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经 济 > 财经管理 > 工业经济

美国陷阱(如何通过非经济手段瓦解他国商业巨头)

  • 定价: ¥68
  • ISBN:9787521702415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信
  • 页数:360页
  • 作者:(法)弗雷德里克·...
  • 立即节省:
  • 2019-04-01 第1版
  • 2019-04-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2019年度非虚构期待之作!
    法国版华为。核心亲历者出狱后勇敢亲述,层层揭开阿尔斯通被美国通用电气低价收购背后的非经济内幕。域外制裁作为战略武器,司法隐秘助力经济战争。
    《美国陷阱》一经面世, 即占据法国畅销书之首, 很快脱销。英国的《经济学人》、法兰西电台、瑞士《每日导报》、德国《经济周刊》等媒体的深度报道引发全球对美国“域外管辖权”的热议。
    一场美国监狱和司法奇幻之旅!
    《美国陷阱》的内容如同一部惊险小说或一部间谍影片,法国新工厂网站评论称,全书无一处虚构,情节却跌宕起伏,悬念丛生,如《纸牌屋》+《肖申克的救赎》般扣人心弦。

内容提要

  

    2013年4月14日,美国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法国阿尔斯通集团锅炉部全球负责人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刚下飞机就被美国联邦调查局探员逮捕。
    这场抓捕不仅仅是针对他个人的行为,而是美国政府针对法国阿尔斯通的系列行动之一。之后,美国司法部指控皮耶鲁齐涉嫌商业贿赂,并对阿尔斯通处以7.72亿美元罚款。阿尔斯通的电力业务,最终被行业内的主要竞争对手——美国通用电气公司收购。阿尔斯通这家曾经横跨全球电力能源与轨道交通行业的商业巨头,因此被美国人“肢解”。而皮耶鲁齐直到2018年9月才走出监狱,恢复自由。
    在《美国陷阱》一书中,皮耶鲁齐以身陷囹圄的亲身经历披露了阿尔斯通被美国企业“强制”收购,以及美国利用《反海外腐败法》打击美国企业竞争对手的内幕,揭露了美国的公共权力和国家暴力如何直接和间接地为美国企业在全世界的扩张与竞争开路的真相。
    这是一场隐秘的经济战争。

目录

引言
1.打击
2.检察官
3.第一次开庭
4.怀亚特看守所
5.回忆
6.一通电话
7.他们把我忘了!
8.斯坦
9.克拉拉
10.第二次开庭
11.监禁125年
12.起诉书
13.一切都能适应,看守所也一样
14.家人才是唯一的依靠
15.从怀亚特看美国司法
16.我的量刑指南
17.A囚室
18.阿尔斯通抛弃了我
19.重回纽黑文法院
20.证据
21.检察官的“环球巡游”
22.《反海外腐败法》
23.认罪协议
24.克拉拉探监
25.解雇
26.6个月过去了
27.全家出动
28.我有一份新工作
29.4月24日的宣告
30.与斯坦的真相时刻
31.通用电气的神话
32.皮洛士式胜利
33.通向自由
34.自由
35.重回法兰西
36.与马修·阿伦的会面
37.开口或缄默
38.在股东大会上发飙
39.司法部检察官会议
40.阿尔斯通的认罪协议
41.面对议员的柏珂龙
42.最后的出售障碍
43.劳资调解委员会之战
44.无法容忍的敲诈
45.审判时刻
46.再度分离
47.再度入狱
48.暴力及非法买卖
49.国民议会调查
50.马克龙到访美国
51.终获自由
尾声
后记
附录
致谢
人名索引

前言

  

    本书讲述了一个地下经济战的故事。
    十几年来,美国在反腐败的伪装下,成功地瓦解了欧洲的许多大型跨国公司,特别是法国的跨国公司。美国司法部追诉这些跨国公司的高管,甚至会把他们送进监狱,强迫他们认罪,从而迫使他们的公司向美国支付巨额罚款。
    自2008年以来,被美国罚款超过1亿美元的企业达到26家,其中14家是欧洲企业(5家是法国企业),仅有5家是美国企业。
    迄今为止,欧洲企业支付的罚款总额即将超过60亿美元,比同期美国企业支付的罚款总额高3倍。
    其中,仅法国企业支付的罚款总额就达到近20亿美元,并有6名企业高管被美国司法部起诉。
    我就是其中一员。
    今天,我不再沉默。

后记

  

