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外国儿童文学

狗与狼的传说/沈石溪十二生肖动物小说

  • 定价: ¥25
  • ISBN:9787547431597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山东画报
  • 页数:179页
  • 作者:沈石溪
  • 立即节省:
  • 2019-06-01 第1版
  • 2019-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沈石溪是具影响力的动物小说作家,其作品累计销量达亿,畅销20余年间,影响几代读者。其作品多次荣得国内外儿童文学大奖,入选中小学教材。
    本书深入动物的内心世界进行细节描写,将故事性、趣味性和知识性融为一体,内涵深刻,富有哲理,让小读者开阔视野,感悟世界。
    本书收录了《第七条猎狗》《狐狗》《警犬特罗利》等故事。

内容提要

  

    在这本书里我们会读到五个与狗有关的故事,其中《第七条猎狗》讲述了老猎人召盘巴和他的第七条猎狗赤利的故事。老猎人召盘巴闯荡山林四十年,却一直得不到一条称心如意的猎狗。赤利是军犬的后裔,是他第七条猎犬,“撵山快如风,狩猎猛如虎”。但是在一次狩猎中,老猎人遇到了危险,危急关头却不见了赤利的身影。召盘巴十分痛恨因胆小而背叛自己的赤利,一怒之下,他把赤利绑起来痛打,还准备把他杀死。和赤利一起长大的孙子艾苏苏怜惜赤利,割断藤条把它放了。赤利由此逃到山林中,但是却充满了委屈,赤利那时也正在与毒蛇进行着一场无声的搏斗。大约半年后,放牧的召盘巴、艾苏苏被饥饿的豺狗群袭击了,千钧一发之际赤利赶来,与豺狗群拼死厮杀。赤利勇敢、忠义,对主人的误解不计前嫌,甚至在最后一刻用自己的生命保住了主人的性命。那在其他的故事中,阿尔玛、阿牙、特罗利、《天狼》中的狗家族也有这样惊心动魄的经历吗?也是这样忠诚又勇敢的吗?去书中寻找答案吧。

媒体推荐

    《沈石溪十二生肖动物小说》用动物故事对应中国民俗文化十二生肖,有利于青少年读者更感性地了解传统文化的丰富内涵。龙年出生的人读一读龙,虎年出生的人读一读虎,在精彩有趣的故事阅读中,既能增长对自己属相的感性认识,也能丰富自己的生命体验,领略别样的人生风景。
    ——沈石溪

作者简介

    沈石溪,原名沈一鸣,祖籍浙江慈溪,1952年生于上海。1969年赴云南西双版纳勐海县勐混区曼谷大队曼广弄傣族村寨插队落户,在云南生活了整整36年。
    现已出版500多万字的作品,所著动物小说将故事性、趣味性和知识性融为一体,充满哲理,风格独特,深受青少年读者的喜爱。多篇作品被收入中小学语文教材。
    作品曾获中国图书奖、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文学奖、台湾杨唤儿童文学奖等多种奖项,被誉为“中国动物小说大王”。

目录

第七条猎狗
好狗阿尔玛
狐狗
警犬特罗利
天狼(节选)
结语:十二生肖之“狗”

前言

  

