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浮云止水

  • 定价: ¥15
  • ISBN:9787545549096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天地
  • 页数:90页
  • 作者:张品成
  • 立即节省:
  • 2019-07-01 第1版
  • 2019-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本书是一部小说,描述了革命先烈瞿秋白在被捕后,面对敌人的种种利诱,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英雄形象,反映了革命先辈心怀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对党忠诚、爱党爱国,甘于奉献、不怕牺牲,始终把人民利益放在第一位的崇高精神。

内容提要

  

    小说反映瞿秋白在狱中斗争的文艺作品,讲述了瞿秋白从被捕到就义的过程,集中在1935年2月至6月,长达4个月的狱中遭遇,以独特的视角和富有感染力的文字展现了瞿秋白作为共产党人宁死不屈、甘为革命理想牺牲生命的高尚情操,和对家国、对生命的完美而真实的诠释。

作者简介

    张品成,男,1957年生于湖南浏阳。江西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70年代末从事文学创作,出版文学作品六百余万字。现为中国作协会员,国家一级作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作品有中短篇小说集《赤色小子》、《永远的哨兵》,长篇小说《可爱的中国》、《红刃》、《北斗当空》、《红药》等二十余部:电影文学剧本《我是一条鱼》、《长冈七日》、《纸蝶》等十三部;其文章选入北师大版小学语文五年级教材。曾获中国作家协会第四届、第五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陈伯吹儿童文学奖”,第二届、第三届“巨人”中长篇儿童文学奖,第十三届中国图书奖,第十四届冰心文学奖。

目录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医官陈炎冰一直不相信那是个香菇商客。
    医官陈炎冰揭开担架上那毛毯,赫然见一张邋遏的脸,却是一脸的平静,脸黄白失血,像尘封多年的旧书的封皮。医官陈炎冰见过那种书,老屋的阁楼上有祖父的大摞的书,一种封面施以银粉的线装书上落满灰尘时就是这种模样。那个男人一路上不断地咳嗽,只有咳嗽声能证明那副躯壳里还有生命存在。现在那张脸很安静,静得有些可怕。医官陈炎冰时不时地将两根指头探向那男人鼻下。还好,还活着。他想。
    “还好,还有一口气。”他跟参谋长向贤矩说。
    “那就好!”参谋长向贤矩长舒了一口气。
    “总算到了。”他说。
    随后,参谋长向贤矩开始发布命令。他叫人把收拾好的屋子又收拾了一遍,然后嘱咐厨师弄些吃的:“要好的,尽好的采办!”他给医官陈炎冰下命令:“给他熬药,看还有什么方子,一路上你说没药没药,现在到了汀州,我看能有药。”
    医官陈炎冰上了一趟街,把药弄了来。
    真怪!事情怪怪的,他想。他脑壳里像有个结,老解不开的一个结。
    他记得半个月前的那个晚上,说有紧急事,他们把他从床上叫起。他以为是哪个长官或眷属突发急病,却不是,要他和参谋长向贤矩去上杭接一个什么人回来。
    他们连夜赶去上杭,接的是个名叫林琪祥的香菇商客。看了才知道是衣衫不整须发蓬乱的一个人,身上有鞭痕,身患重病,病人膏肓的样子。
    医官陈炎冰说:“香菇商客像个叫花子,像个叫花子哩。”
    有人说:“知道吗,他被人绑了票,才弄出来。”
    “他不言语?他怎么不言语?”
    “吓坏了,你看经了那么一场事,人魂都吓飞了,像团云在天上飘呀飘。”
    “噢噢!”医官陈炎冰噢着,他似乎有些信了,但很快又有了疑惑,“接一个草菇商客要这么多人,你看,这么多人,有一连人吧?”
    人家说:“知道吗,这人跟李司令是世交。”
    “该给他换身衣服。”
    有人给那人换了一身衣服。
    “给他剃须理发。”
    人家没按他说的做。
    “耶耶!”他眼睁得老大,“不卫生,胡子长了要长虱,还要喂药哩,喂药不方便。”
    “就这样,上头交代就这样。”人家对他说。
    医官陈炎冰弄不懂为什么就这样,刮胡剃头那有什么。后来,船行到半路,那人咯血,咳痰咳出红血丝。
    医官陈炎冰喊:“呀呀!停船决停船!”
    人家不允:“不能停!为什么停?”
    “我要弄药,我要去岸上弄药,不弄药怕是不行。”
    人家说:“难道你就没带上些药?”
    人家说:“你看看,能不能就这么到达汀州?”
    医官陈炎冰说:“那我不能保证病人安全,我做不到,没药我怎么办?”
    人家只好听他的,可是只让他和另一个副官上岸。上岸后,他看见哨兵都在沿岸布了岗。
    医官陈炎冰想,怪了!香菇商客弄成这样?
    那天他到一个小镇上找到家药店,药不全,他还想再找几家,可副官说不行,得赶路。
    他们先走水路再改走陆路,走了十几天到了汀州。
    医官陈炎冰心上有个问号,不,不止一个,少说也有十个八个。但他没问,有人跟他说你别问,还是少说话为好。他真的没再打听,他知道问了也没人告诉他。现在蹊跷的事情太多。兵荒马乱,非常岁月,什么怪事没有?见怪不怪了。
    他想,反正我把任务完成了,管它?我管它!
    不想了,不去想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他想。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