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党项悲歌

  • 定价: ¥52.8
  • ISBN:9787520511056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文史
  • 页数:301页
  • 作者:崔隐尘//崔隐墨
  • 立即节省:
  • 2019-08-01 第1版
  • 2019-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在远离大夏帝国都城中兴府的贺兰山腹地,一块水草丰茂的草地上居住着大夏拓跋部的族人。他们的祖先因为在建立大夏帝国的年代立下了赫赫的战功,大夏的开国皇帝李元昊便将这里赏赐给了他们。从那个时候起,他们就世世代代的在这里生息繁衍。与世无争的过着牧马放羊的生活。12世纪末,当金王朝北部连年受到蒙古诸部侵扰,宋又趁机北伐时,党项贵族也乘金国之危,于1210年(金大安二年)发兵攻金霞州,夺取金的属地。此后,两国虽有使臣往来,但和平相处的局面已遭破坏。

内容提要

  

    一首古老的党项歌谣,记录着党项人的一部血泪历史。
    在曾经称雄西部高原的大夏王朝覆灭后,党项人被迫面对无数次的血腥杀戮,不断的逃亡使这个民族逐渐融合、消亡在迁徙之路中,他们的足迹遍布了中亚西亚,乃至于更远的地方。今天,你在哪里?我曾经盘马弯弓的党项。

作者简介

    崔隐尘、崔隐墨兄妹,均为北京作家协会会员,现代小说作者,编剧。代表作品:长篇小说《首席女主播》北方文艺出版社出版;《碑咒》、《死囚》、《血钞》、《北京爷们》、《鬼手将军》等十余部。纪实类文学《股市天天向上》在团结出版社等处出版。
    《碑咒》改编为电视剧《寒山令》,央视收视冠军,网络点击超过十亿。

目录

楔子
第一章  生生不息
第二章  出征
第三章  比武
第四章  盛开的古兰
第五章  新君即位
第六章  重兵来犯
第七章  中兴府陷落
第八章  狼毒花
第九章  大迁徙
第十章  许诺来生
第十一章  暂脱虎口
第十二章  投奔异域
第十三章  宫廷政变
第十四章  苏丹登基
第十五章  再次流亡
第十六章  千里寻仇
第十七章  孤岛余生
第十八章  藏地涉嫌
第十九章  重归草场
大结局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楔子
    花剌子模国,一个炎热的下午。
    仿佛永远不知疲倦的太阳骄人地高悬在天空,连空气中荡起的黄尘都带着灼人的热量。这个位于中亚“母亲河”阿姆河下游三角洲的国度,原本是中亚文明发育最早的地区之一,历史上曾经有过十分辉煌的时期。但自打1219年被成吉思汗的蒙古帝国征服后,一切都改变了。
    在中亚西部地区,位于阿姆河下游、咸海南岸,今乌兹别克斯坦及土库曼斯坦两国之间的荒原上,一群流落到这里的牧马人被怪异的天象惊呆了,他们正在极力收拢惊慌失措的马群,在心里祈祷着保佑他们的真神。
    这些人的打扮很特别,全都留着前额直到头顶都剃得光秃秃的发式。他们腰里还系着宽大的牛皮带,铜质的带钩上悬着刀身狭长的腰刀,跟这里那些土著人惯常佩带的新月形阿拉伯弯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其实,只是凭着他们身后的箭壶上描绘着的那只带翼苍狼的图案,就能判断出这是一些来自那个早就灰飞烟灭了的大夏的遗民,一群原本应该在贺兰山下牧马放羊的党项人。谁也说不清他们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定居的,但大家却全都知道他们是一路躲避着蒙古人的铁骑来到这里的。几十年,也许是十几年的工夫,他们就如同他们的故乡原野上无处不在的狼毒花一样,在这里生根发芽,生息繁衍了。
    事情就出现在半个时辰前,原本晴朗的天空从那时起忽然变暗,很快就伸手不见五指了。灼热的空气莫名其妙地变冷,风中的水汽也越来越大。呼呼作响的凉风执着地掠过,卷起一阵阵沙尘,和接踵而至的暴雨汇聚成毁天灭地的力量到处冲撞着、倾泻着。
    牧马人终于把马群驱赶到了荒原中一处突兀的山崖下,想要凭借这座山崖躲过这场劫难。但灾难还是发生了,伴着一声巨响,那座矗立了不知多少年的山崖轰然崩塌了,沙石泥水像怪兽一样席卷而来,马群立即哀鸣着奔逃,再也管束不住了。
    这场天变来得突然,去得也快。在这座山崖崩塌之后,很快就风收雨住,没了痕迹。百年不遇的雨水也被蒸发殆尽,似火的骄阳又一次统治了原本属于它的天空。惊魂初定的牧马人手忙脚乱地收拢着惊散的马群,慢慢地聚拢到了那座已经变成了土堆的山崖旁。一个年轻的牧人看着雄姿不复存在的土堆叹道:“天呐!难道这就是山崩地裂吗?”就在这时,他的同伴突然有了发现,伸手从垮塌的山体中捡起了一个破旧的牛皮筒儿来。
    在许多双好奇的目光里,牧人打开了手里的牛皮筒,从里边抽出了一张陈旧的羊皮卷轴来。这张羊皮上画满了弯弯曲曲的线条,还画着活灵活现的山川和河流,一些奇形怪状的文字还在上边做了标注,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因为好奇,这张羊皮被小心地收好,带回了他们的营地。
    营地里的人们争相传看着那张奇怪的羊皮,却没人能看出个究竟来。当羊皮被传送到营地里年纪最大的一个老牧人手里,那老牧人不禁神色大变,嘴角哆嗦着说不出话来了。透过他那被微风吹拂的白色胡须,大家惊诧地发现,两滴热泪已经从老人的眼角悄悄地流了出来。
    过了很久,老人终于在周围那些满怀着关切和询问的目光中抬起了头,仰望着面前无尽的原野,喃喃地说道:“这上边写的是咱们大夏的文字,是当年拓跋部的大首领的地图。就是它指引着党项人像狼毒花一样躲过了蒙古人的刀锋和铁蹄,最终穿越了茫茫的大漠黄沙,来到了这里……”
    说完这句话,老牧人不再说话,缓缓地站起身来,望着布满黄沙和碎石的远方,慢慢地走去。营地里的牧人们也不敢说话,就这样静静地跟着他来到了营地外边一处孤零零的毡房前。
    好像已经知道了营地里发生的一切,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妇人走出了毡房,从老牧人的手里接过了那块羊皮地图,默默地走到了附近的一处高岗上。她身上那件褴褛的袍子几乎看不出原来的颜色,腰间一块带着蓝色流苏的玉饰随着强劲的风“扑啦啦”地飘摆着,显得十分诡异。连那个年纪最大的老牧人也不知道这个老妇人住在这里多久了,只知道无论营地怎么迁徙,她的毡房永远会奇迹般地出现在营地附近。她有着沧桑而又天籁的嗓音,有人曾经听过她的歌声,也有人曾悄悄地给她送过新鲜的奶酪和肉食,却没有人和她说过一句话。老妇人身上有一种怪异的神圣与威严。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