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鬼吹灯(8巫峡棺山典藏版)

  • 定价: ¥49.5
  • ISBN:9787540492717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湖南文艺
  • 页数:457页
  • 作者:天下霸唱
  • 立即节省:
  • 2019-07-01 第1版
  • 2019-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鬼吹灯》全书以一本家传的秘书残卷为引,讲述胡八一、Shirley杨、王胖子三人为解开部族消失的千古之谜,解读天下大山大川的脉搏,寻找一处处失落在大地深处的龙楼宝殿的故事。在他们的追寻下,历史的神秘面纱一层层被揭开……这是其中的第8分册《巫峡棺山》。

内容提要

  

    穿过无影仙桥,胡八一等人终于来到棺材峡。
    众人正琢磨如何寻找地仙村古墓,却听孙教授说:其实,早在进入乌羊王古墓时,你们就已经死去……
    请看由天下霸唱著长篇小说《鬼吹灯(8巫峡棺山典藏版)》。

作者简介

    天下霸唱,原名张牧野,天津人,想象力非凡的中国网络文学作家,其代表作《鬼吹灯》系列小说风靡华人世界,是继金庸等人的武侠作品以来,在华人中传播极广的小说。天下霸唱的创作将东方神秘文化与世界流行文化元素融为一体,为类型小说打上了深深的中国烙印。
    他的探险小说所关注的,是人在充满未知的环境中的思考与行动。古老的传承,神秘的遗迹,兄弟间的情义,情侣间的默契,生死无常的极限体验,加之幽默精练的文学语言、跌宕起伏的宏大叙事,使他的文字构建出另一处“江湖”。

目录

引子
第一章  地仙村古墓
第二章  潜逃者
第三章  云深不知处
第四章  小镇里的秘密
第五章  黑匣子
第六章  五尺道
第七章  从地图上抹掉的区域
第八章  青溪防空洞
第九章  空袭警报
第十章  棺材峡
第十一章  深山屠宰场
第十二章  无头之王
第十三章  死者身份不明
第十四章  看不见的天险
第十五章  吓魂桥
第十六章  金甲茅仙
第十七章  暂时停止接触
第十八章  尸有不朽者
第十九章  隐士之棺
第二十章  巴山猿狖
第二十一章  写在烟盒纸上的留言
第二十二章  九宫螭虎锁
第二十三章  神笔
第二十四章  地中有山
第二十五章  画门
第二十六章  十八乱葬
第二十七章  尸虫
第二十八章  恶魔
第二十九章  鬼音
第三十章  肚仙
第三十一章  行尸走肉
第三十二章  空亡
第三十三章  武侯藏兵图
第三十四章  妖术
第三十五章  难以置信
第三十六章  烧饼歌
第三十七章  观山盗骨图
第三十八章  九死惊陵甲
第三十九章  死亡不期而至
第四十章  天地无门
第四十一章  炮神庙
第四十二章  紧急出口
第四十三章  噩兆
第四十四章  棺山相宅图
第四十五章  奇遇
第四十六章  盘古神脉
第四十七章  忌火
第四十八章  隐藏在古画中的幽灵
第四十九章  秉烛夜行
第五十章  棂星门
第五十一章  告祭碑
第五十二章  万分之一
第五十三章  捆仙绳
第五十四章  焚烧
第五十五章  怪物
第五十六章  在劫难逃
第五十七章  启示
第五十八章  移动的大山
第五十九章  超自然现象
第六十章  悬棺
第六十一章  龙视
第六十二章  天怒
第六十三章  沉默的朋友
第六十四章  千年长生草
第六十五章  金点
第六十六章  鬼帽子
第六十七章  账簿
第六十八章  金盆洗手
第六十九章  物极必反
第七十章  起源
后记

前言

  

