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做个清风朗月人

  • 定价: ¥44
  • ISBN:9787511378194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华侨
  • 页数:244页
  • 作者:康娜
  • 立即节省:
  • 2019-06-01 第1版
  • 2019-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尽管尘事扰扰,也要精神明亮,做个清风朗月人。
    多年以后,回首风烟往事,鹅黄嫩绿、绿瘦红肥都过去了,碧树流云、清风朗月,在细水流长的日子里,与花低首相见,与清茶低眉承欢,原来花无香、茶无色,只把闲书低吟,把锦字浅唱。
    本书收录了《与光阴深情相依》《银杏叶落扑满怀》《愿全世界的花都好好开着》等作品。

内容提要

  

    《做个清风朗月人》是新生代知名作家康娜的代表作,在与花鸟为伍、鱼虫相伴、鸡鸭逗乐、猫狗嬉戏的寻常日子里,素衣轻简,淡然而行,不断砸味出生命的微喜与清欢。在她笔下,田园风光恬淡优美、禅意隽永,有生活的智慧,也有生动的趣味,字里行间飘荡着轻袅的烟火味儿,让人在喧腾世界里安静下来,尽管尘事扰扰,也要精神明亮,做个清风朗月人。

作者简介

    康娜,陕西省散文学会会员,西北大学硕士研究生,做过报社记者,现为知名文学网“水玲珑美文”主编。诗歌《丈量》、散文《如果,时光未老》、《在简单里安顿自己》、《沧桑,低调的性感》、《母亲的月亮》等作品被广为转载。

目录

第一卷  生之所往,不过良风年年
  日长如小年
  心中一粒飞鸿
  无事最可贵
  阳光刚穿过屋檐
  初春小札
  三侯一过,春才开始热闹
  桃树二三,鸡鹅六七
  每天没个正经事儿
  一枝桃花倾城开
  浮云吹作雪,风尘杏花香
  春日负暄
  生之所往,不过良风年年
第二卷  与光阴深情相依
  给生活做点减法
  与光阴深情相依
  以花为名
  心里有绿色,出门便是草
  农家帖
  溪中水、山上云、枝头花
  闲看秋风野
  打落秋核桃
  银杏叶落扑满怀
  浅浅秋凉
  好玩的冬天
  快雪时晴帖
第三卷  做个清风朗月人
  愿全世界的花都好好开着
  聪明正直,果然似我
  孤花拙器,快意如斯
  择一城终老,许一世安好
  厚意
  做个清风朗月人
  鲜衣怒马,不如回家种花
  我心素已闲
  大味至淡
  今日无事,且随时光过
  白鹿跑过的地方
  心中有花,手中有笔
第四卷  一半烟火,一半清欢
  那一段青梅往事
  梨花院落溶溶月
  老有贵气
  原来生死也寻常
  赏心四事
  一半烟火,一半清欢
  低眉尘世,素心生花
  明月不减故人
  把岁月写在荷花上
  事无好坏,自然就好
  做个闲人,住进山里去
  常如冰雪在心
第五卷  愿有素心人,陪你数晨昏
  最是寻常烟火味儿
  复得返自然
  一粒猪粪的诗意
  梅香和满仓
  馀事勿取,闲话私房
  此生都是春风少年
  一碗人间烟火
  尘俗深处得闲境
  我们的小春日和
  尘世中最简单的幸福
  闲来无事,讨碗茶喝
  愿有素心人,陪你数晨昏

前言

  

