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中国儿童文学

拿苍蝇拍的红桃王子/周锐幽默大师获奖精品童话

  • 定价: ¥28
  • ISBN:9787521704914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信
  • 页数:207页
  • 作者:周锐
  • 立即节省:
  • 2019-07-01 第1版
  • 2019-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拿苍蝇拍的红桃王子/周锐幽默大师获奖精品童话》这本书的题材非常广泛,有都市、民间故事、科幻等题材,给孩子提供了非常广阔的视野。例如《钢琴数学家》《红脸和白脸》《拿苍蝇拍的红桃王子》等等,这些故事传递出尊重孩子的想法创意、让爱和关怀在世界传递等理念。

内容提要

  

    毛竹是世界上生长最快的植物之一,它的生长速度肉眼可见。让写作创意像毛竹那样,每分钟长高2毫米。这是一套幽默的书,一套有哲理的书,一套让你掌握写作秘诀的书!

作者简介

    周锐,1953年生。祖籍广东潮阳,生于南京,在上海祖父母处长大。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初中毕业后当过农民、船员、钢厂工人,曾任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编辑。著作有《幽默聊斋》《幽默三国》《魔法三国》《元首有五个翻译》《蚊子叮蚊子》《哼哈二将》《书包里的老师》《中国兔子德国草》《大个子老鼠小个子猫》《戏台上的蟒蛇》等80余种。曾90余次获奖,包括第二、三、五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第四、五届宋庆龄儿童文学奖,新时期优秀少年文艺读物一等奖,台湾第二届杨唤儿童文学奖,第六届夏衍电影文学奖等。

目录

一只袖子的校服
感冒歌
把饭煮成米的锅子
肚皮上的塞子
咸的糖 甜的盐
分月亮
时间的赔偿
三个木头小姑娘
瓜子信的故事
老鼠送牛奶
什锦银行
王牌肥皂
慢性子裁缝和急性子顾客
钢琴数学家
小人国钢琴舞
一塌糊涂专栏
最佳放映员
红脸和白脸
三个朋友的三个故事
拿苍蝇拍的红桃王子
特别通行证
咔!咔!咔!咔!
疼痛转移器
东西木兰村
霉气公司
编者的话:灵感的秘密
本册作品获奖情况

前言

  