    十二生肖,又叫十二属相,即用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十二种动物标记人们所生年份。十二生肖也是一种古老的华夏纪年法,又称天干地支纪年法,由十二种动物同十二地支相搭配,组成了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辰龙、巳蛇、午马、未羊、申猴、酉鸡、戌狗、亥猪一系列年份,每六十年一循环,沿用至今。
    十二生肖,作为一种古老的民俗文化符号,有着几千年的悠久历史。据湖北云梦睡虎地和甘肃天水放马滩出土的秦简可知,先秦时期即有比较完整的生肖系统存在。最早记载与现代相同的十二生肖的传世文献是东汉王充的《论衡》。但十二生肖究竟产生于什么朝代、何人所创立,历史文献并无记载。
    专家学者普遍认为,十二生肖的起源与动物崇拜有关,来源于原始社会的图腾崇拜。
    动物威猛。老虎的威严让人心惊胆寒,猎豹的速度让人自愧弗如,大象的力气让人望尘莫及。全世界无论哪个民族,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都经历过动物崇拜阶段。我在云南少数民族地区生活多年,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图腾崇拜。傣族的图腾是白象,彝族的图腾是雄鹰,哈尼族的图腾是山豹,蒙古族的图腾是骏马,景颇族的图腾是野牛。世界上还有许多民族有狼图腾、熊图腾、雕图腾、龙图腾、鲨鱼图腾和虎鲸图腾等。如果将全世界各个民族图腾崇拜汇总起来,就是一座颇具规模的动物园。
    十二生肖是中国传统民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国数千年沉淀下来的智慧结晶,深刻反映了各民族的风俗习惯、思维模式、道德观念、审美情趣等,承载和传递着民族的血液和精髓,并以代代相传的方式,烙印于人们的思想之中,深深地影响着人们的生活。有意思的是,中国有十二生肖,与此对应的是,外国有十二星座。白羊座、金牛座、双子座、巨蟹座、狮子座、处女座、天秤座、天蝎座、射手座、摩羯座、水瓶座、双鱼座。生肖是十二生肖,星座是十二星座,似乎中国人外国人都对十二这个数字特别青睐。比较一下就会发现,十二生肖是以年份来排序的,十二星座涵盖的是十二月份。另外还有一个差别,十二生肖是十二种动物,除了“龙”,都是与人类生活密切相关的动物,除了“蛇”和“鸡”外,其余九种都是哺乳动物。而十二星座里涉及的六种动物,有三种是哺乳动物,两种是节肢动物,一种是鱼类。给我的感觉,十二生肖与人们日常生活和生产劳动的关系更加紧密,更有烟火味,更接地气;而十二星座海阔天空,更有想象力和艺术气息。十二生肖在民间根深蒂固,每个中国孩子都清楚自己的属相。
    我钟爱动物小说创作,写过豺狼虎豹、象熊鹰雕这样凶猛的动物,也写过野兔、山羊、黑天鹅、白天鹅、金丝猴这样可爱的动物。我并不偏爱某一类动物。我深知。地球出现生命已有四十多亿年,生命发展遵循这样一条规律:汰劣留良,适者生存。从这个角度说,凡存活至今的物种,都有独特的生存智慧和生存技能,都有克敌制胜的高超本领和顽强拼搏的非凡勇气,都是生存竞争的胜利者,也是生命进化的佼佼者,值得我们珍惜、敬畏,也值得我们去书写、赞美。所以,我从未刻意以十二生肖为蓝本专门去写进入生肖序列的十二种动物。但山东画报出版社的编辑却慧眼识金,发现我的动物小说里,生肖属相中的十二种动物,每一种动物都有,包括“龙”在内,一样不缺。这纯属巧合,绝非有意为之。但编辑却很兴奋,建议我主创主编一套《十二生肖动物小说》,以飨读者。
    这当然是好事,将我写的和其他优秀作家写的动物小说,对应十二生肖,分门别类,集中展示,精彩呈现,龙年出生的人读一读龙,虎年出生的人读一读虎,鼠年出生的人读一读鼠,兔年出生的人读一读兔,既能增长对自己属相的感性认识,也能丰富自己的人生体验,领略别样的阅读趣味,有利于青少年读者更直观、更艺术地了解生肖文化和十二种动物,也是从一种角度,了解中国的传统文化。