    阿兰·朱耶
    法国对外安全总局前情报总监,经济情报前高级负责人,法国经济情报研究院院长
    经历过法国巴黎银行一案、道达尔一案的新闻,这场发生在阿尔斯通与美国司法部之间的纠纷,引发了新闻界的广泛评论与质疑。法国国民议会和参议院组成了由议员参加的调查委员会,试图查明法国是怎样将“工业明珠”拱手让给美国的。阿尔斯通首席执行官一边发表一些带有安抚意味的声明,一边还在不停地揭露他人,他声称有一场针对他个人的阴谋活动。的确,在整幅事件拼图中,我们还缺少很多碎片。因为无论是阿尔斯通的管理层,还是通用电气的管理层,都在回避向各自的董事会和法国的调查委员会披露全部细节。阿尔斯通犯下了错误,而且正如我们在这本书中看到的那样,它罔顾危险、一错再错,这令我们万分痛心。
    读了这本书,我们会更加容易理解,阿尔斯通管理层为何如此畏畏缩缩,因为需要他们承认的,恰恰是他们不可能承认的。当他们意识到,因向外国公职人员行贿或共谋行贿而有可能被检方起诉时,有些人便试图以牺牲他人为代价保全自己。
    然而现实却是,十几年来,欧洲企业一直是美国司法部的打击对象。这些企业不仅被处以天价罚单,还被置于美国的“监管”之下——美国并不满足于将巨额罚款收入囊中,它们还想在未来数年里,在这些企业内部强行安插“督察”。
    这群“督察”由美国人任命,却要由法国公司支付薪水,其职责就是确保公司遵守合规制度。只是,这些制度虽然符合大西洋彼岸的标准,却未必和法国的企业道德观一致,更不用说法国的总体道德观。那么就让我们一起期待,随着《萨潘第二法案》的出台,在深入打击腐败行为的同时,法国的企业也能受到保护,逐步使局面步入正轨。
    读过这本书后,法国国有企业和私有企业的管理者便能掌握相关知识,真正理解美国为了赢得胜利、实现本国目标所采取的各种方法与手段。事实上,通过颁布一系列法案,美国已经逐步拓宽了反腐败的斗争范围和斗争内容。美国凭借自己的情报机构,发动了战争机器,可以起诉任何不遵守美国单方面法规的人。的确,依靠美国国家安全局的窃听技术,美国作为“世界警察”,行动更加方便!
    诚然,任何人都不能无视法律。但在反腐败斗争方面,美国法律具有域外管辖权的特点,这也是一直饱受争议的。尤其是考虑到这种域外管辖权并不对等,国际上许多法学家都认为,这属于滥用司法权,强制执行。不仅美国《反海外腐败法》是这样,在其他问题上也是这样。正如马德琳·奥尔布赖特所说,面对所有优先从美国的对手那里购买军火的人、面对所有想要和受到美国制裁的国家做生意的人,美国作为一个超级大国,会毫不犹豫地对其加以制裁。
    面对这样一套倚仗军事实力、司法武器和信息技术的帝国主义逻辑,其他国家没有反抗的余地:要么屈服,要么合作,要么消失。面对美国的这种行径,我们必须放弃幻想,着眼现实。我们只有敌人、对手和伙伴。我们所处的环境,既非小布什总统说的“硬实力”,也非克林顿总统说的“巧实力”,更非奥巴马总统说的“软实力”。我们正处于美国“韧实力”的控制下,而这仅仅是故事的开始。对此,法国政府和欧洲其他国家的政府居然毫无反抗手段,这正常吗?难道我们已经变得如此弱小?忍辱负重、退缩不前难道是我们的唯一出路? 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的经历,和他用精妙笔法讲述的这一切,其意义胜过一部小说,因为这是一个发生在21世纪的真实案例。但愿皮耶鲁齐的噩梦就此终止,如果其他法国企业仍然对此不以为然,对国际竞争的残酷现状视若不见,对某些国家的行径置若罔闻,那么这些企业依旧会任人宰割。但愿这本书能让它们睁开双眼,开始思考。只有这样,皮耶鲁齐遭受的苦难才没有白费。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1.打击
    突然,我变成了一只野兽。我穿上了橘色的连体服,身体被链条锁住,手脚被戴上镣铐。我几乎无法行走,也无法呼吸。我是一只被捆绑的野兽,也是一只掉进陷阱里的困兽。
    昨晚,他们把我关进一间单人牢房。整个房间弥漫着一股浓烈的气味,我几乎要被熏晕了。房间没有窗户,只有一道极小的裂缝。透过裂缝往外看,我隐约看到一个阴暗的院子。我听到各种噪声、争吵声、尖叫声,以及不间断的狗吠声。这简直是一场噩梦。我已经8个小时没有喝过水,又饿又渴。自从在飞机上听到那条简单的广播后,我的生活便发生了剧变。  先来说说那条机上广播。  国泰航空的空姐用甜美的嗓音和地道的英式口音播报了一条听起来无关痛痒的消息。空姐的声音虽然温柔,但却宣告了一场灾难的降临:“皮耶鲁齐先生,请您下飞机前先到机组人员这里来。”
