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超凡妲己的诅咒

  • 定价: ¥58
  • ISBN:9787218132723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广东人民
  • 页数:371页
  • 作者:刘峰晖
  • 立即节省:
  • 2019-04-01 第1版
  • 2019-04-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上海1932,苏文星和乔西等人共同寻找山海传说之旅;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时空交错,超凡崛起。
    万古文明筑成神州脊梁,深埋在每一个人的血脉之中……
    暗夜已至,光明还会遥远吗?
    沉睡于东方的雄狮,在血与火中,睁开了双眸!
    血红、月关、猫腻、打眼、流浪的军刀、却却、林海听涛、郭怒、阴阳眼、萧鼎、萧潜、唐家三少、何弘、乔叶、吴元成、鱼禾等联袂推荐。

内容提要

  

    故事发生在1932年的上海,原大总统卫队成员苏文星和基因工程研究员乔西因为种种巧合,走上了寻找山海传说中的建木之旅。为了对抗日本人研发出的超级战士,他们来到了河南淇县,寻找当地传说中的“妲己的诅咒”,遭遇了日本人扮成的马匪张员外。同福旅店的老板马三元是个地下党员,为了掩护苏文星和乔西,英勇牺牲了。危急关头,苏文星寻找到了超凡文明遗址,获得了能量,战胜了敌人。乔西不幸中弹。苏文星掩埋了乔西和马三元,带着超凡文明中的小妲己,踏上了寻找下一个超凡文明的征程。

作者简介

    刘峰晖,笔名庚新,起点白金作家,河南省作协常任理事,河南省网络作家协会副会长、秘书长,第七届青创会代表,第九届作代会代表。曾荣获第二届杜甫文学奖。代表作有《曹贼》《恶汉》《刑徒》《宋时行》等。

目录

楔子
第一章  老庙里的道士
第二章  李桐生
第三章  苟利国家生死以
第四章  这是什么东西?
第五章  岂因祸福避趋之
第六章  朝歌有故事
第七章  乔西(一)
第八章  乔西(二)
第九章  乔西一(三)
第十章  阴阳界
第十一章  遇袭
第十二章  土匪迷踪
第十三章  命案发生
第十四章  有钱能使鬼推磨
第十五章  海霍娜(一)
第十六章  海霍娜(二)
第十七章  海霍娜(三)
第十八章  “张员外”驾到
第十九章  不杀人,不求财
第二十章  漏网之鱼
第二十一章  失踪的海霍娜
第二十二章  金子
第二十三章  我留下,你报信
第二十四章  发现
第二十五章  芝加哥打字机
第二十六章  脱困
第二十七章  伤
第二十八章  你好,小苏
第二十九章  原体基因胚胎
第三十章  你好,海霍娜
第三十一章  百灵鸟的故事
第三十二章  抉择
第三十三章  反击
第三十四章  援兵来了
第三十五章  关山
第三十六章  乔西离去
第三十七章  笔记
第三十八章  妲己的诅咒
第三十九章  义之所在
第四十章  进山
第四十一章  马三元往事
第四十二章  一重缠是一重关
第四十三章  伏击
第四十四章  海老名正彦
第四十五章  复国的梦(一)
第四十六章  复国的梦(二)
第四十七章  寻找妲己
第四十八章  狐死拜娲皇
第四十九章  七星转,天门开
第五十章  迷宫惊魂
第五十一章  迷宫
第五十二章  空间坍缩
第五十三章  白狐
第五十四章  长福
第五十五章  蛇右卫门
第五十六章  超脑域
第五十七章  匪夷所思
第五十八章  黎田亡
第五十九章  我不是妲己
尾声

前言

  

