挤的居民区里的很多木质房屋起火燃烧起来。
    缅甸即将陷入第二次世界大战当中。自从欧洲爆发战争以来,殖民地的军事化节奏就在逐渐加快,缅甸也逐渐成为困境中的伦敦优先考虑的殖民地。理论上说,缅甸是印度东部的堡垒,但近一百年来,英属印度的军事焦点一直在西北前线,因为这是通往阿富汗和中亚地区的门户。
    日本在夏威夷的珍珠港袭击了美国太平洋舰队,在发动太平洋战争的几天之后,就将战火烧到了缅甸,这不是偶然的事情。紧接着珍珠港袭击之后,日本着手控制东南亚和西太平洋地区,它要完成建立一个自给自足的帝国。它优先考虑要占领英国的重要堡垒新加坡。日本帝国的陆军已经占领了中国的大片领土,在中国,战争已经肆虐了有好几年的时间了。
    日本计划将缅甸纳入“大东亚共荣圈”里,缅甸的大米行业和其他原材料对日本很有价值。日本要征服东南亚其他地区,必须占领缅甸为其侧翼做掩护,而且这样也可以切断外界对中国军队抵抗日军的外援。此时,通往中国西南的滇缅公路已成为最后一条补给线,美国只能通过这条线路向蒋介石的国民党政权提供援助。
    缅甸沦陷的后果是深远的。这本书试图对1942年缅甸战争中的一系列战斗做全新的探究。双方的战争者,通过海陆空的较量,或输或赢,决定着东南亚战争的进程和走向。某些局部战争的成败,的确能够改变战争的轨迹,给很多人带来利益,也可能带来厄运。对战争的反思有助于还原历史长河中人类行动的意义。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一个让人着迷的研究领域,它对所涉及的国家的持久影响从来没有随时间的推移而减弱,这不能不让人感到奇怪。
    我感谢澳大利亚战争纪念馆允许我复印那些插图。我还想向那些帮助我完成此书的人士表示感谢。我很感激支持我的那些出版商和编辑,特别是克莱尔·利普斯科姆、尼古拉·腊斯克、金·斯多利,还有芭芭拉·阿切尔。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英国统治下的缅甸和日本帝国
    缅甸地处一片生机勃勃的丛林之地,近海处是红树林围成的湿地;这个国家的野生动物资源丰富,至夜幕降临之际,各种动物和昆虫发出的声响交相呼应,热闹非凡。缅甸国土面积相当于法国和英国两国面积的总和。尽管它在地图上看起来很小,夹在印度和中国之间,但实际上,这块陆地相当广袤。几条大的河流自北向南穿越中部的平原地区,而平原三面群山环抱。世界屋脊喜马拉雅山脉自北部开始将中国和缅甸隔开;在东面和西面,从喜马拉雅山脉向南延伸的群山分别将缅甸和泰国、印度隔开。缅甸西部海岸是一片湿地平原,还有竹林。在缅甸的东南部,位于孟加拉湾东岸的丹那沙林半岛犹如一只象鼻,一直向大海延伸开去。
    缅甸的主要河流就是伊洛瓦底江,它也是世界最伟大的河流之一。伊洛瓦底江的名字源于梵文,意思是“复苏之国”,它总长超过1 200英里。伊洛瓦底江一直向南,在下游呈伞形,分成多条支汊河,注入孟加拉湾。在缅甸还分布着三条自北向南流向的主要河流:钦敦江(位于缅甸西北部)、锡当河(缅甸中部河流)和萨尔温江(中国称怒江)。钦敦江位于缅甸的西北部,是伊洛瓦底江的最大支流,属内陆河流。在伊洛瓦底江和钦敦江的交汇处,是一片有季风气候特征的庞大水系。在伊洛瓦底江的东部,锡当河和萨尔温江也向南注入安达曼海。萨尔温江发源于中国西藏自治区安多县境内、青藏高原中部唐古拉山脉,经中国云南流入缅甸,注入马达班海湾,下游构成缅甸和泰国的国界线。缅甸还有很多条其他较小的河流,在炎热的季节,河流干枯,而到了雨季,河道则激流奔腾。缅甸的农村地区被这些河流分割成了很多大小不一的条块形状。
    缅甸气候主要受两个季风影响。从10月中旬到第二年5月中旬,东北季风盛行,这期间,雨水稀少,气候干燥,但到年底天气则凉爽宜人。不过,到了第二年3月,随着东北风逐渐减弱直至消失,气温上升,开始让人感觉炎热。4、5月期间天气闷热,湿度大;湛蓝的天空、耀眼的阳光和炎热的天气均告一段落,乌云开始自天际翻滚而来,预示着西南季风即将到来。雨季从5月中旬一直持续到10月中旬,在缅甸的大部分地区,下雨次数繁多,在沿海岸地区和北部山区雨水特别充沛。在缅甸的很多地方,潮湿的气候经常引发疟疾流行。
    缅甸历史悠久,人类在这里生活繁衍长达几百万年的时间。接连不断的迁徙浪潮使很多部落越过群山向北进入伊洛瓦底江的河谷。来自印度和东南亚其他地方的商人从海上到达缅甸,同时也给这个地区带来了其他的影响。早期的部落社会逐渐融合,然后以寨子和村落为基础,统一形成了多个王国,并且经历了很多个朝代。
    在欧洲,大约在1300年,马可.波罗在其关于亚洲游记的作品中首次提到缅甸。马可.波罗是威尼斯人,当时效忠于中国元朝的忽必烈。1497年,正是葡萄牙人发现了从欧洲绕过好望角到达印度的这条航线,所以,在缅甸最早出现的欧洲商人是葡萄牙人。随后,荷兰人、法国人和英国人也接踵而至。在18世纪,葡萄牙人最早定居在锡里安(缅甸南部港口),该市位于伊洛瓦底江三角洲,是欧洲人在南部海岸的重要贸易港口之一。缅甸面向大海,一览无余,伊洛瓦底江成了通往富饶的内陆腹地的必经之道。
    英属东印度公司早在1784年之前就在孟加拉建立了一个边境地带,与缅甸王国隔带相望。缅甸人经常越过边境进入英国领土,导致摩擦不断。后来在1824年总督阿默斯特派遣了一支军队来威慑阿瓦朝廷(阿瓦是缅甸中部古城。在伊洛瓦底江左岸,密埃河汇入处,和实皆隔江相望,东北距曼德勒15公里。初建于1364年,至19世纪下半叶的五百多年间,曾数度为阿瓦王朝和雍笈牙王朝等的首都)。仰光位于伊洛瓦底江三角洲,这里村寨的人都被英国的海军抓起来了。
    冲突使局势变成僵局,直到1826年底,双方才达成了一个停战协定。根据协定,英国军队撤离仰光。在这场冲突中,有4万名英国和东印度公司的士兵卷入冲突当中,15 000人丢了性命,大多数人死于高烧、痢疾和霍乱。一开始在这儿降落的五个英国军团中有超过3 100人死亡。这场战争之后,阿拉干和丹那沙林的沿海岸地区都被东印度公司吞并,阿萨姆邦也被割让给了英国。在缅甸南部,毛淡棉市也成为了英印的主要港口和驻军场所。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