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愿你爱我如我爱你

  • 定价: ¥36.8
  • ISBN:9787550032477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
  • 页数:266页
  • 作者:狸子小姐
  • 立即节省:
  • 2019-07-01 第1版
  • 2019-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这是一本都市言情小说,讲述了芭蕾舞少女宋洱和顾律行的故事。 少女宋洱在父母遭遇的意外海难事故中成为了孤儿,住进了和自己有婚约的顾程家。在这个家里,她认识了顾程的小叔叔顾律行。在朝夕相处的过程中,两人逐渐熟稔,甚至住进了对方心里。身份和误会让相爱的两人阔别三年,再度重逢后顾律行言明了心意。与此同时,宋洱也发现,让她成为孤儿的那次海难,似乎潜藏着一个巨大的阴谋。

内容提要

  

    宋洱以为,再见到顾律行时,他们不会再有交集。
    她是寄住在他家的孤女,他是她未婚夫的小叔叔,他们之间隔着千山,她走不过去,他亦跨不过来。
    三年前,她因他的订婚喜讯远走他国。
    三年后,他霸道地把她困在方寸之间,坦诚且炽热地言明所有深爱。
    一片大海,一个秘密,一场时隔多年的惊天阴谋。
    有的人注定无法携手,因为她早已爱上了他……

作者简介

    狸子小姐,小花阅读签约作者。
    选择恐惧症重症患者,路痴,无方向感,迷糊,死宅,吃货,间歇性休眠。
    至今未打破的纪录是一个月清醒时间不到四分之一,解药就是帅哥美女和美食,当然,看小说好像效果也不错。
    伙伴昵称:琳达
    个人作品:《有时甜》《美好如你》《逆袭之星途闪耀》《幸而春信至》《幸而春信至2·星辰》

目录

第一章  再见
第二章  台风
第三章  小镇
第四章  多云
第五章  霜降
第六章  薄雾
第七章  细雨
第八章  寒潮
第九章  大雪
第十章  晨光
番外一  生日
番外二  吃醋
后记

后记

  