    在中国网络文学界,庚新有相当大的影响,绝对是大神级的作家;在河南网络文学界,大家都叫他“四哥”,事实上是当之无愧的“大哥”。这不只是因为他有着十余年的创作经历,资历深、作品多、质量高,还因为他为人豪气仗义,热心张罗,做了大量组织工作,很好地团结了各类型、各年龄段的众多网络作家。
    和大多数读者一样,在认识庚新之前,我先读到了他的作品。一次郑州市组织一个文学作品评选活动,我应邀担任评委,读到了庚新参评的《篡唐》。这次参评的基本都是传统文学作品,穿越历史小说《篡唐》在其中就显得特别跳脱。难得的是,《篡唐》虽说走的是网络小说的路子,但其语言、叙事和不少传统文学作品相比,也并不逊色。我因此记住了《篡唐》,但对其作者却没太多的印象。
    后来,我机缘巧合认识了郑州市的一位老干部,就叫他老刘吧。老刘得知我从事文学组织工作,并对网络文学有一些研究,就向我谈到了他的儿子。他儿子曾赴日本和欧洲学习,在法国从事过一段时间的金融投资工作,本来有着很好的前途。但事情并不按老刘设想的蓝图发展,他儿子似乎对这一切没有太多的兴趣,而是痴迷于网络小说创作,先是在国外写,后来干脆回到国内专职写作。对儿子这种没有工作单位天天宅在家里写作或整天东游西荡的生活方式,老刘充满了焦虑,他不能理解一个成年人怎么可以不要“单位”。其实这个时候,老刘儿子一年的收入可能比他半辈子挣得还多了,可老刘还是无法接受,他觉得哪怕工资再低,甚至没有工资,一个人总该有个“单位”才行。我只好就我所知向老刘解释,自由撰稿人早已成为很多写作者自觉的选择,网络作家也已形成一个庞大的群体,他们以写作为职业,获得的收益一点不比去“单位”上班少。但这并不能去除老刘的焦虑,我只好告诉老刘,可以让他儿子找我谈谈,如果他愿意,我可以帮他推荐个编辑部什么的,铁饭碗不好找,可想有个“单位”并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我见到了老刘的儿子。说到这里,大家肯定已经想到,老刘的儿子就是庚新,本名刘峰晖。
    庚新完全没有他父亲那样的焦虑,他对自己从事的网络文学写作充满了信心,当然也对他父亲的焦虑深感无奈,不过这丝毫不会影响到他从事网络文学写作的决心。事实上这时的庚新早已是网络文学界的大神,而且还帮网站做些组织工作,在全国网络文学界有着相当的影响。
    也是在见了庚新之后,我才真正将《篡唐》作者、庚新、刘峰晖对上号来,明白他们原来是同一个人。
    庚新见我的时候,带给我一套在台湾出版的小说,叫《宋时行》,小开本,薄薄的,总共有几十册。对中国网络文学历史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曾在台湾实体书领域奋斗过的网络文学作家,差不多都是元老级的。如果我们把痞子蔡《第一次的亲密接触》作为中国网络文学的起点,那么就会发现,早期的中国网络文学写作,其实并没有商业利益的考虑,纯粹是一批爱好者出于表达的需要自发写作。后来,台湾的出版商看到了其中的商机,将其中一些作品出版为实体书,并获得了利益,进而吸引了更多的作者。庚新就是这时开始网络文学写作的,和当时的大多数网络文学作者一样,他文学写作的第一桶金来自于在台湾出版的实体书。实际上,这个时间,付费阅读的商业模式尚未形成,网络文学写作更多保持着传统写作的特点,从语言、叙事到作品结构,还是比较讲究的。只是在资本介入网络文学领域,VIP付费阅读的商业模式成熟之后,“快”“爽”“长”才成为网络文学的标志性特征,“小白文”开始流行起来。比较而言,起步更早的庚新自然而然地保持了他从一开始就形成的文笔沉稳、细腻的写作特点。
    多年国外生活的经历,对庚新眼界的影响大约只是养雪茄、抽雪茄。而且我觉得,他的这一爱好,还真未必是在国外养成的。一个穷留学生,哪来的钱去养成抽名贵雪茄的奢侈爱好呢?看来这一习惯更可能是在国内写网文挣了钱才形成的。出国留学,写作网文,看起来这都是时尚、时髦的人才做的事,可庚新骨子里其实很传统,他热爱历史又富于幻想,追求自由又不忘责任,确切来讲,他的内在精神更符合中国“士”的传统。也正因此,写“小白文”从来不是庚新的追求,他更在意的是作品的深度、意义和文学价值。