    愿以素心待日常
    人一步步往前走着,不知不觉小半生过去,就变成了墙根儿下一朵自开自落的闲花,或是村落里一间寂寂无言的老屋,什么都看惯了,什么也都能装下。
    风闲物美,依然有痴恋、有深爱、有坚守,但没有了执着心,那些空阔和高远也都落了下来,粗茶淡饭、布衣素手,浣衣、煮饭、扫尘、莳花、惹猫、遛狗,以最自然的状态度日,生活真真切切、实实在在,内心倒也无比安稳妥帖。
    曾想,日日相见的文字实是一场与自己内心的对话,心急之时口不择言,就少了些意思和韵味儿,也像是在绣花,若一针一针细细地绣,针脚就不会太差,即便作品越来越少,但少而精,也不觉有遗憾。
    或许有一天,一个字也写不出来了,但希望多少年以后翻阅旧卷,不会惭愧得想要一把火烧掉它,而是岁月渐长,它同你一道经历雷电、风雨、刀劈、斧钺、泥泞、荆棘、鲜花、簇拥……依然会散发光芒,充满力量,那才真的是好。
    人也变得越来越没出息,断不想立于高楼繁华处,家乡的山野漫漫、炊烟飘摇,与内心的声音相接,总想要隐到乡下、遁进山里去,如南宋蒋捷所云:“只把平生,闲吟闲咏,谱作棹歌声。”和那里的田野、土地、雨水、虫鸟、花草、乡土风物混杂在一起,像一片树叶、一个花瓣,美也美了,败也败了,随后腐烂,埋进土里,来年,又是灿烂的一季。
    山野多彩,一阵风吹过,它就绿了,又一阵风吹过,它又黄了,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完整的全局,精致的细节,处处引人人胜。我是常在这山里散步的,看看青草繁茂,树木葳蕤,蜂舞蝶飞,如果走累了,就停坐在小径旁的青石上,听风一缕缕穿过山林的呜呜声,看面前树木上的叶子一片又一片前仆后继地下落。
    最缠绵老家的一处四方庭院。一棵古老的槐树,几株素淡的小花,我常在午后沏一壶茶,懒懒品着,或坐在藤椅上打盹儿,享受着泻露在小院东墙上的暖阳,听鸟雀在树间鸣叫,枝头有花瓣轻轻坠落肩头,四时风景,用取由心,任悲喜流淌、尘嚣渐远。
    朴实的乡人也格外亲切,脸庞黧黑的农人们戴着草帽、打着赤膊,在莽莽绿野间挥汗,大婶大妈挎着菜篮子,衣角扫过露水,趁晨凉在地里采摘茄子、西红柿、黄瓜、丝瓜、豇豆,不一会儿,叮里咣啷、炊烟袅娜,那是日常最醉人的烟火。
    门口来了推着小车、放着瓦罐卖豆腐脑的,笼布和盖子揭开,冒着腾腾热气,眯着眼睛吹开罡人的热气,用小铁勺舀了两勺白玉般细嫩的豆腐脑,盛放在青花图案的喇叭头碗里秃噜着,撒点黄豆葱花香菜,佐以醋香油盐巴,两块钱一碗,乡里人就是稀罕那个味儿。
    门口树根下拴的两只羊肚子吃得圆滚滚的。挤羊奶的老婆婆头顶蓝色手帕,用褐色的树干般的手指揉着羊奶包,一下一下把乳白色的羊奶捋进奶瓶,乳浆顺着瓶子肆流而下,形成好看的伞状的幔,婆婆将挤好的奶用纱布过滤,坐在水锅里,架柴烧开。水咕嘟着,揭开锅盖,漂着奶皮的瓷碗乳香荡漾,婆婆一口口喂给自己的孙儿喝。
    集市上,苜蓿、香椿、野蒜、苋菜等野菜都被捆成一小把一小把地出售,地摊上是廉价衬衣、拖鞋、皮带,炸油糕油条的店家向人招徕,骑电动车、自行车、步行的人们穿梭来去、市场风尘仆仆又热气腾腾.那种鲜活生动的画面,就是欢喜两个字,是俗世里的好。
    闲来无事的乡里人聚在村口、天井、大门外、后院,三三两两、三五成群,讲一些东家的长、西家的短、庄稼的长势,搓麻将,逗小孩。腌萝卜,睡大觉,纳鞋底儿,言白如水,语浅如溪,仿佛在煮一壶清茶,茶是山中的茶,水是山泉的水,都用小火细细地烹着,平常的日子,因为有了这些家长里短、风雨闲话,似乎也变得格外有味儿。
    桃花、杏花、梨花、大丽、红苕、拐杖、木槿都一季季开着,伴三声鸡鸣,两声狗吠,风说来就来,雨说下就下,但都来得正好,是恰好的美。人们抱柴、生火、煮饭、浣洗、纳凉、取暖,在烟火缭绕的日常琐碎里独享天地、日月、江河、星空,在属于自己的光阴中感受这触人心怀的美、品尝对尘世的无限深情。
    人在世上走这一遭,要么折腾生活,要么被生活折腾,曾经想要逃离的,最后拼命回归,曾经热切追求的,最后设法摒弃,终其一生,都是在给心寻找一个安顿的地方,曾经地动山摇的经历,变成了云淡风轻的过往,曾经平淡无奇的日常,却成了人生里最难舍的滋味。
    多年以后,回首风烟往事,鹅黄嫩绿、绿瘦红肥都过去了,碧树流云、清风朗月,在细水流长的日子里,与花低首相见,与清茶低眉承欢,原来花无香、茶无色,只把闲书低吟,把锦字浅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