    天下第一奇书——风水残卷《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是清代摸金校尉所创,其中囊括了风水阴阳之术。《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虽然名为“十六字”,可更确切地说应该是十六卷,每卷以周天古卦中的一个字为代表,共计十六字,所以称为“十六字”。
    这十六字分别是:天、地、人、鬼、神、佛、魔、畜、慑、镇、遁、物、化、阴、阳、空。这部主要记载阴阳风水学的古籍,可谓无所不包,不仅有风水术和阴阳术,更因为它是由摸金校尉中的高手所著,所以里面还涵盖了大量各朝各代古墓形制、结构、布局的描述,以及摸金校尉们在倒斗之时遇到过的各种疑难艰险。
    可以说《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是一部货真价实的“摸金倒斗指南”,不过这本书只是残本,阴阳术的部分并没有流传下来,仅有风水术的十六字,十六字风水分别对应的内容如下。
    天:这一部分主要是星学,也就是在风水术中占很大比重的天星风水。地分吉凶,星有善恶,看风水寻龙脉讲的就是上观天星、下审地脉。
    地:风水术的主体是相形度地,大道龙行自有真,星峰磊落是龙身,通过解读大地上山川河流的走向形势,判断龙脉的来去止伏,观取“龙、砂、穴、水”,这就是地字篇的内容。
    人:风水有阴阳宅之说,阴宅是墓地,是为死者准备的,而阳宅是活人的居所,对于阳宅的选择,一样也有极深的风水理论,又称“八宅明镜”之术。
    鬼:顾名思义,幽冥之说为鬼。这一篇主要是讲解古墓主人的情况,例如尸首和棺椁的摆放,殉葬者与陪葬品的位置,长明灯、长生烛的象征性等,凡是墓中与死者有直接关联的,多在此卷之中。
    神:自古以来,渴望死后成仙并沉迷此道之人不可胜数,尸解成仙的事情在风水中多有记载,同形势理气息息相关。如何在神仙穴中尸解羽化是这一篇的主要内容,不过就如同“屠龙之术”,大多数情况下,“神仙穴中羽化眠”只是一套不切实际的空虚理论而已。
    佛:风水理论体系庞大繁杂,摸金校尉所擅长的风水秘术,都是以《易经》为总纲,属于道家一脉,而其余的宗教也都有各自的风水理论,当然也许在那些宗教中并不称其为风水,但是其本质都是一样的,“佛”字一卷记载的是禅宗风水。
    魔:吉星之下无不吉,凶星之下凶所存,况是凶龙不入穴,只是闲行引身过。“魔”字篇中的内容,主说地脉天星之恶兆,使人远避地劫天祸,这是专门讲风水中凶恶征兆的一篇。
    畜:圣人有云,禽兽之流,不可以与之为伍。山川地貌都是大自然鬼斧神工所致,有些奇山异石,自然造化生成百兽形态,这在风水中也大有名堂。举个例子来说,比如山体似牛,便有卧牛、眠牛、耕牛、屠牛、望月牛之分,姿态形势不同,吉凶各异。这一篇主要说的是风水形成的畜形。
    慑:分金定穴的精要内容,此术古称“观盘辨局之术”,不需要罗盘和金针的配合,便可精准无误地确认风水中的龙、砂、穴、水、向,是寻找古墓方位最重要的环节。
    镇:风水一道,其中最忌“煞”形,“镇”字卷主要记载着如何镇煞、避煞,不过“镇”字篇中,讲得最多的反而是“避”,而非“镇”,也不失为明哲保身之道。
    遁:古墓中的机关布局。殉葬沟的位置,可以通过地面封土、明楼之类的结构,推算出古墓地宫的轮廓方位等细节。最主要的当然是讲解机关埋伏,有很深的易理蕴藏在里面,如不精通五行生克的变化,也难以窥得其中门径。
    物:古有天气地运、天运地气之说,地运有推移,而天气从之;天运有旋转,而地气应之,自然环境的变化,导致风水形势的改变,在山川之中的一切灵性之物,会由于风水善恶的巨大转变而产生异变,如果清浊阴阳混淆,将产生一些非常可怕的事物,不合常理者,谓之妖。“物”字篇是描述因为风水而产生的妖异现象。
    化:化者乃变化之化,地师们眼中最艰难的改风水,小者改门户,大者变格局。古风水一道中,不主张人为“改动”风水形势。宇宙有大关合,山川有真性情,其气其运,安可妄动?“化”字卷是被摸金校尉视为禁忌的一卷,但面对一些通过改变格局营造风水宝地的古墓,“化”字卷便是它的克星。
    阴:看得到的为阳,世人不见之形为阴。何谓不见之形?一座山、一条河的地形,所蕴含的气与运,以及这种气与运呈现出的势态,都是用肉眼看不到的精神气质。“阴”字卷是讲“势”的一卷。
    阳:此阴阳非阴阳术之阴阳,而是单纯从风水角度来说的阴阳,实际上就是“形势”,看得到的为阳,看不到的为阴。在风水一道中,什么是看得到的?一座山、一条河呈现出的地形,便是看得到的。“阳”字卷是讲“形”的一卷。
    空:大象无形,大音希声,风水秘术的最高境界,没有任何一个字的一篇,循序渐进研习到最后,大道已证,自然能领悟“空”之卷“造化之内,天人合一”的究极奥妙所在。
    摸金秘术,自古相传,几番起落沉浮,到得今时今日,又如何施展作为?请看本书。

