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荆棘商海

  • 定价: ¥69.8
  • ISBN:9787569018844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四川大学
  • 页数:296页
  • 作者:许洪焱
  • 立即节省:
  • 2019-03-01 第1版
  • 2019-03-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历史烟尘已经消弭,丝路荣光再度闪耀,百年帝国终有尽时,千载丝路筚路蓝缕,华夏千年非无海商,赤子拳拳只盼强国。千年来,乘着新时代东风,“丝绸之路”沿线国家人民一起弘扬丝路精神,共同谱写友好往来、文明相融的历史新篇章。

内容提要

  

    南宋末年,政局紊乱,大厦将倾,民间的商事活动却依然如火如荼。本书以蒲乐和朱道两个一度雄心万丈的年轻人为主人公,专门探讨普通人在大历史背景下的命运变迁和感情纠葛,阐明大时代和小人物是如何相互辉映、相互影响的。

作者简介

    许洪焱,1975年10月23日出生于四川省攀枝花市,毕业于攀枝花电大,现居成都,自由职业者。自幼酷爱读史,已出版《流民时代——冉闵传》和《大宋太学生》两部长篇历史小说。

目录

引子  从结束开始
第一章  泉州
第二章  书院
第三章  临安
第四章  国子监
第五章  青泥河
第六章  襄阳
第七章  大都
第八章  樊城
第九章  望山集
第十章  木棉庵
第十一章  建康
第十二章  焦山
第十三章  镇江
第十四章  萨莱
第十五章  扬州
第十六章  常州
第十七章  临安·二
第十八章  婺州
第十九章  瓯江
第二十章  温州
第二十一章  武卫军
第二十二章  定海
第二十三章  福州
第二十四章  急递铺
第二十五章  泉州·二
第二十六章  老宅
第二十七章  崖山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大宋咸淳七年(1271)春,福建虽旱,但是泉州城外马甲镇的双髻山依然有难掩的春色。这一带山上是茶园,山下是农庄,一条浅浅的小溪从山上蜿蜒而下,本来应该是农忙的季节,却看见山坡上,两伙村民不顾烈日炙烤,正各执器械逐渐靠拢。
    远远地就听见山坡下的一伙人大叫道:“两个多月没下雨了,你们冯家村现在把水断了是什么意思?想要我们于家村的地全部旱死是不是?这也太过歹毒了吧!”
    山坡上的人群则针锋相对地喊道:“你们也知道三个月没下雨了,现在山里的这点水,浇我们冯家村自己的茶园尚且不够,哪里还管得了你们山下于家村的庄稼。”
    山坡下的人一听这话,立刻炸了营,纷纷骂道:“一座山上刨食,竟说出这等话来。这条小溪也不是你们冯家村一家的。今日你们必须放水下山,否则绝不与你们善罢甘休!”
    另一边却也丝毫不让地喊道:“放水下山绝不可能,何况这点水就是放下了山,你们于家村的庄稼也救不活了。与其两个村的生计都完蛋,不如先保我们冯家村的茶园。”
    山坡下的人又哪里肯听,纷纷喊道:“要旱死就大家一起旱死好了,若不放水下山,你们也别想独活。大不了今日就和你们冯家村拼个鱼死网破!”
    “要拼就拼,谁还怕你们不成?”山坡上的人群也喊道,“你们于家村常年在山下设卡截路,搞得无人敢来收茶,那时又何曾想过我们冯家村的死活?”
    双方你一言我一语,新仇旧恨一一揭开,更加遏制不住人群的躁动,眼见得这些持械的庄民和茶农就要混战成一团,忽然,远远的有人扯着嗓子喊道:“三表叔——三表叔——别打了——别打了——”
    那人从山下一路飞奔而来,涨红的脸上全是兴奋的表情。只见他从队尾撞入人群,根本不在乎庄民们手中的器械可能伤到他,只在一把抓住他的三表叔后,才上气不接下气地嚷道:“船!三表叔,船回来了。快去看看吧,商船回来了。”
    刚才还凶神恶煞的这个三表叔一听这话,立刻丢掉手里的粪叉,一把抓住这个快要累死的小子,急吼吼地问道:“三伢子,你说清楚些。你是说商船回来了是吗?你可不要骗我!若是骗我,我就地挖个坑把你埋了。”
    三伢子一边挣脱他三表叔的双手,一边喊道:“松手,轻点,我骨头要断了,谁骗你了!商船队已经进港开始卸货了。是蒲老爷让我赶紧来告诉你一声的。”
    “啊!是蒲寿庚蒲老爷说的?”虽说这个恶狠狠的汉子是在反问他的表侄,可不等他的表侄回答,他已经信了。只见他略一沉吟,就转头对着山坡上下来的冤家喊道:“冯庄头,蒲老爷的商船回来了,我得赶紧去看看我的货卖得怎样。今天就不和你打了。不过你记着,山上的水不放下山可不行。”说到最后一句话时,他的语气已经明显没有片刻以前那般强硬了。
    而对面领头的冯庄头显然也在尖着耳朵,仔细偷听这个三表叔和他家三伢子的对话,他的表情也早已发生了变化,所以对方话音刚落,他就说道:“于大楞子,既是商船回来了,我也得去看看我的茶叶卖得如何。若是有上回那样的好利,今年的茶叶也不必看得那么紧了,就是把水都放给你又算什么?”
    说完,这位领头人就回身向身后大喊道:“蒲老爷的商船回来了,哪家交过茶叶的,都跟我去码头接船,其余的人就把家伙带回去吧。今天不打架了!”
    这一声喊,引得山坡上下的人群齐声欢呼,人人兴高采烈,都向泉州湾的码头涌去,再无一人有争斗的念头。
    而此时,泉卅I城外的码头上也是一片欢腾的景象,数十名水手正携手进城,打算好好放松一下。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晒得黝黑的健壮少年。这少年满身服饰尽皆陈旧,似乎已经很久没有换洗过了,笑容却极其灿烂,一双亮晶晶的大眼无论看向何处都会引来热情的招呼,而他也似乎和泉州城里每个人都认识,从城门口开始,直到市舶司衙门前,打招呼的右手就始终没有放下来。
    人们此起彼伏地喊着:“乐乐你回来了!”“蒲乐,这一趟可辛苦你了。”“小乐乐,你又带什么好东西回来了?”“乐乐,这一路又看到什么新鲜事了?”他则一一作答:“我回来了,六嫂。”“四哥,我不辛苦,你的腿伤全好了吧?”“五妹,我给你带了样三佛齐(注:今马来西亚、新加坡一带)的好东西,待会儿给你送到屋里去。”“十四叔,这一路的趣事可多了,回头我说给你听。”亏得他一张嘴,竟能同时和十五六人一起说话。
    在市舶司大门前,一个满脸严肃的人拦住了众人,稳稳说道:“都别吵了,老爷等着蒲乐回话呢。”他的话声音不大,却不容置疑。
    众水手和围观百姓立刻就在大门的台阶前散开了,连最大胆的人也不过是向蒲乐眨眨眼睛,意思是等他向老爷回过话以后再来找他玩耍。
    蒲乐也瞬间换上了一副恭谨的面孔,老老实实地答道:“两年没见,大管家的气色还是那么好。小人托大管家的福,这一路总算没出什么岔子,待小人回禀过义父之后,就来大管家处核销货品清单。”
    听了这得体又贴心的回话,大管家的脸上也渗出一丝难得的笑容,他慈爱地小声说道:“快进去吧。老爷得知商船队进港后就在念叨你呢。”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