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中国儿童文学

喜欢不是罪/小青春成长不烦恼系列

  • 定价: ¥29
  • ISBN:9787521706369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信
  • 页数:203页
  • 作者:谢倩霓
  • 立即节省:
  • 2019-07-01 第1版
  • 2019-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小青春成长不烦恼系列”囊括了谢倩霓获得过重量级奖项的几乎所有作品。
    本系列邀请心理学专家宫学萍撰写书评,教孩子正确面对成长中的八大难题。
    本系列邀请知名插画师绘制封面及插图,装帧精美。
    《喜欢不是罪/小青春成长不烦恼系列》是关于如何面对“小青春的心动和喜欢”的故事,讲述了:女生朱若葵和同班男生邱彤偶然发现他们的父母居然是中学同学,身处同一城市却从不联系,这似乎与他们的同学赵红梅当年的神秘休学事件有关……

内容提要

  

    女生朱若葵和同班男生邱彤偶然发现他们的父母居然是中学同学,身处同一城市却从不联系,这似乎与他们的同学赵红梅当年的神秘休学事件有关,朱若葵与邱彤决定一探究竟。没想到,朱若葵一直快乐平顺的生活遭遇了巨大的滑铁卢:倾心交往的笔友许嘉陆在与她的第一次约会中以一种善意的方式将她的心击得粉碎。这时,赵红梅阿姨休学的秘密也渐渐浮出了水面……

作者简介

    谢倩霓,南京大学文学硕士,现为少年儿童出版社编审,《少年文艺》杂志执行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主要创作少女成长小说,已经出版的主要作品有《薄荷香女孩》《你是我的城》《草长莺飞时节》等。其作品曾获中国作协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陈伯吹儿童文学奖大奖、陈伯吹儿童文学奖优秀作品奖、冰心儿童图书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上海市文艺创作精品奖等多种奖项,并输出到韩国、新加坡、越南等国家。

目录

第一章  我跟邱代表的最新关系
第二章  不是网友是笔友
第三章  奇怪的结点
第四章  班级“四剑客”
第五章  真假情书
第六章  16岁,一个人静静过
第七章  相约“大食代”
第八章  身边的传奇
第九章  贴满星星的信
第十章  到邱代表家做客
第十一章  笔友出征
第十二章  森林公园里的烧烤
第十三章  把你的心闷一闷
第十四章  翻山越岭的手机短信
第十五章  碎在地上的玻璃蝎
第十六章  喜欢不是罪
第十七章  当一回自己的导演
第十八章  慢慢地过去
第十九章  奇迹,在不远处等你
心灵驿站喜欢一个人和喜欢一颗糖
    ——如何面对小吉春的心动和喜欢

前言

  

    一提到小青春,总是让人觉得既美好,又带有—点成长的小烦恼。
    即将告别童年时代,步人青春期的你们,是不是逐渐感觉与爸爸妈妈的关系不再像小时候那般亲密?你们有了独立思考的能力,有了自己的小欢喜和小秘密。你们的心开始像小鸟一样渴望自由,可是身体被沉重的学习压力压得喘不过气,除了写不完的作业,还有上不完的辅导班。课外书要看“四大名著”,要看“鲁郭茅巴老曹”,还要看托尔斯泰、巴尔扎克和海明威,只因这些都是语文试卷中的“常客”。于是,一大批带有如下字眼儿的课外书被一股脑儿地摆在了你们的书架上:“语文教材指定阅读书目”“新课标必读”“新课标无障碍阅读”……它们在老师和父母的眼中,地位仅次于《5年高考3年模拟》!
    可是,即便有这么多课外书,你们的心里是不是也总觉得缺了点什么?我想起自己初三时曾在物理课上,偷偷地看一本名为《大一女生》的青春小说(一不小心暴露了年龄),看得入了迷,连物理老师走到身边也没有发现。他拿起我藏在桌斗里的书,看了看封面,只是轻轻地说了一句“你现在看这本书还有点早”,就转身回讲台上。直到现在我都十分感激这位中年男老师没有没收我的书,而是表现出了难能可贵的理解。
    如今的你们也和那时的我们一样,渴望阅读那些描写自己真实生活和思想的作品,因为这个年纪的我们都需要贴心的交流,需要智慧的启迪,需要平等的引领……然而,当80后、90后被拍在了沙滩上,00后的你们占领了青春的封面时,这些需要却被彻底无视父母和老师的目光只关注学习成绩,认为这些迷茫与苦恼只是“少年不识愁滋味”的无病呻吟,他们忘记了自己也曾是少年。
    幸运的是,依然有一些作家在坚持为你们而写作,儿童文学作家谢倩霓就是其中之一。她在儿童文学领域深耕细作二十余载,又有—对非常优秀的双胞胎女儿。在陪伴她们成长的过程中,她对处于你们这个阶段的孩子的生活状态和心路历程有了更加恰切的把握。在谢老师的书中,你们或许能发现自己的影子,看见你们心底那些隐秘的、不知该对谁说,也不知该怎么说的成长故事。
    这些获得儿童文学界高度认可的优秀作品,因为写作时间相距较长,此前并未成套出版。为此,我们将这些作品重新整理,策划了这套为处于小青春期的你们量身打造的心灵成长书——“小青春成长不烦恼系列”,并邀请著名心理学专家宫学萍为每本书撰写书评,教你们正确面对成长中的各种难题。希望这套书能够成为你们与父母之间沟通的桥梁。我想,聪明的你们,一定可以从文字中探索到成长的奥义和答案,开启人生绚烂的新篇章。
    中信童书·火麒麟
    2019年5月4日

