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中国儿童文学

中国兔子德国草/周锐幽默大师获奖精品童话

  • 定价: ¥28
  • ISBN:9787521704921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信
  • 页数:185页
  • 作者:周锐
  • 立即节省:
  • 2019-07-01 第1版
  • 2019-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童话大师周锐40年文坛耕耘,6项儿童文学大奖,曹文轩作序推荐。
    周锐第一套获奖作品集,名家绘画,版式精美,可收藏。
    128篇精品童话,幽默机智。
    128句名人哲理名言,启迪智慧。
    128种创意写作思维,提高写作能力。

内容提要

  

    “周锐幽默大师获奖精品童话”是童话大师周锐的童话作品集,共5册,包括《出窍》《哼哈二将》《扣子老三》《拿苍蝇拍的红桃王子》《中国兔子德国草》。周锐囊获了国内儿童文学的绝大多数奖项,这是他的第一套获奖作品集,这5册书分别获得过儿童文学大奖,其中的很多篇目又分别获得过奖项。本册《中国兔子德国草》,讲述男孩爱尔安的故事。爱尔安是个在德国出生、学习、生活的中国男孩,跨文化背景既给他带来烦恼,也给他带来欢乐。

作者简介

    周锐,1953年生。祖籍广东潮阳,生于南京,在上海祖父母处长大。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初中毕业后当过农民、船员、钢厂工人,曾任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编辑。著作有《幽默聊斋》《幽默三国》《魔法三国》《元首有五个翻译》《蚊子叮蚊子》《哼哈二将》《书包里的老师》《中国兔子德国草》《大个子老鼠小个子猫》《戏台上的蟒蛇》等80余种。曾90余次获奖,包括第二、三、五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第四、五届宋庆龄儿童文学奖,新时期优秀少年文艺读物一等奖,台湾第二届杨唤儿童文学奖,第六届夏衍电影文学奖等。

目录

第一章  从一个人怎么会有两个名字说起
第二章  老对外婆说:“当克”的外孙
第三章  我和我的灯笼一起走
第四章  爱尔安得到了本来奖给狗的奖牌
第五章  只会打滚算不了好汉
第六章  用恐怖片庆祝生日
第七章  狼先生是黑手党吗?
第八章  通过国际合作完成的家庭作业
第九章  女孩子党击败了男孩子党
第十章  到了长城一身汗
编者的话:灵感的秘密
本册作品获奖情况

前言

  