后记

  

    我写的《鬼吹灯》这部书前后两部,共计八册,顺序依次是《精绝古城》《龙岭迷窟》《云南虫谷》《昆仑神宫》《黄皮子坟》《南海归墟》《怒晴湘西》《巫峡棺山》。
    从2006年2月份开始,直至2008年2月底,前前后后总共写了整整两年时间,约有两百万字的篇幅。这期间付出了很多,但同样也有很大的收获。通过这部书,认识了很多朋友,这其中有见过的,也有没见过的。可以说如果您喜欢我的这部书,咱们就应该算是朋友了,在此请允许我由衷地感谢你们,能和许多人分享我写的故事,对我而言是最大的快乐。今天在全本结稿之际,我想对《鬼吹灯》全部创作过程做一次简单的回顾,献给喜欢《鬼吹灯》的读者朋友们。
    常被人问起自己觉得哪一卷最满意,所以借《鬼吹灯》完结之际也来个“导演自评”。作为作者,自己评价一下自己的作品,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全套八卷故事,每一卷的核心元素与题材都不相同,想表现的内容也有所区别。在连载的过程中,每天只能写几千字,出于时间限制和个人喜好的原因,对于已经写过的部分基本上从未进行修改,而且始终没有故事大纲,到现在还不知道大纲是什么。对我而言,自己也不清楚下一章会出现什么意想不到的情况,许多都是即兴发挥,这是创作过程中很大的乐趣。
    很难说这八卷中有哪一卷是我自己最满意的,每一卷都有很满意的章节和桥段;但在我自己看来,每一卷也都同样存在着不足和缺陷,如果重新修改一遍,会好很多,可是那样一来难免会有匠气,也就失去了即兴创作的乐趣。
    下面按照创作顺序逐册讲评,包括每一册的特点和创作过程、出场的人物和背景,以及自认为满意和存在缺陷、不足的章节。
    《鬼吹灯》是一部探险小说,根源于易学的风水,这是贯穿其中的经脉。虽然书中包含着众多元素,但只有“探险”二字能概括其精髓,绝非单纯的盗墓小说,也绝不是恐怖灵异和老掉牙的推理悬疑小说。古墓只是故事中探险的凭借,本书所讲述的,是一系列利用中国传统手艺和理论来进行的冒险旅程。
    《精绝古城》
    《鬼吹灯》第一部第一卷《精绝古城》,可以分为前后两个部分。前半部分截止到野人沟黑风口的地下军事要塞,主要是一个框架、平台的搭建,并没有什么与主线关系明确的线索。这半部是想写成民间传说、乡村野谈那种类型。所谓民间故事的类型,我感觉大概就是僵尸和黑驴蹄子那种深山老林里的传说。
    从考古队进入沙漠寻找精绝古城开始,触及到了鲜明的地理文化元素,西域沙漠、孔雀河、双圣山、三十六国、楼兰女尸、敦煌壁画,提到这些元素,一股神秘的气息扑面而来,所以在精绝古城这部分,我是将神秘感作为了故事核心,到最后精绝女王也没露面,她算是神秘到底了。这一卷中涉及了一些考古解谜之类的元素。 作为最初的一卷,现在来看最大的缺陷就是有些部分写得过于简单和潦草了,逻辑比较松散,随写随编,完全没有考虑后面的故事如何展开;满意的地方是描写和叙述比较真实、生动。 看起来很真实很乡野很神秘的风格,是我在写第一卷的时候,最想表现的内容。 说到“真实”,就想起常被问到这样一些问题:《鬼吹灯》写的是不是真事?出现了那么多名词、术语、地理、风水,不懂的人根本写不出来,这些内容究竟是真实的还是虚构的? 首先我想说《鬼吹灯》是故事,是小说,绝不是纪实文学,也不是回忆录,真真假假掺和在了一处,如果要区别真实与虚构,只有具体到某一个名词或某一段情节,才分辨得出。 