后记

  

    喜欢当然不是罪。如果是,那么我们人人自小都喜欢的奶水,糖果,冰激凌,爸爸妈妈的笑脸,好朋友的陪伴,还有精美的礼物,100分的考试卷,岂不都成了一桩桩莫名其妙的罪过?再到少男少女之间,那点点的小心动和小喜欢,在我看来,本质上都一样,都是我们大家对于美好生活的追求和向往。
    这样说,会不会让你们觉得哪里有点怪?
    喜欢一个人和喜欢一颗糖,能是一样的事情吗?
    嗯,掰开了说,还真差不多。如果我们从自体心理学的角度出发,就可以理解日常生活中我们大家经常体验到的爱恨情仇,大抵上,都与我们自身的价值感息息相关。我们讨厌一切会让自己感到被贬低、感到自己无价值的事情,也都会喜欢所有那些可以让自我价值感获得确认和滋养的人、事、物。在情感层面的厌恶和喜欢之下,是我们内心深处更为隐秘的,价值层面对于自己“是不是可爱的?是不是值得他人关爱的?”等问题的自求和探索。  简单地说,为什么小孩子都喜欢被妈妈夸奖?因为妈妈夸“我”,就说明了‘‘我’’是一个好孩子;而长大以后的我们,为什么都会憧憬和隔壁班那个长得好看、写字好看、打球好看、跳舞好看的男同学或女同学谈恋爱?因为那么美好的一个人,如果愿意和“我”一起谈恋爱,这必然也就说明了“我”自己也还是一个很不错的年轻人。
    所以古人才会说“发乎情止乎卒L’’,喜欢,这种从各种美好之中生发出来的小情感,自然也就没有所谓是非对错可言,更谈不上“是不是罪’’这样的大问题。每一个孩子都会在他一天天的成长之中,逐渐感受到各种“喜欢”给他带来的挑战,或者说要求,都要学习如何妥善处理自己的这些个“喜欢”所带来的冲动和向往。
    比如说糖果。几乎每个小孩子见到糖果都会激动,但是一样都要学着不能因为这份激动而反应过度。要学着在吃不到的时候忍着不去嗷嗷大哭,不能去抢夺别的小朋友的糖果,不能在超市偷吃,或者出于身体健康和社交礼仪的考虑,在很多时候要控制自己的内心冲动。像这样摸索、学习、尝试着“守着内心的愿望,在合适的环境,选择做出合适的行动”的过程,就是我们所说的自我管理,就是长大呀。
    恋爱和婚姻也是如此。
    虽然学校里的课堂上老师不怎么教,但是面对自己在青春年华中体验到的心动和喜欢、困惑和紧张,我们一样也需要经历一个从接纳开始,然后逐渐去了解、认识、思考的过程,才能最终学会让自己去从容面对、妥善处理。实际上,同样的一份喜欢,同样的一种懵懂,最终会让一个年轻人的生活走向一个什么样的方向,往往都不是源于那个开始,而是取决于后续我们大家处理的方式。
    在i塞本小说中,赵红梅阿姨经历了一个在如今的我们看来特别令人伤心的青春。细细分析她的悲剧,不仅仅是源于班上同学们的那些善意或恶意的玩笑和奚落,更为本质的,也是受到了那个时代(现在看来是30年前)普遍存在的那种“喜欢就是罪过”的大众观念的束缚。
    当时的年轻人,就是生活在一个整体上弥散着的这种对于情感、对于婚恋的紧张和禁忌之中,也正是这样一种社会集体的紧张和罪恶感,使得这样一个花季少女笃定地相信,一旦她感受到自己心有所属,就等同于她是一个十分糟糕、下流、邪恶的坏人,她的整个人生就等同于一场必然的失败,甚至灾难。所以,小说中讲到她在精神恍惚的时候说胡话,从精神科的角度理解,就是她在努力为自己做些无力的辩驳。 好在时代在进步,我们这一代的父母之中,已经有很多人,并不像曾经我们自己的父母那一代人_样,总是莫智瞑怕孩子们在青春时期体验到这些“小喜欢”。