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历史 > 中国史

西晋风云(卷2)/认认真真讲历史

  • 定价: ¥59.5
  • ISBN:9787520510646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文史
  • 页数:338页
  • 作者:孙峰
  • 立即节省:
  • 2019-08-01 第1版
  • 2019-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本书以魏晋时期司马家族逐步登上政坛为线索,讲述了司马懿亲帅大军伐蜀、灭吴,逐渐掌握了军权:继而又成为魏国三代的托孤辅政之重臣,这为日后司马家族的掌权奠定了基础。后其子司马师、司马昭先后掌权,并最终由司马昭之子司马炎取魏而代之,建立西晋,历经数十载的潜伏,司马家族如何与曹魏势力进行权谋的角逐?影响深远的正始玄学、流传至今的“竹林七贤”又为何在如此黑暗动荡的年代产生?

内容提要

  

    本书是系列丛书《认认真真讲历史》之一,是西晋部分第二卷,从西晋王朝的最初奠基人司马懿写起,详细描述了司马懿司马师、司马昭父子三人在曹操时代、曹丕时代、曹芳时代、曹髦时代、曹奂时代逐渐夺权的过程,并最终夺取了曹魏政权,由司马炎建立了西晋王朝。详细地描写了诸葛亮的五次北伐,司马懿平定辽东,直至司马懿发动的高平陵之变,司马氏家族大权独揽;详细描写了亲曹魏势力对司马氏家族专权的反抗以及司马懿父子平定“寿春三叛”的经过,生动地描写了司马昭平定蜀国的经过,直至司马炎水到渠成地建立晋朝,并最终消灭东吴政权,重新统一中国。其间,穿插讲述了当时影响深远的正始玄学、九品官人制度、竹林七贤的故事,让我们对当时的社会生活等诸多方面都有一个清晰而又全面的了解。

作者简介

    孙峰,河南南阳人,长期致力于细说历史,天涯人气作家。从2008年开始,在天涯论坛煮酒论史发表细说两晋南北朝、三国风云、细说隋唐五代史,近八百万字。其文史料翔实,叙事严谨,文风端庄,深受欲详细了解历史的读者的追捧。