比如在野人沟这一部分的故事中,地点是虚构的,但作为场景的关东军地下要塞却是真实存在的,至今在东北、内蒙古等地仍有遗址保存下来。据说当年的兴安岭大火,便是由关东军埋藏的弹药库爆炸引发。 关于名词和术语,有必要解释一下。《鬼吹灯》中称盗墓为“倒斗”,和称陪葬品为“明器”一样,这些特殊的行业名词是现实中确实存在的;而称古墓中一的户体为“粽子”,则完全是我个人原创虚构的,以前从没有这种说法。 再举一个例子:书中描写摸金校尉要佩戴摸金符,才可以从事盗墓活动。摸金校尉这个名词是三国时期就有的,但并没有作为传统行业流传下来,仅存在了几十年。一切关于摸金校尉的传统行规,包括在东南角点蜡烛,以及鸡鸣灯灭不摸金的铁律,都是我个人编造虚构的,不属事实,世界上也从来不曾有过摸金符这种东西,原型也没有,希望读者朋友们明鉴,不要被我的故事误导了。 类似的例子在《鬼吹灯》这部书中数不胜数。每座古墓和冒险地点的历史背景、各种神秘动植物的原型和风水玄学、民俗地理等等,都有真有假,更多的是虚实混合,而且内容会根据故事情节的需要调整,如果要全部说明,绝不是三五天能讲清楚的,在此就不多做讲解了。 …… 再说一下地理背景。湘西的故事被写入文学作品中的,可以说是多如牛毛,但巫蛊、赶尸、落洞一类的事情,听得多了,就不会再有新意,我个人也很不喜欢。所以在《怒晴湘西》中,写了瓶山的各种传说,争取与那些老掉牙的故事区别开来。 并且在这一卷里,出现了一些全新的器械,例如蜈蚣挂山梯和穿山穴陵甲;再比如,陈瞎子使用的听风听雷之术,还有以敏锐的嗅觉闻土辨藏,都是民间流传的盗墓手段,可以算是给我自己发明的几大盗墓体系进行了很好的总结,这是最满意的地方。另外个人感觉写得比较好的两个桥段,一是群鸡大战古墓蜈蚣,另一处是之前卸岭群盗误入水银发动的机关城。 比较不满意的地方有三处:一是花灵和老洋人没什么戏份就挂了;二是鹧鸪哨同六翅蜈蚣落入无量殿,这一处描写得比较混乱;三是发现丹房的桥段比较平。 《巫峡棺山》 作为全书的最后一卷,《巫峡棺山》这一卷的任务比较重。最要命的是字数。根据合同约定的字数来算,第二卷的前三册,每一册少了三万字左右,只好都加到最后一卷中,所以本卷是超长篇,足足多了半本书。但即使是这样,最后一卷的篇幅也显得不够用。 在计划中作为全书主线的四枚铜符,象征着通过不同形式存在于天地间的四种生命状态,本想每部引出一符,但那样一来,就需要至少五册,只好简化了一些情节。 另外也打算在这一卷中,把《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成为残书的真实原因,以及摸金符上代主人的故事做出交代。《鬼吹灯》全书起于《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残卷,最后也将终于《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当年被毁的往事,除了地仙村探险的内容,最后一卷中还包括了这些情节。 除此之外,还在本卷中说明了,为什么只剩下三枚古符,以及发丘印在明代被毁的历史。故事的地点在长江三峡附近,地理背景是令人匪夷所思的棺材山,情节发展上的转折很大。 长江三峡长七百余里,两岸连着无数山阙,层峦叠嶂,这里自古就是神秘的巴蜀文化与巫楚文化交会的区域,神话故事和民间传说数不胜数,其中多少有一些上古历史的投影:兵书宝剑、千年栈道、峭壁悬棺……给后世留下了无数想象空间。 