    认识周锐已许多年了。他说他认识我的时候更早,那是他还在苏北插队的时候。当时我们都是那地方上的业余作者。不过我先他一步出道,我是在台上煞有介事地讲创作体会,而他是在台下听我胡说。他无由要与我打招呼,我也无缘结识他,就错过了那次互相认识的机会。
    我们还拍过一张集体照,他说他至今还保留着,而我的那一张早不知到什么地方去了。我们再次相见时,他的童话创作已经红红火火,被许多出版社与刊物牢牢盯住了。
    看他这本新集子,总使我想起他这个人来。我记得在一次晚会上,他将革命样板戏中的一段,分别用京剧、淮剧、锡剧、沪剧、越剧等不同剧种的腔调轮番唱了一圈,并还都唱得像那么回事。仅此一点,就知道这个人兴趣比较广泛,什么都想试试。
    看他过去的作品也好,看眼前这本新集子也罢,感觉上他的眼光似乎“不太老实”,有那么一点儿滴溜溜乱转的意思。在他眼里,没有什么是不能写进作品的,世上一切,皆是他作品的素材,他对这一切都充满了好奇。不像有些作家,一辈子只写一方天地,就写生活的一个面,他似乎没有什么专门的素材,他的素材散落在无穷尽的空间与时间里,在天上,在地上,在城市,在乡村,在过去,在现在,在未来。一些在旁人看来没有多大意义的东西,就愣被他看出了意义与意思,并且是很不错的意义与意思。生了一场大病,他不仅没有被打倒,倒生出了那么多的作品。生活无处不在,艺术也无处不在。什么都是作品。他就有这个本领,瞬间就将新的经验翻转成作品。记得一次与他一起参加一个出版社的笔会,一路上就听他在不停地讲他新的构思,而这些东西都是他在几分钟之前刚刚看到的。别人看到一只苍蝇就是一只苍蝇,看到一只麻雀就是一只麻雀,听到一个喷嚏就是一个喷嚏,听到一声呻吟就是一声呻吟,但在他这儿就都是作品。满眼都是作品。所以如此,就在于他这个人是一个对生活充满了兴趣的人,一个对艺术极其投入的人。
    每个作家都有自己的思维方式与思维习惯。有人长于写篇幅宏大的东西,有人则长于写一些构思精致的短篇。在我的印象中,周锐好像属于后者。他的作品一般规模都不太大,即使长篇,也不是那种皇皇几十万言的东西。我觉得他写得最好的东西还是那些短小的东西。这些东西往往有一个很不错的点子,写起来时,没有太多的枝蔓,没有太多的废话,叙述上较为干净。这本集子的风格基本上也就是他的写作风格。
    他既靠经验写作,也靠灵感写作。他的灵感似乎来得比较迅疾,又很密集,不立即用文字的形式将它固定住,就会如梦一样,一旦醒来就了无痕迹了。于是,他总是匆匆忙忙地去驾驭文字,这就形成了我们所见的效果:短篇作品不断地产生。
    换成我,就作不了他这样的文字。我更喜欢的是在有了一个好的立意或好的题材时,就将它咬住,然后顺着它无限延长地构思下去,轻易不会再去触及新的东西。日后,周锐若出全集,他作品的目录就要占去大半本。
    时下的儿童文学似乎不缺长的东西,但却缺少短的东西。因此,见到周锐的这么多的短幅作品,就有一种阅读上的新鲜感。也许这种规模的文字是儿童文学的理想规模。周锐日后会写多长的东西,我不知道,但我想,他是不会轻易丢掉短篇作品的写作的。因为,写短篇作品是他之所长。作品的价值与作品的长短,并无直接的关系,全看写得如何。
    我曾发表过一个也许十分荒诞的见解:如果说成人文学作家是可以通过学习而做成的话,那么儿童文学作家则是天生的。儿童文学需要童趣——童趣是儿童文学的根本特征之一,而那股童趣,不是想学就学得的,它是与生俱来的,活在灵魂里,活在血液中。周锐大概最适合写儿童文学了。他是用一种带了童趣的眼睛来看,用一种带了童趣的心灵来领会这个世界的。这个世界经他这么一看、一领会就什么东西都涂上了童趣的色彩。一个没有活力的、刻板的、索然无味的世界,一经被他看过、领会过,就立即显得生机盎然、趣味横生。这个世界不仅有意义,还很有趣。
    周锐的这本集子是用生命的体验写成的,在这些文字的背后也许藏着只有他本人才能真正体会到的精神。
    2002年3月3日于北京大学蓝旗营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那天,蹦蹦学校的小猴们正在山头做操,这时一只小黄鸭子上山来了。他们老远就认出,她是山下摆摆学校的阿哩。
    阿哩走得太慢、太吃力了。小猴们一窝蜂迎到半山腰,把阿哩围上了,“阿哩,你干什么来啦?”
    阿哩喘着气说:“后天,我们学校……想和你们学校,开联欢会!”说着掏出一张华丽的请帖。这可把小猴们乐坏啦。
    “阿哩!”小猴灵灵盯着阿哩的新衣服,“这么漂亮的衣服,准是为开联欢会才做的吧!”
    阿哩得意地扭扭身子说:“这是我们的校服啊。后天来,你们就会看到,摆摆学校清一色的校服,别提多神气啦!”
    小猴们光瞪眼,不作声,心里却羡慕极了。
    阿哩问小猴们:“你们也有校服吗?”
    小猴木木想说“没有”,灵灵赶紧拽拽他的尾巴,抢着答道:“当然有,当然有!比你们的还帅一些呢。嗯,不过,现在我们不穿出来,怕弄脏了。”
    “那好,后天你们都穿上校服,咱们比比看吧。”阿哩说完便下山去了。
    蹦蹦学校的红脸儿校长知道了这事,立刻同意了小猴们的请求——一定赶在联欢会举行之前,让每个学生都穿上新校服——摆摆学校有的,蹦蹦学校也得有,而且要更好。
    他们买来了质地优良、颜色鲜艳的布料,请来了有名的山羊裁缝,日夜加班,赶制新校服。在离联欢会还剩最后一个半钟头的时候,蹦蹦学校一百名学生的一百套校服总算全部做好了。不过,有点儿遗憾的是,由于计算得不太准确,布料刚刚差一截儿,所以最后一套校服只有一只袖子了。
    这可难办,一只袖子的校服给谁穿呢?联欢会就要开始了,再去买布料已经来不及了。这就是说,谁分到这套校服,谁便失去参加联欢会的资格了。道理很简单:难道仅因为这一套糟糕的校服,让人家笑话整个蹦蹦学校?
    灵灵赶忙喊道:“我不穿一只袖子的校服。联欢会不能没我,我会吹口琴呀。”
    别的小猴也跟着喊起来:“我会翻跟头!”“我会拿大顶!”“我会做鬼脸!”……轮到木木,“我……”他“我”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来。
    灵灵跳到桌上:“那就这么办——把木木留下,让他穿一只袖子的校服。反正联欢会有他没他都一样。”
    木木涨红脸嘟哝了一声:“不!”他不愿意留下来。
    另一只小猴和和说:“不参加联欢会太吃亏了。这样吧,我们给木木采些果子来,让他好好解解馋,不就公平合理啦?”
    “同意!”大伙儿说着就行动。转眼间,每只小猴采来—个果子。这样,各种各样的鲜果共有九十九爪,甜香扑鼻地堆到木木跟前。
    时候已不早了,大伙儿纷纷换上新校服,排好队,高高兴兴下山去喽!
    阿哩他们早就伸长脖子在校门口等着啦。
    小猴们一到,阿哩就问:“你们是哪个学校的呀?”
    灵灵说:“咦,前天你还来送过请帖呢。记性真坏!”
    阿哩不好意思了:“对不起,你们换上这套校服,气派多啦,我都认不出来了。”
    小猴们一听这话,把头昂得更高,把手甩得更开,神气活现地朝里走。
    联欢会开始前,摆摆学校为客人们安排了游艺活动。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