    认识周锐已许多年了。他说他认识我的时候更早,那是他还在苏北插队的时候。当时我们都是那地方上的业余作者。不过我先他一步出道,我是在台上煞有介事地讲创作体会,而他是在台下听我胡说。他无由要与我打招呼,我也无缘结识他,就错过了那次互相认识的机会。
    我们还拍过一张集体照,他说他至今还保留着,而我的那一张早不知到什么地方去了。我们再次相见时,他的童话创作已经红红火火,被许多出版社与刊物牢牢盯住了。
    看他这本新集子,总使我想起他这个人来。我记得在一次晚会上,他将革命样板戏中的一段,分别用京剧、淮剧、锡剧、沪剧、越剧等不同剧种的腔调轮番唱了一圈,并还都唱得像那么回事。仅此一点,就知道这个人兴趣比较广泛,什么都想试试。
    看他过去的作品也好,看眼前这本新集子也罢,感觉上他的眼光似乎“不太老实”,有那么一点儿滴溜溜乱转的意思。在他眼里,没有什么是不能写进作品的,世上一切,皆是他作品的素材,他对这一切都充满了好奇。不像有些作家,一辈子只写一方天地,就写生活的一个面,他似乎没有什么专门的素材,他的素材散落在无穷尽的空间与时间里,在天上,在地上,在城市,在乡村,在过去,在现在,在未来。一些在旁人看来没有多大意义的东西,就愣被他看出了意义与意思,并且是很不错的意义与意思。生了一场大病,他不仅没有被打倒,倒生出了那么多的作品。生活无处不在,艺术也无处不在。什么都是作品。他就有这个本领,瞬间就将新的经验翻转成作品。记得一次与他一起参加一个出版社的笔会,一路上就听他在不停地讲他新的构思,而这些东西都是他在几分钟之前刚刚看到的。别人看到一只苍蝇就是一只苍蝇,看到一只麻雀就是一只麻雀,听到一个喷嚏就是一个喷嚏,听到一声呻吟就是一声呻吟,但在他这儿就都是作品。满眼都是作品。所以如此,就在于他这个人是一个对生活充满了兴趣的人,一个对艺术极其投入的人。
    每个作家都有自己的思维方式与思维习惯。有人长于写篇幅宏大的东西,有人则长于写一些构思精致的短篇。在我的印象中,周锐好像属于后者。他的作品一般规模都不太大,即使长篇,也不是那种皇皇几十万言的东西。我觉得他写得最好的东西还是那些短小的东西。这些东西往往有一个很不错的点子,写起来时,没有太多的枝蔓,没有太多的废话,叙述上较为干净。这本集子的风格基本上也就是他的写作风格。
    他既靠经验写作,也靠灵感写作。他的灵感似乎来得比较迅疾,又很密集,不立即用文字的形式将它固定住,就会如梦一样,一旦醒来就了无痕迹了。于是,他总是匆匆忙忙地去驾驭文字,这就形成了我们所见的效果:短篇作品不断地产生。
    换成我,就作不了他这样的文字。我更喜欢的是在有了一个好的立意或好的题材时,就将它咬住,然后顺着它无限延长地构思下去,轻易不会再去触及新的东西。日后,周锐若出全集,他作品的目录就要占去大半本。
    时下的儿童文学似乎不缺长的东西,但却缺少短的东西。因此,见到周锐的这么多的短幅作品,就有一种阅读上的新鲜感。也许这种规模的文字是儿童文学的理想规模。周锐日后会写多长的东西,我不知道,但我想,他是不会轻易丢掉短篇作品的写作的。因为,写短篇作品是他之所长。作品的价值与作品的长短,并无直接的关系,全看写得如何。
    我曾发表过一个也许十分荒诞的见解:如果说成人文学作家是可以通过学习而做成的话,那么儿童文学作家则是天生的。儿童文学需要童趣——童趣是儿童文学的根本特征之一,而那股童趣,不是想学就学得的,它是与生俱来的,活在灵魂里,活在血液中。周锐大概最适合写儿童文学了。他是用一种带了童趣的眼睛来看,用一种带了童趣的心灵来领会这个世界的。这个世界经他这么一看、一领会就什么东西都涂上了童趣的色彩。一个没有活力的、刻板的、索然无味的世界,一经被他看过、领会过,就立即显得生机盎然、趣味横生。这个世界不仅有意义,还很有趣。
    周锐的这本集子是用生命的体验写成的,在这些文字的背后也许藏着只有他本人才能真正体会到的精神。
    2002年3月3日于北京大学蓝旗营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从-个人怎么会有两个名字说起
    还不满十二岁的爱尔安·顾早在前几年已成中国武汉市一家报纸的专栏作家。