作为通篇贯穿的主要线索《观山指迷赋》,是一段类似于民谣的口诀,包括《观山掘藏录》,本来都是我另一部作品中的原创内容,因为2007年的写作计划改变,临时变为了《鬼吹灯》第二部,所以都被用在了本书中,另外一部书就此取消,以后也不会再以任何方式出现。 本卷中我最满意的地方有三处,一是金丝雨燕搭建的无影仙桥;二是观山神笔,画地为门;三是乌羊王古墓鬼音指迷。另外,关于黑猪开河的传说,以及《棺山盗骨图》的来历,算是灵机一动的神来之笔。在虚构的故事情节中,融入许多大家都知道的传说,比如天河鹊桥相会、神笔马良,还有古画《群贼盗墓图》。这些或真或假的传说,都在《巫峡棺山》中以全新的角度进行了解构。 缺陷是由于最后一卷中要表现的内容太多太集中,不免有些地方没有深入展开,显得仓促了,结局并不能说是圆满的,毕竟多铃最终死亡了。与我初期一味喜欢不可思议事件的态度不同,对于用了两年时间写就的超长篇作品来讲,平淡朴实才是真。在最后的六章里,我主要想阐述一下《鬼吹灯》全书的理念。“鬼帽子”这三章,是说不能迷信风水,“天人一体”的概念是在心而不在地;最后“物极必反”的三章,则是说明摸金校尉保身求生之道。 最后再说一下我的作品《鬼吹灯》两部八册,始自《精绝古城》,终于《巫峡棺山》,按我的想法还可以再写八本,但是,新的计划已经酝酿成熟,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所以已经没有再往下写《鬼吹灯》的计划了,这部书到此为止。 在此特别感谢所有喜欢这本书的读者朋友。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话说古墓中所藏珍异宝货,多有“未名之物”,也就是没有记载不知来历的古时秘器重宝,本不该是人间所见的,一旦流入民间,教凡夫俗子见了,怎能不动贪念?即便不肯倒卖了取利,也必是想借此机会,博些浮空的虚名出来,可见“名利”二字,实是害人不浅。
    我下南洋从海眼里打捞出的青铜古镜,正是一面世间罕有的“周天卦镜”,本以为会由陈教授将古镜上交国家收藏,却没想到,最后竞被一心要暗中做出一番大成就的孙教授骗了去,倘若不是被我在博物馆中捡到工作记录本,至今还被他蒙在鼓里。
    我和Shirley杨、胖子三人,当即拿着笔记本上门兴师问罪。孙教授被我抓到了把柄,苦求我们千万别把他“私下里藏了文物在家暗中研究”之事检举揭发出去。这事非同小可,他本来就得罪过不少人,万一被上级领导或者哪个同事知道了,绝对是身败名裂的弥天罪过。
    我虽然恼他私藏青铜古镜,却并不真想撕破了脸让他下不来台,所以点到为止,告诉孙教授,既然他已经有了悔意,现在只要按我说的去做,咱们的政策就是既往不咎,以后我们就当不知道这事。
    我和胖子提出的条件,一是让孙学武写检查。现在虽然不流行“狠斗私字一闪念”了,可把所犯错误落实到书面上,还是很有必要的。万一这老头将来不认账了,拿出按了手印白纸黑字的检查书来,就能把他移交有关部门处理。检查内容完全按我的意思,我念一句他写一句,名为“检查”,实为“口供”。
    随后还要将古镜古符完璧归赵,都还给陈教授,不管怎么说,献宝的功劳也轮不到孙教授。但此事乃是后话,眼下我们得先借此物一用,得让孙教授带我们去找藏有丹鼎天书的地仙村古墓。