    写这个故事的时候,算不上顺利。
    从拟定大纲到正文动笔,花了将近一个月时间,反反复复地修改,甚至让我的编辑,一向温柔的木鸣姐姐都说出“这版之后,我再也不想见到它”的话来。
    即便是面对一遍遍的修改,我也还是想写这样一个人,他冷静而孤寂,他克制而深情。
    他是顾律行。
    身处顾家,从小的教育与生活环境,让他将自己伪装出一副儒雅的绅士做派来,也始终和任何人都保持距离,甚至有些刻意疏远。
    外人评价的顾律行,看上去人畜无害,心思却深不可测。
    他的喜好、兴趣,包括情绪,都藏得很深,轻易不会拿出来。他清冷孤寂,当风而立,让人摸不透,也猜不着。
    唯有对宋洱。
    她是个意外,因为意外住进顾家,意外推开了某扇门,甚至意外走进他的心。
    对这份欢喜,碍于身份,他曾在无数次的辗转反侧中压抑,直到压抑不得,即便如此,他表露得也很是浅淡。
    他啊,就算是面对感情,也能理智地分析利弊。他不能让她深陷枪林弹雨,也不能让她背负骂名。
    所以宋洱才会说,顾律行,爱你,太累了。
    总是需要揣测他的心思,需要分辨他的情之深重,太累了。
    可谁叫两人又偏偏都是重情之人,那么艰难,那么多阻碍,却又偏偏放不下彼此。我有时候也会想,如果两人一开始就没有相爱,宋洱会按部就班地嫁给顾程,至于顾律行也会遵循长辈意见娶了蒋京京。但这样,他们会幸福吗?
    我沉默了。
    或许不会有个正确答案,因为,没有可能去证明这个结果,也没有答案去衡量对错。
    毕竟现在他们也是幸福的,哪怕过程艰难了点。
    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
    写完这个故事的当天,我正好读到这一句诗,脑海里下意识便浮现出他们来。
    他们啊,一路走来风霜有,坎坷有,艰难险阻更有,差点就迷了路,回头望时,那荆棘横生处,却似悄然长出绿芽。
    2018.07.31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1.
    伴随空姐甜美的声音,飞机平稳降落在溆川机场。同时,自上飞机就一直闭目休息的宋洱,在播报结束的那一刻睁开眼,透过舷窗往外看去。
    溆川,到了?
    她戴好鸭舌帽,顺手理了理因枕在椅背而凌乱的长发,没有半点犹豫地起身。下飞机之前,她嘴角微微扬了一下,分不出喜怒。
    因为赶飞机带着行李,宋洱今天打扮得很随性,简单的白T恤、牛仔短裤,脸上甚至连妆都没化。就算是这样,当她拖着行李箱从里面走出来的一瞬间,算不上安静的机场还是因她欢腾起来,印有她名字的横幅高高飞舞,应援声比比皆是。
    看来,她的人气还不错。
    刚刚在保加利亚结束的国际芭蕾舞大赛,宋洱以黑马之姿一举拿下冠军,消息已经传遍国内。
    她朝外围张望了一圈,然后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伴随着粉丝的呼喊声,迎上去。
    “宋小姐,恭喜你拿下此次国际芭蕾舞大赛的冠军。关于比赛,你能和大家分享几句吗?”
    “这次回国,是打算在国内发展了吗?”
    “关于回国后的计划,能简单透露几句吗?”
    还不等她多迈出几步,早就等候在此的记者便将她团团围住,一个个都举着话筒对着她,争先恐后地将事先准备好的问题以最陕的速度说出来,生怕晚一点就被别人抢了先。
    这么多问题,宋洱犹豫着不知道应该从哪个开始回答。她并不擅长应付这些,虽然脸上的笑容不变,心里却只想找机会离开。
    “关于比赛——”
    “宋小姐,顾先生已经在等你了。”
    在她硬着头皮准备回答的时候,身旁突然多了一个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人,霎时,冷峻地将她和记者分隔开。  来得还算及时。她没有多想,一脸歉意地朝机场的各位记者鞠了鞠躬:“抱歉,我还有事,关于大赛以及后续安排的问题,我会在以后和大家一一说明的。”然后,由那人护着快步朝机场外走去。
    早在回国之前,顾程就已经联系过宋洱,说会来机场接她。
    而这次回国她要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便是和顾程订婚,舅舅已经打电话知会过她。这样想着,宋洱步伐一顿,两人的婚姻,是早年间她父母还在世时便定下来的,到如今,也从未有人将它忘记。
    临近车旁时,宋洱不受控制地有些紧张,她深吸了一口气,微微扬起嘴角,才坐进去。
    只是——
    “怎么是你?”
    宋洱不悦地皱起眉,脸上的微笑也收了回去,随之而来的平静表情下,透出一丝愤怒。
    身旁的男人,穿着裁剪得体的衬衫西裤,因为天气的原因,衬衫扣子松到第二颗,透着不经意的性感。他袖子挽起,露出线条分明的手臂,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将他的清冷孤傲深藏.留下温润谦和。
    没有一丝犹豫,下一秒,宋洱便打开车门准备下车。
    顾律行像是事先料到,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拉回来,重新关上车门,随即他手一用力,让她不得不面向他,另一只手将她头上的帽子摘下。
    他看着她的眼神深切,似要看进骨子里去,仔细得连毛孔都不放过。从她离开时计算,已经过去三年,三年的时间将她变得更加迷人,吹弹可破的脸上找不到半点注入化学试剂的影子,微愠的神情,在他看来,熟悉又可爱。
    终于,他露出一点不易察觉的笑意,声音却依旧波澜不惊。
    “回来了。”多么稀松平常的一句话。
    仿佛没有这三年的水天相隔,没有离开前的争论不休,也没有离开后的老死不相往来。
    她,只是结束了一个短暂的旅行归来。
    车内的钢琴曲在缓缓流淌,悠长婉转,是肖邦的《升C小调夜曲》,她一坐上车就听了出来。
    那一年,她第一次在国内舞蹈大赛中拿下冠军,捧着奖杯,欢喜却又胆怯地对上他的目光,那一刻心跳不自觉地变得很快,很快,快得像是要从胸口蹦出来。而她当时参加比赛用的就是这支曲子。
    她转过头,避开他的目光,不想让自己沉浸在过去的回忆里。如果说这本来就是一个错误,那既然已经终止,就不能再被她无端记起。
    何况——
    何况,她很快就要订婚,和他的侄子。
    “顾程在等我。”
    不轻不重的一句,提醒他此刻越矩的行为,也提醒他两人之间的距离。
    “我要是不放呢?”
    明明是在生气,顾律行眼里的笑意却反而更深。只见他不慌不忙地慢慢拉近两人的距离,一点点,近到宋洱已经能够清晰感觉到他的呼吸,眼看着那唇就要落在她的唇瓣上。
    宋洱有一瞬间的恍神,随即猛地一用力推开顾律行,不管车在行驶便去开门。
    “你干什么?”
    顾律行一把将她拉回来,显然也被吓得不轻,怒气冲冲的声音里还带着心有余悸。(P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