    武汉在中国第一大河长江的中游,顺着长江坐船去武汉的话,远远地就能看见码头旁著名的江汉关钟楼,那报社就在钟楼后面。
    爱尔安·顾从没去过武汉,他在德国的家离武汉太远,但这一点儿也不妨碍他当那儿的专栏作家。更准确地说,是专栏翻译家——每星期一次,爱尔安·顾把德国的小笑话翻译成中文,用妈妈的电脑发出电子邮件,几秒钟后就被武汉江汉关钟楼后面的那家报社收到,很快在周末的副刊上登出来。
    这次的这篇小笑话题目叫《奇怪的巧合》。
    有一天,丹尼尔突然想起了什么。他问妈妈:“您是在哪个城市出生的?”
    “我是在法兰克福出生的。”
    “那我爸爸又是在哪里出生的呢?”丹尼尔又问道。
    “你爸爸是在斯图加特出生的。”
    丹尼尔更加好奇地问妈妈:“那我又是在哪一个城市出生的呢?”
    “你是在汉堡出生的呀!”妈妈不知道丹尼尔为什么要这样问她。
    “可是现在我们三个人却从这三个城市走到一个家里来,这真是一个奇怪的巧合!”丹尼尔很兴奋地对妈妈说。
    爱尔安翻译到这里,也像丹尼尔一样“突然想起了什么”,他问妈妈:“您是在哪个城市出生的?”
    妈妈回答:“我是在南京出生的。”
    “那我爸爸又是在哪里出生的呢?”
    “你爸爸也是在南京出生的。”
    “怎么会这样?”爱尔安有些失望,爸爸应该在上海或者武汉出生,三个人要是不来自三个城市,这可就不够“奇怪”了0
    本来爱尔安也会跟爸爸妈妈一样生在南京,要不是他爸爸来德国留学,他也不会生在汉诺威。
    爱尔安出生的那年,正是中国的兔年,所以他是属兔子的。他妈妈属鸡,爸爸属猴。
    “爸爸,您一点儿也不像猴子,”爱尔安摸摸爸爸圆鼓鼓的肚子,“您胖得像猪。”
    “没办法,这跟像不像没关系。”爸爸说,“你属兔子,可你的耳朵并不是长长的呀。”
    “对,我也不是红眼睛,嘴唇也不是裂开的。”
    他是四月份生的,德国人正在过复活节,这恰巧也是个和兔子有关的节日。据说这时候兔子会下蛋,兔子蛋会给人带来好运气。孩子们就兴冲冲地到草丛里寻找彩色的蛋(当然,就跟圣诞节袜子里的礼物一样,这都是大人们的鬼把戏)。所以,不管爱尔安的耳朵长不长,眼睛红不红,嘴唇是不是裂开,他不仅是中国的兔子,也是德国的兔子。
    爱尔安生出来以前,医生用超声波给他拍了他的第一张照片。
    医生把照片拿给爱尔安的爸爸妈妈看,并问他们:“想不想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
    爸爸说:“不想。”妈妈也说:“不想。”
    后来爱尔安问爸爸妈妈:“你们就看不出来我是男孩还是女孩?”
    他们说:“真的看不出来,那时候你实在太小了。”
    “那,医生看得出,为什么不让医生告诉你们呢?”
    爸爸妈妈笑了:“这样,到时候就有一个惊喜。”
    “男孩也是惊喜,女孩也是惊喜?”
    “是的。”
    爱尔安怎么想也想不起他在妈妈肚子里的情形。他曾经问过妈妈:“妈妈,我在您肚子里的时候,您要‘啊啊’怎么办呢?”
    “啊啊”就是大便。爱尔安想,他要是在爸爸的肚子里就不要紧,那里面很宽敞的,可妈妈的肚子没有那么大,他会把妈妈的肚子塞得满满的,妈妈的“啊啊”会被堵住。他大便的时候,偶尔也会有被堵住的感觉,好难受的,所以想起来对妈妈挺抱歉的。
    但长大一些后,爱尔安终于有机会知道生孩子是怎么一回事了。
    读三年级时,爱尔安已经八岁了。一次上常识课时,老师对他们说:“我们要开始学习生理卫生知识了。”
    那天的作业必须带回家做,因为只有问过家长才能完成。那是一张纸,要在画着葵花的地方写上自己的出生年月,在画着卷尺和磅秤的地方写上那时的身长、体重,还要回答:什么时候能自己走路了?什么时候长出第一颗牙齿?婴儿时的照片要让妈妈帮忙找一张出来,贴在一个方框里。另外,那纸上画着一个小孩的头,是背面的,要求把自己头发的颜色涂到小孩的头上。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