    那位精通观山指迷妖术的明代地仙,虽然把自己的坟墓藏得极深,但以盗墓古法“问”字诀,使用海气凝聚不散的青铜卦镜,却有几分机会可以占验出地仙村的风水脉络,然后我们这伙摸金校尉便能进去倒斗,取了千年尸丹回来。至于地仙村古墓中有无野史上记载的“尸丹”,暂时还不能确定,但我既然知道了这个消息,为了救回多铃的性命,就不能置之不理。
    孙教授听闻这个要求,当即连连摇头说:“此事比登天还难。人油蜡烛、青铜卦镜如今都在眼前,那支人油蜡烛,是打捞队从海眼里带回来的,不过不是由真正的人油人脂提炼而成,而是使用南海黑鳞鲛人的油脂制成,可以长明不灭,风吹不熄,凑合着能用。一龙一鱼的青铜卦符也有了,用两枚古符可以推演出半幅卦象,但并不知道两枚古符有何玄机,解不开无眼铜符的暗示,根本没办法使用。另外最关键的是没有时间了,古镜保存不了多久了。”
    Shirley杨自从到了孙教授家,始终未发一言,此刻听得奇怪,不禁问道:“何出此言?为什么要说没有时间了?”
    我也拍了拍孙教授的肩膀,警告他说:“别看您是九爷,可对于稽古之道我们也不是棒槌,您要是信口开河,别怪我们不给九爷您留面子。”
    孙教授说:“什么九爷不九爷的,这话就不要提了吧,我当初受过刺激,听这话心里难受啊,而且事到如今,我还瞒你们什么?你们自己看看,这面用归墟龙火铸造的青铜古镜,保存不了几个月了。”说话间,便翻过镜面让我们去看。
    那古镜背面的火漆都已被拆掉了,古纹斑驳的镜背就在面前。我和Shirley杨、胖子三人先人为主,潜意识里还将此镜视为秦王照骨镜,看到镜背,就下意识地想要躲开,免得被此镜照透了身体,沾染上南海僵人的阴晦尸气。
    但见到镜背并无异状,才想起这是面青铜卦镜,与千年镇尸的秦王照骨镜无关。凑过去仔细一看,才明白孙教授言下之意。
    原来归墟古镜最特殊之处乃是由阴火淬炼,南海海眼中的海气,氤氲于铜质之内,万年不散,使得铜色犹如老翠。但此镜流落世间几千年,它在沉人海底前的最后一位“收藏者”,或者说是“文物贩子”,根本不懂如何妥善存放这件稀世古物,可能是担心铜镜中的海气消散,竟用火漆封了镜背,不料是弄巧成拙。火漆与归墟青铜产生了化学反应,镜背的铜性几乎被蚀尽了,现在青铜古镜中所剩的生气仅如游丝,铜色都已经变了,大概过不了太久,卦镜便会彻底失去铜性,沦为一件寻常的青铜器。
    我知孙教授不是扯谎,只是见寻找地仙村古墓的设想落空,不免有些失望,正想再问问有没有别的途径,这时胖子却说:“一早起来到现在,只吃了两套煎饼,要是过了饭点,肚子就该提意见了。孙老九甭说别的废话了,赶紧带上钱,咱们兵发正阳居开吃去也。”
    孙教授哪儿敢不从,好在刚发了工资和奖金,加上补贴和上课赚的外快,全部原封不动地带上,把我们带到赫赫有名的正阳居。这个国营饭店专做满汉大菜,我和胖子慕名已久,心想这都是孙教授欠我们的,不吃白不吃,自然毫不客气。但一问才知道,原来想吃满汉全席还得提前预订,只好点了若干道大菜,摆了满满一大桌子。
    孙教授脸上硬挤着笑,也不知他是心疼钱包,还是担心东窗事发,总之表情非常不自然,他先给胖子满上一杯酒,赔笑道:“请……请……”
    胖子十分满意,举起酒杯来,“吱儿”的一声,一口嘬干了杯中茅台,咧着嘴笑道:“孙教授啊,甭看你是九爷,认识字比胖爷多,可胖爷我一看就知道你是不会喝酒的主儿。瞧见没?刚我喝的这个叫虎抿,长见识了吧?赶紧给胖爷再满上,让胖爷再给你表演个最拿手的鲸吞。”
    P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