    是为序。
    沈石溪
    2019年4月7日写于上海梅陇书房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芭蕉寨老猎人召盘巴在四十余年闯荡山林的生涯中,前后共养过七条猎狗。第一条猎狗腿长得太短,撵山追不到麂子,被牵到街上卖掉了;第二条猎狗刚满五岁就胖得像头猪;第三条猎狗长得笨头笨脑,第一次狩猎时被豹子咬死;第四条猎狗是母的,长大后被一条公狗拐走了;第五条猎狗满身疥疮;第六条猎狗糊里糊涂踩上猎人铺设的铁夹子,一命呜呼。一个猎人,得不到一条称心如意的猎狗,就像骑兵没有匹好马一样,召盘巴常常为此唉声叹气。
    三年前,召盘巴六十大寿时,曼岗哨卡的唐连长作为贺礼送给他一条军犬生出来的小狗。三年来,召盘巴情愿自己顿顿素菜淡饭,也要让这第七条猎狗餐餐沾着荤腥。在他的精心抚养下,小狗长大了,背部金黄的毛色间,嵌着两条对称的浅黑花纹,身材有小牛犊那么大,腰肢纤细,十分威武漂亮。它不愧是军犬的后代,撵山快如风,狩猎猛如虎。有一次,一只秃鹫俯冲到院子里捉鸡,它从花丛中猛蹿上去,一口咬断了秃鹫的翅膀。召盘巴给它起了个名字叫“赤利”(傣族传说中会飞的宝刀)。
    猎人爱好狗。召盘巴把赤利看作自己掌上的第二颗明珠,第一颗明珠当然是他七岁的孙子艾苏苏。召盘巴空闲时喜欢带着赤利串老庚(同年同月同日生的朋友),三杯糯米酒下肚,他就会炫耀说:“有了赤利,也不枉我做了一辈子猎手。嘿,你们就是一把珍珠、一箩黄金也休想从我手中换走它。”说着,就用脸颊在狗耳朵上亲抚一阵。
    可是傣历一四三三年(公元1980)泼水节那天清晨,召盘巴不像往年那样抱着艾苏苏、带着赤利到澜沧江边去看划龙船、放高升、跳依拉贺(傣族民间一种随歌而舞的欢庆形式),而是用一根野山藤,把赤利拴在院内的一棵槟榔树下,旁边用三块石头支成一个灶,烧开满满一锅水,然后,他从柴垛里抽出一根粗木棍,慢慢向赤利走去。
    赤利摇着尾巴,伸出舌头,要来舔召盘巴的裤腿。召盘巴突然举起木棍,兜头一击,赤利敏捷地一闪,木棍在地上砸出个小坑。赤利惊慌地躲到槟榔树后,委屈地呜呜叫着。
    召盘巴紫铜色的脸膛泛出青白,冲上一步,又高高抡起木棍。正在这时,竹楼里奔出一个拖鼻涕的小孩,左手握着一柄小刀,右手攥着一只削了一半的酸多依果,扑到召盘巴怀里,嚷道:“爷爷,您别打赤利,它是我的好朋友。”
    召盘巴收起木棍,一双被密纹包裹住的老眼里泪水在打转。他摩挲着艾苏苏柔软的头发说:“孩子,它不是你的朋友,它是孽障,是不吉利的畜生。爷爷要亲手打死它,剥皮剔骨,中午给你吃狗肉。”
    说着,他把艾苏苏抱到竹楼底下的木堆上坐下,返身又舞着木棍逼向赤利……
    昨天傍晚,召盘巴背着火药枪,带着赤利,钻进寨子后面的大黑山,想逮只竹鼠,或者挖只穿山甲,好在泼水节改善生活。他们蹚过了一条清亮的小溪,在一片茂密的树林里,赤利突然兴奋地竖起耳朵,咬着他的衣襟往前拖。赤利十分聪明,遇到猎物不像一般草狗那样狂吠乱叫为自己壮胆,吓走猎物,它会无声无息地咬着主人衣襟报警。果然,召盘巴撩开几片象耳朵叶,瞧见前面十多步远那蓬凤尾竹下,有一头雄壮的长鬃野猪,起码有四五百斤重,正用两柄獠牙掘鲜嫩的竹笋。按理说,猎人独自在外碰到猛兽都是尽量避开的,特别是野猪,它十分凶猛,称为“头猪、二虎、三熊”,但召盘巴仗着自己四十余年的打猎经验和勇猛无比的赤利,胆子变得斗大,卸下火药枪,塞好火绒,瞄准野猪的耳根就是一枪。“轰”的一声巨响,一缕轻烟消散后,召盘巴发现,铅弹并没有钻进野猪的脑袋,偏了一点,打在它的头颈里,污黑的血顺着野猪的脖子流成一条小河。(P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