    这时,我乘坐的这架波音777刚刚降落在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的跑道上。
    我在黎明时分离开新加坡,在中国香港中转后,经过长达24小时的飞行,现在已筋疲力尽。
    这是2013年4月14日晚上8点整。驾驶员对飞行计划掌控得十分完美,分秒不差。这条广播在飞机到达机场时响起。
    难道当时我丝毫没有起疑?虽说已经习惯了各种长途飞行,但是因为时差,我头昏脑涨。45岁的我,先后在阿尔及尔、曼彻斯特、香港、北京、温莎(美国康涅狄格州)、巴黎、苏黎世等地任职,现在坐镇新加坡。20年来,我在全球飞来飞去,为我的公司奔波。我听过好几次这种广播,它要么是提醒我官方约会的时间被调整了,要么是帮我找回了在一次中转时丢失的手机。
    因此,我没多想便来到了机组领班的面前。然而,这位年轻的空姐却满脸尴尬。机舱门已经打开,她胆怯而不自然地向我指了指门口等着我的一群人——一个女人、两三个穿制服的人,以及两个穿便服的人。那个女人礼貌地跟我核实了我的身份,命令我下飞机。几乎在我说出姓名的同时,其中一个穿制服的人就抓住了我的一条胳膊,并将它按在我的后腰上,然后他迅速地把我的另一条胳膊扭到我的背后,给我戴上手铐:“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你被逮捕了。”
    我非常震惊,来不及做出反应,只能束手就擒。后来我总是问自己:如果我没有下飞机,那会发生什么?如果我拒绝下飞机呢?若是在我连一只脚都没踏上美国国土的情况下,他们是否还能这样轻易逮捕我?我一声不吭地就服从了。其实当时我不知道,我这样做是帮了他们大忙。因为从理论上来讲,我们还在国际区域—机舱出口的舷梯上也属于国际区域。
    眼下,我被戴上手铐。片刻之后,我回过神来,要求他们做出解释。穿便服的两人说,他们是美国联邦调查局的探员:“我们接到命令,在机舱出口逮捕您,把您押送到曼哈顿美国联邦调查局总部。那里会有检察官向您说明缘由。”
    显然,他们也不了解更多的情况。在当时的情况下,除了这几句话,我也不可能有更多奢求,因此,只能跟着他们,在两个身穿制服的执法人员的看管下,像个歹徒一样,双手被铐在背后穿过机场。周围乘客的目光让我觉得如芒在背。走了几米后,我意识到,为了保持平衡,我不得不小碎步地前行。我身高1.83米,体重将近100千克,这让我看起来非常滑稽。与其说是滑稽,不如说是梦幻。我仿佛穿越到了一部电影中,在扮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总裁多米尼克·斯特劳斯一卡恩的角色。两年前,他就像我一样被戴上镣铐,在美国联邦调查局的押解下,痛苦地走在纽约街头……然而此时,我的惊吓大于忧虑。当时我一直确信,这是一个错误或者误会。他们只是错把我当作了别人,经过查证后,案件就会真相大白,一切仍会照常进行(近年来,肯尼迪机场发生的这类误会与日俱增)。
    我的“警卫”直接把我带进了一个小房间。我很了解这种地方,在这里,美国当局会对可疑的外国人的护照进行仔细检查。2003年,伊拉克战争期间,鉴于法国的立场——时任总统雅克·希拉克拒绝参与美军的行动——我们一群法国商人不得不在肯尼迪机场等候很长时间,直到美国官员同意让我们入境。
    今天,检查的速度加快了。两名查验人员花了几分钟时间检查我的身份证件,然后将我带出机场,坐上一辆没有警用标志的警车。我终于明白了眼前的现实:显然,我就是他们等待的人,我是他们要的“实实在在的客户”。这并非像在某些荒诞故事中,某人被误认为是某个强大的恐怖分子或者在逃罪犯。至少这一点是明确的。但是为什么呢?他们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我又做了什么?
    我无须花太多时间反思我的经历。就个人生活而言,我绝对无可指责。另外就是我在阿尔斯通的工作。即便这种粗暴的逮捕可能与我的职业有关,但我也觉得可能性不大。我在脑海中将公司近期的项目飞快地过了一遍。自从10个月前我担任锅炉部的全球负责人以来,我在新加坡职务范围内的所有业务中,没有任何可疑之处。至少从这个角度来看,我是放心的。
    P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