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六爻伍(返璞归真)(精)

  • 定价: ¥55
  • ISBN:9787569930139
  • 开 本:32开 精装
  • 作者:Priest
  • 立即节省:
  • 2019-06-01 第1版
  • 2019-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Priest,超人气作家,代表作:《默读》《有匪》《大哥》备获好评,掀起一片评论热潮!
    作者文风潇洒畅达,题材类型包罗万象,极擅以幽默语言讽刺现实,引人深思!
    懵懂的少年,痛苦的成长,探讨生与死哲理意义上的扛鼎之作!
    《六爻》已签约同名影视!
    Priest亲自修订,编辑部两年打磨。
    《六爻》全五册之第五部,完结上市!

内容提要

  

    故事讲述了一个江湖上破败不堪的没落门派“扶摇派”是如何在几个同门师兄弟手里重振繁荣的故事。不像其他小说中人物趋于完美的设定,这几个师兄弟中有爱臭美的,有捣蛋精,有刻薄鬼,还有出生便历经坎坷幸而有师兄们照顾守护的小杂毛。个性和性格的不同导致了他们走上的道路不同,但同门情谊融入血脉,为了“扶摇派”几人内心均是有所坚持,因而《六爻》本身便避免了流于表面的故事讲述。
    虽然作者行文戏谑善用幽默,但引人入胜的故事发展下暗藏的情感却不容忽视,并且作者极其善于营造气氛,故事更是高潮迭起,悬念层生。看毕掩卷,你会发现,这个故事并不是《六爻》,它是少年们破茧成蝶的成长,是脚踏实地汲取经验的残酷磨练,是每个少年人心中坚定生长的坚持,是经过万千后破土而出的新生。

作者简介

    Priest,网络超人气作家,笔下作品网站积分均过亿。语言幽默讽刺,文风洒脱,题材多变,涉猎现代、未来、古风等多种类型,深受读者欢迎。
    代表作:《有匪》《镇魂》《默读》等
    其中,“有匪”系列图书2016、2017连续两年荣登豆瓣年度读书“幻想文学类”榜单。

目录

第一章 故里
第二章 判决
第三章 风满楼
第四章 启程
第五章 雪山金莲
第六章 魔心
第七章 尾声
番外一 扶摇山记事
番外二 王者归来
番外三 经年往事
番外四 天下座师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程潜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在石芥子里了。
    日头尚未升到中天,石芥子变成了朱雀塔边时撑开的那个小院,绿荫将血气掩了去,好像个短暂的世外桃源。
    一只手搭在他的额头上。
    程潜将那只手拉了下来,睁眼,便看见了大师兄——他躺在严争鸣腿上。
    那掌中多了好几道细碎的新伤,细看,还有长期握剑留下的茧,像是布满了陈年的风霜,如今只剩下一个看似光洁的手背,还在假充着自己游刃有余。严争鸣任凭他握着,却没给好脸色,他眉梢一吊,做出一个老大不耐烦的表情,说道:“醒了就赶紧起来,腿都让你压麻了。”
    程潜浑身软得没力气,赖着不动,定定地看着他。
    严争鸣被他的目光盯得不自在,便说道:“差点冻成僵尸吧?看你下次再逞……”
    程潜突然不知哪根筋搭错了,招呼也不打地将他的手凑到自己嘴边,轻轻在他手心呵了一口气。
    严争鸣立刻数落不下去了,他克制地小小地抽了一口凉气,同时轻微地哆嗦了一下,歪歪扭扭地勉强端住了自己镇定的假象,舌头一时间打了结,感觉自己有点“外嫩里焦”。他吭哧了半晌,低声道:“我看你伤得不重,还有心调戏掌门。”
    严掌门说这话的时候面无表情,神色端庄得有几分肃穆,仿佛马上能去干超度亡灵的差事,声音却温柔得能掐出水来。
    三斋九戒,求之不得。
    可惜程潜灵玉为身,欠风欠月,左手抱着满腔真与意,右手举着纸上花与雪,中间是一根顶天立地的木头骨。
    木头桩子没接话茬,却一翻身搂住了严争鸣的腰,将自己埋在他胸口下。
    石芥子中安然寂静,程潜脑子里先是纷纷扰扰地闪过外面的一场乱局,什么“十方誓约”,什么“听乾坤”,什么正道与魔道……千百般麻烦从他心里排着队地呼啸而过,被累得要命的程潜一袖子扫了,他心道:“管他呢,我要先睡一觉。”
    严争鸣熟悉的气味中混杂着一点清苦的药香,程潜窝在他怀里,心里宁静得澄澈一片,不由自主地想起扶摇山庄中那个日上三竿的荒诞梦境。
    他长到这么大,亲眼见过的陪伴,就只有农夫村妇们搭伙过日子,那些凡人们整日里家长里短、吵吵闹闹,也看不出有什么特殊的恩爱。这些年程潜不是清修就是闭关,要么就是沿着世道颠沛流离,连怎样懵懂都没来得及学会,就被赶鸭子上架地兜头
    泼了一盆人间情谊。
    程潜只能全凭着自己,无头苍蝇一样地胡乱摸索。
    严争鸣被他猝不及防地这么一搂,两条胳膊登时给吊在了一边,无处着力地僵了片刻,他发现程潜没有一点打算放开他的意思,于是又好笑又无奈地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程潜微微侧过脸,迷迷糊糊地半睁开眼,眼神里似乎带了一点氤氲又倦怠的笑意,看了严争鸣一眼:“师兄。”
    严争鸣不由自主地屏息凝神起来,可是等了半晌,怎么都没能等到程潜下一句话,再一看,程潜居然自顾自地没了声息。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