目录

第六部  盛世隐忧
  一一八  太康元年
  一一九  徙戎理论
  一二〇  骄奢淫逸(一)
  一二一  骄奢淫逸(二)
  一二二  慕容鲜卑
  一二三  张华安北
  一二四  贾充之死
  一二五  排挤齐王(一)
  一二六  排挤齐王(二)
  一二七  排挤齐王(三)
  一二八  九品之弊
  一二九  中朝名士(一)
  一三〇  中朝名士(二)
  一三一  中朝名士(三)
  一三二  中朝名士(四)
  一三三  慕容再叛
  一三四  武帝山崩
  一三五  刘渊崛起(一)
  一三六  刘渊崛起(二)
第七部  贾郭时代
  一三七  杨骏专权(一)
  一三八  杨骏专权(二)
  一三九  山雨欲来
  一四〇  诛杀杨骏
  一四一  诛杨余波
  一四二  庞大家族(一)
  一四三  庞大家族(二)
  一四四  二相辅政
  一四五  诛杀二相(一)
  一四六  诛杀二相(二)
  一四七  诛杀楚王
  一四八  贾后专权
  一四九  陆机陆云
  一五〇  金谷之宴
  一五一  另类名士
  一五二  蠢夫淫妇
  一五三  二郝初反
  一五四  苍凉周处
  一五五  英雄之死
  一五六  暗流涌动
  一五七  孟观安西
  一五八  再议徙戎
  一五九  朝政日非
  一六〇  贾谧作俑
  一六一  废黜太子(一)
  一六二  废黜太子(二)
第八部  八王之乱
  一六三  密谋废后
  一六四  黄雀在后
  一六五  权力分配
  一六六  石岳末路
  一六七  淮南反击
  一六八  善后事宜
  一六九  益州突变
  一七〇  赵王称帝
  一七一  齐王首义(一)
  一七二  齐王首义(二)
  一七三  三王激战
  一七四  诛杀赵王
  一七五  齐王专权
  一七六  钩心斗角(一)
  一七七  钩心斗角(二)
  一七八  变起肘腋
  一七九  益州再乱(一)
  一八〇  益州再乱(二)
  一八一  风雨欲来
  一八二  含商之怨
  一八三  河间向阙
  一八四  李雄主政
  一八五  此起彼伏(一)
  一八六  此起彼伏(二)
  一八七  二王向阙(一)
  一八八  二王向阙(二)
  一八九  二王向阙(三)
  一九〇  二王向阙(四)
  一九一  三陆之死
  一九二  长沙被杀(一)
  一九三  长沙被杀(二)
  一九四  长沙被杀(三)
  一九五  西南危局
  一九六  刘弘宁荆
  一九七  东南乱象
  一九八  荡阴之役(一)
  一九九  荡阴之役(二)
  二〇〇  劫后余波
  二〇一  王浚南下
  二〇二  刘渊之叛(一)
  二〇三  刘渊之叛(二)
  二〇四  张方迁都
  二〇五  东海勤王(一)
  二〇六  东海勤王(二)
  二〇七  公师起兵
  二〇八  刘乔背盟
  二〇九  刘琨反击
  二一〇  陈敏割据
  二一一  惠帝返洛(一)
  二一二  惠帝返洛(二)
  二一三  惠帝之死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一一八  太康元年
    公元280年四月二十九日,为了庆祝全国统一,司马炎大赦天下,改年号为太康,特准全国人民大吃大喝五天,并派使节分赴荆州、扬州进行慰问;吴国的州长、郡长以下的官员,全不改动;废除东吴帝国时代的苛政,一切政令务求简便易行,赢得了吴地民众的欢迎。
    到了五月,兴致勃勃的司马炎终于迎来了吴主孙皓一行。孙皓及其太子孙谨自我捆绑着,把泥土抹到脸上,从洛阳的东阳门进入洛阳城。司马炎派遣使者解开绳子,下诏赏赐给孙皓衣服、车马和三十顷土地,拜孙谨为中郎,孙皓的其他儿子为郎中,渡江到中原生活的原吴国将吏、百姓,分别享受十年、二十年免税的待遇,以吸引人口。
    过了几天,司马炎举行正式的接见典礼,典礼隆重而又肃穆。晋朝的文武百官和各地少数民族的使者一齐上殿,国子监的学生们也受命参加典礼。等大家到位后,司仪官传孙皓等人上殿拜见。
    先是孙皓磕头,接着,司马炎看座。等孙皓坐下,司马炎说:“我设这座位,等你很久了!”孙皓回答说:“我在南方,也设有座位,等待陛下。”贾充居心叵测地问孙皓:“听说你在南方,挖人眼珠,剥人面皮,这算什么刑法?”孙皓说:“做人的臣属,谋杀他的君王,奸邪不忠的,就用这种刑法对付他。”孙皓的话将矛头直指贾充痛处。
    贾充张口结舌,面露羞隗之色,而孙皓却旁若无人,一点也不觉难堪。据臧荣绪的《晋书·武帝本纪》记载,司马炎接着又说:“听说南方的人喜欢说‘汝’啊‘汝’的,你也这样说话吗?”孙皓立即举起酒杯,给司马炎敬酒说:“昔为汝国邻,今为汝国臣。劝汝一杯酒,愿汝寿万春。”说得司马炎十分难受。
    典礼进行完毕,司马炎开始了访亲问友活动,很多过去跑到吴国的朋友,这回也该回来了吧?诸葛靓就是其一,作为琅邪诸葛氏,人才辈出,在当地可以说的高门望族,爸爸诸葛诞、堂伯父诸葛亮、诸葛瑾都是一代人杰。吴国灭亡以后,诸葛靓逃到自己的姐姐家里,而诸葛靓的姐夫就是琅邪王司马仙——做琅邪的王结好琅邪的诸葛氏不失为一明智之举。
    诸葛靓隐居在姐夫琅邪王司马仙家里不是没有道理,因为,自己的父亲是当今皇上司马炎最宠爱的胡贵妃的爸爸胡奋所杀,自己与胡奋、与文鸯等人有杀父之仇,不可能还立足于朝。
    司马炎和诸葛靓从小关系就好,他知道诸葛靓在司马仙家,一次突然造访司马仙,诸葛靓无从逃身,只好跑到厕所里躲着,可是司马炎来就是为了见诸葛靓的,也追到了厕所,对诸葛靓说:“真没想到今天我们两个还能相见啊。”诸葛靓哭着说:“我不能像豫让那样故主死后在身上涂漆,也不能像聂政那样自己剥下面皮为故主复仇,却再看到圣上,实在惭愧得无地自容!”
    司马炎下诏,任命诸葛靓当侍中,但是,诸葛靓坚决拒绝,他回到故乡琅邪郡阳都县,终生不面向洛阳落座。
    在忠义沦丧的晋国,诸葛家族还传承着那种忠义情结,不能不令人敬仰。
    这一年,司马炎除了大封功臣,贾充、张华、杜预、王溶、王戎、王浑、胡奋,甚至连反对伐吴的荀勖也因为负责文字工作,也被封赏,也没忘了给羊祜的遗孀夏侯夫人增封五千户食邑。
    还对全国进行了人口普查,并重新划分了全国的行政区域。在全国范围内设置了十九个州,改司隶校尉所管辖的京畿地区为司州,具体为以下十九州:司州(政府设洛阳)、兖州(政府设廪丘,今山东省郓城县西北)、豫州(政府初设安城,今河南省正阳县东北,后迁陈县,今河南省淮阳县)、冀州(政府设信都,今河北省衡水市冀州区)、并州(政府设晋阳,今山西省太原市)、青州(政府设l临淄,今山东省淄博市东临淄镇)、徐州(政府设彭城,今江苏省徐州市)、荆州(政府初设襄阳,今湖北省襄阳市,后迁江陵,今湖北省江陵县)、扬州(政府初设寿春,今安徽省寿县,后迁建业,今江苏省南京市)、凉州(政府设姑臧,今甘肃省武威市)、雍州(政府设长安,今陕西省西安市)、秦州(政府设冀县,今甘肃省甘谷县)、益州(政府设成都,今四川省成都市)、梁州(政府设南郑,今陕西省汉中市)、宁州(政府设滇池,今云南省昆明市晋宁区东晋城镇)、交州(政府设龙编,今越南河内市东北北宁府)、广州(政府设番禺,今广东省广州市)、幽州(政府设涿县,今河北省涿州市)、平州(政府设襄平,今辽宁省辽阳市),这十九州共下辖一百七十三个郡和封国。
    鉴于汉末以来,州刺史既管兵,又管民,权力过于集中,容易发生尾大不掉的弊端,司马炎下令:以后要像汉朝那样,州里的和郡里的地方部队全部进行裁减,大郡只留下一百名士兵,小郡留下五十名士兵。
    这真是有点矫枉过正了。司马炎万万没有想到二十年以后,各地民变四起,州郡因为兵力短缺而无力制止,中央军队又不能及时赶到处置,造成叛乱迅速地蔓延,一发而不可收拾,随后,到了东晋,各地州郡又重新回到了过去权力集中的老路上,甚至比西晋时期还要严重得多。
    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