和小说中“小向日葵”的爸爸妈妈一样,如今已经有很多父母逐渐在对所谓的“早恋”脱敏,也开始愿意把青春期少男少女之间的“恋爱”,看作成长中的孩子们一个无伤大雅的“练爱,,讨;I旱一  没错,就是“练习”的“练”。当一个青少年敏感地觉察到自己好像喜欢上某个人,注意到自己身上正在发生着的各种生理及心理变化,意识到在不远的将来就要告别童年、长大成人,那么,他自然是想要为自己的这一份“将来”,做好各个方面的积累和准备的,其中也包括如何去恋爱,如何去面对和处理各种情感问题的心理准备。 而发生在少男少女之间的这些小心稚嫩、有些笨拙的喜欢,也的确经常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许多冲击和挑战,会让我们体会到在之前的儿童时期完全不曾品尝过的复杂情感,体会到许多类似成年人J隋感关系中常见的忐忑、紧张、欢喜和悲伤。为此,这个年纪的我们,也的确需要从身边信任的成年人那里获得一些支持和建议,去处理那些在“喜欢一个人’和“喜欢一颗糖”之间不大一样的心理需求。 在青春时期,我们要开始学习管理自己的情绪波动,做好日常的学习生活安排,在具体的情感愿望和整体的生活目标之间把握平衡。要百分百做到这些听起来很正确的口号,不管对谁来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成长中的我们,无法避免在喜欢一个人的过程中体验到伤心和失望,我们的爸爸妈妈也一样,也经常会在他们自己的人生中经历各种脆弱和忧伤。平衡且美好的生活,大概就是这样一个我们都要努力的方向,却不需要保证每一步都走得紧紧张张。 就像故事里的朱若葵,当她发现喜欢的笔友早就有女朋友,伤心难过的时候,给自己放了一天的假,去游乐园做了个逃课的坏孩子。然后呢?然后,她不是一样跟家里的妈妈报过平安,重新打起精神回到原先的学生生活之中了吗? 好了,说了这么多,最后我还要明确一点,我说喜欢不是罪,却也并不是一个支持青少年早恋的心理老师。在我看来,从少男少女心中暗暗一动的喜欢,到日常同学、朋友之间的欣赏、关注、照顾和支持,再到有些类似恋爱滋味的期待、表白,或者失望、伤心,中学生之间普遍出现的这种小情感、小暧昧,与成年人意义上的恋爱关系之间最大的不同,就是未成年人面对各种现实性问题时考虑和处理事情的能力还并不全面。 说出来你们还别不服气,最新的脑神经科学研究甚至发现,我们人类大脑中的神经系统要到25岁才算完全发育成熟,才是为自己做出全权的选择判断,并承担行为的完全后果的合适年纪。就算我们提早一点,就按一般大家约定俗成的18岁来讲,那个时候再认认真真去恋爱也一点不晚。我自己在家里头,就跟女儿开玩笑说过,像恋爱、结婚这样的人生大事,还是等你可以考驾照、签合约、为自己的签字负责的时候再开始吧。 成长不易,慢慢来。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在我的记忆里,我从来没有见过爸妈这样的一副急切渴望的样子,说出来我都要脸红——他们居然在扳着指头计算国庆节的到来!
    妈早在一个月前就新做了头发,她说:提前做,头发长一个月,正好长到最顺、最适度的时候:如果临时做,会显得很生硬。妈剪了一头短发,随意烫了几个微微的波浪,看上去优雅又大方。