    庚新的创作主要集中于历史题材,除前边提到的《篡唐》《宋时行》外,还有《恶汉》《刑徒》《曹贼》《盛唐崛起》《悍戚》《大唐不良人》《余宋》《热血三国之水龙吟》等,这与他对文学深度和意义的追求有关。同时,庚新又有其富于幻想的一面,他要表达自己脑海中天马行空的想象,于是他创作了《中国道士的二战》《最后一个巫师》《妲己的诅咒》等玄幻类作品。事实上,中国网络文学特别是类型小说发展的一个重要成就,正在于想象力的空前释放。庚新的这些玄幻类作品在放飞想象的同时,仍然有其历史和现实的基础。
    立足于历史和现实,又不放弃自由和想象,这既是庚新创作的出发点,也是其目标。正因如此,庚新构思了一部名为《超凡》的鸿篇巨制。他要用这部作品,在当前的知识背景下,建立自己对世界图式、宇宙图式的整体想象。目前大多数玄幻类网络文学作品,对于时间、空间的想象看似汪洋恣肆,实则大多出于对宇宙的朴素认识和想象,并不以科学知识为依据。庚新则不然,他以当前物理学、宇宙学的前沿理论为出发点来理解时间和空间,把历史、传说、神话和现实、未来串联在一起,建立起了自己对于世界和宇宙的总体认识,完成了他对历史和神话的解释,对现实的理解和对未来的想象。
    《超凡》分为中国卷、亚洲卷和世界卷共3卷,其中中国卷7部,亚洲卷4部,世界卷3部,共14部。
    《超凡》的历史架构总体以人类早期的传说和史实为基础,以外星文明的进入为展开线索,并以此来解释人类文明的发展史。比如“洪荒时期”引入《三五历记》等中“黎田亡”的概念和女娲的传说,结合外星文明“娲皇星舰”的到达,解释人类文明的出现。“超凡时期”则以“羲皇星舰”为重点,描述华夏文明在黄河流域的建立。同时又结合“玄鸟生商”的记载,描述“玄鸟星舰”“天狐星舰”发展的文明建立的商文化。“遗落时代”则讲述商周之后秦王朝通过“祖龙星舰”遗迹再建“超凡文明”失败,到后世“超凡文明”消失的过程。与此同时,一支“超凡文明”流落海外,得到保存。“觉醒时代”则在世界科技发展的背景下,描述国外科学家对“超凡文明”的探索及落后的中国如何为保护华夏的“超凡”遗迹而战的情况。从“百年战争”开始,人类科技迅猛发展,开始向外太空探索,“超凡者”从幕后重新登上历史舞台。“混沌时代”则面向未来,描述人类文明与外星文明斗争,开辟新的生存空间的故事。吊诡的是,开辟出新空间的人类似乎是回头回到了人类文明的源头,“超凡者”其实是回到过去的人类。
    庚新《超凡》总体的架构,形成了一个时间的闭合,是类似《圣经》从创世到末日审判的完整结构。一个时期以来,传统小说把表达的重点放在日常生活和人物的内心世界上,不再试图去表达对世界整体性的理解。而网络小说不同,建立对世界整体性的认识一直是作家展开叙事的出发点和归宿。尽管网络作家在表达上可能存在着这样那样的缺陷,但他们建构对世界整体性认识的努力,其实是其作品吸引读者的一个重要因素。庚新的《超凡》则在更为宏大的意义上完成这种建构,而且结合人类的历史和现代科学的最新成果共同完成这种建构,使脑洞大开的想象有了坚实的基础。同时,《超凡》并没有把写作的笔触放在过往的历史事件上,而是以此为背景,从近现代的事件入手展开叙事,使作品的现实感大大增加。
    如此,庚新值得期待,《超凡》值得期待!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老庙里的道士
    “苏道长在吗?”
    坐落于老庙山下的圣母庙山门外,康子山从汽车上跳下来,大声喊道。
    这是位于巩县仁里小关区外的一座寺庙。
    寺庙的历史,已无从考究,反正从康子山的曾祖辈时,寺庙就已经存在。听老辈人说,这圣母庙当年香火很旺盛。但是随着连年的战乱和灾祸,昔年香火旺盛的圣母娘娘庙,现如今变得破败不堪,早已没落。
    庙里的僧人,不知去了何方。
    大约在四年前,一个姓苏的道士来到这里,之后就定居在寺庙中。
    道士花钱修整了寺庙,除了供奉原先的圣母娘娘外,又增加了三清神像。
