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中国儿童文学

寸锦寸光阴/童年在中国系列

  • 定价: ¥32
  • ISBN:9787570802142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明天
  • 页数:220页
  • 作者:顾抒
  • 立即节省:
  • 2019-04-01 第1版
  • 2019-04-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童年在中国”系列,根植儿童经验和儿童文化,呈现中国不同地域中多样化的童年生活图景,展现不同文化氛围中多元化的童年成长路径,将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融入到孩童的成长和思想中,展现时代的价值观念。
    《寸锦寸光阴》为该系列之一,留住童年的温暖记忆,留住传统文化的美,也留住我们所爱的人,留住身边的历史与一段难忘的光阴。

内容提要

  

    作品以南京的历史古巷黒簪巷和南京云锦文化为背景,讲述了几位少年的成长故事。作品把成长与历史、个人命运与时代发展交融在一起,让我们通过古街巷里的普通孩子的童年故事,看到了更丰富的内容——对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对梦想的执着追求,对人与人之间美好情感的呈现……

作者简介

    顾抒,南京大学中文系硕士,主要从事小说创作。她的作品注重悬念的设置,语言清新,风格诡谲,被评论家称为“秘境小说”。其创作的系列青春悬念小说《夜色玛奇莲》目前已累计销售近100万册,版权成功卖到我国台湾地区。曾获第十届《儿童文学》擂台赛铜奖、第三届“周庄杯”全国儿童文学短篇小说大赛二等奖。2014年获第二届“《儿童文学》十大青年金作家”称号。

目录

1.花团
2.井仙
3.云锦
4.獬豸
5.画笔
6.口诀
7.残片
8.熬夜
9.仙鹤
10.铁盒
11.辟邪
12.兔灯
13.再见
14.蛋饺
15.诗句
16.斧子
17.小锦
18.花团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次见到小锦的时候,她还是个小娃娃。
    那一天,我照旧跳上她们家外面的青砖斗子墙,脚一打滑差点掉了下来。城南这些墙的墙砖铺得整齐划一,对缝如丝,总是让我站不稳。而且这里平房居多,屋顶上铺着小青瓦,想要找个藏身处也不容易。
    不过,由于某种原因,我还是在这里住了挺久。
    我抖了抖一只脚,在墙头踱了几步,想要去厨房里找点吃的。我的心里清楚,不到过年,这家人是不会有鱼吃的。但真的饿起来,哪怕是没有一丝油星子的炒米也能吃得下去。
    小云就曾经喂过我炒米。
    她是个倔强的女孩,却天生了一张雪白、恬淡的面孔。两道眉毛如同水墨画里的云彩,眼睛也是细长的一对,藏着深邃的心事,如同黑簪巷13号院子里的古井。
    在喂我炒米之前,小云坐在一个小板凳上补妈妈的工作服。妈妈在厂里车床边车零件时,有个溅着火星的零件进了出来,挨着袖子飞了过去,烧出个洞。
    这衣服牢得很,补一下,还能穿很多年。
    我走过去,在那袖子上蹭了一下,抬起头看着小云。她穿着一件家里手打的天蓝色毛衣,有点勒脖子。这女孩近来长高了,毛衣嫌短了,缩到腰上。但她放下工作服后,还是珍惜地把毛衣的袖口卷了卷,才走进屋里。我也跟了进去。
    屋里的地上也铺着青砖,一张看起来很沉的花梨木桌子上放着小云妈妈工厂里发的搪瓷缸子,上面有“宁光机械厂”的字样。搪瓷缸子的卷边有点坏了,放在那桌子上显得颇为寒碜。墙角靠着一把秃了的笤帚,末端散开的地方,依稀可见高梁穗上残留的颗粒。笤帚杆子一节一节的,可能是怕丢了,上面用红色的绒线拴了好几圈。
    小云踮起脚,在一个竹架子上找了一会儿,什么也没找到。她又走到床边,蹲下身,伸长手臂,从床底下拖出一个铁皮饼干盒子,盒子上的月季花已经掉了色。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个拧得紧紧的玻璃罐。
    “妈妈藏得真深!”小云的嘴角翘了翘,“连我都找不到。”
    她边说边打开玻璃罐,抓了一小把炒米出来,放进一个印着一株兰草的瓷碗里。估量了一下,又抓起一点,送回玻璃罐里。拧盖,关盒。
    我一直黏着她,可是她不慌不忙,端着碗回到了院子里,在小板凳上坐下,这才用拇指和食指捏了一颗炒米。
    总该给我了吧?
    不料小云捏着那颗炒米,对着太阳照了照,仿佛它是一粒珍珠似的,然后丢进了自己的嘴里。
    我感到受了欺骗,再也按捺不住,跳到了她的腿上!
    “给你,这就给你。”小云笑了,“我都难得吃呢,花团。”
    说完,她抓了点炒米,摊开了手。我也顾不上别的,就在她的手里吃了起来。在我吃的时候,小云就一动不动地伸着巴掌。
    炒米真香!
    我的名字并不叫花团,在牛街、旧王府和牙檀巷居住的时候,我分别叫着不同的名字。事实上,我有无数个名字。无论谁看见我走过,都会用他们想象中的名字来喊我,可我很少因此停下脚步。
    人们给世上的一切事物起名字,仿佛那样它们就不会消失,连他们自己也会永远存在似的。
    但我特别中意“花团”,它是小云给我起的名字,就像城南这一带婚丧嫁娶都要用到的被面子,有一种俗气而踏实的喜悦。小云这么叫我,可能是因为我虽然是只橘猫,背上却长着涟漪一样的花纹。
    小云搬走之后,还有小锦叫我花团,等小锦也走了,我就想换个地方了——我不喜欢一直待在一个地方。少了这两个小丫头,这里就不一样了。而且,对于事物的阴晴圆缺,我有一种天生的直觉。门口的条石和砖雕也好,马头墙也好,还有地上的砖和屋顶的瓦,都在那些落雨的日子里对我凄然地诉说着什么。
    离开这里的时候,我唯一能带走的,只有花团这个名字。
    这条巷子也被人起了名字,它叫黑簪巷。
    P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