    也是在一个月前,妈就开始同爸商量衣服的问题。妈有很多衣服,她卧室里那个高高的六门大衣柜,就被她的衣服占据了四扇门,可怜的爸爸只拥有两扇门的使用权。可妈对爸说:“不行,我得买一套既时髦又漂亮的衣服穿回去。”
    爸居然没有嘲笑妈,他说:“好哇,我陪你去挑。”
    我在一边哧哧地笑起来。妈恼火地横我一眼,说:“你呢,别笑!一起去!也得给你买衣服!别到时给我和你爸丢脸!,’
    虽然买新衣服我很乐意,但说我不买新衣服、不穿新衣服就会给他们丢脸,我可不乐意了。这算是哪个门派的逻辑!
    虽然不乐意,临上车时还是被妈强迫着穿上了一套她为我新买的长袖全棉连衣裙。细细的皱褶点缀在领口、袖口和裙摆处,不张扬地展示着女孩的精致和美丽。我很喜欢看这样的裙子挂在橱窗里,或者穿在洋娃娃的身上,但穿到我身上,虽然我知道自己被它衬托得既文静又淑女,却浑身不自在。我又寸妈叫道:“拜托!您觉得这样的式样适合我这样的个性吗?”
    妈说:“少来!这次听我的!不就两天时间吗?你装也得给我装出个淑女的样儿来!”
    看来老妈真是晕掉了!不就是一;欠破校庆吗,值得如此紧张隆重?
    “破校庆?这可是百年校庆啊!我们中学毕业整整25年哪!有多少人25年没见过面了!”  25年哪!想想就晕!  爸妈以前就读的中学是外省的一所地区重点中学,离上海近一千公里。该校面向全地区十个县招收生源,所以他们同学之间家住得非常分散,再加上后来上了不同的大学,分配在不同的城市,他们就更是天各一方了。尽管电话联系方便,但要见一面还真是不容易。
    看来我得原谅妈妈的过分激动。
    既然在这种时候没法跟老妈交谈,我只好可怜兮兮地望向老爸,老爸说:“别看我,听你妈的。”
    好吧好吧,既然他们两个人都失去了理智,我服从就是了。反正地球人都知道,我这人向来随遇而安,最好说话。
    我舒舒服服地斜倚在后座上,看贴在赤裸的小腿上的那些小巧玲珑的布的皱褶。毕竟800多元一件的裙子对我来说也算是奢侈品,所以想想,就是装两天淑女也是值得的!
    为了这次回母校,爸特意从租车公司租了一辆桑塔纳,因为国庆是举国出游的日子,挤火车实在是一件太恐怖的事情了。
    爸在专心开车,坐在副驾座上、一身名牌套裙的妈却很不专心。她一直情绪激动。她说:“你说陈西他们会来吗?已经25年不见了!”她说:“戴睛羡慕得要死,说如果不是手头项目没完成,她一定从美利坚飞回来!”她说:“邹老师应当很老啦,不知变成什么样子了!好多年没见过他了!”
    妈说一句,爸就接一句。可妈老是没耐心等爸把话说完,一直不停地插嘴。她说:“你说赵红梅会来吗?”
    妈说完这句话,突然停住了,就像嘴唇上突然被涂上了强力胶。而爸也突然沉默了,没有像先前一样接妈妈的话。
    小车里第一次出现了沉默。
    我很奇怪地探过身子去,问道:“赵红梅是谁?”
    “我们同学。”妈的声音轻得没道理。她的脸上,已经是一副深深地跌入过去的某个旋涡里的表情了。
    爸一心一意地开车,我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但从他沉默的后脑勺上,我仿佛能鲜明地读出他脸上和妈妈一样的神色。
    赵红梅?我在记忆里快速搜索。妈妈前面说起的陈西啊、戴晴啊,我都知道,但这个赵红梅。我从来没听老爸老妈提起过。P2-5