    他为人低调,偶尔出门去集市上买些东西,大部分时间都在庙里。
    他识文断字,为人也很和善。
    附近十里八村的人找他帮忙写信,他也从不推辞。逢年过节,他还会写一些对联送人。渐渐地,小关区的人也就默认了他的存在,把他视作小关人。
    康子山是康店人,早年从康店迁来小关。
    他是巩县鼎鼎大名的康百万家族的族人,但并非直系。康百万,传承至今已有十八代,在巩县很有影响力。“康百万”之名,源自老佛爷慈禧太后。据说当年八国联军打进北京城,老佛爷一路向西逃跑,路过巩县时,康家又是修桥又是铺路,让老佛爷非常欢喜,于是称赞说:没想到这巩县还有一个百万富翁啊!于是乎,康家就有了康百万之名。
    东边一个刘,西边一个张,中间还有个康百万!
    康家富庶之名,可说是人尽皆知。可就是因为太有名了,以至于后来被各种盘剥,渐趋没落。再后来,康家子弟逐渐离开康店,谋求生路。康子山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随家人离开,迁居到了小关。
    “苏道长,在不在?我是小康啊!”
    老庙的山门“吱呀”一声打开,从里面走出了一个道人。
    “子山,你喊个球,这里是圣母庙,你就不能庄重点吗?”
    道士的年纪三十出头,一身道装,戴着一顶帽子,双手拢在袖子里。他站在山门外,说着一口道地的河南话。
    康子山笑道:“庄重个球啊……你说你这货,好好的做啥出家人?你有那修老庙的钱,在区里干啥不好,躲在这荒郊野外的,你说你图个啥?”
    “有事?”道士不接康子山的话,冷冷说道。
    “哦,我刚才在镇上电报局里看见一封你的电报,就顺路给你送来。”
    “电报?”
    道士眉头一蹙,眼中闪过一丝冷意。他走下台阶,从康子山手里接过电报,扫了一眼之后,揣进兜里转身就走。
    “对了,谢谢!”
    “你客气啥……”
    砰!
    康子山话还没有说完,道士已经关上了山门。
    “老苏,我日你个驴球,巴巴地给你送电报,你就一句‘谢谢’?!”康子山愣了一下,旋即气急败坏地骂道。
    只是,老庙山门紧闭,没有丝毫回应。
    “少爷,你说你这是何必呢?明知道这牛鼻子不通人情,还总跑来被他挤对。这下好了吧,连口水都不给喝……你说你吧,这又是图个哈?”
    “懂个屁,人家这叫气派……跟你说你也不懂。”
    康子山的跟班显然看不惯道士的做派,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依着他对康子山的了解,自家大少爷肯定是咽不下这口气。可没想到的是,康子山看了他一眼,非但没有找道士的麻烦,反而一句话把他顶了回来。
    “走了走了,回家!”
    康子山说着,跳上了车。
    摇下车窗,他又朝老庙那紧闭的山门看了一眼,嘴角徼微一挑。
    苏道士是个普通的道士?
    他才不相信……在苏道士来巩县的头一年,出资修缮老庙。当时十里八村几个泼皮流氓眼馋苏道士手里的钱,于是商量着要找苏道士麻烦。
    康子山也是偶然间听人说起这件事,所以就留了心。
    后来,老庙修好了,那几个流氓无赖却不见了踪影,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许多人都以为,那些家伙跑出去谋生了。
    但康子山心里清楚,那几个人都成了老庙山里野狼的口粮。
    一共四个流氓,三个死在苏道士的枪下,一个被苏道士活生生扭断了脖子,尸体被丢进了老庙山的山沟里。那天晚上,康子山就跟在那四个流氓的身后,亲眼目睹了苏道士是怎么面无表『青地把四个流氓变成了死人的。
    而且,他还知道,苏道士发现了他。
    不过康子山没有声张,苏道士也没有把他灭口,两人就那么奇怪地形成了一种默契,谁也没有去说破。在康子山眼里,苏道士绝对是高人!不仅仅是他杀人的功夫,更重要的是,他能感觉得出来,苏道士是个有故事的人。P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